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北問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我们对于近日发生的所谓“华北问题”,只有两句话:第一,华北人民并没有所谓“自治”或“独立”的运动。第二,华北今日的当局不可忘了他们自己的责任。

  第一,我们亲自听见北平当局在11月19日招待教育界的席上亲口详细报告,他们说了四十五分钟的话,诉说他们每天至少有三次受某人的逼迫,逼迫宋哲元、秦德纯诸先生赶快决定他们对华北自治的态度。四十五分钟的演说里,没有一个字提到华北人民有这样的要求。当时在座的有国立私立各大学的校长院长和其他学术机关的代表,大家皆听得明明白白,所谓华北自治运动,完全与华北人民无干。

  我们在北平教育界服务的人,当然也是人民的一部分,我们曾屡次郑重声明,我们是反对这种破坏国家统一的阴谋的。11月24日北平各大学校长蒋梦麟、梅贻琦、徐诵明、李蒸、陆志韦诸先生和各校教员多人曾发表下列宣言:

  因为近来外间有伪造民意破坏国家统一的举动,我们北平教育界同人郑重的宣言:我们坚决的反对一切脱离中央或组织特殊政治机构的阴谋及举动。我们要求政府用全国的力量维持国家领土及行政的完整。

  这种宣言至少可以代表那有声音的一部分的民意。我们知道平津的当局是能认识这种民意的。

  第二,我们相信,华北今日的当局都能明了他们对国家的责任。他们的责任是守土。国家把偌大的土地交给他们,他们责无旁贷,应该积极负责守卫他们统治的地方。守土之外,一切浪人的游说,政治组织的变更,都不是他们应该过问的。

  况且华北今日当局诸公,大都是两年前在长城一带为国家苦战的领袖,他们的爱国热诚是天下人共知共见的。他们不但应该明白他们守土的责任不容旁贷,他们更应该明白今日国家已到最危急的关头,全国的领袖正在共同消除过去嫌隙,力谋整个国家的统一与团结,决不能容许任何区域在此时机脱离中央而变成受外人卵翼的独立区域。在这个全国统一的时机,若有任何破坏统一的事变出现,主持的人必定成为全国人痛恨的对象,必定成为历史上孝子慈孙永永不能洗刷的大罪人。“一失足成千古恨”,正是我们今日最应该牢记的一句话。

  况且华北当局诸公要深切觉悟,在今日形势之下,一切委曲求全的计划都是空谈,决不能“枉尺而直寻”,只有我退一寸,人进一丈。屈辱是永无止境的,求全是决不可能的。只有我们能守御的力量是屈辱的止境。一切甜蜜的诱说都是骗小孩子的诳语。例如萧振瀛先生向报界和教育界报告的三个条件:一不侵犯主权,二不干涉内政,三不侵占疆土。诸公岂不知道他们逼迫华北“自治”正是一百分的侵我主权,正是一百分的干涉内政,正是一百分的谋我疆土!此等谬说岂可轻信!

  况且局势既已到了这步田地,当局诸公应该明了,躲闪决不是办法,敷衍也不是办法。华北各省的封疆大吏应该在他们的职责范围以内制止一切奸人的活动;遇必要时应该呈明中央,召集一个华北各省市疆吏的特别会议,在中央的指导之下,商定整个华北的守卫计划。商定之后,大家应该化除一切畛域之见,同力合作积极负起责任来,努力做去。

  二十四,十一,二十四夜

  (原载1935年12月1日《独立评论》第1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