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利弗摩訶目連遊四衢經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舍利弗摩訶目連遊四衢經 东汉
譯者:康孟詳

舍利弗摩訶目連遊四衢經

後漢外國三藏康孟詳譯

聞如是:

一時,釋氏舍夷阿摩勒藥樹園。爾時,賢者舍利弗、摩訶目乾連比丘,遊行諸國經歷一年,與大比丘眾俱,比丘五百,還至藥樹,欲見世尊。是等來還,比丘眾多各共語言,各各著衣持鉢,其聲高大音響暢逸。佛以預知,問賢者阿難:「此何比丘?揚大音聲其響洋逸,如捕魚師揚聲驗逸?」

阿難白佛:「唯然世尊!舍利弗、目乾連,遊止諸國經歷一載,大比丘眾五百人俱至於藥樹,見諸比丘各各談語,著衣持鉢,語言聲高音響暢溢。」

佛語阿難:「勿令比丘來至吾許。」阿難白佛:「唯然。」奉命從座起,稽首佛足繞佛三匝而退,往詣舍利弗、目連比丘所,言語敘閙却住一面,謂賢者舍利弗、目連:「令餘比丘勿詣佛所,世尊有教。」舍利弗、目連聞阿難言,即從坐起往詣佛所,稽首足下繞佛三匝,速去衣鉢,出詣藥樹與比丘眾俱。

爾時,釋種諸優婆塞,悉聚會有所講一義,遙見舍利弗、大目連,比丘眾俱,著衣持鉢,晝日平旦詣於藥樹下,「五百比丘眾俱,吾等寧可往問起居。」時,諸釋種優婆塞眾,即起速往詣舍利弗目連所,前稽首足下却住一面。

時,諸清信士問舍利弗、目連:「何故著衣持鉢,晝日而往於藥樹間?」舍利弗、目連答釋種清信士:「吾等遊諸國來還詣比丘眾,皆以疲倦今此露住。」諸清信士答曰:「唯諸賢者!吾等於斯具足施坐然燈為明,唯願屈神及比丘眾,若謂佛者乃可捨退。」賢者舍利弗、大目乾連,嘿然可之,尋往所施坐其床榻,則入其室與眾僧俱坐。

爾時,釋種諸清信士,往詣佛所稽首足下叉手白佛:「我等請求世尊求哀安住,唯然大聖!信比丘眾。所以者何?於彼比丘諸漏盡者,已得羅漢所作已辦,吾不懷疑。此等比丘亦不猶豫,其有比丘幼小新學初出家者,入是法律未久,其心移易或能變異,譬如世間暴水卒來無所遮隔。如是世尊!新學比丘初出家者,入是法律未久,其心移易或能變異,不覲大聖恐改志行。」

於時梵天忽然來下,即住佛前叉手白言:「我等請求世尊,求哀安住,唯然大聖!信比丘眾。所以者何?於眾比丘諸漏盡者,已得羅漢所作已辦,吾不疑。此等比丘亦不猶豫,其有比丘幼小新學初出家者,入是法律未久,其心移易或能變異。」佛即然可梵天王。賢者摩訶目乾連,天眼徹視遙見佛心可之,請求覩大聖德。如大枰閣若大講堂,淨潔塗治開諸軒窓,日東初出入于軒窓光照西壁,賢者目連天眼徹視,遙見世尊相好巍巍,時目乾連尋語比丘眾:「諸賢者!當起著衣持鉢,梵天請求諸幼小各詣。」比丘曰:「唯當受教。」速正衣服,隨舍利弗、大目連等往詣佛所,稽首足下退坐一面。

於時,世尊告舍利弗:「吾亦前世供比丘眾,於心云何?」舍利弗,心自念言:「世尊宿世供比丘眾,於此大聖,比丘質朴,於求望知節行安常志精進,佛天中天則為法王,調諸不調然當受教,諸比丘眾舉動輕飄,今日大聖慈愍眾僧。」佛言:「善哉善哉!舍利弗!正當念此蠲除惡念。所以者何?誰為比丘眾去諸重擔?唯如來耳無所不住,及舍利弗、摩訶目乾連。」

時,佛告大目連曰:「於心云何?誰敬比丘眾?誰制比丘眾?」我心念言:「今佛世尊敬制比丘眾,唯然大聖!此比丘眾或有質朴少求知足,或不能者,自謂行安精進無懈,如來法王自應當然,吾亦如是。」佛言:「且止,勿有斯念!當更異念。所以者何?於是目連,誰能堪任去諸重擔?唯如來耳,及舍利弗、大目乾連。

「以信渡流氾,  無放逸為船,
 聖諦濟苦患,  智慧究竟渡。」

佛分別是語時,六十比丘漏盡意解,無數比丘遠塵離垢,諸法眼生。

佛說如是,諸比丘、清信士、天、龍、鬼神,莫不歡喜。

舍利弗摩訶目連遊四衢經


PD-icon.svg 本東漢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