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哉行 (戎昱)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彼鼠侵我廚,縱貍授粱肉。
鼠雖爲君却,貍食自須足。
冀雪大國恥,翻是大國辱。
羶腥逼綺羅,磚瓦雜珠玉。
登樓非騁望,目笑是心哭。
何意天樂中,至今奏胡曲。


官軍收洛陽,家住洛陽里。
夫壻與兄弟,目前見傷死。
吞聲不許哭,還遣衣羅綺。
上馬隨匈奴,數秋黃塵裏。
生爲名家女,死作塞垣鬼。
鄉國無還期,天津哭流水。


登樓望天衢,目極淚盈睫。
彊笑無笑容,須妝舊花靨。
昔年買奴僕,奴僕來碎葉。
豈意未死間,自爲匈奴妾。
一生忽至此,萬事痛苦業。
得出塞垣飛,不如彼蜂蝶。


妾家清河邊,七葉承貂蟬。
身爲最小女,偏得渾家憐。
親戚不相識,幽閨十五年。
有時最遠出,秪到中門前。
前年狂胡來,懼死翻生全。
今秋官軍至,豈意遭戈鋋。
匈奴爲先鋒,長鼻黃髮拳。
彎弓獵生人,百步牛羊羶。
脫身落虎口,不及歸黃泉。
苦哉難重陳,暗哭蒼蒼天。


可汗奉親詔,今月歸燕山。
忽如亂刀劒,攪妾心腸間。
出戶望北荒,迢迢玉門關。
生人爲死別,有去無時還。
漢月割妾心,胡風凋妾顏。
去去斷絕魂,呌天天不聞。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