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唐書/卷15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于休烈 令狐峘 歸崇敬 奚陟 張薦 蔣乂 柳登 沈傳師 舊唐書
卷一百五十
列傳第一百 德宗順宗諸子
高崇文 伊慎 朱忠亮 劉昌裔 范希朝 王鍔 閻巨源 孟元陽 趙昌 

德宗子[编辑]

德宗皇帝十一子:昭德皇后王氏生順宗皇帝;舒王誼,昭靖太子之子;文敬太子,順宗之子;諸妃生通王已下八王,本錄不載母氏。

舒王誼,本名謨,代宗第三子昭靖太子邈之子也。以其最幼,德宗憐之,命之為子。大曆十四年六月,封舒王,拜開府儀同三司,與通王、虔王同日封。仍詔所司,其開府俸料,逐月進內,尋以軍興罷支。建中元年,領四鎮北庭行軍、涇原節度大使;以涇州刺史孟皞為節度留後。以誼愛弟之子,諸王之長,軍國大事,欲其更踐,必委試之。

明年,尚父郭子儀病篤,上御紫宸,命誼持制書省之。誼冠遠遊冠,絳紗袍,乘象輅,駕駟馬,飛龍騎士三百人隨之。國府之官,皆褲褶騎而導前,鹵簿備引而不樂,在遏密故也。及門,郭氏子弟迎拜於外,王不答拜。子儀臥不能興,以手叩頭謝恩已。王解冠珮,以常服傳詔勞問之。

三年,蔡帥李希烈叛,詔哥舒曜討之。八月,希烈自帥眾三萬,圍哥舒曜於襄城,又詔河南都統李勉援之。勉舍襄城,令大將唐漢臣等選勁兵,徑襲許州以解圍。漢臣未至許,上遣中使追之,責以違詔,亟旋師,為賊所乘,漢臣之眾大敗。勉恐東都危急,乃分兵數千赴洛,又為賊所隔。賊眾急攻汴、滑,勉走宋州,朝廷大聳,乃詔誼為揚州大都督,持節荊襄、江西、沔鄂等道節度,兼諸軍行營兵馬元帥,改名誼。又以哥舒翰聲近,士卒竊議,改封普王,令統攝諸軍,進攻希烈。仍以兵部侍郎蕭復為戶部尚書、兼御史大夫、元帥府統軍長史。舊例有行軍長史,以復父名衡,特更之。又以新除潭州觀察使孔巢父為右庶子、兼御史大夫,充行軍司馬;以山南東道節度行軍司馬、檢校兵部郎中、兼御史中丞樊澤為諫議大夫、兼御史中丞、行軍右司馬。刑部員外郎劉從一為吏部郎中、兼中丞;侍御史韋儹為工部郎中、兼中丞,並充元帥府判官。兵部員外郎高參為本司郎中,充元帥府掌書記。以右金吾大將軍渾瑊檢校工部尚書、兼御史大夫,為中軍虞候。江西節度使嗣曹王臯為前軍兵馬使,鄂嶽團練使李兼為之副。山南東道節度使賈耽為中軍兵馬使。荊南節度使張伯儀充後軍兵馬使。以左神武軍使王價檢校太子賓客;左衛將軍高承謙檢校太子詹事;前司農少卿郭曙檢校左庶子,前秘書省著作郎常願為秘書少監,並充元帥府押衙。制下未行,涇原兵亂而止。

德宗初聞兵士出怨言,不得賞設,乃令誼與翰林學士姜公輔傳詔安撫,許以厚賞。行及內門,兵已陣於闕前;誼狼狽而還,遂奉德宗出幸奉天。賊之攻城,誼晝夜傳詔,慰勞諸軍,僅不解帶者月餘。從車駕還宮,復封舒王、開府儀同三司,揚州大都督如故。永貞元年十月薨,廢朝三日。

通王諶,德宗第三子也。大曆十四年封,制授開府儀同三司。貞元九年十月,領宣武軍節度大使、汴宋等州觀察支度營田等使,以宣武都知兵馬使李萬榮為留後,王不出閣。十一年,河東帥李自良卒,以諶為河東節度大使,以行軍司馬李說知府事,充留後,亦不出閣。

虔王諒,德宗第四子。大曆十四年封,授開府儀同三司。貞元二年,領蔡州節度大使、申光蔡觀察等使,以大將吳少誠為留後。十年,領朔方靈鹽節度大使、靈州大都督,以朔方行軍司馬李欒為靈府左司馬,知府事,朔方留後。十一年九月,橫海大將程懷信逐其帥懷直。十月,以諒領橫海節度大使、滄景觀察等使,以都知兵馬使程懷信為留後,王不出閣。十六年,徐帥張建封卒,徐軍亂,又以諒領徐州節度大使、徐泗濠觀察處置等使,以建封子愔為留後。

肅王詳,德宗第五子。大曆十四年六月封。建中三年十月薨,時年四歲,廢朝三日,贈揚州大都督。性聰惠,上尤憐之,追念無已,不令起墳墓,詔如西域法,議層磚造塔。禮儀使判官、司門郎中李巖上言曰:「墳墓之義,經典有常,自古至今,無聞異制。層磚起塔,始於天竺,名曰『浮圖』,行之中華,竊恐非禮。況肅王天屬,名位尊崇,喪葬之儀,存乎簡冊,舉而不法,垂訓非輕。伏請準令造墳,庶遵典禮。」詔從之。

文敬太子謜,順宗之子。德宗愛之,命為子。貞元四年,封邕王,授開府儀同三司。七年,定州張孝忠卒,以謜領義武軍節度大使、易定觀察等使,以定州刺史張茂昭為留後。十年六月,潞帥李抱真卒,又以謜領昭義節度大使、澤潞邢洺名磁觀察等使,以潞將王虔休為潞府司馬、知留後。十五年十月薨,時年十八,廢朝三日,贈文敬太子,所司備禮冊命。其年十二月,葬於昭應,有陵無號。發引之日,百官送於通化門外,列位哭送。是日風雪寒甚,近歲未有。詔置陵署令丞。

資王謙,德宗第七子。大曆十四年封。

代王諲,德宗第八子。本封縉雲郡王,早薨。建中二年,追封代王。

昭王誡,德宗第九子。貞元二十一年封。

欽王諤,德宗第十子。順宗即位,詔曰:「王者之制,子弟畢封,所以固籓輔而重社稷,古今之通義也。第十弟諤等,寬簡忠厚,生知孝敬,行皆由禮,誌不違仁。樂善本於性情,好賢宗於師傅。纘修六藝,達人倫風化之源;博習群言,知惠和睦友之道。溫恭朝夕,允茂厥猷,克有嘉聞,宜封土宇。諤可封欽王。第十一弟可封珍王。

珍王諴,德宗第十一子,與欽王同制封。

德宗仁孝,動循法度,雖子弟姑妹之親,無所假借。建中初,詔親王子弟帶開府朝秩者,出就本班。又以公主、郡縣主出降,與舅姑抗禮。詔曰:「冠婚之義,人倫大經。昔唐堯降嬪,帝乙歸妹。迨於漢氏,同姓主之。爰自近古,禮教陵夷,公郡法度,僭差殊制。姻族闕齒序之義,舅姑有拜下之禮,自家刑國,多愧古人。今縣主有行,將俟嘉令,俾親執棗栗,以見舅姑;敬遵宗婦之儀,降就家人之禮。事資變革,以抑浮華。其令禮儀使與禮官博士,約古今舊儀及《開元禮》,詳定公主、郡縣主出降、覿見之文儀以聞。」

初,開元中置禮會院於崇仁裏。自兵興已來,廢而不修,故公、郡、縣主不時降嫁,殆三十年,至有華發而猶丱者,雖居內館,而不獲覲見十六年矣。凡皇族子弟,皆散棄無位,或流落他縣,湮沈不齒錄,無異匹庶。及德宗即位,敘用枝屬,以時婚嫁,公族老幼,莫不悲感。初即位,將謁太廟,始與公、郡、縣主相見於大次中,尊者展其敬,幼者申其愛,歔欷哭泣之聲聞於朝,公卿陪列者為之淒然。每將有大禮,必與諸父昆弟同其齋次。及岳陽、信寧、宜芳、永順、朗陵、陽安、襄城、德清、南華、元城、新鄉等十一縣主同月出降,敕所司大小之物,必周其用。至於櫛、纚、笄、總,皆經於心,各給錢三百萬,使中官主之,以買田業,不得侈用。其衣服之飾,使內司計造,不在此數。是時所司度人用一籠花,計錢七十萬。帝曰:「籠花首飾,婦禮不可闕,然用費太廣,即無謂也。宜損之又損之。」及三萬而止。帝謂主等曰:「吾非有所愛,但不欲無益之費耳。」各以余錢六十萬賜之,以備他用。

舊例,皇姬下嫁,舅姑返拜而婦不答。及是制下,禮官定制曰:「既成婚於禮會院,明晨,舅坐於堂東階西向,姑南向,婦執笄,盛以棗栗,升自西階,再拜,跪奠於舅席前。退降受,盛以腶修。升,北面再拜,跪奠於姑席前。降,東面拜婿之伯叔兄弟姊妹。已而謝恩於光順門,婿之親族亦隨之,然後會宴於十六宅。」是日,縣主皆如其制。初,贈司徒沈易良之妻崔氏,即太后之季父母也,帝每見之,方屣而靴,召王、韋二美人出拜。敕崔氏坐受勿答。故戚屬之間,罔不憚其敬,不肅而遵禮法焉。

順宗子[编辑]

順宗二十三子:莊憲皇后王氏生憲宗皇帝;王昭儀生郯王經;趙昭儀生宋王結;王昭儀生郇王綜;王昭訓生衡王絢;余十八王,本錄不載母氏。

郯王經,本名渙,順宗次子。始封建康郡王,貞元二十一年封。太和八年薨。

均王緯,本名沔,順宗第三子。始封洋川郡王,貞元二十一年進封。

漵王縱,本名洵,順宗第四子。初授殿中監,封臨淮郡王,貞元二十一年進封。

莒王紓,本名浼,順宗第五子。初授秘書監,封弘農郡王。貞元二十一年進封。太和八年薨。

密王綢,本名泳,順宗第六子。始封漢東郡王,貞元二十一年進封。元和二年九月薨。

郇王綜,本名湜,順宗第七子。初授少府監,封晉陵郡王,貞元二十一年進封。元和三年四月薨。

邵王約,本名漵,順宗第八子。初授國子祭酒,封高平郡王,貞元二十一年進封。

宋王結,本名滋,順宗第九子。始封雲安郡王,貞元二十一年進封。長慶二年薨。

集王緗,貞元二十一年封。長慶二年薨。

冀王絿,本名淮,順宗第十子。初授太常卿,封宣城郡王,貞元二十一年進封。太和九年薨。

和王綺,本名湑,順宗第十一子。始封德陽郡王,貞元二十一年進封。太和七年薨。

衡王絢,順宗第十二子。貞元二十一年封。寶歷二年薨。

欽王績,順宗第十三子。貞元二十一年封。

會王纁,順宗第十四子。貞元二十一年封。元和五年十一月薨。

福王綰,本名浥,順宗第十五子。母莊憲王皇后,憲宗同出。初授光祿卿,封河東郡王,貞元二十一年進封。咸通元年,特冊拜司空。明年薨。

珍王繕,本名況,順宗第十六子。初授衛尉卿,封洛交郡王,貞元二十一年進封。

撫王昽,順宗第十七子。貞元二十一年封。咸通四年,特冊拜司空。五年,冊司徒。乾符三年,冊太尉。其年薨。

嶽王緄,順宗第十八子。貞元二十一年封。太和二年薨。

袁王紳,順宗第十九子。貞元二十一年封。太和十四年薨。

桂王綸,順宗第二十子。貞元二十一年封。太和九年薨。

翼王綽,順宗第二十一子。貞元二十一年封。咸通二年薨。

蘄王緝,順宗第二十二子。咸通八年封。

【論】[编辑]

史臣曰:夫聖人君臨宇縣,肇啟邦基,莫不受命上玄,膺名帝箓。自太昊已降,五運相推,迄於殷湯,歷數綿永。但設均平之化,未聞封建之名。洎乎周、漢,始以子弟建侯樹屏,以作維城。及王室浸微,遂有莽、卓之亂。唐室自艱難已後,兩河兵革屢興,諸王雖封,竟不出閣,夫帝王居寰宇之尊,撫億兆之眾,但能平一理道,夙夜嚴恭,任賢使能,設官分職,自然四海樂推。天命所祐,縱無封建,亦鴻基永固,安俟嬰孺鎮重哉?

贊曰:孝文秉禮,道弘籓邸。睦族展親,儀刑戚裏。自閣臨籓,所謂周爰。無如惡鳥,終懷籠樊。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五代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