與潞州盧留後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與潞州盧留後書
作者:沈亞之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35

中丞閣下,法者:古王一其度於天下,蓋欲必信於人耳。非執事之臣,能得專喜怒以自弄?今或奉之未如其意,何哉?乃十四日,亞之晨出南府門,見一人衣縞不帶,乘捷馬北馳,健仆嗬道。眾仆皆左右馬,分走甚嚴。亞之意謂執事有服者,即止馬匿道下。既去,私曰:「執事寧不帶耶?不則又何嗬也?」問其仆,曰:「是方士李元戢者,係盜他郡焉。」亞之曰:「既係,何謂縱而遨乎?」仆曰:「彼言能化黃金反童齒。今一郡大惑,下自豪吏,盡欲德之。故馳過其家,旦暮不暇。」亞之因仰而呼,俯而揖曰:「是能化黃金反童齒焉?凡執左道亂正者,在殺不以赦。今其人且係,尚能惑。設冠帶自儀,而孰不陷?」前日信州刺史以夕祀黃老不當理,官臣譖之,得罪幾夷,誠可寒心。今閣下獨不省悟,亞之雖不肖,亦知為閣下畏。伏惟亟誡獄吏,使固手足之係與常死罪者等,無令出入自便。不然,法為吏侮,而閣下安所任主哉!幸留意焉。亞之再拜。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