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陽黃仲元四如先生文稿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 莆陽黃仲元四如先生文稿 卷之三
宋 黃仲元 撰 國立北平圖書館嘉靖中刊本
卷之四

有宋福建莆陽黄仲元四如先生文藁卷三

  誨林于高冠辭

前進士林用可之仲子于高岡冠父執友黄淵誨

之冠屬嘉禮請以冠喻初緇冠再皮弁三爵弁

以莊其首也凡人首高於身冠高於首所加彌尊欲

成人者徳進而又進也譬諸山焉地𫝑之順而高莫

如山山SKchar曰岡順而愈順高而愈高者也詩興高岡

者四獨卷阿之九鳯凰鳴矣于彼高岡與君子游如

長日益而不自知與小人游如履薄氷每履每下㡬

何不䧟此則而大父矩軒先生敬而名之義岡拜而

對詩意不然余曰閑居記賦詩凡二而崧高惟岳峻

極于天吾夫子訓爲文武之徳表記引詩十有七而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吾夫子釋曰詩之好仁如此中

庸記言豋高自卑而及於兄弟旣翕和樂且湛言極

高明道中庸而及於旣明且哲以保其身學詩一一

泥於文義皆臆書也于高聽叟之辭然後知人之有

冠猶宫室之有墻屋志在子

  歐陽學脩字訓

四門愽士來裔臣夫梓之子至孫冠子字臣夫名梓至孫其孫

鄕老叟字之曰學脩學有小有大十五則志于大學

况成人乎至孫學大學矣亦知子曾子止至善以詩

淇奥取興乎至善者理義精㣲之極如切如磋者討

論窮理之事故曰道學如𤥨如磨者省察克治之功

故曰自脩由百能而千能然後瑩徹切而不磋脫墼

墼居的切說文瓴適也一曰未燒者脫墼盖瓴坏巳成而未燒者觸之則散由四

勿而四無然後粹精𤥨而不磨燕石耳宋愚人以燕石爲寳客見

之而𥬇察之則贗偽物也韓愈詩居然見眞贗齊人曰鴈魯人曰眞舜大聖人

猶無一日不學舜之學雖無書傳可見然常如深山

野人一切皆不能以動其心必至於此然後爲之至

學夫子亦聖人也聚天下之賢豪而傳其所傳猶曰

徳之不脩學之不講是吾憂也俛焉孳孳不知老之

將至則道學也自脩也豈易易事學與脩一本學所

以爲脩之之地脩所以驗學之之功敢以學脩

敬爾名願爲舜母爲跖願爲孔母爲墨千里日至始

於足下學脩工夫爾其朂哉不則行百里者半九十

至猶不至非所以望吾臣夫之雅子

  方天覺字重甫字訓

人心之所以知覺者何天牗之也人𦕈然小天牗之

若孔易天曠然大人任之則甚重天若何牗之室以

牗而明心無竅則塞心與耳目皆天與我耳耳聽目

視覺之小心通衆理覺之大不立其大而從其小覺

者昏矣重如之何天者人之天父者子之天子之身

父之枝天牗之父教之思也若起行也若翼覺不知

其爲覺重亦不知其爲重𭧂者弗克荷棄者鮮克

舉猶正墻靣畫且息胥失之重甫重甫來前語汝一

貫忠恕逹則參唯士弘且毅仁任諸巳鑚仰雖勞學

愽入約囘竭吾才如立也卓大學一書在先明明𠑽

拓職分脩齊治平乾稱一篇事親如天或樂或畏子

責當然宇宙趨新烏山如故元SKchar清淑豈惟爾父天

分學力兩遺後人重甫重甫拱璧爾身

 學孔字訓名異

天叟之友君善留兄之子異丰姿清令性識機警冠

前二日語叟曰夫人處世不能特異者俗不能大同

者介余字異曰仝叔何如叟復曰伯夷伊尹扵孔子

未嘗不同而丑也獨以所以異問孟以有若之言對

蓋出扵其𩔗者生與人同㧞乎其萃者徳與人異吾

夫子所以不獨賢於堯舜而又自生民以來未有不

獨未有而又盛也然則人患不能異耳雖吾夫子扵

逸民七人以下亦曰我則異扵是無可無不可無可

者不以可爲主而有不可者存無不可者不以不可

爲主而有可者存此吾夫子所以異叟請易以學孔

字孔何余何鈞之人也然正唯弟子不能學也善學

孔者莫如顔猶末由猶而㣲猶未逹况由賜啇SKchar

雖然聖無二道人無兩心孔雖萬世而一人心通千

古於一息論語二十篇皆吾夫子之道亦吾夫子之

心也而學論語者自鄉黨入學鄉黨然後容體正顔

色齊辭令順斯可以語成人於是乎冠異名今冠矣

所以異於人者何曰異所願學者孔子惟學孔子故

與人異否則與人同奚其異

 夾谷可與字訓名立

夾谷可與之在門也度而文日以四書爲問暇時請

曰立以可與敬名願先生訓其義授之叟曰論語二

十篇唯子罕二十九章最難體認此章重在權字自

漢以來談經者俱以反經合道爲權先儒謂權只是

經又謂權與經亦當有辯吾子不字與權而字可與

者何可與曰蓋欲識權之義必先知立之方立者自

守之固也立也齒未學與適道雖粗知趣守苟不固

前功俱棄叟因訓之曰顔子得夫子愽約之誨旣竭

吾才如有所立卓爾孟子之荅公孫丑亦曰中道而

立能者從之顔之所謂立者中也孟子之所謂立者

亦中也惟知所謂中然後知所謂權中未易知也執

一則非中矣學道立權四字而立居其三此正是過

闗處學道而不能立則轉而之它亦易從矣立而不

中安知權之爲義哉權者所以稱輕重而取中也雖

然夫子曰可與者可者當其時之謂與之爲言許也

盖學而適正道然後許之以自立許之以自立然後

許之以權吾夫子十五而志于學三十然後而立立

之一字不亦難難可與年駸三十從孟之所謂立而

見顔之所謂立庻㡬可以進吾夫子之所謂立𡻕月

未艾工夫儘長可與朂哉異時人皆與之不獨吾與

  姚平山仲一字訓

夫子生知安行者也猶曰庸徳之行庸言之謹有所

不足不敢不勉此語原從何來盖得於易之乾乾徤

故一誠故一夫子自志學至不踰矩無一刻一時不

下工夫徤而誠所以一學乾自中庸始庸者常也惟

常乃一學夫子至於一然後庻㡬夫子彼曰唯者何

人哉誰謂華高企其齊而仲一進之又進之

  字汝亦說名𩦸

平山猶子兄弟之子俱韶潤坡云花顔得酒尚能韶韶紅也又有妖韶女雖老有餘態

𩦸於第爲孟𩦸名馬佳子弟肖之𩦸冠畢友人黄淵

曰汝來前吾語汝晞𩦸易亦𩦸難晞願學焉亦斯齊

矣𩦸之可稱者徳非謂日致千里SKchar謂徳調不駭輿

良不踶齧閑之維則此二句出詩翼翼斯臧人於子弟願

爲良不願爲駑願爲駿不願爲𩦺玉篇音𫎇士柬切驢子也

遲頓韓詩曰駑馬遲頓不跅弛漢書曰泛駕之馬跅弛之士不齷齪齷齪齒相

近聲跅落無檢局放弛不遵法度亦不厲搏厲慱晋問云喜者鵲厲怒者人慱教則

指毛命物朱子云毛馬齊其色物馬齊其力凡𥙊祀朝覲㑹同毛馬而湏之凡軍事物馬而湏

之吉尚文武尚強旅立相馴𩦪則風騣霧鬛東坡詩風鬃霧鬛寒颼颼

駕雪来下二句出晋問非人中𩦸乎顔淵於舜曰有爲者

亦若是楊雄於囘曰晞顔亦顔之徒余敢字汝曰汝

  夢雲夢雷伯仲字訓雲字祥甫雷字澤甫

魁樞忠肅公公名文龍之子伯夢雲仲夢雷公在之日命

之也雲也雷也於公名同𩔗而相感者也公之意深

乎哉然則SKchar敬二子名雲之閑抱幽石依深谷雲之

中沛雨而徧乾坤捧日而端至尊詩云歸去不成雨虚岩抱石眠公羊

傳曰觸石而出不崇朝而遍雨乎天下吾字雲曰祥父雷之伏孕根荄

保蟄藏雷之起發駭響於地中騰百川於天下吾字

雷曰澤父雲属坎大象言雲者二將作而未大故屯

雖小而未垂故需何以故險猶入而未出也出乎險

則施平矣人世有平有險險則隠絢然五色賢人祥

韓賀慶雲表五采五色光華不可徧觀平則見爛然輪囷屈曲盤戾皃歌云郁

郁紛紛蕭索輪囷是謂慶雲朝廷祥也宋書曰慶雲五色太平之應也忠肅公之

名汝雲也以此震爲雷象於純卦獨曰洊雷一而再

故曰洊敬天之怒當恐當懼象曰洊雷震君子以恐惧脩何以故

氣猶逆而未解也逆者解則雨作矣人境有逆有順

逆則困衡拂亂動心忍性辟辟音闢除也隂飬陽卷

澤一身順則發潜振槁闐闐音田雷聲天衢莫我敢遏鼓

之澤八方忠肅公之名汝雷也以此祥父從忠肅公

以死生險阻備嘗矣澤父思忠肅公之不生還創

巨痛甚矣憂不極者智不明困不深者思不發天之

成就大才也每於窮困爲造化䧏之祥澤汝後必矣

二子者慎而身勉而學以荅天意世故風雨何足

以動汝哉

  伯俊字訓名髦

實父亞余十嵗餘有子伯俊冠余不及從賔賛後賀

之日伯俊以見鄕先生之禮見眉字軒軒韶舉

暢之義見正韻言其生貭之羙居然是出群器實父曰有可以善善

否余按爾雅曰髦俊也註云士中之俊如毛中之髦

然則詩所謂譽髦斯士者其俊士歟又按淮南子曰

知過千人謂之俊十人謂之傑夫一人而蓋十人之

上難矣又蓋千人之上愈難矣然傑以天資言俊以

學力言傑以才言俊以徳言資不可恃湏學以將才

不可衒須徳以充人豈易爲哉學者學爲人而已未

冠教之小學所以飬才而育徳已冠教之大學所以

長才而成徳冠責成人之道人孰大人身爲大又孰

大人倫爲大冠義記誠身爲上盡倫次之大賢地位

由此階升顔子之爲顔子者由謹視聽言動之四曽

子之爲曽子者由敬容貌顔色辭氣之三故囘居四

科之首參於晚年傳道最先夫子猶曰囘其庻乎孟

子猶曰事親若曽子者可二者咸無焉衆人矣何以

爲髦士何以蓋千人之上伯俊勉之若夫年少氣盛

色矜意高此二句為冐謂能文章爲俊角勝於觜距之場

二句一意謂取功名爲俊挺立於風浪之津二句一意如天𫟪

鶻飛有息時如兾北馬馳有止時𥨸𥨸乎何足長雄

一世三句作一意勉之詞人所共知戒之詞出於先生之所獨得渾厚嚴毅且敬且服伯俊

戒之

  彦聖字訓名宜春

乾坤軒豁日星明穊音旣稠也人生其間或一值焉舜臣

五武臣十唐虞之際於斯爲盛山川出雲有開必先

當之者維申及甫東周仲尼七雄子車斯文之傳千

萬萬古然當年老身未嘗一日㤗猶之潤溽也而禾

月令六月土潤溽暑禾盛者感火氣也蟄坏也而鞠黄月令八月蟄䖝坏戸鞠黄

者感金氣也坏音陪閉塞也而芸生月令十月閉塞而成冬芸生者感陽氣也俱不

如勾畢出萌盡逹之時二句出月令季春之月條惟人亦然天之

生人也不偶將福祐而家扶將而身必禀之以中和

之氣必𢌿之以賢聖之資必開之以明昌之運人生

於中國又生爲人又生爲丈夫此身不貲貲音咨史記不訾之

身謂貴重無量可比也通作貲夫豈易得爲雅子然後貽父母以令

名爲吉士然後副國人之幸願爲良臣然後爲清朝之

瑞物非但曰饑食渇飲夏葛冬裘而已非但曰服備

可以成人矣吾友戴君存厚之嗣適曰宜春孩名

也問字於余春字六經何訓余以鄕飲酒義六言

也下春産六字是也對春産萬物者聖敢奉字曰彦聖甫彦羙

也聖生也君與先大夫種徳未食其報有子如春生

意方將羙哉羙哉詩曰彼其之子邦之彦𠔃果如是

余與存厚閑我弟兄老伴願見之子如唐虞成周也

豈不羙哉羙哉

  明卿字訓

吾鄕莊敏龔公之族子惟月冠其叔景陽請字於其

師閑我閑我以明卿字天叟爲之訓曰月受日光故

與日貞明而不息古人制字所以從日從月爲明雖

然日無盈𧇊月有圓缺自哉生明而之望明者漸盛

而漸滿自旣生魄而之晦明者漸减而漸消然消者

固未嘗消而明之本體卽在人雖負隂抱陽以生陽

爲一身之主㓜而冠冠而壯自哉生明而之望之月

也壯而衰衰而老自旣生魄而之晦之月也養之以

理義𠑽之以學問一㸃光明皦皦生白何少何老昏

於情蔽於慾入歲以來卽有𫎇氣矧及耄乎昔謝重

侍王道子坐月夜明白本傳作明净道子嘆以爲佳重曰

不如㣲雲㸃綴道子曰卿居心不净乃欲滓穢太清

事見本傳此事雖小可以喻大明卿戒之母斁

  林則時字說

韻鄕老人黄淵天叟之友清逸處士林伯雨之良子

宜韶妍警敏有蒼老氣處士愛之叔父冲素處士尤

異之歳己丑十一月丙午朔日南至之明日冠前期

處士語叟某以則時爲吾子敬名請所以訓叟曰宜

者當然之理時者介然之㡬孟曰介然理若典要幾有變

易以權合經則存乎人易彖傳於頥大過解革言時

於坎暌蹇言時用而言時義者四時與義皆兩事獨於

随曰随時之義與豫遯姤旅不同義者宜也随時之

宜不繫于人故随貴變也隨之義大在學者則審已

而隨於人臨事而擇所隨皆隨也有可隨有不可隨

是謂時措之宜苟以無可無不可爲隨惡乎宜乎人

性皆理不能無欲氣質之用狹問學之功淺於是公

𥝠非是剛柔緩急長短小大先昩乎介然之㡬動静

損益出處語黙取予辭受俱越乎當然之理惟不識

時故不逹宜隨之爻丈夫皆陽小子皆隂係陽失隂

居正者也係隂失陽從邪者也已居於正凡事皆正

已從於邪凡事皆邪苟隨乎哉則時春秋尚富難驟

語易然旣以成人見丈夫小子當謹所隨叟敢申時

之義而祝以詞曰

聖人卽乾惟一仲尼稷囘參伋賢者之随軻深於

易其庻乎㡬楊墨子莫三者俱非改而它師陳相

夷之正乎不也善惡兩岐而則時甫謂起家兒昨

丱今弁如墻築基大體小體慎從爾思舎賤就貴

清斯濁斯稱量尋尺範我驅馳學道立權惟君子

 時衣兹徳言福禄來宜

 顧舜可字說

天地人物通一氣耳木之受氣有淺深厚薄松也禀

天地之英氣故爲百昌之傑仲尼曰受命於地惟松栢獨也在冬夏青青受

命於天惟舜也正幸能正生以正衆生此說蓋本於此人之受氣有昏明清濁

舜也禀天地之正氣故爲群倫之冠是皆自然而然

者雖然君子不論氣木心不正脉理皆邪松惟有心

貫四時而不叚柯易葉人所以虚靈知覺者心心之

精神是謂聖聖豈異於人哉順其天盡其性耳舜此

仁義我亦此仁義舜此孝弟我亦此孝弟此心之存

曰我卽舜猶之松焉中堅緻而潤澤自根實而神王

豈必注沆瀣之華薄日月之光然後可以柱明堂而

棟大厦余友閑我之子松老冠以舜可敬名千𡻕之

材養於拱把昨視如嬰今視如龍虬角雖弁鱗髯未

蒼積之以年月培之以學問老之以師友勿蝕之以

好樂而害其長勿薫之以聲譽而耗其實勿深之以

嗜欲而搖其本天真全而本性得松乎舜哉舜乎松

哉叟亦閱世卧雲壑者愛吾舜可如子姓願吾舜可

封殖之

  傅彌年字訓

傅元楚之孫與㸃之子九成名清令可愛踰就外傳

之年二受業於余啓發之資逹憤悱之志遲長善救

失余之職也設SKchar之旦乃先吾魯中叟一日孔子魯襄公二

十二年庚戌𡻕十一月庚子生余心竒之雖未冠預爲之字曰彌年

彌之爲言益也乆也年之爲言夀也耇也舜樂九成

逮周之東㡬二千年而魯中叟猶在齊聞之徳之深

者樂之入人亦深豈可以𡻕月計之雖然年彌高難

難徳彌邵又難難禮經冠字之詞祝之以成徳祝之以

麋夀麋鹿之大者夀千𡻕滿伍百則色白蓋欲其徳與年俱進進不已

也徳者何事親孝敬長弟存心仁制事義盡已忠待

人信而又詩以養其情性禮以束其肌膚擇正人之

居逰遠損者之友樂藏脩息遊不離乎師夫然後徳

偕身長日益而不自知昌而熾耆而艾不知老之將

至也年彌高徳彌邵惟魯中叟一人當之或曰衞武

公亦其人也余於是訓其義以授彌年彌年志夫子

之學者也武公事業又係乎時之我以爾聽余言母

 林于高三子字祝辭引

前進士年家子林于高之子伯肖祖仲肩祖叔肯祖

㓜而知學婁語叟曰𣈆人呼名爲小字柴桑翁

之子孩名之曰儼字之求思余欲援陶例爲三子請

所以字先生其惠敎之叟諾而未暇一日過于高所

呼三子前誨之曰材衖宗薄公而曽大父也松湖宰

公而大父也而知爾父名汝之意否叟爲若各訓以

字而祝以辭若其聽之母忽

  師說祝辭肖祖字

昔傅氏說審𧰼惟肖待以師臣置之廊廟問荅三篇

如天兩曜興學二言君道體要矧人子者聿念厥紹

詩禮傳家用功在少敬内義外父敎師詔母侗好佚

母浪謔𥬇字爾師說期爾英妙庻肖而祖之才之邵

  師孔祝辭 肩祖字

昔端木賜喻墻及肩衞聖人道日月與天雖未至孔

得孔之傳性及聞道晚異早年矧人子者筆耕書田

養正於𫎇習慣自然母爲物誘母爲欲遷必弘必毅

任重力專字爾師孔期爾聖賢庻肩而祖復舊家氊

  師旦祝辭 肯祖字

昔周公旦堂播曰肯大誥告玉明訓炳炳特友其辭

以敎以儆俾無棄基歷年有永矧人子者學爲本領禮

戒四非日常三省透善惡闗造聖賢境當仁不讓做

第一等字汝師旦期汝忠骾庻肯而祖盛名鼎鼎

  以辯以順字訓以辯井之字以順升之字

叟祝于高三子以字高之兄于野又請曰行可叔父

之子二曰井曰升俱可教先生亦贈以言叟荅野曰

易大傳三言九卦三陳九卦以明憂患之道履謙復恒損益困井巽九卦一言井徳之

地二言井居其所而不迁三言井以辨義其三於井曰井以辨義井雖居

其所而不移汲者徃徃來來所以汲者或大或小或

木或𦈢應之多少各隨其宜此謂辨義人之酬酢事

物亦然敢字井曰以辨辨卽明辨之謂善惡不辨寧

合於義易大象言君子五十三有言在上者有言在

下者有兼上下言者各有受用處升曰君子以順徳

積小以高大木生地中日高一日此升之象而必曰

順者蓋惟積故高由小而大木之𫝑順也君子觀象

而順自有之徳性於小者日日積之未有不極其高

大者此心此身至切工夫不善學者每於小善多不

屑爲逆矣又安能積又安能高敢字升曰以順先儒

讀大學誠意章方透善惡一闗爾辨爾順戒之戒之

野命二子拜曰敢不承教

  林起東字訓

叔父林某爲其兄時軒之子寅生冠字則朋友命之

禮也易說卦曰帝出乎震震東方也漢律暦志曰引逹

扵寅寅於方爲東於時爲春天時人事於此乎始書

言東作者謂萬事至東而俱作非止農功也一𡻕之

計在春一日之計在寅一生之計在少少而學者大

明東生然後𣈆而中天不學則晦明者損矣昔𣈆趙

文子冠見韓獻子韓戒之曰此謂成人始與善善進

不善SKchar由進始之一字旭日始旦之義也戒爾寅生

字爾起東此余所以覆露子也起東朂哉

  甥孫郭啓翁智遠字訓

啓之爲言開也譬之戸焉闢則通闔則塞人之所爲

人者心也心之所以通逹者識也仁義禮智皆心所

有雖仁爲先而智實重於仁是非之心不明則仁義

禮智皆失其本心矣詩云天之牗民如壎如箎天之

啓乎人者在一牗字伊尹曰先知覺後知先覺覺後

覺人之啓乎人者在一覺字牗惟虚故明心惟虚故

智心之智在覺惟覺則悟入甥郭之仲子曰啓翁余

爲字之曰智逺人而不智心孔其開乎雖然啓之者

天也使之知所以啓而啓者人也人非學不成學非

師不啓人誰不智氣貳之欲參之啓者塞也吾夫子

之扵門弟子曰不憤不啓俟其自憤而後啓也憤則

智之天卽在啓則智於理必明愈廣太愈高明智其

遠乎然則智之所以遠者自學始學日廢則識日卑

智若何而致遠師之良友之勝前之鍵鍵音蹇𬋩鑰也今之

通啓矣知奚止於一室之内宇宙豁如古今昭如遠

矣若夫𫝊巖老子啓沃一事余未敢⿺辶䖏言之高智遠

智遠母爲人下朂哉朂哉

  林景惠字說

余友林徳符之仲子小名佛奴蓋感吉夢名之也將

冠謂與伯子之名不𩔗更名曰和字景惠屬余訓其

義余曰人扵天地之性一而氣質或失之偏卽之也温

聽其言也厲人不皆吾夫子也中節之和十人中八

九失之况制行乎和而不以禮有子患其不可和而

不流子思然後許以強哉矯生斯世爲斯民同流合

汙以此爲和不然昔者高辛氏子豹之惠貍之和各

盡其一俱謂之元之二言而欲兼有之不亦難難後

來魯展氏季百世之下聞其風者薄夫猶可使敦鄙

夫猶可使寛和㡬於聖矣孟子車尚慮學之者其𡚁

流於不恭蓋學之者但知季之和而不知季之介季

䧏志辱身矣而言中倫行中慮事人以直斷不枉道

雖三公莫易其介徒和乎哉景惠景惠而知而大人

命汝字汝之意否而質過於狷狷雖行已有守惡乎

和而量失於𥚹𥚹則待人太狹矯其𥚹而歸之和如

魯男子之學惠也斯可謂之和矣汝聽余言可當佩

𮧯母忽

  洪與我字說

先友洪徳章之孫恩祖命之名也將冠乃翁問字於

叟叟曰人生在三君父師也戴履中間食土衣毛此

君之恩也鞠我育我顧我腹我此父之恩也匡之直

之輔之翼之此師之恩也入而侍親知所以孝出而

就師知所以敬仕而事君知所以忠此爲人之大閑

也雖然有此身則有此性性孰命之天命之則此恩

若何而報之乎四端五實天旣全而與之人而爲人

亦當全其所賦賦布也分也付與也付而有其所有視聽言動

之勿非禮而後謂之奉天容貌辭氣顔色之貴乎道

而後謂之順天侗好逸則褻天矣邇宵人則逆天矣

君者臣之天東西南北唯命之從可也父者子之天

不𧇊其體不辱其親可也門弟之師夫子蓋受罔極

之賜喻以日月而未足又喻之以天不可階則事師

猶天也天豈易事哉雖然知天之與我以斯道也當

自學問中來學有二曰知與行孟子車曰知性則知

天知之事也養性所以事天行之事也又謂耳目心

三者皆天之所與我者先立乎其大者則其小弗能

奪此其爲大人而已矣大者曰心之官則思也恩將

冠則學爲大人矣叟扵是字汝曰與我蓋以天兼君

父師言也事天則知所以事君父師矣張遠公西銘

一篇盡之乃翁其以此誨而子與我而衣斯言

 陳汝作字說

鄞江陳耀卿之雅子芳年華月清令可愛慕道而劬

書不遠訪天叟于莆叟扣其名若字以雷霖國濟對

叟曰濟者舟揖之事不如霖雨之難雨所以澤天下

蒼生也國云乎哉爲之更曰汝作易屯解二卦俱震

與坎雷之鼓則爲雨其未作也屯之象其旣作也解

之象屯者君子以經綸之時經綸者屯難之世君子有爲之時屯之

亨則施光矣解者君子有攸徃之時解之動則夙吉

若有所徃則宜早徃早復不可乆煩擾也盖解出𥘉險雖然易不言霖者何

雨三日以徃爲霖霖卽雨也雖然乾言雲雨而不言

雷者何乾之𥘉爻爲震震爲雷時方就潜而未躍故

霖亦渇而未作飛則雨施平矣雖然見龍在田徳愽

而化是亦大人作霖之事也維昔高宗中興啇室此

飛龍之大人也有臣曰說起於傅巖此見龍之大人

也以大徳之君遇大徳之臣作霖之𭔃不仰諸說

仰諸誰時之未則潜時之以則見聲應氣求霖其作

乎爰敬汝字曰汝作甫汝作歸而復于乃翁翁必曰

作霖相業也說之相業蓋自學始叟誨汝以學今日

之學異日之行汝作其以此字爲字

 陳耀卿字叙

易小象傳曰君子之光其暉吉也光者明之體暉者

明之用光至於暉其明著矣暉至於耀明又盛矣嘗

譬之日光其質也暉旭旦也耀則中天而明無不照

也天地始判日卽生焉若非日昱乎晝宇宙晦𡨋萬

物何所覩哉人之所以光明俊偉者以陽明之氣塞

吾其體也故積中發外如日之暉學問之充事業之

見炳炳烺烺照人耳目又暉之耀書曰爽邦由哲哲

即暉之義爽即耀之義爽以事言哲以人言以哲人

而理邦政事事爽快明白决矣吾曜卿之名之字以

此或曰前脩名褒字貶今曰暉又曰耀母乃非用晦

而明之理曰不然君子未嘗不晦其明也而明之誠

形自不可揜丈夫礌礌如日有豁逹無晦昩不者幽

隂之小人耳昔裴耀卿字煥之於唐正觀開元間有

直聲後來官至平章㒒射豈拘拘以名褒字貶爲例

乎吾耀卿之名之字以此耀卿名暉族陳氏鄞江人

今佐清漳府幕余因字其子汝作并叙耀卿所以名

字之義余莆四如老人黄淵天叟

 大年字訓

從子身道之子焴孫設弧日伯祖名之年十八將加

元服伯祖又字之大年糓熟則人民育五糓皆熟斯

大有年焴字從火從育糓雖生於𡈽(⿰氵閠)於雨炊㸑者

火餴饍者亦火也餴甫云切半蒸飯饍食也與饍同非是惡乎育農

之殖苗苗兾其秀秀兾其實然後謂之有年蓄之豊

積之高又謂之大有年人之於學亦然學所以育徳

也如坎之泉飬於蒙如離之火進於晝則𠑽實而有

光輝之謂大年彌高徳亦彌邵矣而知伯祖名汝之

意不也而氣質非不羙剛或失之過而問學非不諄

時或失之怠過非中也怠自棄也皆徳之累旭日始

旦母寒於隂雨雪萌方茁母失於野燒音少野火曰燒而欲

爲大人者當防人心之危深慮旦氣之桔親正士則

謹繩墨就良師則知詩禮磋之磨之緝之熈之猶農

力田年年而大有年老伯祖豈不願吾孫之爲佳児

乎八十翁下筆至此感慨不少大年其衣此徳言母

謂我耄

  喬年字訓燾字喬年㓜名疇祖號東軒行兆卄九官登仕郎興化路儒學教授四如公嫡孫

翁老矣欲見一孫六十四𡻕梓也房下得長頭児時

至元甲午四月二十三日也喜弧矢之旦命

以疇祖蓋翁號書疇亦蘄此孫耕書中之田享書中

之壽也元貞丙申甫三晬翁語疇曰汝若冠翁名汝

燾字汝喬年梓而父也從木燾從火又取生生不窮

之意未及援陶翁字子例外表孤山聞之遠𭔃字義

謂吾道之傳與天覆照同一悠乆似大而夸或者疑

之疇年十七翁又及見汝冠矣一日㣲熏快著數語

人身難得男子身又難状貌有雄偉者有竒恠者俱不

若精神之淳容止有重遲者有皎厲者俱不若氣象

之雅識見有曠遠者有深沉者俱不若學問之高精

神闒颯豈胡耇之相氣象便儇豈致遠之器學問卑

陋豈典刑之老燾字從壽火翁祝爾壽汝精神淳則

生於色見於靣爾氣象雅則望之儼卽之温爾學問

高則過則聖及則賢學問二字又精神氣象之本領

養自家心濟自家身始則十五年一進自三十年每

十年而一進至從心所欲不踰矩地位然後等而上

之且八十且九十且百𡻕不知老之將至豈不光明

俊偉哉不則悠悠失之於前又不汲汲償之於今精

神氣象俱不惶惶枉過𡻕月夫奚益翁年八袠蘄

汝爲起家児又爲保家兒使邦人士稱願然曰四如

之孫巋巋喬岳翁與而父喜當如何喬年朂哉慎哉

燾再拜曰敢不佩服大父之訓

 昌年字訓熈字昌年號耕道行兆三十五官将仕郎漳州照磨四如公次孫

天叟以五行闕水請於先君更名淵梓以子材字水

生木也子材之子孩名疇祖光祖俟其冠也孟名燾

字喬年仲名熈字昌年卜於先聖而恊木又生火也

熈於書傳訓廣於周頌鄭箋俱訓光明獨昊天有成

命篇毛傳訓廣而鄭謂廣當爲光酌篇鄭又訓興廣

也光也興也字訓雖異於義可貫而一熈字從火地

二生火質若微而未著及其炎上大有之在天上而

文明重離之照四方而麗正豈不熾而昌乎辰爲大

火於人猶少之年也午爲鶉火於人猶壯之年也人

之年學問貴少事業貴壯少而學問始旦之旭大昕

之朝煇如也壯而事業晝日之接庭燎之㑹則有光

矣然事業之係乎天者不可必學問之盡諸巳者不

可廢學問緝熈於光明則可以續詩書之燈可以嗣

父祖之徽不惟亢身而又亢宗不者影響昧昧老而

無聞與夜行而不以燭者何異若夫事業之來行其

素學不必矜察察之政不必求赫赫之譽亦必炳炳

烺烺爲一光明俊煒底人庻㡬熈熈乎廣哉功名乆

逺理義悠長而昌爾年熈也允臧時大徳癸邜秋光

祖第二晬之旦大父四如老人作示子材教昌年

昔爾大父命名曰熈爰字昌年預作訓辭熈字從

火昌字從日火日光明義訓則一汝今冠矣惟學

則明如火始然如日方升傳書傳人祝爾遐壽旣

昌而身復昌厥後至治𥘉元清明後一日父梓書










有宋福建莆陽黄仲元四如先生文藁卷三王輻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