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中郎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 蔡中郎文集 卷第五
漢 蔡邕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華氏活字本
卷第六

蔡中郎文集卷之五

  光武濟陽宫碑

惟漢再受命曰世祖光武皇帝考南頓君初生濟陽令有武帝行過

宫常封閉帝將生考以令舎下濕開空後殿居之建平元年十二月

甲子夜帝生時赤光室中有明使卜者王長卜之長曰此善事不可

言歳月嘉禾一莖生九穗長於凡禾因爲尊諱王室中微哀平短祚

姦王莾媮有神器十有八年罪成惡熟天人致誅帝乃龍見泉淵躍

滍上破前隊之衆彌二公之師牧兵略地經營河翔戮力戎功翼戴

更始又不即命帝位闕焉於是羣公諸將據河洛之文叶符瑞之珍

僉曰歴數在帝踐祚𠃔宜乃以建武元年六月乙未即位鄗縣之陽

九域之陌祀漢配天不失舊物享國三十有六年方内乂安蠻夷率

服廵狩太山禪梁父皇代之遐邇帝者之上儀罔不畢舉道德餘慶

延于無窮先民有言樂其所自生而礼不忘其本是以虞稱嬀納SKchar

美周原皇天乃審實始于此其路蘇哉所謂神麗顯融越不可尚小

臣河南尹鞏瑋先祖銀艾封侯歷世卿尹受漢厚恩瑋以商其餘烈

郡舉孝㢘大官承來在濟陽願見神宮追惟桑子褒述之義用敢作

 赫矣天光爰耀其輝䔍生聖皇

 二漢之微稽度乹則誕有靈姿黃孽定熄羣㓙於夷匡復帝載

 萬以綏廵于四岳展義有方登封降禪升中于爰兹𥘉基天命

 孔彰子子孫孫保之無疆

  太尉汝南李公碑

公諱咸字元卓汝南西平人盖秦将李信之後孝武大將軍廣之胄

也枝流葉布家于兹土文武繼踵世爲著姓曽祖父江夏太守伯父

東郡太守父受純懿之資粹忠清之節夙夜嚴考孝配大舜敦詩書

而恱禮樂觀天文而察地理兼洞與神合契抗流行邁操色過孔父

舉孝廉除郎中光禄茂才遷衛國公相受高宻令勤恤民𨼆政成功

蕳遷徐州刺史百司震肅饕餮風靡惡直醜正公事去官帝念其勲

家被榮命漁陽太守還遷度遼將軍叶德魏絳和戎綏邊徴河南遭

母憂乞行服闋奔命孝和皇帝時機宻乆缺百僚僉𠃔詔林尚書歴

僕射令納言危行以公事去民神憤怒之帝曰逾哉徴不拜將作大

匠大司農大鴻臚太僕射公所蒞也憲天心以教育沐垢濁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爲國有賞盖有億兆之心懿鑠之美昭登于上丕顯之化宣聞于上

及建上司位太尉補衮闕叙彞倫天人交格無折雖元凱翼堂周郡

SKchar未之或喻功遂身退以疾自遜求歸田里先孝致仕七十有六

嘉平四年薨海内咨嗟莫不惻焉於故吏頴川太守張温等相與嘆

曰名莫隆於不朽德莫盛於萬世銘勒顯于鍾鼎清烈光于來裔刋

石立碑德載不泯 天埀三台地建五岳降生我哲

應䁀之足奕世載德名昭圖録旣文且武桓桓紹續外則折衝

 内則大麓惟清  品物以喜告老懸車天人靡欺曽不百齡

圯我國基人之爲七云亡八極悼思能始於寵宣流鐫紀斯石

 鴻烈顯休

 陳留索昏上里社銘

曰社祀之建尚矣昔在聖帝五行之官而共工子勾龍爲土及其没

也遂爲社祀故曰社者土地之主也周禮建爲社位左宗廟右社稷

我醜攸行於是受脤膏恒動於是所農又班之于兆民春秋之中命

之供祠故自有國至于𥠖庶莫不事焉惟斯庫里古陽武之戸牖鄕

春秋時有也子華爲秦相漢興陳平由此社宰遂相克定天下爲右

丞相封曲逆永平之世虞延子爲大尉司   公至嘉平延弟曽

孫放字子卿爲尚書外戚梁冀乘寵作辭首䇿誅之王室以績封召

都亭侯太僕太常司空毘天子而維四方克錯功其往烈有常於里

同監爰暨邦人令以爲宰相繼踵咸出斯里秦一漢三而虞氏焉雖

有積善餘慶終身之致亦斯社之所相也乃與樹碑作頌以示則後

 唯王建祀明事百神乃顧斯社

 于我兆民明徳惟馨其慶聿彰自嬴及漢四輔代昌爰我虞宗

 乃世重光元勲旣立錫兹土疆乃公乃侯帝載用庸神人叶祚

 且巨且長凢我里人盡受嘉祥刋銘金石永世不忘

  陳留太守胡公碑

君諱碩字秀叡交趾都尉之孫太傅安鄕侯少子也其先與楚同姓

别封于胡以國爲氏臻乎漢奕世載德不替舊勲君㓜有嘉表克岐

克嶷不見異物習與性成孝于二親養色寧意蒸蒸雍雍雖曽閔顔

萊無以尚也緫角入學治孟氏易歐陽尚書韓詩博綜古文周覽篇

藉言語造次必以經綸加之行巳忠儉事施順怒公體所安爲衆共

之驕怪不萌於内喜愠不形於外可謂無兢伊人温恭淑愼者也初

以公在司徒除郎中肅衛十年以叔父憂疾自免州郡交辟皆不就

後以大将軍高第拜侍御史遷諌議大夫以將軍事免官舉賢良方

正不諧公車建寧元年召拜議郎還納忠盡規匪SKchar于位遷侍中虎

賁中郎將年遭疾屢上印綬詔書听許以侍中養疾其年七月被尚

書召不任應命詔使謁者劉悝賫印綬即拜陳留太守君聞使者至

加朝服絁紳使者致詔君以手自繫陳辭職恩其明二十一日遣生

奉章食後報還與相丞荅意氣精了是日疾遂大漸略漏未分奄忽

而卒時年四十一天子憫悼使者王謙詔具送葬以中牢具祠賜錢

五萬布百疋贈糓三千斛同位畢至赴吊雲集生榮未容没有餘哀

於是遐邇搢紳爰暨門人相與嘆述君聽追痛不永怛切情憭無不

寘懷行由已作名自人成先民旣邁𩔖兹頌   嗟我明哲如何

勿銘乃作辭曰 猗歟懿德令問有彰祗服其訓

 克構克堂孝思唯則文藝丕光敦牽忠恕衆恱其良綏弱以仁

 不云我強爰具登朝進退以方見機而作如鴻之翔乃位當伯

恪䖏左右兼掌虎族禁戎𠃔理遘兹虐痾帝用悼止俾守陳留

庶䔍其祉王人旣詔景命不俟鳴呼昊天殱我英士如何贖也

 敦不百已哀哉永傷萬年是紀

  陳留太守胡公碑

君諱碩字秀叡交趾都尉之孫太𫝊安樂侯之子也順帝時爲郎中

桓帝時遭叔父憂以疾自免荆州將軍比辟輙辭疾後以高等拜侍

御史遷諌議大夫舉賢良方正病不詣公車建寧元年七月拜陳留

太守病加不任應召詔使謁者劉悝即授印綬二十一日卒詔出遣

使者王謙以中牢具祠特賜錢五萬布一百疋贈糓三千斛儔𩔖赴

送逺近鱗集於是陳留主簿高𠮷蔡軫等咸以郡選充備官屬來迎

者三十四人奔驚跋渉承清化逢天之戚不獲延祚痛心絶望切怛

永慕乃相與衰絰庭位號咷靈柩將窆誕自申勑脩儀   疚在

輿服寮御部引各執其職路人感愴觀者嘆息盖三綱之序與並育

以舊奉新篤嗟我行人敢不自朂遂樹碑作銘以表令徳

 於藐下國瞻仰俊乂欽見我君爰綏我惠式昭績恩 勞其顇

 昊天不吊景命顚墜悠悠蒸𥠖惆悵喪氣政雖未宣問之遺愛

 祁祁我君習習冠蓋修以迓曽 不東邁靈魂徘徊靡所瞻逮

 惟其傷矣胷肝摧碎勒銘告哀傳于萬代



蔡中郎文集卷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