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唐書/卷11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崔器 趙國珍 崔瓘 敬括 韋元甫 魏少游 衛伯玉 李承 舊唐書
卷一百十六
列傳第六十六 肅宗代宗諸子
嚴武 郭英乂 崔寧 嚴震 嚴礪 

肅宗子[编辑]

肅宗皇帝十四子:章敬皇后生代宗皇帝,宮人孫氏生越王亻系,張氏生承天皇帝,王氏生衛王佖,陳婕妤生彭王僅,韋妃生兗王僴,張美人生涇王侹,裴昭儀生襄王僙,段婕妤生杞王倕,崔妃生召王偲,張皇后生恭懿太子佋、定王侗,宮人生鄆王榮、宋王僖。

越王亻系,本名儋,肅宗第二子也。天寶中,封南陽郡王,授特進。至德二年十二月,進封趙王。乾元二年三月,九節度之兵潰於河北,史思明僭號於相州,王師未集,朝廷震駭。詔以李光弼握兵關東以代子儀。光弼請以親賢統師,七月,詔曰:

握兵之要,古先為重;命帥之道,心膂攸憑。是知靖難夷兇,必資於金革;總戎授律,實仗於親賢。蓋將底寧邦家,保息黎獻者矣。朕以薄德,纘承鴻緒,往屬元兇暴亂,中夏不寧。上憑宗社之靈,下藉熊羆之力,由是廓清鹹、洛,拯此生人。頃以河朔殘妖,尚稽天討,蛇豕竊依於城堡,塗炭久被於齊氓,朕為人父母,寧忘閔念。雖好生息戰,每冀其歸降;而余孽昧恩,靡聞於悔禍。所以軒後親征於獯鬻,周文致役於昆夷,古之用兵,蓋非獲已。趙王亻系幼稟異操,夙懷韜略,負東平之文學,蘊任城之智勇。性惟忠孝,持愛敬以立身;誌尚權謀,有經通之遠智。知子者父,方有屬於維城;擇能而授,俾克申於戎律。且兇徒嘯聚,頗歷歲時,惡既貫盈,理當撲滅。君親有命,可不敬乎!俾展龍豹之韜,永清梟獍之類。可充天下兵馬元帥,仍令司空、兼侍中、薊國公光弼副知節度行營事。應緣軍司署置,所司準式。

九月,史思明陷洛陽,光弼以副元帥董兵守河陽,王不出京師。十月,下詔車駕親征,諫官論奏乃止;王請行,不許。三年四月,改封越王。寶應元年四月,肅宗寢疾彌留。皇后張氏與中官李輔國有隙,因皇太子監國,謀誅輔國,使人以肅宗命召太子入宮。皇后謂太子曰:「賊臣輔國,久典禁軍,四方詔令,皆出其口。頃矯制命,逼徙聖皇。今聖體彌留,心懷怏怏,常忌吾與汝。又聞射生內侍程元振結托黃門,將圖不軌,若不誅之,禍在頃刻。」太子泣而對曰:「此二人是陛下勛舊內臣,今聖躬不康,重以此事驚撓聖慮,情所難任。若決行此命,當出外徐圖之。」後知太子難與共事,乃召亻系謂之曰:「皇太子仁惠,不足以圖平禍難。」復以除輔國謀告之,曰:「汝能行此事乎?」亻系曰:「能。」後令內謁者監段恆俊與越王謀,召中官有武勇者二百余人,授甲於長生殿。是月乙丑,皇后矯詔召太子,程元振伺知之,告輔國。元振握兵於淩霄門候之,太子既至,以難告。太子曰:「必無此事。聖恙危篤,吾豈懼死不赴召乎?」元振曰:「為社稷計,行則禍及矣。」遂以兵護太子匿於飛龍廄。丙寅夜,元振、輔國勒兵於三殿前,收捕越王及同謀內侍硃光輝、段恆俊等百余人。禁系幽皇后於別殿,侍者十數人隨之。是日,皇后、越王俱為輔國所害

亻系子:建、逌、逾。建,建中元年十一月,封武威郡王,授殿中監同正員;逌封興道郡王,授殿中監同正員;逾封齊國公,光祿卿同正員。

承天皇帝倓,肅宗第三子也。天寶中,封建寧郡王,授太常卿同正員。英毅有才略,善射。祿山之亂,玄宗幸蜀,倓兄弟典親兵扈從。車駕渡渭,百姓遮道乞留太子,太子諭之曰:「至尊奔播,吾不忍違離左右,俟吾見上奏聞。」倓於行宮謂太子曰:「逆胡犯順,四海分崩,不因人情,何以興復?夫有國家者,大孝莫若存社稷。今從至尊入蜀,則散關已東,非皇家所有,何以維屬人情?殿下宜購募豪傑,暫往河西,收拾戎馬,點集防邊將卒,不下十萬人,光弼、子儀,全軍河朔,謀為興復,計之上也。」廣平王亦贊成之,於是令李輔國奏聞。玄宗欣然聽納,乃分從官、士卒以遣之。時敗卒膽破,兵仗不完,太子既北上,渡渭,一日百戰。倓自選驍騎數百衛從,每蒼黃顛沛之際,血戰在前。太子或過時不得食,倓涕泗不自勝,上尤憐之,軍士屬目歸於倓。至靈武,太子即帝位。廣平既為元子,欲以倓為天下兵馬元帥。侍臣曰:「廣平王冢嗣,有君人之量。」上曰:「廣平地當儲貳,何假更為元帥?」左右曰:「廣平今未冊立,艱難時人尤屬望於元帥。況太子從曰撫軍,守曰監國。今之元帥,撫軍也,廣平為宜。」遂以廣平為元帥,倓典親軍,李輔國為元帥府司馬。

時張良娣有寵,倓性忠謇,因侍上屢言良娣頗自恣,輔國連結內外,欲傾動皇嗣。自是,日為良娣、輔國所構,雲「建寧恨不得兵權,頗畜異志。」肅宗怒,賜倓死。既而省悟,悔之。

明年冬,廣平王收復兩京,遣判官李泌入朝獻捷。泌與上有東宮之舊,從容語及建寧事,肅宗改容謂泌曰:「倓於艱難時實得氣力,無故為下人之所間,欲圖害其兄,朕以社稷大計,割愛而為之所也。」泌對曰:「爾時臣在河西,豈不知其故。廣平兄弟,天倫篤睦,至今廣平言及建寧,則嗚咽不已。陛下之言,出於讒口也。」帝因泣下曰:「事已及此,無如之何!」泌因奏曰:「臣幼稚時念《黃臺瓜辭》,陛下嘗聞其說乎?高宗大帝有八子,睿宗最幼。天後所生四子,自為行第,故睿宗第四。長曰孝敬皇帝,為太子監國,而仁明孝悌。天後方圖臨朝,乃鴆殺孝敬,立雍王賢為太子。賢每日憂惕,知必不保全,與二弟同侍於父母之側,無由敢言。乃作《黃臺瓜辭》,令樂工歌之,冀天後聞之省悟,即生哀湣。辭云:『種瓜黃臺下,瓜熟子離離。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猶尚可,四摘抱蔓歸。』而太子賢終為天後所逐,死於黔中。陛下有今日運祚,已一摘矣,慎無再摘。」上愕然曰:「公安得有是言!」時廣平王立大功,亦為張皇后所忌,潛構流言,泌因事諷動之。

及代宗即位,深思建寧之冤,追贈齊王。大歷三年五月,詔曰:「故齊王亻炎,承天祚之慶,保鴻名之光。降誌尊賢,高才好學,藝文博洽,智略宏通。斷必知來,謀皆先事,識無不達,理至逾精。乃者寇盜橫流,鑾輿南幸。先聖以宸扆之戀,將侍君親;惟王以宗廟之重,誓寧家國。克協朕誌,載符天時,立辨群議之非,同獻五原之計。中興之盛,實藉奇功。景命不融,早從厚穸,天倫之愛,震惕良深。流涕追封,胙於東海,頃加表飾,未極哀榮。夫以參舊邦再造之勤,成天下一家之業,而存未峻其等,歿未尊其稱,非所以旌徽烈,明至公也。朕以眇身,纘膺大寶,不及讓王之禮,莫申太弟之嗣,所懷靡殫,邈想逾切,非常之命,寵錫攸宜。敬用追謚曰承天皇帝,與興信公主第十四女張氏冥婚,謚曰恭順皇后。有司準式,擇日冊命,改葬於順陵,仍祔於奉天皇帝廟,同殿異室焉。」

衛王佖,肅宗第四子。天寶中,封西平郡王,授殿中監同正員。早薨。寶應元年五月,追贈衛王。

彭王僅,肅宗第五子。天寶中,封新城郡王,授鴻臚卿同正員。至德二年十二月,進封彭王。乾元二年冬,史思明再陷河洛,關東用兵,人情震懼,群臣請以親王遙統兵柄。三年四月詔曰:

古之哲王,宅中禦宇,莫不內封子弟,外建籓維。故周稱百代,抑聞麟趾之美;漢命六官,亦樹犬牙之制。歷考前載,率由舊章。朕以薄德,纘承鴻緒,屬豺狼未殄,金革猶虞。賴文武藎臣,協心同德,庶克清於玄昆,期永保於皇圖。且授鉞分符,義已先於用武;又維城作翰,道方弘於建親。咨爾分閫之崇,成予磐石之固。彭王僅等,銀潢毓慶,璿萼分輝,忠孝稟於天成,文武稱其備用。今三秦之地,萬國來庭,誠宜列皇子以建封,崇懿籓而制勝,是資固本,委以臨戎。彭王僅可充河西節度大使,兗王僴可充北庭節度大使,涇王侹可充隴右節度大使,杞王倕可充陜西節度大使,興王佋可充鳳翔節度大使。

僅,是歲薨。子鎮,授太仆卿同正員,封常山郡王。

兗王僴,肅宗第六子。母韋妃,刑部尚書堅之妹。肅宗在東宮,選為太子妃,生僴及永和公主。堅後為李林甫誣構被誅,太子懼,奏請與妃離異,於別宮安置,僴,天寶中封潁川郡王,授太子詹事同正員。至德二年十二月,進封兗王。乾元三年,領北庭節度大使。寶應元年薨。

涇王侹,肅宗第七子。天寶中,封東陽郡王,授光祿卿同正員。至德二載十二月,進封涇王。乾元三年,領隴右節度大使。興元元年薨。

鄆王榮,肅宗第八子。天寶中,封靈昌郡王。早世。寶應元年五月,追贈鄆王。

襄王僙,肅宗第九子。至德二載十二月,封襄王。貞元七年正月薨。

杞王倕,肅宗第十子。母段婕妤,貞元六年六月贈為昭儀。倕,至德二載封,貞元十四年薨。

召王偲,肅宗第十一子。至德二載十二月封,元和元年薨。

恭懿太子佋,肅宗第十二子。至德二載封興王。上元元年六月薨。佋,皇后張氏所生,上尤鐘受。後屢危太子,欲以興王為儲貳,會薨而止。七月丁亥,詔曰:

厚禮所以飾終,易名所以表行。況情鐘天屬,寵及褒封,載疇加等之美,式備元儲之贈,永懷軫念,有惻彜章。第十二子故興王佋,毓慶璿源,分華若木,天資純孝,神假聰明。河間聚書,幼聞樂善之旨;延陵聽樂,早得知音之妙。頃以暫嬰沈瘵,殆積旬時,而資敬益彰,穎晤逾爽。愛親之戀,言不間於斯須;告訣之辭,事先符於夢寐。顧惟至性,實切深哀。將胙土析珪,載崇籓翰,聞《詩》對《易》,爰就琢磨。方冀成立,豈期天喪。瑤英始茂,遽摧於當春;隙駟俄遷,忽沈於厚夜。興言痛悼,閔惜良深。宜賁寵於青宮,俾哀榮於玄穸。可贈太子,謚曰恭懿。應緣喪葬,所司準式,仍令京兆尹劉晏充監護使。

詔宰臣李揆持節冊命。十一月,葬於高陽原。其哀冊曰:

維上元元年,太歲庚子,六月己未朔,二十六日甲申,皇第十二子、持節鳳翔等四州節度觀察大使興王佋,薨於中京內邸,殯於寢之西階。粵八月丁亥,冊贈皇太子,廟號恭懿。冬十一月庚寅,詔葬於長安之高陽原,禮也。燕隧開封,龍辒進轍,陳祖載而就位,儼塗芻以成列。皇帝哀玉林之悶景,憫璿萼之罹霜,瞻龍綍而增思,懷雁池而永傷。考謚惟古,褒崇有式。爰詔史司,恭宣懿德。其辭曰:

惟天祚唐,累葉重光,中興宸景,再紐乾綱。本枝建國,磐石疏疆,克開龍胤,實曰賢王。驪源孕彩,日幹騰芳,深仁廣孝,蘊藝含章。秀發童年,惠彰齔齒,蹈禮知方,承尊葉旨。對日流辯,占鳳擅美,魯、衛後塵,間、平絕軌。胡孽初構,王師未班,爰從繈褓,載歷險艱。愛備中掖,名崇懿籓,居常稟訓,動不違顏。禮及佩觿,朝加分器,胙土延渥,登壇受帥。玉質金聲,文經武緯,樂善為寶,崇儒是貴。浚哲外朗,溫文內深,閱書成誦,觀樂表音。《五經》在口,六律諧心,才優藝洽,絕古超今。蛇豕猶梗,寰區未乂。滌慮祈真,焚香演偈。食去葷血,心依定惠。庶福邦家,俾清兇穢。霧露嬰疾,聰明害神,沈彖始遘,彌曠盈旬。止慮無擾,發言有倫,在膏方亟,問膳逾勤。雲物告征,星辰變象,楚藥無救,秦醫莫仗。靈儀窅而上賓,徽音邈其長往。違舊邸於青社,即幽陵於黃壤。嗚呼哀哉!魂氣奪兮去何之,精靈存兮孝有思。念君親之永隔,托夢寐而來辭。延桂宮而震悼,貫椒壸而纏悲。旌遺芳於碣館,賁新命於儲闈。鳴呼哀哉!先遠戒候,占龜獻吉。指鶉野而西臨,背鳳城而右出。天慘慘而苦霧,山蒼蒼而曀日。望馳道而長辭,赴幽塗而永畢。嗚呼哀哉!生為寵王兮宸愛所鐘,歿追上嗣兮朝典斯崇。升玉笙於洞府,閱銀棨於泉宮。金石誰固,人生有終,簡冊攸記兮德音無窮。敢直詞於篆美,庶永代而成風。鳴呼哀哉!

佋薨時年八歲。既薨之夕,肅宗、張後俱夢佋有如平昔,拜辭流涕而去。帝方寢疾,追念過深,故特以儲闈之贈寵之。上疾累月方平。

定王侗,肅宗第十三子。亦張後所生,佋之母弟。至德二載,封定王。寶應初薨,時年甚幼。

宋王僖,肅宗第十四子。初封淮陽王,早夭,追封宋王。

代宗子[编辑]

代宗皇帝二十子:睿真皇后沈氏生德宗皇帝,崔妃生昭靖太子,獨孤皇后生韓王迥;余十七王,舊史不載母氏所出。

昭靖太子邈,代宗第二子。寶應元年,封鄭王。大歷初,代皇太子為天下兵馬元帥。王好讀書,以儒行聞。大歷九年薨,廢朝三日,由是罷元帥之職。上惜其才早夭,冊贈昭靖太子,葬於萬年縣界。

均王遐,代宗第三子。早夭,貞元八年追封。

睦王述,代宗第四子。大歷九年冬,田承嗣謀亂河朔,時鄭王居長,典兵師,不幸薨落,諸王皆幼,多未封建。大臣奏議請封親王,分領戎師,以威天下。十年二月,詔曰:

虞、夏之制,諸子疏封;漢、魏以還,十連授律。是用錫珪班瑞,盤石開疆,信通邑之紀綱,為中都之屏翰。然則旌鉞之寄,推擇攸難,因親之任,各膺其命。第四子述、第五子逾、第六子連、第七子迥、第八子遘、第十三子造、第十四子暹、第十五子運、第十六子遇、第十七子遹、第十八子通、第十九子逵、第二十子逸等,並敏茂純懿,稟於衷誠,溫良孝恭,形於進對,動皆合義,居必有常。可以理眾靖人,撫封宣化,而總列城之賦,繕分閫之謀,克勤公家,允輔王室。今則均茅社之寵,盛槐庭之儀,授鉞登車,嗣茲朝典,維城之固,爾其懋哉。述可封睦王,充嶺南節度支度營田、五府經略觀察處置等大使;逾可封郴王,充渭北鄜、坊等州節度大使;連可封恩王;韓王迥可汴、宋等節度觀察處置等大使;遘可封鄜王;造可封忻王,充昭義軍節度觀察處置等大使;暹可封韶王,運可封嘉王,遇可封端王,遹可封循王,通可封恭王,逵可封原王,逸可封雅王:仍並可封開府儀同三司。

是時,皇子勝衣者盡加王爵,不出閣。德宗朝,述為諸王之長。時分命中使周行天下,求訪沈太后,詔以睦王為奉迎太后使,以工部尚書喬琳副之。貞元七年薨。

丹王逾,代宗第五子。大歷十年,封郴王,領渭北鄜坊節度大使。建中四年,改丹王。元和十五年薨。

恩王連,代宗第六子。大歷十年封,元和十二年薨。

韓王迥,代宗第七子。以母寵,既生而受封,雖沖幼,恩在鄭王之亞。寶應元年,封韓王。貞元十二年薨,時年四十七。

簡王遘,代宗第八子。大歷十年,封鄜王,建中四年,改封簡王。元和四年薨。

益王乃,代宗第九子。大歷四年封。

隋王迅,代宗第十子。大歷十年封,興元元年薨。

荊王選,代宗第十一子,早世。建中二年正月,追封荊王,贈開府儀同三司。

蜀王溯,代宗第十二子。大歷十四年封。本名遂,建中二年改今名。

忻王造,代宗第十三子。大歷十年封,仍領昭義軍節度觀察大使。元和六年薨。

韶王暹,代宗第十四子。大歷十年封,貞元十二年薨。

嘉王運,代宗第十五子。大歷十年封,貞元十七年薨。

端王遇,代宗第十六子。大歷十年封,貞元七年薨。

循王遹,代宗第十七子。大歷十年封。

恭王通,代宗第十八子。大歷十年封。

原王逵,代宗第十九子。大歷十年封。大和六年薨。

雅王逸,代宗第二十子。大歷十年封,貞元十五年薨。

【論】[编辑]

史臣曰:艷妻破國,孽子敗宗。前代英傑之君,率不免於斯累者,何也?良以愛惡不由於義斷,毀譽遽逐於情移。雖申生孝己之仁,卒不能回君父之愛,悲哉!孝宣皇帝當屯剝之運,收忠義之心,忍行愛子之刑,終宥奸閹之罪,大雅君子,為之痛心。張後卒以兇終,固其宜矣。

贊曰:床簀之愛,人情易惑。以義制情,哲王令德。李侯悟主,韻諧金石。褒謚建寧,良堪太息。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五代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