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太安人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蔣太安人墓誌銘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余奉母金陵久矣。乙酉歲,編修蔣君士銓亦奉母來。兩老人居相鄰,志相同,遊相得也。亡何,編修就蕺山書院之聘,挈家去。余母眷然曰:「久不見蔣太安人,如別春風,令人慕思。」今年正月,太安人委化揚州,編修走手書乞銘以葬。余慮余母之悲,未敢遽告。竊念編修以文學伏海內,於當今賢豪,無所不交。何獨以誌幽之文,遠屬於余?疑太安人之愛其母以及其子,身後之托,亦其志也。乃謹按其狀而銘之曰:

太安人鍾姓,名令嘉,字守箴,晚自號甘荼老人。為南昌隱士滋生公之季女。年十九來歸我贈公適園先生。以子士銓貴,誥封安人。有孫三,曾孫二。年七十而終。

性明慧仁恕,嫻禮則,曉書史。生編修,三歲教之識字。弱不能持管,乃戲析竹絲,排撇畫,誘其記憶。從贈公館晉陽,還鉛山,服勞習勩,相對逌然。垂老神明不衰,見婢媼衣或穿敝,必代安襻襊,停針以須。時時存心惠物,曰:「人之所以生,仁也。人而不仁,安用生為?」當編修官京師時,聲名甚盛。裘大司空薦其才,天子頷之,將超擢者屢矣。太安人慮其性剛,將忤眾,命還山讀書。畫《歸舟安穩圖》,首題七詩。嗟乎!士大夫一登朝,寧未免耽於寵榮。此困於赤紱之占,《周易》所為兢兢也。太安人一女子,能深明出處之義,以勇退為提撕,此何如識力耶?然而編修既歸,四方之相乞為師者,慕其才,兼知其孝。先以安車迎太安人,太安人因得就養無方。東遊明聖湖,探禹穴,南攬棲霞、鍾阜之奇,北還邗江,聽竹西歌吹以終。一時邦君諸侯,通家子姓,爭拜絳紗,問經義,如宣文君、義成夫人故事。嗚呼榮哉!母範之賢,善人之報,均足以銘。以某年月日葬某。銘曰:

水之守土也審,母之測子也準。既教之升,復偕之隱。此非高世之姬、姜,乃知幾之顏、閔。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