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黃玉圃同祭尹少宰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與黃玉圃同祭尹少宰文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16

嗚呼!高山大原,聚日星河嶽之氣,以生良才。根株已中乎繩墨,棟梁可任,而雷火為之災。是乃陰陽之錯行,實為天地之大絯。

嗚呼元孚!慨余暮年,所得士友,信道篤而務仔肩名教者,子最淳誠,而交期則未久。子自中州入副臺長,始得相見,而逾年即分手。余既南還,子歸養母,歲時通書,惟《禮經》是叩。往歲仲秋,子持使節,盡屏儀從,徒步以相從。問何以然?則賢母遺命,必躬親杖屨,若睢州之於夏峰。余愧非其人,辭未得致,已稽首而扶筇。再過吾廬,上下千載,始知古人之志事,已蟠結於子之心胸。茲孟秋望後,吾友玉圃將以監司入覲,約汎舟於北湖。前期二日,薄暮來告,茲遊宜罷,博野遽殂。行者為之心惻,而況於吾徒?降中庭而東面,三踴號而淚枯。亟相過以問故,則遘瘧寒之疾,以望前四日按臨松泖,越翼日而含珠。玉圃再起,治在祥符,子為大府。班隨旅見,栗階以趨。子獨加禮,釋辭自下,若後進之接師儒。二司心詫,動色睢盱。玉圃南移,子適視學三吳。會其以疾在告,就視臥榻,握手踟躕。感念往事,蒿目相對,竟夕而長吁。

嗚呼元孚!子之當官,實心實政,所至而愛遺。子之在戚,居處飲食,一應於喪期;子之造士,閉邪養正,引洛、閩之綱維。而常自慚碌碌,無一事能踐高賢烈士之跡,使尚論者,千載而有餘思。余謂世有斯人,天或將降以大任,但恐歲不吾與,不獲親見其功施。孰知乃先得子之凶問,臨風而涕洟。

余困衰疾,玉圃事羇,弔唁弗躬,嗚咽馳辭!豈惟吾儕之私義,實為斯民斯道重此憂悲。子宜知之!

嗚呼哀哉!尚饗!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