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永变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敦煌变文集·卷一·董永变文

董永变文[编辑]

  人生在世审思量,暂时吵闹有何方(妨);

  大众志心须净听,先须孝顺阿耶孃。

  好事恶事皆抄录,善恶童子每抄将。

  孝感先贤说董永,年登十五二亲亡。

  自叹福薄无兄弟,眼中流泪数千行;

  为缘多生无姊妹,亦无知识及亲房。

  家里贫穷无钱物,所买(卖)当身殡耶孃。

  便有牙人来勾引,所发善愿便商量。

  长者还钱八十贯,董永只要百千强。

  领得钱物将归舍,谏泽(拣择)好日殡耶孃。

  父母骨肉在堂内,又领攀发出於堂,

  见此骨肉音哽咽,号咷大哭是寻常。

  六亲今日来相送,随东直至墓边傍。

  一切掩埋总以(已)毕,董永哭泣阿耶孃。

  直至三日复墓了,拜辞父母几田常;

  父母见儿拜辞次,愿儿身健早归乡。

  又辞东邻及西舍,便进前呈(程)数里强。

  路逢女人来委问:“此个郎君往何方?

  何姓何名衣(依)实说,从头表白说一场!”

  “娘子记(既)言再三问,一一具说莫分张:

  家缘本住朗山下,知姓称名董永郎。

  忽然慈母身得患,不经数日早身亡。

  慈耶得患先身故,后乃便至阿孃亡。

  殡葬之日无钱物,所卖当身殡耶孃。”

  “世上庄田何不卖?擎身卻入残(贱)人行。

  所有庄田不将货,弃背今辰事阿郎。”

  “娘子问贿是好事,董永为报阿耶孃。”

  “郎君如今行孝仪,见君行孝感天堂。

  数内一人归下界,暂到浊恶至他乡。

  帝释宫中亲处分,便遣汝等共田常,

  不弃人微同千载,便与相逐事阿郎。”

  董永向前便跪拜:“少先(失)父母大恓惶!”

  “所卖一身商量了,是何女人立门旁?”

  董永对言衣(依)实说:“女人住在阴山乡。”

  “女人身上解何艺?”“明机妙解织文章!”

  便与将丝分付了,都来只要两间房。

  阿郎把数都计算,计算钱物千疋强。

  经丝一切总尉了,明机妙解织文章。

  从前且织一束锦,梭声动地乐花香,

  日日都来总不织,夜夜调机告吉祥。

  锦上金仪对对有,两两鸳鸯对凤凰。

  织得锦成便截下,揲将来,便入箱。

  阿郎见此箱中物,念此女人织文章。

  女人不见凡间有,生长多应住天堂。

  但织绮罗数已毕,卻放二人归本乡。

  二人辞了须好去,不用将心怨阿郎。

  二人辞了便进路,更行十里到永庄。

  卻到来时相逢处,“辞君卻至本天堂!”

  娘子便即乘云去,临别分付小儿郎。

  但言“好看小孩子,”共永相别泪千行。

  董仲长年到七岁,街头由喜(游戏)道边旁,

  小儿行留被毁骂,尽道董仲没阿孃。

  遂走家中报慈父,“汝等因何没阿娘?”

  当时卖身葬父母,感得天女共田常;

  如今便即思忆母,眼中流泪数千行。

  董永放儿觅父(母)去,往行直至孙宾(膑)傍:

  “夫子将身来誓挂(筮卦),此人多应觅阿孃。”

  “阿耨池边澡浴来,先於树下隐潜藏。

  三个女人同作伴,奔波直至水边傍。

  脱卻天衣便入水,中心抱取紫衣裳;

  此者便是董仲母,此时修(羞)见小儿郎。”

  “我儿幽(幼)小争知处,孙宾(膑)必有好阴阳。

  阿孃拟收孩儿养,我儿不仪(宜)住此方,

  将取金瓶归下界,捻取金瓶孙宾(膑)傍。”

  天火忽然前头现,先生失卻走忙忙,

  将为当时总烧卻,检寻卻得六十张。

  因此不知天上事,总为董仲觅阿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