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正公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三 范文正公集 卷第十四
宋 范仲淹 撰 宋 樓鑰 撰年譜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翻元天曆本
卷第十五

范文正公集卷第十四

             後學時兆文校正

             後學黃姫水校正

             後學李鳯翔校正

             十五世孫啓乂同校

             十六世孫惟元同校

    太府少卿知處州事孫公墓表

論者日春秋無賢臣罪其不尊王室也噫春秋二百四

十年天地五行之秀生生不息何甞無賢乎當東周之

㣲不能用賢以復張文武之功故四方英才皆見屈於

諸侯覇者之爲而王道不興與無賢同故論者傷之甚

矣公諱鶚字齊賢冨春人也按舊誌公以竒文遠筞見

吳武肅王署越州大都督府文學歷郡縣幕府改臺憲

爲郎官判鹽鐵院持禮入貢授少監終于太府少監領

縉雲郡享年八十葬于㑹稽之南山今山陽守沔即公

之㑹孫也在御史府無所廻避有聲朝廷近過閭里掃

墳墓求故老索遺文得太府之清芬訪余郡齋以道之

旣而歎曰唐季海内支裂卿材國士不爲時王之用者

民鮮得而稱焉皇朝以來士君子工一詞明一經無遠

近直趨天王之庭爲邦家光吾搢紳生宜樂斯時寳斯

時則深於春秋者無所譏焉因追惜太府公竒文遠筞

而終於覇臣丁彼時也豈徒一人而巳乎故弔而表之

    鄠郊友人王君墓表

五行之秀見乎人有清而賢有蔽而愚五行之數著乎

命或修而壽或速而夭顔子其猶病諸吾友人王君賢

而夭之其不幸矣夫君諱鎬字周翰其先澶淵人也曾

祖鼎邢臺之督郵祖楷尚書兵部貟外郎考衮太子右

賛善大夫妣秦氏封太原縣君賛善公慷慨有英氣善

爲唐律詩歷著作佐郎通判彭州㑹太守不法憤而辱

之失官居長安中與豪士遊縱飲浩歌有嵇阮之風人

特駭之公不安其高復起家就禄得請監終南山上清

太平宫從吏隠也時祥符紀號之初載某薄遊至止及

公之門因與君交執復得二道士汝南周德寳臨海屈

元應者蚤暮過從周精於篆屈深於易且皆善琴君常

戴小冠衣白紵跨白驢相與嘯傲於鄠杜之間開樽鳴

絃或醉或歌未甞有榮利之語一日㑹君之别墅當圭

峯之下山姿秀整雲意閑暇紫翠萬疊横絶天表及月

高露下群動一息有笛聲自西南依山而起上拂寥漢

下滿林壑清風自發長煙不生時也天地人物洒然在

冰壺之中客大異之君曰此一書生旣老且貧毎風月

之夕則操長笛奏數曲而罷凡四十年矣嗟乎隱君子

之樂也豈待乎外哉曁予東歸長白山以親之故就禄

養者僅十五秋君猶隱而未出今殿中丞致仕母君隨

居鄠郊善談名理見君之賢而語之曰子美田百頃枕

琴藉書釀醇酒養靈藥優游雲泉踰二十年人生此世

中安得獨善自樂如此之久耶不若俯就郷老書少勞

于人間又長安秀造皆推引之君不得巳天聖四年

起冠京兆之薦明年春官氏較天下之士第君于甲等

忽焉搆疾以三月九日不起于京師之建隆觀時周道

士在焉親視藥食而至于終乃齎其柩行哭道中歸于

鄠郊又數年予倅河中府因王事至長安傳舎中㑹周

道士夜話平昔及君之始末道士涕泗交下終夕不止

君善與人交也如此又十年予經畧西事遇君之長子

以葬期來告嗚呼君㓜而竒敏能歌詩筆札有聲于關

中長安人惟呼小秀才長而有文著書樂道不願榮禄

有肥遁之節後感母君之言僶俛一進遽以不壽妻譙

氏生子五人長曰規謹厚克家奉父母之䘮藏于鄠縣

某山某原禮也次曰慨景祐元年登明經第除臨晉主

簿而亡次曰覽曰覲曰觀尚㓜俱嗣其業二女適孫周

道早卒噫予與君别三十七載風波南北區區百狀今

兹方靣賔客滿坐鍾鼔在廷白髪憂𫟪對酒鮮樂豈如

圭峯月下𠋣髙松聴長笛忘天下萬物之際乎追念故

人乃揭石而表之書曰有君子焉生𠔃雲山葬𠔃雲山

始終不垢𠔃其清而賢

    龍圖閣直學士工部郎中段君墓表

皇祐二年春某月日葬故龍圗閣直學士段君于陳州

某縣某郷之原君諱少連字希逸開封人也曾祖諱知

遇祖諱驤隱于五代父諱子昻端拱中登進士第終于

陳州録事叅軍累贈吏部郎中母夫人樂氏追封福昌

縣太君君㓜孤好學大中祥符七年秋登服勤詞學科

褐試秘書省校書郎知鄂州崇陽縣有治狀改權杭

州觀察判官時樞密直學士李公及領餘杭郡當世清

德於人少許可大愛君之才與本道轉運使薦之改著

作佐郎知亳州蒙城縣移雅州名山縣還改秘書丞知

㜈州金華縣未行除審刑院詳議官執法至平搢紳多

之張文懿罷相知江寧府辟君通判府事還授御史臺

推直官改太常博士時章獻太后聽朝君與知雜御史

曹修古等上言外戚劉從德家恩幸太過臺𨽻輩皆得

禄仕責授秘書丞監漣水軍酒稅務復太常博士通判

天雄軍上臨軒親政擢拜殿中侍御史尋除開封府判

官改刑部貟外郎直集賢院充三司度支判官使契丹

國還爲兩浙轉運使君以二浙財賦爲天下之最孜孜

利病無弊不革朝廷奨之進兵部貟外郎充職改淮南

轉運使兼發運司事移陜西轉運使奏劾判陜府駙馬

都尉同平章事柴崇慶不法朝議直之俄命以本官兼

御史知雜踰月除三司度支副使定襄地震壞閭舎𡑅

人盈萬數天子怵然命君爲河東安撫使君恤殘民無

一不至遷工部郎中充天章閣待制知廣州康定初西

戎叛兵交塞下近塞藩牧實難其任朝廷以君爲龍圖

閣直學士知涇州未行感疾以寳元二年八月初四日

終于廣州之黃堂年四十六娶樂氏封京兆郡君生三

男俱㓜亡五女長適張氏次適孫氏次適譚氏次適明

氏次適張氏君風神秀特人皆望而欽之臨事無大小

無難易决發如流明而不苛和而不隨在御史府無所

廻避謫去踰年及還又與孔中丞道輔等伏間論事見

端人之風焉三爲轉運使特有風采善人君子皆得信

用而推擢之小人則畏而少過君在南海予方經略陜

西嘗薦君可仕邊要朝廷纔有涇州之命而君不起搢

紳先生咸嗟惜焉予知君之深者故表其墓云

希逸之生神粹而明朝端正色天下公聲顔子非壽清

德自久伯道何嗣令名爲後表墓以文希逸不朽

    贈大理寺丞蔡君墓表

經曰君子之道闇然而日章嘗試觀之士果有文與行

不必據高享大而後顯雖林壑之幽逝而不泯者蓋有

稱焉君諱元卿字某其先洛陽人祖諱某爲萊之膠水

令有惠愛君官九載不得去旣終邑人留葬之子孫遂

家焉父諱某克已好學以疾不仕君㓜不爲戲長而好

學一日嘆曰男子生而有四方之志吾從事於文豈跼

身環堵而能通天下之志乎乃軒然遠㳺至江西胡氏

之義學與群士居非禮不由非道不談君子願交焉五

年業成復歸于齊郷老請薦之時方尚雕蟲技君以好

古不合于有司退居淄州郡之北郊有田數十頃而衣

食之以貧爲樂未嘗屈于人有豪士至門願輸錢五十

萬請爲陶朱之事以肥其家君謝之曰吾伏臘之餘尚

可爲酒醴詠歌之音足以悅情性吾之仁義不得施于

生民忍以貨殖而取之乎豪士慙而引去君退於斯終

於斯享年四十七君體貌魁梧偉其衣冠人皆望而畏

之而性本慈孝故叅知政事文忠公視君諸父也君親

愛之過于巳子每得文忠所著則喜盈顔靣示于識者

曰起吾家者耶君娶故駕部貟外郎王允已之女贈某

縣君以孝和聞生四子曰奕曰禀曰亶曰交皆由文忠

廕𥙷報君之德也奕早終于乾寧主簿禀旣仕而學再

舉進士出身夙夜刻志冨于學問甞應賢良方正科雖

失于有司以是著聞於時至監察御史而終君與夫人

因禀叙郊祀恩俱𬒳贈告亶與交今並爲大理寺丞克

孝于親奉君與夫人之䘮以某年月日合葬于青州某

縣某原禮也子孫㳺宦誠南北之人也故表而譏之云

君屈其身不屈其道愛及文忠文忠以報子孫廼昌相

與爲孝墓而表之如立廟貌

    權三司鹽鐵判官尚書兵部貟外郎王君墓

      表

君諱絲字敦素㑹稽人也晉右將軍逸少之後世居蕭

山曾祖諱慶祖諱安皆不仕父諱扆有郷曲之行好施

與而里人喜之曰厥後其昌娶沈氏夫人而生君及君

登朝累贈尚書屯田貟外郎夫人追封德清縣太君後

夫人謝氏追封㑹稽縣太君君㓜禀親訓未嘗釋卷復

游學京師大中祥符八年春擢進士第釋褐除興國軍

司理叅軍精意獄事無不得其情前後劾重辟而昭雪

者凡十一人郡中稱之神明秩滿除台州軍事判官州

城據山病其少井君白州長一舎之外有泉焉請陶土

爲筒導入于城復五里一穴以濟行路之渇于今人頼

之移潮州軍事判官秩滿權杭州觀察推官丁父母憂

服除赴集吏部選充𨵿封府兵曹叅軍歲餘太理寺舉

爲詳斷官改本寺丞凡奏獄之疑者必持寛典全活甚

衆改殿中丞故龍圖段學士少連時爲兩浙轉運使舉

君撥發本路漕船廼革其弊本大增上供之數以考績

聞改太常博士通判衢州州人子弟多習詩書而未有

學校士望缺然而君募郡中髙貲始建學舎其堂室僅

百楹朝廷賜州學額又營資糧之具最於諸郡時金華

郡守闕外臺假君領之衢之父老遮道于境上謂婺民

曰我州一鑑何奪之爲有詣外臺乞還者婺人薛惟簡

先有𡨚狀父徒子黥君雪除之其家德君以紫檀肖其

象而祠之故翰林聶學士冠卿應詔舉知深州不就改

屯田貟外郎通判袁州故翰林葉學士清臣舉拜殿中

侍御史慶曆中湖南蠻人亂攻刼郡縣言事者或請夷

滅或議招納歲時未决生民甚苦之朝廷選御史徃䆒

其事以君爲湖南安撫至則察訪利病而前之主者立

重賞以誅蠻人一級萬錢士卒貪之徃徃害樵餉之人

以爲功君下令曰得賊之首者必指其𨷖地以爲質其

可擒者當生致之自是無枉戮者君居軍中凡十月戎

葛屨與士卒同惟石硋鈴景二洞聚黨數千君促官

軍力破之斬首數百級招安三千人餘皆竄匿英連韶

間自是衰息朝廷奨君之勞遷侍御史賜金紫充廣南

東路轉運按察使兼本路安撫提舉市舶司凡蕃貨之

來十稅其一必擇諸精者夷人苦之公令精麤兼取夷

人大恱謂之曰金珠御史意貴之也時交趾有變朝廷

命君經度而廣州當交趾之衝無城守備君議陶塼爲

城造大艦十數日習水戰以待其來彼不復動歲餘君

以瘴疾求領小郡遷兵部貟外郎知通州通人歲苦海

潮流亡者衆君作長堤以捍之復民田業量其肥瘠奏

免五年至十年之租朝廷召權三司鹽鐵判官以皇祐

元年四月疾終于京師享年六十一二年三月十日歸

葬于蕭山之先域禮也君娶裴氏生一女再娶杜氏生

四男一女其子霽登進士第震試秘書省校書郎露三

班借職需修進士業女文慧適泉州永春主簿陸琪文

淑適皇祐元年進士第一人馮京予於君同年之交也

見君苦志清節不渝於素稱薦者皆當世名臣朝廷一

用之而克𣗳風績惜哉位未大道未顯而終焉其命矣

夫故表其墓云

稽山之隂右軍之後生此淑人終身無咎旣及于民復

歸於神葬之家山雲氣氤氲宜昌乎子孫

  書碑隂

    書環州馬嶺鎭夫子廟碑隂

慶暦二年春正月予領環慶之師出按𫟪部過馬嶺鎮

四望族落皆鎭之屬羗而戍城之中有夫子廟貌觀其

記石乃故兵馬監押殿直贈某官張公藴之所建也巳

而思之昔咸平二年冬契丹以舉國之衆入髙陽關縱

横大掠南至于河乗冰之堅侵于淄齊時河南州郡未

甞治城且無戰卒四郊之民驅戮向盡城中大懼公方

監押與刺史議其事刺史暨官屬州人咸欲棄城奔于

南山公按劒作色曰柰何去城隍委府庫大衆一潰更

相勦奪彼狄未至吾民巳殘矣刺史果出我當殺之以

徇繇是衆無敢動公乃呼民登城夙夜以守數日狄退

而州人相賀曰向非張公英識獨斷則我輩父母妻子

魚肉於人矣朝廷賞不及公人咸嗟咨公生二子長曰

揆今爲度支貟外郎直史舘荆王府記室叅軍次曰掞

今爲秘書丞通判京兆府事並以文學節行自𣗳風采

搢紳先生稱之議者謂公有隂德於人宜其有後焉予

㓜居淄川郡又與記室爲同年生稔聞公之事及觀馬

嶺之跡雖極塞窮壘猶復立聖人之祠以尚風教乃知

張公信道有素固能訓子義方昌厥世而大其門蓋未

可量也豈止隂德之助哉故書之



范文正公集卷第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