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悅哀王商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荀悅哀王商論
作者:李德裕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08

荀悅《論》曰:「夫獨智不用於世,獨行不蓄於時,昔人所以自退,猶不得自免,是以離世深藏。」又曰:「以六合之大,一身之微,而匹夫無所容焉,豈不哀哉。」余三復斯論,潸然出涕。仲尼聖人也,猶美顏子之行藏與我同志,稱寧武愚不可及,歎蘧瑗卷而懷之,則聖人遵養時晦,可謂至矣。以仲尼之德,足以塞叔孫之毀;以仲尼之仁,足以免陳蔡之困;以仲尼之智,足以避匡人之辱;以仲尼之道,足以容魯哀之世;而逼迫多懼,殆於危亡。由是思之,無非命也,況王商者哉!世人皆以貌寢質薄為數奇,敦厚碩大為多福。樂昌威重真漢相,容貌懾單於,而遘湣於時,遇才而殞。豈命之否也,龍虎不能免於患,及命之泰也,蛭蟥皆得保其生。余又聞之,國之衰也,忠賢先去,故管仲知隰朋不久而齊國亂,范燮令祝宗祈死而晉主憂,伍胥戮而夫差亡,汲黯出而劉安悖。徒歎新者之奪,熟救樂昌禍?昔秦繆以三良為殉,君子曰:「秦繆之不為盟主也宜哉。」棄善人之謂也。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