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州新建文宣王廟碑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舒州新建文宣王廟碑文
作者:徐鉉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83

鉉嚐讀文中子所著書,竊觀其建言設教,憲章周孔,有道無位,故德澤不被於生民。然而門人弟子,如房、魏、李、杜輩,皆遭遇真主,佐佑大化,元功盛烈,亦雲至矣,猶以為禮樂不興,未能行文中子之道。嗟乎!使顏、閔之徒,遇貞觀之世,舉聖人之業,成天下之務,豈不益大乎?時運不並亨,聖賢不世出,可為長歎息已矣。夫太羹元酒,足以通神明,而不能競適口之味。大鹹雲門,足以和風俗,而不能高娛耳之聲。五常六藝,足以興國家,而不能勝捷給之數。釋菜合樂,足以祈永貞,而不能掩福田之說。李斯,荀卿弟子也,而為焚書之酷。德彝,文皇上宰也,而沮王道之議,況其餘哉?故用兵已來,郊庠鄉塾,委而不修者有年矣。皇唐中興之一紀,天子乃崇學校,養庶老,舉六德,教胄子,旁達郡國,靡然向風。舒州古諸侯之封也,其地廣,其任重。太傅周公,舊勳碩望,來頒詔條。武以真師,仁以行政。動必資於前訓,舉必順於人心。前吏部郎鍾君,頃登銓管之司,實參侍從之列。論思典治,必以名教為先。洎從左官,來為佐職。神交主諾,人無間然。始一年而旱暵作,二年而百穀登,三年而上下和。既富而教,爰修廢典。乃嚴社稷,則播殖之功報。乃祀箕畢,則風雨之候時。乃即黌堂,謁先聖,寢廟卑而將圯,袞冕陋而不度。政之大者,烏得已焉。於是庀工庸,示儀制,堂奧戶牖,巍乎大壯。山龍藻火,煥乎有章。重門以深之,周垣以繚之。俎豆升乎筵,千戚由乎序。侁侁眾賢,是配是侑。肅肅燕毛,以衎以樂。閭伍之屬,耆幼之倫,惠澤漸乎肌膚,風教移乎情性。惜其所治者百城耳,推是而往,何所不至哉!鉉也不才,放逐至此。蒙地主之惠,接故人之歡。博我以文,宜無所讓。屬役既具,冠篇將畢。會鍾君召還京師,祖行之夕,視草以送。且曰:「敬教勸學,非大君子不能行。計功稱伐,非大手筆不能任。」吾友紫微郎韓君,即其人也。托之銘頌,以永清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