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范經略求記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與范經略求記書
作者:滕宗谅 北宋

六月十五日,尚书祠部员外郎、充天章阁待制、知岳州军州事南阳滕宗谅,谨驰介致书,恭投于邠州四路经略安抚、资政谏议节下:

窃以为天下郡国,非有山水环异者不为胜,山水非有楼观登览者不为险,楼观非有文字称记者不为久,文字非出雄才巨卿者不为著。

今东南郡邑,富山水者比比是焉,因山水作楼观者又处处有焉。莫不兴于仁智之心,废于愚俗之手。其不可废而名与 天壤齐固者,则有豫章之滕阁、九江之庚楼、吴兴之消暑、宣城之叠嶂,此外不过二三所而已。虽浸历于岁月,挠剥于风雨,潜灭于兵火,圮毁于艰屯,必须崇复而不使坠斩者,盖由韩吏部、白宫傅而下,当时名辈,各有记述,而取重于千古者也。

巴陵郡西跨城堙,揭飞观,署之曰“岳阳楼”。不知俶落于何人何代。自有唐以来,文士编集中无不载其声诗赋咏,与洞庭、君山率相表里。宗谅初诵其言而疑且未信,心谓作者之夸汰过矣。去秋以罪得守兹郡,入境而疑与信俱释。及登楼,而恨向之作者所得仅毛发尔,惟吕衡州诗云:“襟带三千里,尽在岳阳楼”,此初标其大致。自是日思以宏大隆显之,亦欲使久而不可废,则莫于文字之垂信。乃分命僚属,于韩、柳、刘、白、二张、二杜逮诸大人集中,摘其登临寄咏,或古或律,歌诗并赋七十八首,暨本朝大笔如太师吕公、侍中丁公、尚书夏公之众作,榜于梁栋间。

又明年春,鸠材僝工,稍增于旧制。然古今诸公于篇咏外,率无文字称记。所谓岳阳楼者,徒见夫屹然而踞,岈然而负,轩然而竦,伛然而顾,曾不若人具肢体而精神未见也,宁堪乎久焉?恭惟执事,文章器业凛凛然为天下之特望,又雅志有山水之好,每观送行怀远之作,未尝不神游物外而心与景接。矧兹洞庭、君山杰杰为天下之特胜,切度风旨,岂不欲摅遐想于素尚,寄大名于清赏哉?伏冀戎务鲜退,经略暇日,少吐金石之论,发挥此景之美,庶俾漱芳润于异代者,知我朝高位辅臣,有能淡味而远托思于湖山数千里之外,不其胜欤?

谨以《洞庭晚秋图》一本,随书贽献,涉毫之际,或有所助。干冒钧严,伏增惶灼。


PD-icon.svg 本宋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