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何月夜追韓信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蕭何月夜追韓信
作者:金仁傑

第一折[编辑]

(等漂母提一折,下)(惡少年云了)(旦並外止)(末抱監背劍冒雪上,開)自家韓信的便是。自今秦失其鹿,天下逐之,不知久後鹿死誰手?想自家空學的滿腹兵書戰策;奈滿眼兒曹,誰識英雄之輩,好傷感人呵!

【仙呂】【點絳唇】想著我獨步才超,性與天道,淩云浩。世事皆濁,則我這美玉誰雕琢?

【混江龍】消磨了聖人之教,兒時的經綸天地。整皇朝。時遇著梁雌雉,急切釣不的滄海鯨鼇。淚灑就長江千尺浪,氣衝開云漢幾重霄。啊次包羅大地,肺腑卷攝江河。筆尖能搖山岳,劍鋒可摘星辰。歎英雄何日朝聞道,盼殺我也玉堂金馬,困殺我也陋巷簞瓢。

【油葫蘆】尋思我枉把孫吳韜略學,天交我不發跡直等到老,一回家怨天公自恁困英豪。歎良金美玉何人曉,恨高山流水知音少。禮不通忘了管轄,道不行無了木鐸。枉著那兵書戰策習的玄妙,爭奈俺命不濟謾徒勞。

【天下樂】空教我日夜思量計萬條,一回家心焦,何日了?越把我磨劍的志節懶墮卻,窄將文業攻,武藝學,至如學將來有甚好。

(做冒雪的科)(云)嗨,好大雪呵!

【那吒令】似這般大雪呵,街上黎民也懊惱;似這般大雪呵,山上樵夫也怎熬;似這般大雪呵,江上漁翁也凍倒。便有個薑子牙也難應非熊兆,子索把綠蓑衣披著。

【鵲踏枝】昔零零灑瓊瑤,亂紛紛翦鵝毛。越映的江闊天低,水遠山遙。冰雪堂蘇秦凍倒,漏早堂顏子難熬。

【寄生草】凜凜寒風刮,揚揚大雪飄。如銀河滾下飛虹瀑,似玉龍噴出梨花落,比白云滿地無入掃,我則見敗殘鱗甲滿天飛,抵多少西風落葉長安道。(做見旦外,並旦施禮科)(旦云了)

【么】你道我秋夏間猶難過,冬月天怎地熬,可不春來依舊生芳草。你道我白身無靠何時了,可不說青霄有路終須到。則我這男兒未濟婦人嫌,真乃是龍歸淺水蟆蟲麻笑。

【村裏迓鼓】憑著我五陵豪氣,不通道一生窮暴。(云)夫子抱麒麟而哭生不遇時。我若生在春秋那時,英雄志登時宣召。憑著滿腹才調,非咱心傲。論勇呵那裏說卞莊強,論武呵也不數廉頗會,論文呵怎肯比子產高,淪智呵我敢和伍子胥臨潼鬥寶。(等外並旦又住)

【元和令】晉靈轍得飯了,請趙盾且休鬧。聖人言謀道不謀食,居無安食無飽。覷了田文門下女妖嬈,(做煩惱出門,唱)我寧可首陽山白餓倒。(等淨土,打撞怒云)

【上馬嬌】口口庚運歹也逢太歲惡,但行處撞著兒曹。(等淨做住,行著唱)他把我丕丕的趕過長安道,惡難怎逃。時下怎歸著,忿氣不消,趕到我二十遭。

(等淨做劍哏住)

【遊四門】呀,早劍橫秋水手中提,(等淨云了)我可甚由自想來朝。(等淨云了)你道拜為兄長相結好,為朋友便耽饒。呵,咱兩個做知交。

【勝葫蘆】可知大古是人伴賢良智轉高,(淨怒云了)呀,怎想舌是斬身刀。則見他惡歆歆伏著龍泉尋左錯,他把我踢收禿刷觀覷,則覺我驚驚戰戰心怕,不由我的羞剔癢腿艇搖。

(等淨云了)昔日宋桓魋欲害孔子,孔子不能逃難,亦曾微服而避過。我想一代聖賢尚然如此,何況韓信。

【後庭花】歸冥鴻惜羽毛,休想先王懶折腰。(做鑽一遭)赤緊在他雙股下,子索伏低且做小。(做又鑽一遭)向胯下扒步到兩三遭,避個的鄉人海恥笑恨難消。伏軟弱痛難熬,兒曹每行霸道。(等外唱淨下了)是准人把劍客趕去了?細身軀猛回頭觀覷著。

【柳葉兒】卻元來是孟嘗君來到。(等旦云)見桑新婦亂下風雹,哥哥咱止是揚鞭舉棹休相笑。卻才那齊管仲行無道,義見魯義姑逞粗豪,咱呵可甚晏平仲善與人交。

(等卜兒云了)(云)婆婆這思念,久後須要報了。(卜兒云了)

【尾】(卜兒砌末)真乃是孟母斷機心,(等外與砌末了)怎忘的鮑叔般相結好。(旦云了)我早則離了你賢達嫂嫂,(等旦云了)人丈夫何愁刎頸交。(旦云了)割雞焉用牛刀,打聽波女妖嬈,有一日平步青霄,不信鴻鵠同燕雀。(等旦云了)噤聲!憑著我整乾婦六韜,展江山三略,笑談間束帶立於朝。(下)

第二折[编辑]

(等霸王上。開,一折。下)(等駕提一折)(等蕭何云了)(正末背劍蹬竹馬兒上,開)想自家離了淮陰。投于楚國不用。今投沛公。亦不能用人。悶悶而不已,而成短歌。歌曰:背楚投漢,氣吞山河。知音未遇,彈琴空歌。棄執戟離霸主,謀大將投蕭何。治粟以歎何補,乘駿騎而知他。(詩曰)淚灑西風怨恨多,淮陰壯士被窮磨。魯麟周鳳皆為瑞,時與不時爭奈何。

【雙調】【新水令】恨天涯流落客孤寒。歎英雄半世虛幻。坐下馬空踏遍山水雄。背上劍枉射得鬥牛寒。恨塞於天地之間,云遮斷玉砌雕欄,按不住浩然氣透霄漢。

【駐馬聽】回首青山,拍拍離愁滿戰鞍,舉頭新雁,呀呀哀怨伴天寒。止望學龍投大海駕大關,剗地似軍騎羸馬連云棧。且相逢覷英雄如匹似閑,堪恨無端叫海蒼生眼。

【沉醉東風】幹功名千難萬難,求身仕兩次三番。前番離了楚國,今次又別炎漢,不覺的皓首蒼顏。就月朗叫頭把劍看。忽然傷感默下心來,百忙裏揾不幹我英雄淚眼。

(詩曰)身似青山氣似云,也曾富貴也曾貧。時運未來君休笑,太公也作釣魚人。

【水仙子】想當日子牙守定釣魚灘,遇文王親詣磻溪登將台。如今一等盜糠殺狗為官宦,天那,偏我幹功名的難上難。想岩前傅說貧寒,平糞土把生涯幹。遇高宗一夢間,他須不曾板築在長安。

(蕭何踏竹馬兒上,了)

【雁兒落】丞相道將咱來不住的趕,韓信則索把程途盼。(蕭何云了)為甚卻相逢便噤聲,非是我不言語相輕慢。

【得勝令】我又怕叉手告人難,閑此上懶下寶雕鞍。(蕭何云了)說著漢天子猶心困,量著楚重瞳怎掛眼。(蕭何云了)棄駿馬雕鞍,向落日夕陽岸。辦蓑笠綸竿,釣西風渭水寒。

(蕭何云了)

【夜行船】看承的自家如等閒,我早則沒福見劉亭長龍顏。(蕭何云了)誰受你那小覷我的官職?(蕭何云了)誰吃你那淹留咱的茶飯?(蕭何云了)剗地說功名半年期限。

【掛玉鉤】我怎肯一事無成兩鬢斑,(蕭何云了)既然你不用我這英雄漢,因此上鐵甲將軍夜度關。你端的為馬來將人盼,既不為馬共人,卻有甚別公幹?我漢室江山,可知、可知保奏得我甚掛印登壇。(蕭何云了)(漁公上,云了)(蕭何並末上船科)丞相道漁公說得是,官人每不在家裏快活,也這般戴月披星生受了。末將謂韓信功名如此艱辛,元末打魚的覓衣飯吃,更是生受。

【川撥棹】半夜裏恰回還,抵多少夕陽歸去晚。煙煙灣灣.珂佩珊珊,冷清清夜靜水寒,可正是漁人江上晚。

【七弟兄】腳踏著跳板,手執定竹竿,不住的把船攀。兀良,我則見沙鷗驚起蘆花岸,忒楞楞飛過蓼花灘,可便似禹門浪急桃花泛。

【梅花酒】雖然是暮景殘,恰夜靜更闌。對綠水青山,正天淡云閑。明滴溜銀蟾似海山,光燦爛玉兔照天關。撐開船,掛起帆,俺紅塵,戶受塗炭,恁綠波中覓衣飯。俺乘駿騎懼登山,你駕孤舟怕逢灘。俺錦征袍怯衣單,你綠蓑衣不肯幹。俺幹熬得鬢斑斑,你枉守定水潺潺。俺不能勾紫羅襴,你窄執著釣魚竿,咱都不到這其間。

【收江南】怎知煙波名利大家難。(做上岸科)(漁父先下)抵多少五更朝人馬嘶寒,對一天星斗跨雕鞍。不山我倦憚,也是算來名利不如閑。

【尾】我想這男兒受困遭磨難,恰便似蛟龍未濟逢乾旱。怎蒙了戰策兵書,消磨了盾劍搖環。唱道惆悵功名,因何太晚,似這般涉水登山,休休休空長歎。(蕭何帶住)謝丞相執手相看,不由我半挽著絲韁意去的懶。(下)

第三折[编辑]

(駕上,云了)(蕭何云了)(樊噲上,云了)(正末上,開)不想今日,得見官裏面皮。

【中呂】【粉蝶兒】手摘星辰,腳平踏禹門潮信。吐虹蜺於丈絲綸。釣五國,平天下,怎教魚龍一混。早則得志羽啪綸巾,再不踐長途客身難進。

【醉春風】昨日看青山綠水劍光昏,今朝見白馬紅纓彩色新。便做一宵宮裏夢賢人,也似這般准,准。三省吾身,五陵年少,端的一言難盡。(做探蕭何,禮了)今日得見官裏,謝丞相一人而己。

【石榴花】昨日恰正功羈懷千里踐紅塵,唯騎欲私奔。若不是朝中宰相自勞神。把飄零客身,引入賢門。若不是丞相追回沙,這其問趁西風人遠天涯近。則見眾公卿步履殷勤,把列著中半張鑾駕迎韓信。這的是天子重賢臣。

(做見駕,駕發下科)

【鬥鵪鶉】臣迭不得舞蹈揚塵。(駕云了)嗨,好豁達波至尊,這一遍不弱如文王臨渭濱。(駕云了)量這個夯鐵之大小可人。怎做這社棱臣。為我王納諫如流,因此上丞相奏准。做回駕科)

【剔銀燈】臣昨日做了個夜度昭關伍員,不弱如有國難投孫臏。今日又個曾驅兵領將排著軍陣,不剌,怎消得我工這般棒轂推輪。量這個提牌將,執戟人,霎時間官封一品。

【蔓菁菜】陛下,我親掛了元戎印,久已後我工掌十萬衛錦乾坤。恁時節須小本,你看我盡口仟忠立功勳,單注著楚霸王大軍盡。

(樊噲云了)眾軍拿下者!既為元帥,軍有常刑,推轉者。(駕上云了)且留下者。(云)我王萬歲萬歲萬萬歲!想古往今來,多少功臣名將,誰不出於貧寒碌碌之中,聽微臣說咱。

【十二月】伊尹曾耕於有莘,子牙曾守定絲綸,傅說在岩前板築,夫子在陳蔡清貧。(等淨云了)你休笑這做元帥的原是庶人,道丞相也是個黎民。

【堯民歌】我從來將相出寒門。(駕云了)咱王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駕云了)息怒波豁達大度聖明材。(淨云了)噤聲波低頭切肉大將軍。(淨云了)休賣弄花唇,你不曾把槍刀劍戟掄,我只見你殺狗處持刀刃。(淨云了)(駕上,云了)霸王酒不飲三。色不侵二。有喑嗚叱吒之威,舉鼎拔山之力。人有疾病之苦,泣涕衣食而飲。陛下不知。霸王卻有幾莊兒不及我王處。(等駕云了)

【上小樓】他不合燒阿房三十六宮,殺降兵二十萬人。先到咸陽,不依前言,自號為君。趕故主,殺子纓,誅絕斬盡。更殺義帝江心巾打家難奔。

【么】把長安封與佞臣,將彭城改作內門。這的是他不得大時,失了地利,惡了秦民。匹擄掠民才,弑君殺父,言而無信。及至他封官時惜爵刓印。(駕上,云了)我王錯矣!豁達大度,納諫如流,為忄敞宗而罷刑肉,滅強秦而罷城旦。有功雖仇必賞,有過雖親必誅。霸王為名征,我主施仁義呵。

【耍孩兒】這楚重瞳能有十年運,(駕云了)占十分消磨六分。臣一觀乾象甚分明,(駕云了)我王帝早朗朗超群。(駕云了)他時來力舉千斤鼎,直熬得運去無功自殺身。(駕云了)陛下問安邦策何時定,臣算著五年滅楚,小可如三載亡秦。

【么】恁般一個秦家基業人,客盡東愁甚末劉項不分。登時間-統做漢乾坤,笑談間席捲三秦。敗齊破趙無虛謬,火楚興劉有定準。(駕云了)請我王休心困,薦微臣的是朝中宰相,拿霸主的全在閫外將軍。

【三煞】臣教子房散了楚軍,周勃領著漢兵。臣教酈商引鐵騎八方四面相隨趁,臣教王陵作先鋒九裏山前明排著陣:臣教灌嬰為合後十面埋伏暗擺著軍,臣教樊噲去山尖頂上磨旗作軍戶眼目,看陣勢調遣軍人。

【二煞】得勝也臣教人梁王在後面趕,詐敗也臣教兒江工在前面引。把楚重瞳賺入長蛇陣,恁時節喑嗚叱吒難開口。便舉鼎拔山怎脫身。臣教呂馬童緊緊地相逗趁,(等駕云了)不妨事。他那裏知心故友,子是個取命的凶神。

(駕云了)相持處用著一人,孤舟短棹,直臨江岸,扮作漁公。楚重瞳殺的怕撞陣沖軍,走的慌心忙意緊,行至烏江,無處投奔,來叫漁公。

【尾】只說道渡人不渡馬,(駕云了)他待渡馬時便不說渡人。(駕云了)這的是一朝馬死黃金盡,那時節有家難奔,有國難投,急不得已,羞扯龍泉自去刎。(下)

第四折[编辑]

(竹馬兒凋陣子上)(漁翁、霸王一折,了)(駕一行上)(末扮呂馬童上,云)怎想今日烏江岸上,九裏山前,送了你呵,好傷感人呵!

【正宮】【端正好】再休誇桀紂起刀兵,謾說吳越相吞併,也不似這一場虎鬥龍爭。方信圖王霸業從天命,成敗皆前定。

【滾繡球】哎,霸正呵,全個見鴻門會那氣性。今日向烏江岸滅盡形,那裏也拔山舉鼎。怎想你臨死也通點人情,自別處叫一聲,鄉人呂馬童。梟首級分付的明,這兩莊兒送得楚重瞳百事無成。待叫向垓心坦別了虞姬。悶悶悶,懶歸西楚親無救。待去來吳楚八千子弟散得無一人,羞答答恥向東吳又再起兵,另巍巍孤掌難鳴。

(駕云了)

【收尾】只為那八千子弟無蹤影,因此上送得他十二瑤階獨自行。道寡稱君事不成,創業開基命不存。失卻龍駒怎戰爭,別了虞姬那痛增。前後軍兵緊相並,左右槍刀廝圍定。掠袖揎拳挺盔頂,破步撩衣扯劍迎。響斷獅鍪心不寧,伏著龍泉身略橫。猿背彎環。醉眼朦朦,腰項斜稱。呀,他可早鮮血淋漓了戰袍領。(下)

(扮韓信上)(駕上云)

題目霸王垓下別虞姬

高皇親掛元戎印

漂母風雪歎王孫

蕭何月夜追韓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