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唐書/卷12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僕固懷恩 梁崇義 李懷光 舊唐書
卷一百二十二
列傳第七十二 張獻誠 路嗣恭 曲環 進漢衡 楊朝晟 樊澤 李叔明 裴冑
劉晏 第五琦 班宏 班紹 李巽 

張獻誠[编辑]

張獻誠,陜州平陸人,幽州節度使、幽州大都督府長史守珪之子也。天寶末,陷逆賊安祿山,受偽官;連陷史思明,為思明守汴州,統逆兵數萬。寶應元年冬,東都平,史朝義逃歸汴州,獻誠不納,舉州及所統兵歸國,詔拜汴州刺史,充汴州節度使。逾年來朝,代宗寵賜甚厚。三遷檢校工部尚書,兼梁州刺史,充山南西道觀察使。廣德二年十月,擒南山賊帥高玉以獻。永泰二年正月,獻名馬二、絲絹雜貨共十萬匹。是月,兼充劍南東川節度觀察使,封鄧國公。西川崔旰殺郭英乂,獻誠率眾戰於梓州,為旰所敗,獻誠僅以身免。大歷二年四月,獻誠以疾上表乞歸私第,仍薦堂弟試太常卿兼右羽林將軍獻恭以自代。詔許之,以獻誠檢校戶部尚書,知省事。八月,獻誠以疾抗疏辭官,無幾,卒於私第。

獻恭,守珪之弟守瑜子。累以軍功官至試太常卿,兼右羽林將軍,代獻誠為梁州刺史、兼御史中丞,充山南西道節度觀察使。大歷十二年七月,獻恭破吐蕃萬余眾於岷州。建中二年正月,加檢校兵部尚書,為東都留守。三年正月,為太府卿、容州刺史、本管經略招討使。四年七月,與渾瑊、盧杞、司農卿段秀實與吐蕃尚結贊築壇於京城之西會盟,如清水之儀。興元元年六月,轉檢校吏部尚書,仍與一子正員官。盧杞移饒州刺史,給事中袁高論其不可。獻恭因入對紫宸殿,上言:「高所奏至當,臣恐煩聖聽,不敢縷陳其事。」德宗不悟,獻恭復奏曰:「袁高是陛下一良臣,望特優異。」德宗顧謂宰臣李勉等曰:「朕欲授杞一小州刺史可乎?」對曰:「陛下授大州亦可,其奈士庶失望何!」獻恭守正不撓也如此。

獻甫,守珪弟左武衛將軍、贈戶部尚書守琦之子。獻甫少隨諸兄從軍,初為偏裨,以軍功累授試光祿卿、殿中監、河中節度副元帥都知兵馬使,檢校兵部尚書、兼御史大夫。建中初,從節度使賈耽征梁崇義於襄、漢,以功加太子詹事。及幸奉天、興元,獻甫首至,從渾瑊征討有功,及復京邑,入為金吾將軍。時李懷光未平,吐蕃侵擾西邊,獻甫領禁軍出鎮咸陽,凡累年,軍民悅之。貞元四年,遷檢校刑部尚書,兼邠州刺史、邠寧慶節度觀察使。乃於彭原置義倉,方渠、馬嶺等縣選險要之地以為烽堡。又上疏請復鹽州及洪門、洛原等鎮,各置兵防以備蕃寇,朝廷從之。貞元四年九月,吐蕃將尚誌董星、論莽羅等寇寧州,獻甫率眾禦之,斬首百余級,吐蕃遁邊城。貞元十二年,加檢校左僕射。五月丙申卒,年六十一,廢朝三日,贈司空,賻物有差。

獻恭子煦,嘗隨獻甫征討,積戰功累遷至夏州節度使。元和八年十二月,振武軍逐出節度使李進賢而屠其家,殺判官嚴澈。憲宗怒,遣煦以夏州兵二千人赴振武,仍許以便宜擊斷。九年正月,賜絹三萬匹以助軍資。河東節度使王鍔遣兵五千會煦於善羊柵,詔煦入振武,誅作亂蘇國珍等二百五十三人乃定。是歲十二月卒,贈太子太保。

路嗣恭[编辑]

路嗣恭,京兆三原人。始名劍客,歷仕郡縣,有能名,累至神烏令,考績上上,為天下最,以其能,賜名嗣恭。歷工部尚書、兼御史大夫、靈州大都督府長史,充關內副元帥郭子儀副使,知朔方節度營田押諸蕃部落等使,嗣恭披荊棘以守之。大將御史中丞孫守亮握重兵,倔強不受制,嗣恭稱疾召至,因殺之,威信大行。永泰三年,檢校刑部尚書,知省事。大歷六年七月,為江南西道都團練觀察使,在官恭恪,善理財賦。賈明觀者,事北軍都虞候劉希暹,魚朝恩誅,希暹從坐,明觀積惡犯眾怒。時宰相元載受賂,遣江南效力,魏少遊承載意茍容之。及嗣恭代少遊,即日杖殺,識者稱之。大歷八年,嶺南將哥舒晃殺節度使呂崇賁反,五嶺騷擾,詔加嗣恭兼嶺南節度觀察使。嗣恭擢流人孟瑤、敬冕,使分其務:瑤主大軍,當其沖;冕自間道輕入,招集義勇,得八千人,以撓其心腹。二人皆有全策詭計,出其不意,遂斬晃及誅其同惡萬余人,築為京觀。俚洞之宿惡者皆族誅之,五嶺削平。拜檢校兵部尚書,知省事。

嗣恭起於郡縣吏,以至大官,皆以恭恪為理著稱。及平廣州,商舶之徒,多因晃事誅之,嗣恭前後沒其家財寶數百萬貫,盡入私室,不以貢獻。代宗心甚銜之,故嗣恭雖有平方面功,止轉檢校兵部尚書,無所酬勞。及德宗即位,楊炎受其貨,始敘前功,除兵部尚書、東都留守。尋加懷鄭汝陜四州、河陽三城節度及東都畿觀察使。征至京師卒,時年七十一,廢朝一日,贈左僕射。

子恕,字體仁。初,嶺南衙將哥舒晃反,詔嗣恭自江西致討,授檢校工部員外郎,得以軍前便宜從事。俄而降者繼路,於是擢降將伊慎,推心用之。賊平,恕功居多,年才三十,為懷州刺史。久之,轉京兆少尹、監門衛大將軍、兼御史中丞、教練招討等使。其後為鄜坊觀察使、太子詹事。坐事貶吉州刺史,遷太子賓客。以右散騎常侍致仕卒,年七十三,贈洪州都督。恕私第有佳林園,自貞元初李紓、包佶輩迄於元和末,僅四十年,朝之名卿,鹹從之遊,高歌縱酒,不屑外慮,未嘗問家事,人亦以和易稱之。

曲環[编辑]

曲環,陜州安邑人也。父彬,為南使正監,因家於隴右,以環故累贈兵部尚書。環少讀兵書,尤以勇敢騎射聞。天寶中,從哥舒翰攻拔石堡城,收黃河九曲、洪濟等城,累授果毅別將。安祿山反,從襄陽節度魯炅守鄧州,拒賊將武令珣,戰數十合,環功居多,超授左清道率。又從李抱玉守河陽南城,尋將兵守澤州,破賊驍將安曉,敕特拜羽林將軍。又將別部兵合諸軍同討史朝義,平河北,累轉金吾大將軍,並同正員,隨李抱玉移軍京西。大歷中領兵隴州,頻破吐蕃,加特進、太常卿。上初嗣位,吐蕃大寇劍南,詔環以邠、隴兵五千馳往,大破戎虜,收七盤城、威武軍及維、茂二州,西戎奔遁。環大振功名而還,加太子賓客,賜以名馬。與諸將討涇州叛將劉文喜,平之,加開府儀同三司、兼御史中丞,充邠、隴兩軍都知兵馬使。時李納擁兵侵逼徐州,令環與劉玄佐同救援,累破李納叛黨,環以功最,加御史大夫。建中三年十月,加檢校左常侍,充邠、隴行營節度使。

李希烈侵陷汴州,環與諸軍守固寧陵、陳州,大破希烈軍於陳州城下,殺逆黨三萬五千人,擒其驍將翟暉以獻,希烈因遁歸蔡州。環以功加檢校工部尚書,兼陳州刺史。希烈平,加環兼許州刺史、陳許等州節度觀察,加實封三百戶。陳、蔡二州以希烈擾亂,遭剽劫頗甚,人多逃竄他邑以避禍。環勤身恭儉,賦稅均平,政令寬簡,不三二歲,繈負而歸者相屬,訓農理戎,兵食皆豐羨。十二年,加檢校左僕射。卒時年七十四,廢朝一日,贈司空,賻布帛米粟有差。

崔漢衡[编辑]

崔漢衡,博陵人也。性沈厚寬博,善與人交。釋褐,授沂州費令。滑州節度使令狐彰奏署掌記,累遷殿中侍御史。大歷六年,拜檢校禮部員外郎,為和吐蕃副使;還,遷右司郎中,改萬年令。建中三年,為殿中少監、兼御史大夫,充和蕃使,與吐蕃使區頰贊至自蕃中。時吐蕃大相尚結息忍而好殺,以常覆敗於劍南,思刷其恥,不肯約和。其次相尚結贊有材略,因言於贊普,請定界明約,以息邊人,贊普然之,竟以結贊代結息為大相,約和好,期以十月十五日會盟於境上。戊申,以漢衡為鴻臚卿。四年,吐蕃朝貢,加檢校工部尚書,復使吐蕃。興元初,上居奉天,吐蕃遣帥佐渾瑊敗硃泚兵於武功,以功轉檢校兵部尚書、兼秘書監、西京留守。無幾,真拜兵部尚書,為東都、淄青、魏博賑給宣慰使。明年,為幽州宣慰使,所至皆稱職。貞元三年,副侍中渾瑊與吐蕃會盟於平涼,吐蕃背約,瑊僅免,時無備預,在會免者什無一二,士卒,死者以千數。漢衡與同陷者並至河州,結贊令召之,以頻使於蕃,結贊素信重,與孟日華、中官劉延邕俱至石門,而遣五騎送至境上。四年七月,加檢校吏部尚書、晉慈隰觀察使,尋加都防禦使。十一年四月卒。

楊朝晟[编辑]

楊朝晟,字叔明,夏州朔方人也。初在朔方為步軍先鋒,嘗有功,授甘泉府果毅。建中初,從李懷光討劉文喜於涇州,斬獲生擒居多,授驃騎大將軍,稍為右先鋒兵馬使。後李納寇徐州,從唐朝臣征討,嘗冠軍鋒,以功授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太子賓客。

上在奉天,李懷光自山東赴難,以朝晟為左廂兵馬使,將千余人下咸陽以挫硃泚,加御史中丞,實封一百五十戶。及懷光反於河中,朝晟被脅在軍。上幸梁、洋,韓遊瑰退於邠、寧。懷光以嘗在邠、寧,迫制如屬城,以賊黨張昕在邠州總後務。昕懼難作,乃大索軍資,征卒乘,約明潛發,歸於懷光。朝晟父懷賓為遊瑰將,因夜以數十騎斬昕及同謀,遊瑰即日使懷賓奉表聞奏,上召勞問,授兼御史中丞,正除遊瑰邠寧節度使。間諜至河中,朝晟聞其事。泣告懷光曰:父立功於國,子合誅戮,不可主兵矣。」懷光遂縶之。及諸軍進圍河中,韓遊瑰營於長春宮,懷賓身當戰伐。及懷光平,上念其忠,俾副元帥渾瑊特原朝晟,遂為遊瑰都虞侯。時父子同軍,皆為開府賓客、御史中丞,榮於軍中。

後詔征遊瑰宿衛,以左金吾將軍張獻甫為檢校刑部尚書、兼御史大夫、邠寧慶節度觀察使,代韓遊瑰。初,遊瑰以吐蕃犯塞,自將兵戍寧州,及受代,以是月壬子夜輕騎潛遁歸闕。其將卒素驕怠,畏張獻甫之嚴,因遊瑰夜出,衙內千余人遂叛掠,且因監軍楊明義邀奏出奔將範希朝為節度。朝晟時為都虞候,初逃於郊,翌日乃來,紿其眾曰:「所請甚愜,我來賀也。」由是稍安。朝晟及諸將謀誅首惡者。乙卯,朝晟率諸將經數日以告曰:「前請者不獲,張尚書昨日已入邠州,汝等皆當死,吾不能盡殺,各言戎首以歸罪焉,余無所問。」於是眾中唱二百余人,斬之乃定。上擢希朝為寧州刺史,以副獻甫。獻甫入奏朝晟功,加御史大夫。

九年,城鹽州,征兵以護外境,朝晟分統士馬鎮木波。獻甫卒,詔以朝晟代之。其年,丁母憂,起復左金吾大將軍同正、邠州刺史,大夫如故。十年春,朝晟奏:「方渠、合道、木波,皆賊路也,請城其地以備之。」詔問:「所須幾何?」朝晟奏曰:「臣部下兵自可集事,不煩外助。」復問:「前築鹽州,凡興師七萬,今何其易也?」朝晟曰:「鹽州之役,諸軍蕃戎盡知之。今臣境迫虜,若大興兵,即蕃戎來寇,寇則戰,戰則無暇城矣。今請密發軍士,不十日至塞下,未三旬而功畢。」蕃人始乘障,數日而退。初,軍次方渠,無水,師徒囂然,遽有青蛇乘高而下,視其跡,水隨而流。朝晟令築防環之,遂為停泉,軍人仰飲以足,圖其事上聞,詔置祠焉。十五年二月,免喪,加檢校工部尚書。是夏,以防秋移軍寧州,遘疾,來年正月卒。

樊澤[编辑]

樊澤,字安時,河中人也。父詠,開元中舉草澤,授試大理評事,累贈兵部尚書。澤長於河朔,相衛節度薛嵩奏為磁州司倉、堯山縣令。建中元年,舉賢良對策,禮部侍郎於邵厚遇之。與楊炎善,薦為補闕,歷都官員外郎。澤好讀兵書,朝廷以其有將帥材,尋兼御史中丞,充通和蕃使,蕃中用事宰相尚結贊深禮之。尋從鳳翔節度張鎰與吐蕃會盟於清水,遷金部郎中、御史中丞、山南節度行軍司馬。時李希烈背叛,詔以普王為行軍元帥,征澤為諫議大夫、元帥行軍右司馬。屬駕幸奉天,普王不行,澤改右庶子、兼中丞,復為山南東道行軍司馬。尋代賈耽為襄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山南東道節度觀察等使。

澤有武藝,每與諸將射獵,常出其右,人心服之,賊眾畏焉。頻與李希烈兇黨接戰,前後擒降其驍將張嘉瑜、杜文朝、梁俊之、李克誠、薛翼等,收唐、隨二州。希烈既平,澤丁母憂,起復右衛大將軍同正,余如故。三年,代張伯儀為荊南節度觀察等使、江陵尹、兼御史大夫。三歲,加檢校禮部尚書,會襄州節度曹王臯卒於鎮,軍中剽劫擾亂,以澤威惠素著於襄、漢,復代曹王臯為襄州刺史、山南東道節度使。十二年,加檢校右僕射。卒年五十,贈司空,賻布帛米粟有差。其日將宴百官,廢朝,改取他日。

李叔明[编辑]

李叔明,字晉卿,閬州新政人。本姓鮮于氏,代為豪族。兄仲通,天寶末為京兆尹、劍南節度使。兄弟並涉學,輕財好施。叔明初為劍南節度使楊國忠判官。乾元後為司勛員外郎,副漢中王瑀使回紇,回紇接禮稍倨,叔明離位責之曰:「大國通好,賢王奉使,可汗於大唐子婿,豈可恃微功而傲乎!唐法不然。」可汗改容加敬。復命,遷司門郎中。後為京兆少尹,無幾,以疾辭,除右庶子,出為邛州刺史。尋拜東川節度遂州刺史,後移鎮梓州,檢校戶部尚書。時東川兵荒之後,雕殘頗甚,叔明理之近二十年,招撫甿庶,夷落獲安。大歷末,有閬州嚴氏子上疏稱:「叔明少孤,養子於外族,遂冒姓焉,請復之」。詔從焉。叔明初不知其從外氏姓,意醜其事,遂抗表乞賜宗姓。代宗以戎鎮寄重,許之,仍置嚴氏子於法。及駕幸奉天,其子升翊從。叔明每私疏誡勵,見危臨難,當誓以死。升奉父嚴訓,果著勛效,識者嘉之。叔明既朝京師,以本官兼右僕射,乞骸骨,改太子太傅致仕,卒,謚曰襄。叔明總戎年深,積聚財貨,子孫驕淫,歿才數年,遺業蕩盡。

裴胄[编辑]

裴胄,字胤叔,其先河東聞喜人,今代葬河南。伯父寬,戶部尚書,有名於開元、天寶間。胄明經及第,解褐補太仆寺主簿。屬二京陷覆,淪避他州。賊平,授秘書省正字,累轉秘書郎。陳少遊陳鄭節度留後,奏胄試大理司直。少遊罷,隴右節度李抱玉奏授監察御史,不得意,歸免。陳少遊為宣歙觀察,復辟在幕府,抱玉怒,奏貶桐廬尉。浙西觀察使李棲筠有重望,虛心下士,幕府盛選才彥。觀察判官許鴻謙有學識,棲筠常異席,事多咨之;崔造輩皆所薦引,一見胄,深重之,薦於棲筠,奏授大理評事、觀察支度使。代宗以元載隳紊朝綱,征筠入朝,內制授御史大夫,方將大用,載怙權,棲筠居顧問刺舉之職,與不平。及棲筠卒,胄護棲筠喪歸洛陽,眾論危之,胄坦然行心,無所顧望。淮南節度陳少遊奏檢校主客員外、兼侍御史、觀察判官。尋為行軍司馬,遷宣州刺史。

楊炎初作相,銳意為元載報仇,凡其枝黨無漏。適會胄部人積胄官時服雜俸錢為贓者,炎命酷吏員深按其事,貶汀州司馬。尋征為少府少監,除京兆少尹,以父名不拜,換國子司業。遷湖南觀察都團練使,移江南西道。前江西觀察使李兼罷省南昌軍千余人,收其資糧,分為月進,胄至,奏其本末,罷之。會荊南節度樊澤移鎮襄陽,宰相方議其人,上首命胄代澤,仍兼御史大夫。

胄簡儉恆一,時諸道節度觀察使競剝下厚斂,制奇錦異綾,以進奉為名。又貴人宣命,必竭公藏以買其歡。胄待之有節,皆不盈數金,常賦之外無橫斂,宴勞禮止三爵,未嘗酣樂。時武臣多廝養畜賓介,微失則奏流死,胄以書生始,奏貶書記梁易從,君子薄其進退賓客不以禮,物議薄之。貞元十九年十月卒,時年七十五,贈右僕射,謚曰成。

史臣曰:三獻軍謀臣節,克紹家風。路嗣恭從微至著,執法簡廉。環理兵勸農,獨彰善政。漢衡誠愨奉職。朝晟忠孝權謀。澤威惠荊、襄。叔明見危誓死,立政惠民。胄抱義危行,守政奉公。皆賢帥矣。然嗣恭聚財,為功名之瑕玷;叔明聚財,致子孫之驕淫。財之汙人,誠可誡也。

贊曰:張、路、曲、崔、樊、楊、李、裴,守忠臣之道,皆賢帥之才。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五代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