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王定國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與王定國書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罪大責輕,得此已幸,未嘗戚戚。但知識數人緣我得罪,而定國為己所累尤深,流落荒服,親愛隔絕。每念至此,覺心肺間便有湯火芒刺。今得來教,既不見棄絕,而能以道自遣,無絲發芥蒂,然後知公真可人,而不肖他日猶得以衰顏白髮廁賓客之末也。揚州有侍其太保,官於煙瘴地十余年。比歸,面色紅潤,無一點瘴氣。只是用磨腳心法,此法定國自知之,更請加功不廢。每日飲少酒調食,令胃氣壯健。安道軟朱砂膏,軾在湖親服數兩,甚覺有益利。可久服。子由昨來陳相別,面色殊清潤,目光炯然。夜中行氣臍腹間,隆隆如雷聲。其所行持,亦吾輩所常論者,但此君有誌節能力行耳。粉白黛綠者,俱是火宅中狐貍、射幹之流,願公以道眼看破。此外又有事,須少儉嗇,勿輕用錢物。一是遠地,恐萬一闕乏不繼。一是災難中用貶惡,消厄致福之一端也。

又遞中領手教,知已到官無恙,自處泰然,頓慰懸想。知攝二千石,風聲震於殊俗,一段奇事也。

軾近頗知養生,亦自覺薄有所得,見者皆言道貌與往日殊別,更相闊數年,索我閬風之上矣。兼畫得寒林墨竹,已入神品,行草尤工,只是詩筆殊退也。不知何故?

昨所寄臨江軍書,久已收得。二書反覆議論及處憂患者甚詳,既以解憂,又以洗我昏蒙,所得不少也。然所謂「非茍知之亦允蹈之」者,願公常誦此語也。杜子美困厄中,一飲一食,未嘗忘君,詩人以來,一人而已。今見定國,每有書皆有感恩念咎之語,甚得詩人之本意。仆雖不肖,亦當仿佛於庶幾也。

近有人惠大丹砂少許,光彩甚奇,固不敢服,然其人教以養火,觀其變化,聊以悅神度日。賓去桂不甚遠,朱砂差易致,或為致數兩,因寄及,稍難即罷,非急用也。窮荒之中,恐有一奇事,但以冷眼陰求之。大抵道士非金丹不能羽化,而丹材多在南荒,故葛稚川求勾漏令,竟化於廉州,不可不留意也。陳璨一月前直往筠州看子由,亦粗傳要妙,雲非久當此來。此人不唯有道術,其與人有情義,久要不忘如此,亦自可重。道術多方,難得其要,然軾觀之,唯能靜心閉目,以漸習之,似覺有功。幸信此語,使氣流行體中,癢痛安能近人也。

邇來江淮間酷暑,殆非人所堪,況於嶺外?唯道德清曠,必有以解煩釋悶者。入秋來翛然清遠,計尊候安勝。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