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山征西/6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目錄 薛丁山征西
◀上一回 第六十一回 樊梨花一打五龍陣 竇一虎求借芭蕉扇 下一回▶

  前話不表。再言梨花在馬上想道:方才一時許他破陣,若懼不去,被他們笑我無能。想五龍陣,無非按五行生剋,但陣中毫光萬道,寶貝不少,凡人不能進去,須有術之士、仙教弟子,方可去得。就傳令月娥、金蓮二將,付靈符一道,保護其身:「去打青龍陣,須要小心。」二將領令而去。點秦漢、竇一虎:「你有金丹保命,去打赤龍陣。」二將領令而去。又點仙童、金定二員女將:「各帶靈符護身,防他寶貝傷人,去打白龍陣。」二將領令而去。梨花想道:「軍中能知仙法只有八人,已差去六人,我與丁山去打黃龍陣。只一黑龍陣誰去打?」正在此想,只見尉遲青山解糧到來,參見元帥。

  元帥大喜說:「你竹節鋼鞭乃仙傳之寶,可以去得。」他黑臉黑甲,正應黑龍。命他同先鋒羅章付靈符一道,去打黑龍陣。二將高興,領兵而去。令劉仁、劉瑞、金桃、銀杏同眾將守住營盤,不可輕動。眾將領令。

  梨花、丁山去打中央黃龍陣,見陣中殺氣沖天。再表月娥、金蓮打入青龍陣內,巨見陣中衝出一員番將,好不利害。見他青盔青甲青臉,坐下青鬃馬,手執開山大斧,大旗一面,書名大將方萬春。出馬攔住陣門,大喝道:「二位佳人休來送命,倒不如陣前投服,收留成親。」二將聽了大怒,說:「不必多言。」將雙刀劈面砍去。方萬春使斧相迎,戰有數十合,月娥將攝魂鈴搖動,方萬春倒撞下馬。金蓮正欲去斬,只見青龍公主騎鶴而出,喝聲:「休傷我將!」執劍砍來。月娥、金蓮雙刀架住,三人大戰。公主搖動百靈旗,忽聽得陣中一聲響亮,趕出無數怪獸,張開血盆大口,飛奔前來吃人。

  二人唬得魂不在身,回馬出陣,敗歸大營。

  那秦漢、一虎打入赤龍陣,見陣裡紅光中衝出一員番將,臉如紅棗,紅盔紅甲,騎下胭脂馬,手執大刀,旗上書名雲必顯,舞刀攔住說:「你兩個矮東西也來打陣,吃我一刀。」二將根棒相迎,殺得番將招架不住,回馬就走。二將正要追趕,赤龍公主飛鶴而出敵住,祭起雌雄劍,當頭砍來,秦漢、一虎看來不好,俱入地走了。

  再說仙童、金定二將,殺入白龍陣,見白霧漫天,衝出番將忽突大,白盔白甲,坐下銀鶴馬,手執銀槍,擋住廝殺。戰未數合,番將大敗而走。白龍公主衝出,撐開寶傘,二將見了,叫聲:「不好!」各人大敗逃回。白龍公主收了寶傘回陣。那尉遲青山、羅章殺入黑龍陣,陣中黑氣沖天、衝出番將郝麒麟,接住廝殺。郝麒麟豈是尉遲青山對手,戰不數合,回馬就走,裡面衝出黑龍公主,把百葉幡搖動。二將幸得靈符在身,不能化為血水,跌下馬來,陷在陣內。

  再言梨花同丁山殺入黃龍陣,只見黃沙漠漠,衝出番將蘇定國,金盔金甲金臉,坐下黃驃馬,象秦瓊轉世,手執黃金鐧,衝出攔住說:「通下名來。」

  丁山說:「我乃平遼王世子薛丁山,同妻元帥樊梨花到你陣,快快下馬受死,免污手中戟。」蘇定國聽了,大怒說:」國王正要拿你二人,要碎屍萬段,方雪此恨。」丁山、梨花大怒,戟刀向前,要斬定國,定國把雙鐧相迎,一場大戰。黃龍公主衝出助戰,祭起火珠,滿陣大火。梨花借火遁而逃。丁山陷在陣中,幸得靈符護身,不致損命。梨花回營,眾將都說陣中寶貝利害,不能破陣,回來繳令,惟世子丁山、尉遲青山、先鋒羅章三將陷在陣中,未知性命如何,元帥聽了,悶悶不樂說:「三人大命不妨。」傳令緊守營盤,三日之後,計議救他。

  忽報朝廷差軍師徐梁賜錦袍到,元帥出營接旨,開讀已畢,山呼謝恩,香案供著。然後與軍師見禮。徐梁說:「為何世子丁山、尉遲青山、羅章不見請來,好領錦袍。」元帥將破五龍陣陷在陣內說了一遍,徐梁軍師說:「既是如此,不必煩悶。你師廣有神通,差人去請來,好破此陣,以救三將。」

  犁花聽了,如夢初醒。說:「承教。」軍師辭別,元帥同眾將送出營門,回身修下書信,差秦漢、一虎速往黎山老母處投上。

  二將領書,鑽天入地而去。不一日,早到黎山。秦漢落下雲頭,來尋洞府。一虎也在地中鑽將出來,說道:「師兄,那邊蒼松成徑,翠柏成林,卻不是洞府麼!」二人來到洞口,叩門三下,洞門開了,走出二位女道童,見了二人說:「莫非王禪老祖門下秦漢、竇一虎麼?」二人大驚說:「女師兄怎麼曉得?」女仙童說:「我師父說,命你進去。」秦、竇共同進洞,但見仙鶴成群,仙鹿成對,仙花仙草滿洞,二人行至中殿,見老母坐在禪床。二人跪下叩拜,送上書信,老母說:「你來意我盡知,薛丁山三將該有五十日災難。你二人可往南海落珈山觀音菩薩座下,求善才去,好破此陣。一往西方火燄山牛魔王夫人鐵扇公主借芭蕉扇,好破火珠。去罷。」二人拜謝出洞。一虎說:「師兄,你往南海可以飛過去。我地行往火燄山牛魔王夫人處借扇。」說完,二人分頭而去。

  那一虎地行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在地中行了半月,鑽出頭來一看,只見一個村坊,雞犬相聞,田地肥美。見一老翁在溪邊抬頭看雲,說:「不要下雨便好。」一虎叫聲:「老丈。」上前作揖,老翁聽得,回轉身來,連忙還禮,笑道:」你這人短小,想是矮人國來的麼?」一虎說:「我是大唐國來的。」老翁說:「小哥,你來騙我了,大唐國到這裡九萬餘里,要過許多險路,除非是齊天大聖孫行者方到這裡。你又非孫行者,焉能到得這裡?」

  一虎叫聲:「老丈,齊天大聖是那一個?」老翁說:「小哥,你不曉得麼?那齊天大聖也是大唐人,和尚唐三藏的大徒弟,法名孫悟空。唐僧奉旨往西天取經,在此經過。西北上有一座火燄山,一向這裡熱不過,虧他往鐵扇公主借芭蕉扇,將火燄山扇滅了。如今這裡也溫和了。」一虎聞言,喜之不勝,說:」孫行者是佛教,我是仙教,所以同生大唐,不認得的。」老翁說:「小哥,想你大唐到這裡,是有意思的人。到此何干?」一虎說:「老丈,你不知道,那西涼國造反,大兵西進到銅馬關。有五龍公主擺陣,阻住唐兵。奉元帥將令,要往火燄山借扇去,經過此地。請問這裡往火燄山還有多少路?」

  老翁說。「你原來也要借扇的,如今這火燄山被孫行者扇滅了火,連山都不見了,若要借扇,須往翠雲山仙洞鐵扇公主處。他如今也皈依佛教,不管閒事。此去西方一百里就是翠雲山了。」一虎問明,拜謝作別,起身往地中去了。老翁一見駭然,說:「唐朝多是異人,這人身雖短小,倒會遁法。」

  不表老翁之言,再言一虎約行百里,鑽出一看,原來一座土山,但見蒼松成徑,翠柏成林,好一個所在,只聽得半山之上石磬聲傳,白雲繚繞。一虎前行,尋見一個洞府,上寫著「翠雲洞」三字,好不歡喜。將洞門連敲三下,裡面走出女子說道:「這裡修行之地,那個叩門?」開門出來,一虎見兩個丫環,連忙叫聲:「姐姐,見禮了,我是大唐國樊元帥差來,要見公主娘娘,借芭蕉扇去破陣的。煩通報一聲。」丫環說:「你這矮子也是大唐來的?前番我家公主受了大唐和尚之氣,如今發願修行,不管閒事,不敢去報。」

  一虎說:「二位姐姐,我是王禪老祖門下弟子,不辭千山萬水跋涉,特地到此,請姐姐方便,對公主說一聲。」丫環說:「王禪老祖,我娘娘常常說起。你就是他徒弟?我與你說一聲看。」「多謝姐姐。」

  丫環進內,來到殿上。公主正在那裡打坐,丫環稟道:「娘娘,今日外面又來了一個大唐人,說是王禪門下弟子,來借寶扇,去破五龍陣。現在洞外,不敢放入。」娘娘聽了說:「既是老祖徒弟,必有神通,前番受了猴子的氣,今番此人不善,與我喚他進來。」丫環奉命出洞說:「娘娘喚你進去。」

  一虎連忙進洞,好個仙界,來到殿上,見公主坐在蒲團之上,一虎跪下叩拜,說起因由,借扇破五龍陣。不知肯借否,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薛丁山征西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

Public domainPublic domainfalse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