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縣慘案與省港罷工交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萬縣慘案與省港罷工交涉 中華民國
英讎
1926年10月10日
刊於《醒獅》週報第一〇五期,民國十五年拾月十日出版。

 萬縣慘案是一件事。省港罷工交涉又是一件事。記者把這兩件似乎不相干的事情擺在一起,相提並論,讀者也許有點覺得奇怪。但是記者敢問一聲:這兩件事不先不後,剛在同時進行,讀者亦有點覺得奇怪呢?

 今年九月五日下午四時暴英突用大砲轟擊四川萬縣的南津街,陳家壩一帶,人民死者數百,傷者數千,商廛住宅,砲打之後,繼以火燒,燬壞損失的不知凡幾,大家知道此次行兇者是暴英。行兇的方法是砲擊。而受害的是我們中國四川萬縣的同胞其案情之嚴重損失之浩大,比之五卅慘案,漢口慘案,沙基慘案,九江慘案之總和猶過之無不及。事變之生,突如其來,英虜之蔑視一切,不重人道,不顧公法,殘暴險狠,亦爲前此所未聞。這樣的事,我們大家知道,全世界都會知道的;廣東的國民政府想來也不致充耳不聞。

 「兔死狐悲,物傷其類」無辜的同胞,被他人視同雞犬一般的殺死,這實在是誰都不能忍耐的。自慘案發生以後,全國民衆雖在國內戰爭水深火熱之中,亦皆激昂憤慨,投袂奮起,奔走呼號,函電紛馳,冀挽國權慰寃魂於萬一。有的主張對英經濟絕交,以望其悔悟;有的願與英虜決一死戰以挫其兇燄。或欲和平抵制,或欲激烈反抗,主張雖或不同,要其對英同仇敵愾之心,全國國民盡是一致的。尊重民意愛護國權的政府在此舉國仇英的熱烈空氣中當不能不與民合作;向英人提出嚴重抗議,不聽則訴之以武力,全國國民於此必起而爲之後盾。「甯爲玉碎毋爲瓦至」舉國一心,與英虜拚一死戰,英人雖悍,成敗實未可卜。爲國民爭人格,爲國家爭光榮,爲人類爭公道,縱敗亦榮也。卽不然,亦不應正於是時,偏與英虜丐好乞憐吧。說來奇怪,近日滬上各報竟有關於省港罷工忍辱解決之記載,請看:

 九月二十九日新聞報:『西南社云,解決省港工潮問題,自十八日廣州外交部長陳友仁向駐粵英總領事提出擬加抽入口貨特別關稅百分之二五,奢侈品百分之五,爲解決省港工潮問題,所抽之特別關稅,爲解散罷工工友之用。該牒文提出後,尚未得英領事正式答復,詎二十三日下午香港某署接到沙面西人機關來電,謂「廣州政府議決自動的解決封鎖香港,由十月一日起,不准罷工委員會派糾察隊監視,任由人民自由來往」云云。

 『至二十四日,據廣州官場方面傳來消息謂二十二日中央執行委員會,召集各委員及罷工委員會主席,開聯席會議,討論解決省港罷工問題,結果議決,先行恢復省港交通,散會後卽由外交部長陳友仁致函英領事略謂,「國民政府,業已與罷工委員會協議解決工潮辦法,先恢復省港交通,撤消糾察隊,停止杯葛,恢復交通之期,可望於十月一日實行,惟此舉於恢復中英貿易交誼上,將來能達至若何程度,應視英國之政策,及其行動若何,且須視英國對於中國民族主義之意義及其力量,能否認爲統一革新全中國工作以爲斷云』(下略)

 諸位!廣東政府諸公不是常常口呼「打倒帝國主義」欺哄民衆嗎?他們亦口口聲聲認定英國爲帝國主義之巨擘。吳佩孚之强橫,陳炯明之倒戈,鄧本殷之反側,陳廉伯之舉兵,以及廖仲愷之被刺,他們皆認爲香港政府卽英帝國主義所浮翼所指使;香港政府亦曾繼續不斷的向他們挪揄或威嚇。而廣東政府覓不顧信誓,不識廉恥?向英國如此軟化了。他們撤消糾察隊,他們恢復省港交通,以希冀達到擬加特別關稅之提議(注意國民黨員對於北京關稅會議的態度怎樣的!)並希冀英國承認他們爲能統一革新全中國的工作(注意國民黨徒對於段祺瑞上台宣言外崇國信時的態度如何。)他們復效盡曹錕,吳佩孚之所爲,竭力鎭壓愛國民衆,抑制愛國言論,爲效忠獻媚於英帝國主義者之表示。萬縣慘案發生以後,全國民衆,憤慨異常,莫不恨英切骨,願與偕亡,而廣東政府竟恬然不以爲意,惟竭誠向英國媾好乞憐,冀得其一顧爲榮。雖曰外交變幻,原無定策。而此時此地,廣束政府忽出此變態舉動,眞不能不使我們旁觀者咋舌稱怪。

 原省港罷工,實導源於五卅慘案;沙基慘案;如今交涉未了,英魂未奠,他們置之不管了。罷工而後,工友顚連困苦,奮鬥經年、其間損失不知凡幾,至今能得賠償與否,未有保障,他們亦皆不顧了,他們已決心要向英人恭順,便不顧一切,惟恐英人震怒,搖撼他們的根據地,我誠不解「保障民衆利益」之謂何,「力爭中國自由」之謂何!我們老百姓當不會再相信你們的宣言及黨徒的欺騙了。

 段祺瑞初入北京,宣言外崇國信,國民黨人譏其「不恤以尊重不平等條約,爲各國承認臨時政府之交換條件」,如今蔣介石初入武漢,國民政府就亟亟與國民公敵卽英國百般獻媚以冀其承認該政府爲有統一革新全中國的力量,我不知國民黨人今後將何以折段祺瑞而取得愛國民衆的信心?

 廖仲愷百日紀念之時,廖夫人演說謂「殺廖先生者係中國人,係英帝國主義者所主使,……英帝國主義者,以鉅量之金錢買兇暗殺廖先生」如今坯土未乾,言猶在耳,而國民政府已與其「殊死仇」之英國獻媚乞憐,我不知他們將何以安廖仲愷先生的魂,而慰其夫人的心?

 猶憶國民黨召集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之中,一則曰「國民政府成立,一方面對於帝國主義,軍閥及一切反革命派,取不妥協不姑息的政策,一方面對於民衆努力保障其利益」,再則曰「革命派他無所恃,其所恃者惟篤信謹守先總理所確立之根本方策,團結左派分子之勢力,代表大多數民衆之利益,與帝國主義軍閥爲殊死戰而已。」今則國民政府與國內軍閥爭城爭地,爲殊死戰則有之;與帝國主義者戰則未也。爲自身利益,含垢忍恥,違反民意,犧牲工人之利益與帝國主義者攜手妥協則有之,爲民衆保障利益則未也。而今而後我不知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諸公將何以再欺國民?

 該黨第二次代表大會以後又宣言:「打倒帝國主義,實爲國民革命之第一工作………英國爲帝國主義之巨擘………帝國主義得軍閥爲之傀儡,對於中國,遂得爲所欲爲。軍閥得爲帝國主義之傀儡,則亦有恃無恐,雖獲罪於人民亦恬然不以爲怪」蓋其所謂軍閥則指曹現吳佩孚張作霖諸人,今則廣州政府之所爲,以吾人之見地言之,則南北軍閥之甘爲帝國主義之傀儡而不恤獲罪於吾民,直一邱之貉而已,我不知該黨諸代表今後又將何以詔國我民?該次宣言之中有云;「嗚呼,五卅以來,青島,九江,上海,漢口,廣州各處慘殺案相繼而起,全國之愛國民衆,方血肉狼藉於帝國主義槍刃之下,而陳炯明等乃忍心受其豢養,聽其嗾使,於危害國民革命運動。蓋小軍閥之末路,倒行逆施,久已梟獍之不若矣,」我今稍易其詞,且曰:嗚呼,五卅以來,青島九江上海漢口廣東各處慘殺案相繼而起,至今萬縣忽又以劇殺聞,全國之愛國民衆,方血肉狼藉於英帝國主義槍刃之下,而陳友仁等置若罔聞,且忍心認仇爲友,與之媾和,以阻礙國民愛國運動之進行。蓋小政客之末路倒行逆施,久已梟獍之不如矣——吾不知該黨代表諸公,又將何以自辯?意者國民政府將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抑以與國內軍閥火拚,故不得不假重强鄰以逞其大欲?前者則暴英不足以語此;後者則張邦昌石敬塘輩之所爲事。國民政府其何以自解?

  如上所述吾人可得結論如下:

 一、國民政府平日以打倒帝國主義,力爭中國自由號召國民,實爲欺人之談。一旦情異勢變,利害攸關,雖帝國主義之巨擘暴英亦甘與之乞和,舉國民衆之忿怒與呼籲亦不值他們一顧。

 二、南北軍閥,擁兵自衛,其惟一目的均在掠奪國家及人民之利益,初無任何差別。他們亦均願結好外人,從事內戰,以自相斫逞其大欲。

 三、國內軍閥火拚,實爲外敵憑陵中國之最大原因。所謂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國人欲禦外侮,當先設法剷除國內一切軍閥。

 四、保障民衆利益,力求中國自由絕不可希冀任何軍閥担當這種責任。惟全國民衆熱誠參加純潔的愛國運動。中國纔可得救,中國國民纔可得自由及幸福。


PD-icon.svg 这部作品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或者以法人、非法人单位名義但非作者個人名義發表,1996年1月1日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法人、非法人单位作品發表起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