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陽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九 華陽集 卷第四十
宋 張綱 撰 國立北平圖書館藏明刊本

華陽集卷第四十

           金壇後學于孔兼校

 行狀

  通直郞大理寺丞洪蒧撰

 故資政殿學士左通議大夫丹陽郡開國公食邑

 二千二百戸食實封一百戸致仕贈左光禄大夫

 張公行狀

 曾祖俊贈太子少保妣朱氏贈普安郡夫人祖琪

 贈太子少傅妣王氏贈齊安郡夫人父翺任右朝

 議大夫致仕贈少保妣李氏贈榮國夫人

公諱綱字彦正姓張氏出自SKchar姓黄帝之後少昊靑

陽氏第五子揮爲弓正始制弓矢子孫因賜姓焉周

宣王有卿士張仲其後裔事𣈆爲大夫至唐支𣲖漸

廣世居河朔有官于潤者遂家金壇曰銑上柱國曰

連主楊州六合簿寶應正元制書具存南唐李氏考

定其書以其家爲是邦SKchar之裔公自叙譜諜載本

末甚詳由高祖王父而下皆晦迹以德行稱鄉里逮

公登二府三代贈官保傅榮及九族矣公㓜而頴悟

沉厚寡言始入小學與羣兒伍特不好弄鄕先生授

以經史一覽輒不㤀由是日記數千百言衆咸駭服

父少保喜曰張氏種德積善後世必有大吾閭者其

在此兒乎十歲能屬文出語不凡同舎生歛袵畏避

時少保之子唯公一人公晝則幹蠱夜則讀書積日

累月身修學成猶未忍離親側少保屢勉之年二十

始入縣庠居無何試藝優長升𥙷泮宮方舎法盛行

游學之士肩𬒮摩屬公偉然傑出冠於諸生郡將尚

書俞公𭫪一見異之期以公輔大觀四年褎然爲舉

首貢入辟廱繼升太學方是時承平日久京都以侈

靡相尚士之不恱紛華盛麗者十無一二公獨深居

簡出潜心大業至不知飢渇寒暑流輩初易之久而

見其志趣益篤問學益精毎羣試輙處上游乃更推

服質問疑義或摳衣就弟子列四方人士聚於成均

無慮數千人語學行之懿必以公爲稱首政和三年

試内舎第一明年以優等較定試上舎主文尚書張

克公見公程文稱歎不巳謂𮟏於經術遂復擢爲第

一是年四月七日 天子御崇政殿賜上舎及第釋

褐授承事郞 玉音宣諭張綱係三中首選可特除

太學官臚傳旣下在廷歎仰葢一時異恩前此所未

有也宰相蔡京與張克公不協故特抑之後數月始

除辟廱正當時好事者以本朝衣冠盛事編次爲圖

載公三魁之美搢紳榮之五年除國子正蔡京方用

事必欲使天下士盡出其門朋附之徒有朝處奥渫

而暮躋華要者唯公守正不阿初賜第旅進一見而

巳絕迹不再徃京以公爲時第一流人意欲羅入巳

黨頻遣所親致委曲且曰儻能屈意相從簪槖可立

致公曰富貴在天蔡氏其如予何京聞其語大銜之

徽宗皇帝屢欲擢用公京但於學官中時一改除勉

從 上意爾公久在學校諸儒敬服旣橫經上庠以

師道自任循循訓迪卒歲㤀倦六年八月除辟廱博

士一日忽有 㫖召對便殿公自謂起踈逺荷 聖

主特逹之知思竭忠言冀以感悟淵聽旣見 上首

論朝廷用人當分别邪正以謂方今之患在於君子

小人混淆而莫辨 陛下儻奮乾剛擴離明詢之以

言試之以事稽諸古訓格以僉言則邪正不啻白黒

之易見不然將恐小人得志無所忌憚或苟且以害

成或邀功而生事其禍有不可勝言者又論奢侈之

弊以謂民之化上捷於令 陛下履豐亨豫大之期

固嘗憂風俗侈靡而下戒飭之 詔矣然而背本趨

末日甚一日流蕩而不返臣愚以謂 陛下不率之

以躬行之教未見其能革也 陛下誠能以 祖宗

躬行之教爲法其不合於 祖宗者一切去之則天

下雖大有不難化者公儀貌端偉音吐洪暢所言切

中時病 上爲之改容嘉納奬諭數四除秘書省校

書郞蔡黨聞之大怒益欲逐公而未有間也七年磨

勘轉宣教郞明年竟爲蔡氏所擠韓駒張忞軰凡與

公厚善者二十一人俱在遣中得主管成都府玉局

觀以歸宣和二年五月依元豐法罷宮觀八月磨勘

轉奉議郞三年閏五月再除秘省校書郞兼修國朝

㑹要明年兼校正 御前文字 上方崇儒重道博

彚羣書公洞貫九流多識竒字校讎天禄是正魚魯

功實多焉 朝廷議遣童貫蔡攸宣撫朔方公上䟽

極論不可出師之狀且引易大君有命開國承家小

人勿用必致亂邦之語書奏爲持權者沮格不報公

憤惋久之繼傳郭藥師歸順蕭后納欵收復燕山捷

音踵至在朝莫不相慶唯公憂懼益深至忘寢食曁

遭靖康之變人皆謂公有先見之明十二月除著作

佐郞五年八月入尚書省爲屯田貟外郞十一月磨

勘轉承議郞初王黼秉政威權浸專公惡其爲人雖

同僚以職事見公亦託疾不徃周旋數年間竟不識

黼之靣黼憾之公在職年餘 徽宗皇帝一日取班

籍指公名謂黼曰此人馳譽文場行實相稱可與除

近上差遣黼設辭障蔽竟不得遷七年六月改司勲

貟外郞九月磨勘轉朝奉郞十二月北虜渝平兵及

畿甸公夙夜憂憤謂所親曰方今國歩阽危吾處下

僚不𫉬與聞朝論然苟有可以効節者不敢不勉乃

爲書與父母訣獨留老卒垂二繩於梁間曰都城脫

有不免與其辱於犬羊之手不(⿱艹石)就死于此於是乗

城晝夜守禦四十餘日旣解嚴有㫖登城及月者例

遷一官公曰 主憂臣辱義則當然顧可因此以幸

賞邪卒不自言靖康元年三月遇 欽宗皇帝登寳

位覃恩轉朝散郎是時少保榮國以公久在圍城中

音問不通積憂成疾公得家問卽上章丐祠於是以

公爲兩浙路提㸃刑獄公事陛辭之日 上宣諭曰

朕知卿不阿權貴操守方嚴故授卿此職切宜爲朕

愛恤百姓公頓首受 詔還家方浹旬復𬒳 召赴

闕大臣傳 上㫖欲除公横榻公方迎醫就養𥸤天

有請辭甚哀切 欽宗皇帝雅知公無兼侍特可其

奏及聞 二聖北狩張邦昌僣竊遂弃簮紱移病告

老忽傳 太上皇帝踐祚於南京 詔至之日公病

立愈自陳乞就職時浙憲巳别差王翿矣建炎元年

遇 太上皇帝登寶位覃恩轉朝請郞 駕幸維揚

降㫖召公赴 行在所公以二親垂老力辭遂再除

兩浙提㸃刑獄公事四年七月復除司勲貟外郞公

又固辭乃還浙憲紹興元年磨勘轉朝奉大夫二年

改除江東提刑是時戎馬初息民力未蘇公到官撫

摩凋瘵惠恤鰥寡屬吏之𧷢汙不法怠不舉職者悉

按劾無少貸諸郡詳覆具獄躬親省閱必以情刑名

或不當駮正之吏以舞文抵罪與夫民有𡨚而獲伸

者非一自中原俶擾士庶或盡室嬰禍事旣定徃徃

立子爲繼而於法不合承絕家財産坐此牒訴紛然

公具奏乞將巳絶命繼之人視出嫁女等法量許分

給又鋪兵依條不許别役而無立定罪名公乃乞比

附廵轄使臣私役法一等科罪今皆著令實自公𤼵

之凡州縣事有未便及民所願欲而未獲者皆罷行

之不可槩舉綂兵官王進駐池州兇𭧂放肆凌蔑州

郡有曹官以小事忤進遂釘其手於門 上聞其事

詔公體䆒時國𫝑未安諸將皆有輕 朝廷心公到

池陽進擁鐵𮪍數百突至軺車之前衆頗失色公不

爲禮入傳舎廉問得實立進數責之進叩頭伏罪自

是不復越紀律公廵歷所部訪民疾苦未嘗休息迄

冬奔馳道路居鄱陽公𪠘止數十日而巳凡爲民去

害建利唯恐不至席未及暖而江東九州無違便吏

歛手不敢爲非公在任及所過州郡饋送絲毫不受

下車之初𪠘舎所列器皿謂之併淨例皆一新公卽

令公帑緘封以俟後政所用唯隨行瓦木之器比去

悉以所緘封者掲于榜歎曰民之困弊未有甚於此

時而有司供帳視承平不少減吾忍用之哉至今士

大夫相與語廉節者多舉公此事爲師法 太上皇

帝方銳意於治二千石刺史之賢否靡不周知一日

顧宰臣盛稱江東最績遂以左司 召公入對極論

天下事 上擊節稱賞有大用之意公又言監司守

臣數易之弊及州縣獄囚瘦死吏無考課法 上嘉

納之三年正月兼中書門下省檢正諸房公事二月

除起居舎人是時北虜漸退川陜屢捷公恐中外苟

安上䟽乞益嚴邉備又乞舉行 仁宗皇帝故事諸

路帥守替日各令條列利害五事以上畫一具奏後

皆施行五月除中書舎人公文思敏贍凡得詞頭卽

時具草未嘗稽留方多事時書命填委公灑翰泉涌

事辭俱稱 玉音稱奬謂比年詞臣鮮能及之自擾

攘以來史筆未修雖 詔論譔而秘省權輕𨵿㑹稽

失公建言乞依 祖宗故實委大臣兼領史事卽日

詔宰臣呂頥浩兼修國史至今遂爲定制北虜初議

和 朝廷數遣使而虜情叵測廷臣以預選爲憂公

獨奮然請行大臣以公姓名進 上曰張某親老且

詞命正有所頼朕將委以北門之任矣公聞之感泣

未幾榮國病甚乞外祠章十餘上不許遂 賜告迎

侍還鄕繼𬒳 㫖趣歸甚峻是冬還 朝供職四年

正月兼詳定一司勑令㝷除給事中公由江東憲蒙

召擢不二年閒致身法從自以遭時遇 主古人所

難知無不言未嘗有分毫顧望意是時獻言者交章

公車毎付給舎看詳公曰 祖宗成憲具在患不能

舉行捨是而一切紛更何益自非卓然可用皆報罷

或挾勢以彊公卒莫能得大將有以軍中田産乞不

起稅爲言者 朝廷欲從其請公毅然以爲不可先

是推恩元祐黨籍子孫許其自陳一時有司失於限

制來者不止公建議以崇寧初年所定碑刻九十八

人爲正又軍興以來小人乗時召亂經渉五年而仇

怨告訐連蔓不巳公上言乞截日蔽囚後有告者勿

受庶以廣好生之德事卽施行而潭帥申請委曾焚

劫爲首之人請論如法公復奏駮 上卒從公議是

時所在狴犴填溢一旦釋遣皆洗然自新爲良民矣

公又論舉將帥修戰艦淮南官冗軍糧闕乏科敷弓

料私置稅場及宿衛單寡等皆一時急務舊法應庶

官至中大夫止(⿱艹石)太中大夫非侍從不遷謂之止法

宗室有 特㫖轉行太中者公因此上言崇寧大觀

以來士風不競叨官竊寵不循資序遂至國紀大壞

陛下慨然念治將欲大變其俗故前日冒濫之人大

者追奪小者審量有識之士方竊欣幸以爲自是遵

守 祖宗之法今乃復違舊章超遷官秩臣所未諭

上聞公言亟寢其命宣政大臣有上遺表復官推恩

者公力䟽其謟䛕誤國之罪以駮之舊相或以生計

自言乞借撥官田公引子産辭邑事以告于 上貴

戚近侍凡所干求茍渉僥幸一切奏罷之人皆服公

不畏彊禦公在省闥二年凢命令有不當輒封還詆

斥權貴盡言切直無所回避風采振一時 上亦知

公忠赤屢見褎美人以公居閒恂恂似不能言者而

臨事慷慨如此益知所藴蓄與常人殊因爲之語曰

張公論事有回天之力今信然矣張俊以宣撫使屯

江上遣營卒持書至江州瑞昌縣卒怙俊勢見令踞

視出慢語且與獄囚有疑似之迹令郭彦參械繫之

俊訴于 朝彦參坐免官公言近時州縣吏多曲意

迎合獻䛕當路至不隨流俗能爲 陛下奉法遵職

者葢寡如彦參者謂宜有以崇奬之今乃黜免何以

爲剛直之勸時俊典領重兵專制閫外 朝廷毎務

優假駮䟽旣上在列駭愕權要有爲俊地者公由是

不能自安俄解職提舉江州太平觀朝野無不惜其

去五年二月除徽猷閣待制七年三月再任江州太

平觀𥘉少保以公 恩封位至五品公旣奉祠歸養

備盡子職毎歲時燕集或賔客過從公腰金侍立捧

觴上壽鄉人以爲榮是年六月少保卒公執䘮哀戚

甚勺飲不入口杖迺能行人謂曾閔不過也九年九

月外除十月差提舉亳州明道宮十一年四月轉左

朝散大夫公自轉正郞以 朝廷多故十載不叙年

勞至是有司始檢舉焉十二年至十四年凡兩請奉

祠皆提舉亳州明道宮十一月磨勘轉左朝請大夫

十六年丁榮國夫人憂方彊仕時毎念親闈無手足

之𦔳暮年乃克躬色難之養温清甘㫖未嘗廢離及

榮國寢疾公屏去家事專務毉藥衣不解帶者累月

居喪哀癯不自勝執禮逾於少壯十九年三月服闋

五月差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宮二十年轉左朝議大

夫二十一年八月再任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宮二十

三年公生七十年矣遂引年辭禄十二月得請轉左

中奉大夫依前徽猷閣待制致仕公任司勲郞官日

秦檜以酬賞事屬公公據法以爲不可檜怨之及檜

當國公絕不與通問一日檜謂公舅氏李朝正侍郞

曰張夕拜正而不他吾所心服闕不聞問鄙我也李

移書道其語公不荅閱歲檜數温前語色頗厲朝正

復相告檜方專權睚眦必報大臣誅殺流竄者踵相

躡士大夫重足一迹日虞禍及公得朝正書曰吾巳

無求於世矣京黼尚不爲之屈况檜乎檜由此益怒

至是乃祈謝事以卒素志二十五年十月檜死 太

上皇帝躬覽萬機圖任舊人共政不閱月召公落致

仕赴 行在所制曰七十而歸政古之道也古之人

亦惟曰無以事勤𦒿老云耳然至於壽考康寧抱道

懷德而諳練治體者則賜之几杖乞言詢事不懈夙

夜安有聽其引年而去不知寶貴如我今者具官某

時之𦒿傑朕所體貌給事東臺迨兹二紀而凜然風

聲猶著縉紳之間不爲朕留以老自請亦旣許之矣

載惟老臣之居國譬如合抱之喬木封植成材豈一

日積知材不顧人謂朕何是用起之丘園引對便殿

使朕不失貪賢之美而卿有不忘君之忠豈不休哉

安車肯來副我虚佇公以老疾爲辭 詔不允促行

甚亟公不得巳就道都人以公年𦒿望重久閒復出

夾道聚觀爭先覩之爲快衛士之舊人識公者更相

告語咨嗟歎息之聲洋溢朝路公對便殿 太上皇

帝喜見顔間曰卿閒居巳二十二年前日屢趣卿

正欲𨒪聞讜言耳首問當今治道之所先公敷奏甚

悉因論比年公道不行之弊亟蒙 睿奬對數刻乃

罷卽日除吏部侍郎方是時盡逐秦黨號召天下名

德之士咸處班列不數月間自執政至侍從臺諌多

公門人如魏良臣周葵湯鵬舉凌哲皆公昔所論薦

一時服公知人之明且歎其爲當今舊德也秦檜當

軸二十年士大夫不登其門者幾人唯公七任宮祠

退藏深宻未嘗以一毫干之而檜亦不少假借比公

再登禁塗秦門舊客各欲詭脫蹤跡徃徃極口談檜

之惡而公反不出一語或問之公曰今之因革惟公

道是從豈以譊譊求勝哉由是更服公德量之不可

及也十二月兼給事中二十六年兼侍講初講詩𨵿

睢一篇因后妃淑女之事歷陳文王用人以致規諌

之意 上襃諭再三且曰乆不聞卿博雅之言今日

所講析理詳明深啓朕意公乃奏比年舉子鮮知經

術宜令詞賦之士兼𨽻一經如紹興十四年故事庶

免偏廢之患 上深然之明年省試畢事遂施行㝷

權工部侍郞二月權吏部尚書自 祖宗以來立公

私𧷢罪三等之法以戢貪殘之吏曁秦檜爲相復增

民事一條凡麗於民事永不得注親民差遣公曰守

倅令佐親民之官苟有所犯未有非民事者錮人聖

世豈不重可惜哉亟奏罷之公晨入坐曹事無大小

必躬自鈎考𤼵擿按治吏無所容其姦士大夫希恩

雪罪有數十年不决者公悉以法訂正可與者卽奏

與之因進故事極言銷金之費異時論事 榻前

上復以此爲問公口陳爲患甚大宜𨒪禁止遂下

詔如公言三月再轉左中奉大夫五月大金賀生辰

使敬嗣暉入境 詔公館伴旣接見嗣暉謂其副曰

我自幼聞此公姓名今尚在邪由是執禮甚㳟故事

觀潮浙江坐定潮至嗣暉舉前軰詩數十篇以問公

應荅如響中使入奏 上喜甚及事畢 襃寵異於

常時葢嗣暉在虜中號知書虜以秦檜死選擇而使

之欲以覘吾國知公德望素著辯論不可屈故卒禮

而去無或違者㑹彗出東方 詔士庶實封陳言其

間貪競之徒以權貴人死意 朝廷必欲盡變其所

施設故其言不擇是非雜然並進公亟上䟽謂求言

不可不廣聽言不可不察舉而行之尤不可不審葢

恐踈逺之人銳於納忠有彊出新意而致衝改 祖

宗舊法者有取便一時而行之旣久不能無害者有

貪蠲復之名而不以用度較之致州縣不免暗取於

民者 上曰數日來朝臣獻言多矣唯卿所陳獨合

朕意大臣用心正當如此明日宰執奏事 上復宣

諭此語知公才堪丞弼遂除公中大夫參知政事公

入謝因奏臣待罪政府不欲令子弟仕于朝乞罷男

堅國子簿見任 上曰卿深鑒權臣私親之弊首變

前轍朕甚嘉之特依所乞厥後大臣爲子弟引嫌丐

罷者相繼有請遂以爲例初秦檜久擅政柄以嚴刑

峻法鉗天下口 太上皇帝慨然總𭣄盡去苛刻之

政自爾 詔令之下無非寛恤民力公建議以頒降

複官吏奉行不䖍恐民庶不能通知乃令有司看

詳取其切於利民者得八十餘事止標大意及降

㫖月日其間繁文一切削去奏乞鏤版宣布中外仍

令州縣揭諸粉壁於是天下曉然皆知吾君之德意

矣公在政府孜孜庶務憂國如家錢榖甲兵之問或

至廟堂必爲之竭慮經畫至通夕不寐幸而得之則

翊日以告丞相俾奏行焉未嘗自以爲功而 上亦

深知之士大夫無辜𬒳罪竄斥逺方有未還恩數者

公奏事 上前便便言不巳毎蒙開納薦舉人才必

參考公論皆曰賢矣然後剡章兩省侍從由公延譽

𬒳擢用者甚衆公未嘗語人而其人亦卒不知爲

公所薦也公自參機政天下事多所建明更化以來

所以維持紀綱法度可以數百年猶蒙其功者公實

有力焉至二十七年九月公謂家人曰吾貳政巳朞

年衰疾豈可久妨賢路宜束裝吾丐歸矣乃夜奏遲

明懷至漏舎示同列遂留身乞辭機政 上驚曰卿

在政府宣力甚多方切𠋣毗豈當捨朕而去確然不

許公旣退卽挈家屬出私第示必不可留相繼章四

五上累降 詔遣中使 宣押 恩禮備至公力懇

不巳 上知公去意巳决乃曰卿 先朝老臣出處

皆可觀今之求去葢欲全進退之節豈可以朕故令

卿有不滿意然觀卿筋力尚壯當爲朕臥理一郡公

又懇辭 上曰比年執政無善罷者卿之行可謂勇

退矣且大臣去國自有體貌此不可辭拊勞久之除

公資政殿學士知婺州陛辭之日 上復與公極論

異日爲治之要巳而曰舊德去朝相見無日因顰蹙

不懌公再拜謝 恩旣下殿復 宣坐賜茶慰勉加

厚公至浙江亭將登舟忽中使馳至賜 御札一封

通犀帶一條 天語丁寧備極恩寵搢紳歆艶以爲

近世剙見也是日宰執侍從下至百執事悉會江亭

叙别冠葢相望填溢阡陌都人縱觀或繪爲圖以比

漢之二踈云公至婺女布宣 天子德澤爲政務簡

易存大體至於事干休戚則必反覆詳審而不敢忽

一方之民初未識公徒以公名德之重更相戒𩛙

犯公法自郡丞以至諸邑官吏翕然奔走率職曰豈

可復以猥𤨏上累我公神明公以獄者人命所繫尤

所加意毎錄重囚必使𦫵階立坐隅親加臨問察其

辭色多得其情涖事之初有大辟囚以疑奏讞得

㫖杖脊流配當决日引囚出則癯瘠(⿱艹石)病者公命減

杖數之半僚吏皆曰此 勑斷也不可公曰 主上

寛仁好生哀矜庶獄某嘗親聞 聖訓今此囚旣以

疑故宥其生矣脫或斃於杖下則如勿讞 人主欲

生一人而郡守乃殺之尚可謂之承流宣化乎衆莫

敢言本州歲以綾羅輸内庫自紹興以來逋負重積

前官以屬宮禁不敢丐免有司督責嚴甚公具奏一

切蠲除之又乞增大禮買羅之直民皆被其賜公在

郡祿令之外一錢不受或以謂例所當得前後相承

莫有廢者公曰吾顧法如何未聞以例從事也食SKchar

猥衆用度不足至質錢以自給𩛙内外非飮食日用

之物不得輒市於民婺出羅帛家人欲一見且不可

仲春勸耕例携妓樂公悉屏去燈夕出游吏以故事

告公亦罷之政務便民安靜不擾數月之間郡以大

治公曰可以休矣遂再辭祿明年三月 命下依前

資政殿學士轉左太中大夫致仕卽日西歸資裝無

浙東一物盡以錫賚之餘分給親族之貧者致仕官

曁使臣合得俸祿悉罷去不請曰吾平生食 君之

祿多矣豈可復更尸素吏軰役於私室難以費蠧公

廩寧自給之食築亭池上名曰喜歸公自號華陽老

人日與親舊游息其間又作詩以叙喜歸之情一時

名士賡和盈軸公遭遇 累朝晚年蒙 太上皇帝

擢與機政眷遇優渥雖一飯之間未嘗忘感戴之意

晨起必炷香上祝 千萬歲壽毎戒子孫曰吾老矣

不能上報 國恩汝曹其勉之至被疾猶諄諄道此

語人皆謂公𤼵於至誠而然二十九年七月以其子

堅該 恩叙封轉左通議大夫三十一年 太上皇

帝廵幸建康道出京口公扶病朝 行宮是時虜踐

淮甸王師列屯江滸 上見公慰勞周悉因語時事

且曰卿在政府時屢講募兵之議有司措置失當今

遂乏用公奏述江淮形勢乞寛 聖慮 上問公體

力增損授以藥方仍述修養之法 恩意欵宻人皆

屬目焉 主上登極首訪公安否明年十一月 召

公赴 闕公具奏力陳兩經致仕衰病難支 上察

其由𠂻詔曰張綱一時老成朕所渇見巳令趣召乃

以耋老爲辭重違雅志可從所請令所在州軍常加

存問仍賜羊酒郡守備禮委縣令入公里致 詔特

異之恩一時鮮儷世以爲寵乾道二年正月感㣲疾

踰月疾良巳甲午之夕與家人笑語如平時遽命

取水浴體浴畢安臥三問夜如何至二鼓忽舉手加

額三叩齒遂薨于正寢三日而歛手足和柔膚革如

生享年八十有四官左通議大夫職資政殿學士爵

丹陽郡開國公食邑二千二百戸實封一百戸遺奏

上聞 天子嗟悼輟 視朝一日 詔贈左光祿大

夫恤典皆如式公始以經術大儒爲上舎第一釋褐

卽官上庠自正至博士凡三遷時皷笥踵堂誾誾秋

秋盛於唐漢公講論經㫖研窮理窟人人渙然氷釋

五經尤精于書毎因講觧著為義説皆探㣲索𨼆倫

𩔖通貫甞疾夫絺繪揣合以應故事故其言無一不

與聖人契既卒業遂成一書凡三十卷世號張氏書

觧自是後學潜心此經者争傳誦之諸家之説雖充

棟汗牛束之髙閣矣公在三館于未見之書無不讀

聞見日益愽洽雖位通顯未甞一日廢卷晚年披閲

稍倦則命子孫讀于前而卧聽之議論常出諸儒意

表人有得其謦欬之餘皆抄録藏去其為文雄深雅

健粹然一出于正代言西掖綽有典誥之風奏議詳

明直而不訐實近世文章之宗伯也平生著述有華

陽集四十卷六經辨疑五卷確論十卷告猷集三卷

聞見録五卷瀛州唱和八卷靖康建炎間遭兵火焚

掠煨燼之餘所存無幾公純誠直亮禀于天性自布

衣至貴顯操守𫯠養不少異氣貌嚴正雖燕處無惰

容未嘗姑息而人親之未嘗𭧂怒而人畏之交㳺盡

天下名士推薦人才先徳行後文藝卒皆通顯大扺

不喜沽名常曰中庸之為德其至矣乎捨是而要一

時之譽吾弗能也 召節屢頒皆出簡記貴倖近習

無一相識者其爱君SKchar國出于天資毎従容 上前

必以進君子退小人信號令明賞罰為言尤小心恭

謹避𫞐逺𫝑退朝未嘗與人言奏對之語䟽伏稍干

機宻者往往削藁不留以故忠謀讜議人亦莫能盡

知也宣政間在京師二姦相⿰糹⿱𢆶匹㺯𫞐氣𦦨熏灼士𩔖

不能改其SKchar紹興中退而里居二十餘年當國之人

復視之如仇讐不能害暮年遇合遂入政府守法任

職親舊未嘗敢干以𥝠急流勇退再辭榮祿全名髙

節爛然獨著公甞書座右曰以直道行已以正色立

朝以静退髙天下是三者人之大節不可違也吾雖

不才反身而誠亦庻幾焉其子以是刻諸石𮗚其言

可見公用捨行藏素定乆矣公事親至孝承顏順志

雖古人有所不及親沒追慕白首不少衷時𥙊如見

其享忌日號哭如𥘉䘮一言及親未甞不垂涕也𥘉

祖母齊安夫人在堂𫯠事尤謹政和𠤎年公正室新

安夫人徐氏以 宗祀恩當受封邑公乃以囘授祖

宣和七年再乞囘授遂封太安人紹興元年公以

止𭅺𥘉遇 郊當任子以叔父汝弼為少保所友爱

遂奏乞先𥙷叔父𬒳 㫖特許既秉政得謝而歸許

上其子若孫三人公自念吾白屋起家備位二府皆

先世遺澤而羣従猶布衣安得恝然忘之遂剡章乞

官其堂弟曰絢堂姪曰基曰圭未幾基亡復以 郊

恩官基之弟塾公載念曾祖後猶有未仕者又以

郊恩官其從姪龯自叔父以下由公而仕者凡六人

公媦適溧陽進士談思文實榮國所鍾愛復奏𥙷甥

檉將仕郎公始輟妻之封及祖母輟子之祿及叔父

輟孫之官及羣從甥姪至薨没時曾孫數人皆未官

嗚呼非孝義過人安能(⿱艹石)能建炎初 六飛南渡江

浙雲擾公侍二親奔竄山谷鄉鄰之避㓂者知公所

在争趨附之曰此公純德孝行可以動天天必祐之

冀頼餘庇以免由是相從者數十人晝伏夜行周旋

於煙塵矢石間凡數月卒𫉬無虞間有捨公而出他

途必遇宼掠前後數十無免者一日公與羣衆隱大

林中虜𮪍遶林讙譟聲勢甚迫衆大恐遷徙紛亂或

啼哭失聲閧然不可遏正尔惶惑忽大風起飛沙折

木震動林藪移刻而止虜𮪍㝷引去是日㣲此風則

虜聞人聲無噍𩔖矣人皆以爲公德行所感厥後中

朝士大夫流散南徙狼狽於道有至公鄉者不以在

亡爲辭必厚館之或經歲乃去性儉約自入禁闥賛

化鈞首尾踰三十年家無金玉之器室無衣帛之妾

凡世之聲色玩好一無所着在政府時毎解衣人見

其所服縑素無不歎息鄕人衣冠新異者不敢服以

見公有爲不善寧受辱於有司唯恐公之知也公居

依山而田瀕湖毎歲夏潦山水湍激悉爲巨浸有勸

公增置良田者公曰先世以此貽子孫儻能保守足

以資伏臘豈可廣植膏SKchar以損子孫之志哉故自㣲

至貴田不加益禄廩之餘推以賑貧無吝色毎蓄善

藥名方人有疾手自施予鄰里死者賙其棺槨歳榖

熟必捐 --捐衣食之費增價糴而藏之至春則減其直以

濟乏絶一方賴此免於飢饉流徙者不知其幾千萬

人也紹興十六年丁榮國憂有穀千餘斛盡以貸鄉

民之無告者旣而焚劵柩前曰世俗以厚緇黄爲孝

於親孰(⿱艹石)惠貧乏以酬親志公所居宅南𠂀露降於

衆木之上一歲凡三見穰穰如貫珠庭前雙桂枝生

連理寢室之後復産紫芝又有羣鶴數百回翔寥廓

下視所居公祝曰胎仙見臨願示丹頂俄有二鶴垂

首簷楹飛舞自獻人皆異之先是公夢遊一官府殊

庭虚寂非人世比夢中以爲異日當居干此後十餘

夢宛然如一公薨之月族弟統夢至其所與公言同

門設綠牌而無字有告之者曰俟張公至則書此額

矣考公平生所踐履則知身後所歸宿夫何疑哉公

娶同邑徐氏贈新安郡夫人建災四年卒男二人堂

右宣義郞前公二十年卒堅朝散大夫直寶文閣知

泉州嘗歷御史國子太常簿孫四人𪺛承議郞新通

判信州鋈迪功郞早卒鑒迪功郞池州貴池縣主簿

鎬從事郎新平江府崑山縣主簿堅𪺛皆中進士第

種學積文能世其家鑒嘗薦名禮部孫女六人適士

族曾孫男女八人尚幼乾道二年十一月巳酉葬公

于家北古觀基之原從治命也公以全德碩望遭遇

四朝言聽計從澤及天下克保富貴壽考屹然爲世

重臣訃音流傳學士大夫曁閭巷之人無問識不識

舉皆痛惜流涕蒙公恩者至𦘕像而祠之公平生不

求赫赫之功唯以道德仁義自任誠心守之老而不

衰此其所以大過人者真所謂古之遺直歟公之子

堅欲上公行實于 朝以丐易名之典俾箴叙其本

末箴出入公門三十年矣知公出處最詳輙以所聞

見紀其實以授公之子不敢有加焉庶幾 議謚勒

銘有所考信以傳不朽視質諸夏無且𦘕工爲無媿

云謹狀

 乾道四年三月 日通直郞大理寺丞洪箴狀

 先君性SKchar學壯歲讀書至忘寢膳自𨽻業上庠以

 至官中都著述無虛日任館職最久與一時名公

 賡和尤富建災巳酉金虜南渡犯浙東明年三月

 北歸所過焚剽無噍𩔖先君方待浙憲闕居金壇

 倉遑挈家奔句曲之西館戴氏一夕虜卒至家人

 僅以身免去未一里而烈焰屬天由是數十年手

 澤悉爲煨燼無餘迨戎馬息驚䰟猶未定而秦丞

 相當國士大夫以文墨賈竒禍斥逐流放踵相躡

 于道先君念太夫人年益高無兼侍秦又挾㣲憾

 疑不附巳常恐一旦貽親憂遂絕意辭翰嘗爲大

 理卿譚公哀辭有士應知巳用人豈法家流之句

 旣出好事者口語籍籍幾爲所醖釀因此愈自晦

 屏去筆硯二十餘年或諉以文字之職一切力辭

 遇勝日䄂手危坐命子孫讀古人佳製以𭔃幽賞

 秦相卒先君蒙光堯壽聖皇帝擢登政府旋再辭

 禄以歸時年巳十十六閑居又八年而卽世晚景

 多病頗近藥石雖時時歌詠太平然精勤刻苦不

 能如疇昔矣堅不孝遭大罰號慕之餘裒集遺文

 以𩔖編次僅得外制二百二十二表䟽九十八奏

 劄六十八故事十九講義十九啓八十四雜文七

 十六古律詩二百三十九樂府三十四𨤲爲四十

 卷以先君自號華陽老人目之曰華陽集集中有

 宣政靖康間所作詩文數十篇皆掇拾於殘編斷

 簡之末或親舊口所傳誦十不存一二唯尚書解

 三十卷乃先君爲學官日所作講義訓諸生者閩

 士集而成書别本刋行嗚呼先君力學起家不幸

 遭兵火畏權臣故文章之傳後世者止於如此敢

 摭其實載集尾以俟立言君子爲之叙乾道三年

 九月朔孤子堅泣血書

 先大父平時刻意辭章老且弗倦不幸厄於建炎

 兵火而殘編斷簡得之煨燼之餘又不幸沮於秦

 丞相以深文甜天下舌而片言𨾏字莫敢出諸口

 比及秦亡而大父巳告老然遇佳時勝賞猶時時

 技癢𤼵於吟詠故身後裒集之文僅如是而止先

 叔寶文久欲鋟之木而志弗遂𪺛假守秋浦之明

 年郡事稍間因取所編復加訂正以成先叔之志

 云紹興改元冬十二月孫朝奉大夫權知池州軍

 州兼管内勸農營田事釡謹書


華陽集卷第四十

雍正甲辰夏四日因事逰金𨹧買得扵承恩寺

書肆中其價甚昂也石倉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