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姓統譜 (四庫全書本)/卷03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六 萬姓統譜 卷三十七 卷三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萬姓統譜卷三十七   明 凌迪知 撰下平聲
  七陽
  張清河商音黄帝第五子青賜生揮為弓正觀弧星始制弓矢主祀弧為張氏周張仲詩云侯誰在矣張仲孝友
  張旄楚王將出張儀恐其敗已靳尚曰儀事王不善臣請殺之旄令人要尚刺之王大怒秦楚搆兵
  而戰秦楚爭事魏張旄果重之

  張丑丑為質于燕燕王欲殺之走且出境境吏得丑丑曰燕王所為將殺我者人有言我有寶珠也王欲得之今我已亾之矣而燕王不我信今子且致我我且言子之奪我珠而吞之燕王必當殺子刳子腹及子之腸矣夫欲得之君不可説以利吾要且死子腸亦且寸斬境吏恐而赦之
  張老晉人悼公時為侯奄代魏絳為司馬又立為卿以讓魏絳獻文子成室張老曰美哉輪焉美哉
  奐焉君子謂之善頌善禱

  張儀張老之後魏人學鬼谷子之術以遊説顯名楚相誣以盜金箠擊遍體歸謂其妻曰視吾舌尚
  在否曰在曰舌在足矣後為秦相

  張生齊將軍田瞶出將張生送郊以五事諷之田瞶曰今日諸君皆為瞶祖道具酒脯而先生獨教
  之以聖人之大道謹聞命矣

  張耳大梁人嘗亾命游外黄後從漢高破趙井城以功封趙王子敖嗣立尚高帝長女魯元公主張良字子房其先韓人家世相韓秦滅韓良為之報仇不果乃佐高帝滅秦天下既定封留侯尋弃
  人間事從赤松子遊卒諡文成侯先儒謂其有儒者氣象

  張蒼陽武人好書厯律嘗仕秦為御史後歸漢從攻臧荼以功封北平侯孝文初為丞相年百餘歳
  乃卒著書十八篇専言隂陽律厯事

  張仲張負見陳平於喪歸謂其子仲曰吾欲以女孫予陳平仲曰平貧不事事奈何與女負卒與女張辟疆良子說陳平誅吕氏
  張釋之南陽堵陽人以貲為騎郎十年不得調後拜廷尉惟務持平語曰張釋之為廷尉天下無寃民景帝時出為淮南王相子䞇官至大夫免以不能取容當世故終身不仕
  張協河間内史清簡寡欲徴為黄門侍郎
  張寛成都人蜀人未知學大守文翁選寛等  士受業還以教授于是蜀學比齊魯寛仕至揚州
  刺史作春秋章句十五萬言

  張湯湯為兒時随父為長安丞守舍䑕盜肉父欲笞之湯掘窟得鼠及餘肉劾鼠掠治傅爰書訊鞫論報具獄磔鼠堂下父視其文辭若老獄吏大驚乃使書獄漢武朝遷大中大夫子安世又八世至張吉皆貴盛故班固不敢以入酷吏傳
  張昌武帝太初元年雅陵侯張昌為太常
  張騫城固人武帝時為郎應募使月氐國西南夷去十三年始還後封博望侯
  張猛騫孫為光禄大夫與周堪同心輔政後為石顯所害
  張安世字子孺杜陵人父湯官至御史大夫安世以父任為郎武帝竒其才擢尚書令遷光禄大夫昭帝即位封冨平侯宣帝時以定䇿功拜大司馬自漢以來安世子孫七葉侍中諸曹散騎者千餘人
  張歐字叔高孝文時以治刑名侍太子然其人長者景帝時尊重常為九卿至武帝元朔中代韓安國為御史大夫歐為吏未嘗言按人剸以誠長者處官官屬以為長者亦不敢大欺上具獄事有可郤郤之不可者不得已為涕泣面封之其愛人如此老篤請免天子亦寵以上大夫禄歸老于家家陽陵子孫咸至大官
  張延壽安世子以身無功徳上書力陳讓封邑
  張勃延夀子嗣為散騎諌大夫嘗舉陳湯後湯立功西域世稱其知人
  張臨勃子世守儉謙毎登殿閣歎曰暴虐為我戒生不厚哉介施親族朋友
  張敞字子高平陽人父福光禄大夫宣帝朝敞以察廉為甘泉倉長後為京兆尹九年以經術自輔
  號稱職坐楊惲免冀有賊起為刺史盜平守太原郡徴為左馮翊㑹病卒

  張放臨之子母尚平公主復取元帝后妹女上為供帳賜甲第服飾號為天子取婦皇后嫁女兩宫使者冠盖不絶與上卧起寵冠殊絶後以寵盛過使大臣論劾出為北地都尉遣就國
  張禹字子文河内軹人明習經學仕為博士元帝朝授太子論語成帝即位尊禮師傅累遷光禄大
  夫代王商為丞相封安昌侯

  張何丹中散大夫何丹以言忤莽謫松滋邑令慈祥豈弟愛民如已出于時有嘉禾連穎之瑞卒
  於官邑人為之哀慟擇河西勝地而葬之歳六月二日民爭奠酹不絶焉

  張堪字君時宛人少時志美行勵諸儒號曰聖童光武拜為郎中大司馬呉漢伐公孫述拔成都堪
  留撫慰蜀人大恱徴拜騎都尉漁陽太守冦弭民富有麥穂兩岐之歌

  張宗南陽魯陽人鄧禹定河東時宗詣禹自歸禹聞其多權謀表為偏將軍禹軍到栒邑赤眉至宗為後拒戰却之諸將服其勇自是有戰必勝累遷河南都尉大中大夫終琅邪相
  張衡字平子南陽西鄂人善屬文通五經作二京賦精思十年乃成衡善機尤精天文厯算為太史令作渾天儀復造候風地動儀人服其妙遷侍中宦官讒之作思𤣥賦以寄情出為河間相嚴整法度上下肅然徴拜尚書
  張純字伯仁安世𤣥孫父放為成帝侍中純襲爵土光武時更封武始侯嘗將突騎安集荆陽純在朝歴世明習故事朝廷禮儀多所正定後為大司空子奮好學節儉所得俸皆分贍宗親後為司空
  張湛字子孝平陵人矜嚴好禮動止有則在鄉黨詳言正色人以為儀表光武時拜光禄勲數諌諍
  後為太子太傅

  張𤣥河陽人少習顔氏春秋建武中拜博士琅邪徐業與語大驚曰今日相遭眞解矇矣張芝字伯英臨池學書池水盡黒凡衣帛必書而後陳韋仲將謂為草聖靈帝朝為太尉張興鄢陵人治梁丘易舉孝廉累官太子少傅明帝數訪以經術既而聲稱著聞子弟従逰者前後
  至萬人子魴世其業位至張掖屬國都尉

  張酺字孟漢汝南細陽人自少力學不怠顯宗開四姓小侯學酺以尚書教授論難當上意除為郎
  令入授皇太子經侍講率有勁正之辭累官至司徒

  張佚博士明帝擇太子博羣臣舉隂識佚正色曰立太子為隂氏則隂侯可為天下則宜用天下之
  賢才帝即拜佚為太子太傅

  張軌淄川人少好學志識開朗仕至隴右府長史無餘財惟有書數百卷
  張山拊平陵人師小夏侯建為博士論石渠官至少府授同縣李尋鄭寛中山陽張無故信都秦
  恭陳留假倉由是小夏侯有鄭張秦假李氏之學

  張禹襄國人性篤厚節儉舉孝亷章帝時拜揚州刺史志在理察枉訟録囚徒多所明雪轉兖州刺史以清平稱遷下邳相為民開水門灌田民用給足累官太傅安帝初以定䇿功封安鄉侯
  張奉章帝元和時廬江毛義東平鄭均皆以行義稱於鄉里南陽張奉慕義名往候之張林章帝時尚書張林上言縣官經用不足宜復武帝均輸之法
  張敏河間鄭人建初時舉孝廉四遷尚書多所建明和帝時遷汝南太守清約不煩用刑平正有能
  理名再遷潁川太守徴拜司空

  張恭祖東郡人也漢書不為傳鄭𤣥嘗從受周官禮記左氏春秋韓詩古文尚書為世名儒張道陵留侯良八世孫生於天目山學長生之術退隠于山章帝和帝累召不起乆之遍遊名山東抵興安雲綿溪升高而望曰是有異境隨所流而之雲綿洞有仙巖焉煉丹其中三年青龍白虎旋遶於上丹成餌之時年六十容貌益少又得秘書通神變化驅除妖鬼後于蜀之雲臺峰昇天所遺經訣符章并印劔以授子孫其四代日盛復居北山歴代重之今其子孫世襲真人
  張霸字伯饒成都人自少知孝讓鄉人號張曽子七歳通春秋後博覽五經和帝時舉孝亷為㑹稽太守擢用有業行者羣中爭厲志節化服越賊故童謠云弃我㦸捐我矛盜賊盡吏皆休後徴遷侍中
  張楷霸子通嚴氏春秋古文尚書門徒嘗百人縣府連辟舉賢良不就順帝詔云楷行慕原憲操擬
  夷齊郡時以禮發遣楷復告病不到性好道術能作五里霧

  張機長沙太守時大疫流行治法雜出機著傷寒論金匱方行於世
  張陵楷子官至尚書元嘉中梁冀帶劔入省陵率虎賁奪冀劒劾奏冀百僚肅然初冀弟不疑舉陵
  孝廉謂曰昔舉君適以自罰陵曰今申公憲以報私恩也

  張範修武人性恬静徴命無所就弟承以方正拜議郎董卓亂範承命徒共誅之弟昭亦為議郎魏
  曹操以範為㕘軍承領趙郡太守

  張奐字然明燉煌酒泉人父惇為漢陽太守奐舉賢良對䇿第一為安定屬國都尉正身脩徳威化
  大行拜武威太守長子芝以善草書知名

  張武呉郡由拳人父業為郡掾送大守妻子還鄉至河内遇盜夜劫業與戰死武年幼不及識父後詣太學受業嘗持父遺劍至父亡處祭泣太守第五倫嘉其行舉孝廉遭母喪過毁絶命
  張磐字子石丹陽人以清白稱度尚為荆州刺史見胡蘭餘黨南走蒼梧懼為己責乃偽上言蒼梧賊入荆州界時磐刺交趾徴下廷尉辭狀未正㑹赦見原磐不肯出獄更牢持械節因自列曰磐備位方伯為國爪牙而為尚所枉夫事有虚實法有是非磐實不辜赦無所除如忍以苟免永受侵辱之恥乞傳尚詣廷尉面對曲直足明真偽廷尉以其狀上詔書徴尚到廷尉詞窮受罪以先有功得原磐後為廬江太守
  張皓字犍為武陽人漢留侯良六世孫五遷至尚書僕射出為彭城相徴拜廷尉辨正疑獄順帝即位拜司空多薦達天下士時趙騰因災變當伏重罪皓諫曰騰本欲盡忠正諫如當誅戮塞諫諍之源非所以昭徳示後也帝悟减騰死罪
  張超鄭人良之後有文行靈帝時從車騎將軍朱雋討黄巾有功為别部司馬著賦頌箋檄等文凡
  十九篇又善草書世寶重之

  張光梁州刺史嘗遣叅軍擊賊李邕楊武等為賊所敗光憤激而卒百姓皆悲傷之
  張馴字子雋定陶人以大夏侯尚書教授辟公府拜議郎與蔡邕共奏定六經文字擢侍中典領秘書近署甚見寵異多因便宜陳政得失遷丹陽太守有惠政徴拜尚書終大司農
  張恭天水人為燉煌功曹㑹太守馬艾卒郡人推行長史事恩信甚著遣子就詣曹操至酒泉為賊黄華所執恭遣從弟攻酒泉而自為首尾之援黄華遂詣金城太守蘇則降後賜恭爵關内侯
  張遐餘千人幼聰明日記萬言舉孝亷補郡功曹不就十九從楊震震語人曰張遐當為天下後世儒宗建寧間召為五經博士尋以疾還教授諸葛瞻陸遜輩皆其門人卒贈族亭侯所著有五經通義易傳筮原龜原呉越春秋等書
  張劭汝陽人與范式為友式謂劭曰後二年當過拜尊親至期劭白母具雞黍待之至日式果至升堂拜母盡歡而别劭死見夢於式曰吾於某日死式即素服㑹葬式至棺起世謂之死生交
  張綱字文紀皓子少明經學仕為御史與杜喬等持節分按天下綱獨埋輪都亭曰豺狼當道安問狐狸遂劾梁冀等姦惡廣陵賊張嬰冦亂冀乃諷尚書以網為廣陵守網單車徑造嬰壘諭以成敗之機嬰深感悟乃降南州晏然子續官至郎中
  張齊芳驃騎將軍意之子歴中書郎退隠句章之靈山採山釣水以自適人皆賢之遂以其父之
  官名其山曰驃騎鄉人立祠祀焉

  張訥巴郡太守有徳政及民吏民為之立頌徳碑
  張喬順帝時豪林蠻區連入冦州郡討之不克於是選喬為交州刺史喬單車至州冦徒自去張翕永平間羅州太守政化清平得夷人心
  張竦丹陽太守博學通治體以廉儉自持後封淑徳侯
  張臶鉅鹿人漢魏間徴辟皆不應遠遁恒山魏 帝時張掖郡有寶石負圖太史令奏以為 魏之禎或以問臶臶曰以神知來不追已徃此石當今之變異將來之禎祥也遂隠居不與時競以道自樂年百有五歳而卒
  張儼餘杭人好學有賢徳遭漢末之亂嘗開圃種瓠以所售錢造橋不樂營利鄉人重之
  三國張翼綱曽孫蜀建興間以討劉胄有功累進都虞侯征西大將軍後為鍾㑹亂兵所殺子激篤志好
  學累官廣陵太守

  張温字惠恕呉縣人父允輕財重士名顯州郡為吳東曹掾卒温少修節操容貌竒偉累官太子太
  傅以輔義中郎將使蜀蜀甚重其才

  張松為人短小精悍有才辨劉璋遣詣曹公楊脩深器之白公辟松不納修以公所撰兵書示松松
  一覧即便朗誦以此異之

  張儼字子節呉人弱冠知名博聞多識仕吳為大鴻臚使于晉裴秀荀朂等欲傲以所不知不能屈
  羊祜何禎竝結縞帶之好子勃撰吳録三十卷

  張𥙿字南和南郡人為後部司馬曉占候而  過周羣嘗諫先主曰不可爭漢爭必不利不聽下
  獄後果得地而不得民魏氏之立先主之薨皆如裕所料

  張紘廣陵人漢末辟舉皆不就避難江東委質孫䇿䇿身臨行陳紘毎切諫後為長史權再征合肥紘曰兵貴時動宜廣開播植任賢使能順天命以行誅可不勞而定也權為止所著詩賦十餘篇
  張昭字子布彭城人少好學通左氏春秋漢末大亂昭渡江孫䇿命為長史撫軍中郎將䇿将亡以弟權托昭權為呉王敬禮彌重拜輔國將軍封婁侯昭容貌矜嚴有威風自權以下皆憚之卒諡曰文
  張嶷巴西南充國人漢昭烈定蜀嶷為都尉將兵討平山賊叛羌除越嶲太守及徴還夷民愛慕扶
  轂涕泣後拜盪宼將軍與魏將戰歿越嶲民夷聞嶷死悲泣立廟祀之

  張郃河間鄭人魏拜偏將軍從攻鄴拔之文帝即位封都鄉侯與諸葛亮戰中流矢死諡壯侯張旣高陵人舉茂才除新豐令治為三輔第一魏初以為京兆尹後為雍州刺史安定太守在郡十
  餘年政恵著聞後封西鄉侯

  張飛字翼徳雄壯威猛為世虎臣魏程昇等咸稱為萬人敵蜀先主拜為右將軍封西鄉侯張繡武威祖厲人麯勝襲殺祖厲長時繡為縣吏伺間殺勝郡邑義之後仕曹魏官渡之役力戰有
  功累遷破羌將軍

  張舉呉句章令民有妻殺夫因放火燒舎詐稱夫死于火夫家疑而訴官妻拒不承舉以豬二口一殺之一活之乃積薪燒之察殺者口中無灰活者口中有灰遂驗夫口中無灰鞫之妻服罪
  張裔成都人治公羊春秋博渉書史漢昭烈定 州以為太守後為丞相亮叅軍裔少與楊 恭友善恭早死遺孤未數歳裔迎恭母  及恭子長為娶婦買田宅時人咸重其  加輔漢將軍
  張遼字文逺與孫權戰于合肥衝壘突圍呉人喪氣拜征東將軍詔曰合肥之役以歩卒八千破賊
  十萬自古用兵未之有也

  張敦字叔方徳量淵懿清虚淡泊善文辭為海昏令甚有恵化子純字元基有清才與同郡張儼朱異俱童少徃見朱據據聞三人才名試之曰今三賢屈顧其為吾各賦一物然後就坐夫腰褭以迅驟為功鷹隼以輕疾為妙何必積思純賦席曰席以冬設簟為夏施揖讓而坐君子攸冝儼賦犬曰守則有威出則有獲韓盧宋鵲書名竹帛異賦弩曰南嶽之竹鍾山之銅應機命中射隼高墉純尤厲操行學博才秀容止可觀拜郎中為廣徳令治有異績擢太子輔義都尉赤烏十三年廢太子和純盡言極諌權幽殺之
  張秉字仲節陽羡人時顧劭號知人一見遂友後劭為豫章太守發在近路值秉病時送者百數劭辭曰張仲節以疾不克來恨不見之暫還與别諸君幸少時相待秉自是聲譽逺播仕呉至雲陽太守
  張楊字稚叔雲中人以武勇給并州為武猛從事董卓作亂楊迎天子還洛封晉陽侯張燕常山人本姓禇改姓張剽悍㨗速過人故軍中號曰飛燕魏太祖定冀州燕求佐王師拜平北
  將軍

  張魯字公祺沛人祖陵好道魯傳其術據漢中以鬼道教民魏太祖攻破之拜魯為鎭南將軍待以
  客禮

  張華字茂先范陽方城人學業優博圖緯方伎之書無不詳覽贊伐呉功成封廣武侯華於儀禮憲章多所損益一時詔誥多所草定進為侍中盡忠匡輔卒之日家無餘貲惟文史溢几篋耳所著有博物志
  張賔中丘人博涉經史闊達有大節常自謂智算識覽不後子房但不遇高祖耳及見石勒勒引為
  謀主算無遺䇿號曰右侯及卒勒流涕彌日

  張翰字季鷹呉縣人父儼呉大鴻臚翰有清才善屬文而縱任不拘仕為齊王冏東曹掾因秋風起
  思呉中尊鱸遂命駕而歸時高其志遭母喪哀毀踰禮人以孝稱

  張憑字長宗呉郡人祖鎮仕為蒼梧太守憑敏而有文舉孝廉䇿高等謁丹陽尹劉惔處之下坐及
  發言一坐皆驚惔即延之上坐薦于簡文帝為太常博士官至御史中丞

  張文君永嘉人隠居丹霞山郡守王羲之徃訪焉即遁去不與相見其介如此
  張軌烏氏人少好學有器望以時方多難永寜初求為凉州刺史威著西川化行河右在州十三年
  寢疾遺令將佐盡忠報國以安百姓

  張闓字敬諸丹陽人薛兼薦之于元帝言其才幹貞固當今良器以佐翼功賜爵丹陽縣侯蘇峻之
  亂闓與王導俱入宫侍衞宻謀討峻峻平以尚書加散騎常侍

  張𤣥之自吏部尚書為吳興太守以才學顯與㑹稽内史謝𤣥同年之郡而𤣥之名竝於𤣥時人
  稱為南北二𤣥

  張悌呉丞相與晉軍戰大敗諸葛靚自徃牽之曰天下存亡有大數豈卿一人所知何故自取死為悌垂泣曰仲思今日是我死也且我作兒童時便為卿家丞相所拔常恐不得其死負名賢知顧今以身徇社稷復何道邪莫牽曵之如是靚流淚放之去一百餘歩已見為晉軍所殺
  張褘少有操行恭帝為琅琊王以褘為郎中令及帝踐祚劉𥙿以褘帝之故吏素所親信封藥酒一⿱䀠瓦付褘宻令鴆帝褘既受命而嘆曰鴆君而求生何面目視息世間哉不如死也因自飲而死
  張載安平人博學有文章太康初至蜀省父嘗著劍閣銘武帝命鐫之劍閣山累官中書侍郎領著作弟協少有雋才與載齊名官至河間内史時亂遂弃官家居以詩文自娛亢亦能文尤解音樂時號三張
  張威梁州人時氐揚難敵攻梁州刺史胡子祥弃城去威起兵逐難敵以其地歸李蜀張輔南陽人衡之後少有幹局初補藍田令不為豪强所屈累遷御史中丞梁州刺史嘗論司馬遷
  班固謂遷之著述辭約而義舉此所以稱良史也

  張澄字國明晉光禄大夫本郡太守善正書當葬父郭璞為占葬地曰葬某處年過百歳位至三司而子孫不蕃某處年减半位止於卿而子孫貴顯澄乃葬其劣處位果止光禄年六十四而其後遂昌澄子彭祖彭祖子敞
  張彭祖呉人官至龍驤將軍善𨽻書右軍毎見其縑素尺牘輒取而藏之子敞孫𥙿三世皆以善
  書名

  張敞晉侍御史度支尚書呉國内史桓元簒位敞以事忤元表獻忠款官至龍驤將軍子𥙿張光字景武江夏人身長八尺明眉目美音聲以牙門將伐呉有功遷江夏西部都尉遷梁州刺史張方河間人以材勇遷振武將軍方干之戰人無固志勸方夜遁曰兵之利鈍無常貴因敗以為成
  耳遂大勝

  張忠字巨和中山人隠于泰山恬靜寡慾苻堅遣使徴之辭送還達華山歎曰我東嶽道士沒于西
  嶽命也奈何行五十里及闗而死諡曰安道先生

  南北張𢎞䇿范陽方城人幼以孝聞遭母死三年不食鹽菜梁武帝以為輔國將軍郢城平帝乘勝直
  指建業𢎞䇿與帝意合城平遣封檢府庫秋毫無犯後封洮陽縣侯

  張耀上谷昌平人仕北齊以清白稱歴官尚書右丞文宣近出令耀居守至夜還耀不開門催迫甚急須火至識面方開帝嘆賞之耀奉職恪勤性節儉禄賜輒散宗族好讀左傳卒贈右僕射諡曰貞簡
  張羨河間鄭人少好學多所通渉仕周累官司成中大夫典國史周代公卿類多武將惟羨以素業自通甚為當時所重後年老致仕隋高祖徴至賜以几杖羨上表勸以儉約優詔答之卒年八十四諡曰定所撰有老子莊子義名曰道言五十二篇
  張普惠常山人精于三禮兼善春秋百家之説仕魏累官東豫州刺史普惠不營財業好有進舉
  厚于故舊卒諡曰宣恭

  張買奴平原人該博經義門徒千餘人諸儒咸推重之歴太學博士國子助教
  張吾貴中山人少聰慧年十八仕魏為太學博士吾貴先未多學乃從酈銓受禮牛天祐受易而
  自得為多其講左氏義例多以新意叅之學者竒焉

  張彫武中山人通五經尤明三傳弟子受業者以百數北齊神武召為諸子講説遷平原太守後除侍中彫武自以致位大臣勵精在公議論無所迴避數譏切寵要獻替帷扆武成深倚仗之
  張衮上谷沮陽人篤實好學有文魏道武為代王以衮為左長史累决大謀及道武即位遷黄門侍郎賜爵臨渭侯率心奉上不顧嫌疑尤好人物善誘無倦卒贈太保諡文康
  張恂字洪讓衮弟魏皇始初拜中書侍郎叅預宻謀後歴廣平常山二郡太守政為當時第一徴拜大中大夫卒贈平臯侯諡曰宣恂性清儉死之日家無餘貲子代為陳留北平二郡太守所歴著稱卒諡曰恵
  張白澤衮孫年十一遭母憂以孝聞長而博學仕魏為殿中曹給事中甚見寵任後為雍州刺史清心少欲人吏安之伊祁茍初三十人謀反文明太后欲盡誅一城人白澤諌而止卒贈廣平公諡曰簡子倫官至大司農少卿燕州大中正
  張萇年恂孫仕魏為汝南太守郡人劉崇兄弟分析惟一牛爭不能决萇年以己牛一賜之于是
  境内各相戒約咸敦敬讓子琛少有孝行官至太子翊軍校尉

  張𥙿字茂陵吳縣人父敞侍御史𥙿歴官尚書郎元嘉初為侍中益州刺史入為五兵尚書卒諡曰
  恭子演鏡永辯岱俱知名時謂之張氏五龍

  張邵字茂宗𥙿弟為晉瑯琊内史劉毅為相好士其門輻輳惟邵不往宋武帝聞而重之轉太尉叅軍及帝受命以功封臨沮伯文帝時轉征虜將軍雍州刺史加都督卒諡簡伯
  張永字景雲𥙿子歴官尚書中兵郎能文章善騎射為宋文帝所知拜揚威將軍加都督永志在宣力累歴將帥與士卒同甘苦所得賞賜即頒與士卒弟辯歴官尚書郎大司農
  張岱字景山裕子歴官水部郎轉司徒掾母年八十輒去官有司欲糾宋武帝曰觀過知仁不須按也明帝時歴州刺史都督諸軍事齊高帝知岱清直加給事中後進散騎常侍呉興太守卒諡貞子
  張暢字少微邵從子仕宋歴官記室參軍沛郡太守元嘉中魏太武南侵義恭欲弃彭城暢曰如此是舍安就危乃止事平進吏部尚書封夷道縣侯卒諡宣子子浩為諮議叅軍淹黄門郎
  張纂平城人北齊時叅丞相軍事為行臺右丞終護軍將軍北史論曰有齊之良臣也張續呉縣人清簡寡慾宋明帝時為太子中庻子大中正後遷中書令領國子祭酒續長於周易言
  精理奥一時宗之

  張子信河内人涉文學隠居白鹿山時出遊京邑北齊大寧中徴為尚藥典御武平初為大中大
  夫善易算及風角之術

  張彪襄陽人仕梁為東揚州刺史陳文帝據震澤彪拒之家口為陳所獲彪還若邪山陳遣兵重搆彪彪眠未覺其養犬黄蒼驚吠囓一人中喉死彪拔刀逐之映火識之曰卿須我者但可取頭誓不生見陳後遂遇害
  張融字思光呉縣人善草書玩涉百家弱冠有名宋時起為叅軍後歴封溪令入為御史中丞融性
  至孝父母沒皆負土成墳所著有玉海集

  張瓌字祖逸吳縣人永子少有幹略累遷桂陽内史不拜後為通直散騎常侍驍騎將軍梁天監初
  以給事中右光禄大夫致仕

  張充字延符緒弟吳縣人少好遊逸後修改博學該通仕梁為太子舍人累遷大司馬又拜散騎常侍國子祭酒充長于義理登堂講説皇太子以下王侯多執經問難卒諡曰穆
  張率字士簡呉縣人性簡重寛雅十三能屬文南齊時舉茂才累官太子洗馬梁天監初遷司徒嘗為待詔賦武帝手敕曰相如工而不敏枚臯速而不工卿兼之矣遂遷祕書丞官至黄門侍郎有文衡十五卷文集四十卷
  張昭字徳明陳吳郡人與弟乾性俱孝父卒兄弟不衣綿帛不食鹽醋日食麥屑粥毎一感慟必致嘔血服終又喪母哀毁如之家貧未得大葬遂布衣蔬食十餘年郡舉孝亷不就
  張盾字士宣以謹重稱為無鍚令遇刼問劫何須劫以刀斫其頰盾曰咄咄不易餘無所言於是生資皆盡不以介懐為湘東王記室出監富陽令廓然獨處無所用心身死之日家無遺財惟有文書千餘卷酒米數甕而已
  張種吳縣人初為法曹叅軍仕陳歴太府卿轉左民尚書高帝即位為都官尚書遷中書令種仁恕㢘静而識量宏博時人皆以為宰相之器卒諡曰元弟陵亦沉靜有識度官至司徒左長史
  張元後周芮城人性謙謹有孝行年十六祖失明元晝夜祈禱一夕夢神人以金篦療祖目越三日
  祖目痒因䑛之果明後人立祠謂之張府君廟

  張楚梓潼人母疾祈禱苦至截指自誓精神感悟疾愈元嘉中詔榜門曰孝行
  張昇京縣人喪父哀毁過度形骸枯悴聲聞鄉里盜賊不侵其境州表以聞標其門閭張敬兒冠軍人父醜官至節府叅軍敬兒有膽氣好射猛獸發無不中仕劉宋累官寧蠻叅軍後
  以平義嘉功轉侍中車騎將軍

  張鏡少與顔延之鄰居延之常談議飲酒喧呼不絶而鏡靜黙無言聲後鏡與客談延之從籬邊聞之辭義清婉延之心服謂客曰彼有人焉由是不復酣呼仕至新安太守鏡於兄弟中名SKchar
  張稷字公喬吳人幼有孝性因劉遘疾稷年十一衣不解帶終夜不寢及終毁瘠杖而後起見年輩
  幼童輒哽咽泣淚州里謂之淳孝後位御史中丞

  張嵊字四山吳人少敦孝行父稷為青冀二州刺史遇害嵊終身蔬食布衣侯景叛嵊為所執景欲
  存其一子嵊曰吾一門已在鬼籙不在爾處求恩于是皆死贈侍中

  張偉字仲業太原人學通諸經鄉里授業者恒数百人偉告喻殷勤常依附經典教以孝悌里人感其仁化事之如父性清雅非法不言太武時與高允等俱被辟命授中書博士
  張冲字思約呉人為舒州刺史梁武起兵遣辨士説之確然不囘固守不屈病將死勵府僚以誠節
  言終而卒贈散騎常侍

  張孝秀南陽宛人仕元魏為州從事刺史陳伯之叛孝秀為中州士大夫謀襲之弗克遂入匡山學道力田逺近歸慕赴之如市性通率不好浮華博涉羣書善談論𨽻書凡諸藝能莫不明習
  張燿南陽西鄂人仕元魏累遷步兵校尉歴岐東荆州刺史清直素著勤於其事尋加大將軍卒贈
  司空諡曰懿

  張華原平城人少明敏有器度仕北齊歴官兖州刺史獄有罪徒數十給假歸依期畢至州境猛
  獸為暴忽有大駮食之人咸以為化感所著及卒州人號慕為樹碑立祠

  張濟西河人涉獵書傳清辨善儀容魏道武愛之晉雍州刺史楊佺期乞師于常山王遵以禦姚興道武遣濟為遵從事即報之濟自襄陽還道武問江南事濟對稱㫖厚賞之後拜勝兵將軍
  張膺通許人延興中為魯郡太守履行貞素妻子採樵以自供孝文深嘉之遷京兆太守清白著稱
  得吏人之忻心焉

  張思伯河間人善説左氏傳為馬敬徳之次撰刋例十卷行于時亦為毛詩章句以二經教授齊安王廓位國子博士又有長樂張奉禮善三傳與思伯齊名位國子授助教
  張湛字子然酒泉人弱冠知名好學能屬文司徒崔浩識而禮之薦為中書侍郎湛知浩必敗固辭
  毎贈浩詩頌多箴規之言浩誅以壽終

  張正見字見賾清河東武城人祖善之魏散騎常侍渤海長樂二郡太守父修禮魏散騎常侍郎歸梁梁簡文在東宫正見年十三獻頌簡文深贊賞之嘗預經筵請决疑議吐納和順進退詳雅四座咸屬目焉仕梁及陳官至尚書度支郎有文集十一卷
  張讜字處言武城人仕宋為東徐州刺史性開通篤于撫恤青徐之士雖疎族末姻咸相敬視終青
  州刺史

  張烈字徽之武城人少孤貧涉獵經史有氣槩時青州有崔伯徽房徽叔與烈並有令譽時人號三徽終瀛州刺史弟僧皓字山客歴渉羣書工于談説有名於當世以諫議大夫徴不起世號徴君焉
  張景仁濟北人幼孤家貧以學書為業遂工草𨽻選補内書生周武城令侍書遂被引擢小心恭
  謹後主登祚累遷散騎常侍

  張敷字景𦙌小名樝父小名梨宋文帝問之曰樝何如梨對曰梨是百果之宗樝何敢比父卒毁瘠過制詔改其居曰孝張里宋武朝拜中書郎子融字思光作海賦顧凱之曰實超𤣥虚但恨不道鹽耳即註曰漉沙揚白熬波出素積雪仲春飛霜暑露有文集名玉海集
  張纉大通間為吳興太守省煩苛務清凈民吏便之大同二年召為吏部尚書
  張興世字文徳竟陵人少家貧白衣隨王𤣥謨伐蠻毎戰輒擒獲諸將不及𤣥謨甚竒之號龍驤
  將軍子忻㤗為吏部尚書

  張惠紹字徳繼義陽人少有武幹仕齊為竟陵横桑戍王母喪歸鄉里聞武帝起兵乃自歸累有
  戰功及帝踐祚封石陽縣侯位驍騎將軍

  張綰字孝卿𢎞䇿子與兄纉齊名湘東王嘗䇿之百事綰對闕其六號為百六公位散騎常侍御史中丞時兄纉為僕射百司就列兄弟並導騶分趨兩陛前代未有也時人榮之
  張亮字伯徳隰城人初事爾朱兆神武討兆兆奔於秀容左右皆宻通誠欵唯亮獨無啟䟽及兆敗竄於窮山令亮及蒼頭陳山提斬其首以降皆不忍兆乃自縊於樹亮伏屍而哭神武嘉歎之授丞相參軍漸見親待委以書記之任天平中為文襄行臺郎中典七兵事
  張彛字慶賓東武城人性公强有風槩歴覽經史仕魏為散騎常侍兼侍中持節廵察陜東河南十二州甚有聲稱後除安西將軍秦州刺史羌夏憚其威尋召為光禄大夫卒贈冀州刺史諡文侯
  張譏武城人年十四通孝經論語篤好𤣥言仕梁為士林館學士侯景冦臺城譏獨侍太子不去及
  臺城䧟譏崎嶇避難卒不事景後事陳卒于長安

  張晏之彛孫仕北齊官至北徐州刺史百姓為製清徳頌子䖍威涉獵羣書仕隋官至内史舎人
  儀同三司

  張蒲字𤣥則修武人父翬仕後燕慕容垂位至兵部尚書以清方稱蒲少有父風慕容寶時仕為尚
  書左丞後遷相州刺史扶弱抑强風化大行

  張冲字叔𤣥吳人仕陳為左中郎將非其好也乃覃思經典撰春秋義略異於杜氏七十餘事孝經
  論語義十卷前漢學義十二卷官至國子博士子復𦙍

  張褒梁天監中不供學士職御史彈劾之褒曰碧山不負吾乃焚章長嘯而去
  張約之秦郡人嘗為吉陽令徐羨之等謀廢立以次當及廬陵王義眞乃議先廢義眞為庶人約之憤惋上疏切諌徙梁州府叅軍見殺論者謂有田延年之風元嘉三年詔褒其義烈
  張顥為梁相雨後有鳥如山鵲令人擲之墮地化為石槌破得金印曰忠孝侯印
  張䖍威晏之子涉獵羣書歴周入隋累官謁者大夫上嘗問參見人首立者為誰䖍威審視而後對上怪問之䖍威引石建數馬故事為對時上數廵幸百姓疲弊䖍威上封事以諫由此見疎子爽仕至蘭陵令
  張䖍雄䖍威弟亦有才器秦孝王俊為秦州總管選法曹叅軍王嘗親案囚徒䖍雄誤不持狀口
  對百餘人皆盡事情同輩莫不嘆服後歴夀春陽城二縣俱有治績

  張季珣少慷慨有志節大業末為鷹揚郎將李宻䧟蒼城季珣坐聽事顔色自若羣賊曵令拜宻季珣曰吾雖敗軍將猶如天子爪牙臣何容拜賊宻壯而釋之翟讓從求金不得殺之其弟仲琰幼琮俱遇害
  張奫字文懿武城人父雙自清河太守免歸鄉人有引陳寇至者雙欲率子弟擊之奫賛成其計竟
  破賊由是知名奫仕周起家州主簿入隋為潭州總管卒諡曰莊

  張煚羨子好學有父風初仕周歴膳部大夫進爵為伯隋高祖受禪拜尚書右丞進爵為侯丁父憂柴毁骨立累遷民部尚書煚性和厚省識度甚有時譽後拜冀州刺史稱為良冀州刺史
  張衡河内人幼懐志尚有骨鯁風仕至御史大夫知無不言後以讒賜死唐高祖代隋追贈大將軍
  南陽郡公諡曰忠

  張文翊河東人父琚洹水令有清正教子姪皆明經自達文翊通三禮易書詩春秋三傳家貧灌
  園為業仁夀中辟舉不應事母至孝以徳化人及卒鄉人立碑頌焉

  張須陀閿鄉人有勇略弱冠從史萬歲討西㸑以功授議同從楊素擊平漢王諒加開府大業中
  為齊郡賛務歳饑即開倉賑給不待詔敕後以戰死

  張祥并州司馬諒作亂縱火燒郭下百姓驚駭城側有西王母廟祥登城再泣禱曰神其有靈可降
  雨相助言訖廟上雲起須臾驟雨其火遂滅士卒感其至誠莫不用命

  張允濟武陽令以愛民為行道不拾遺武陽民有以牸牛依婦家孳十餘犢而不還者訴縣不能决乃詣允濟允濟因令左右縳民蒙其首過婦家云捕盜牛者令盡出牛質所從來婦家不知遽曰此婿家牛遂㫁牛還婿














  萬姓統譜卷三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