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學士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三 蘇學士文集 卷第十四
宋 蘇舜欽 撰 清 河焯 撰校語 景上海涵芬樓藏白華書屋刊本
卷第十五

蘇學士集卷第十四

   先公墓志銘并序

蘇鄴之附城昆吾受封而姓出焉其後周司寇忿生徙

食河内漢將軍建起杜陵武葬武功世遂名其籍隋唐

之際多偉人六葉之内四至大丞相襲封邳許文憲公

之曽孫傳素廣眀亂以其孥遜蜀生三子撿拯振孟還

相唐仲以策擢官至容管經略使唐命革劉巖奄南海

獨完圉不與巖容民於今祠之季留爲銅山令即我先

公之髙祖也先公諱耆字國老曽祖寓劒州司馬夫人

龔氏大父協中進士甲科任陵州判官孟氏朝京師謫

懷州司寇參軍雍熙中召對授光禄寺丞知開封府兵

曹事累贈刑部侍郎大王母薛氏封河東郡太夫人皇

考易簡太平興國中首登進士第才十年遂參大政贈

太師尚書令母崔氏封廣平郡太夫人公生七齡以父

任宣節校尉左千牛備身俄加振武副尉踰年大令薨

恩授通直郎祕書省正字未冠謁文正王公旦公器之

以息女歸章聖帝即位改奉禮郎旣冠舉進士時試條

至嚴兩中優等廷校不得在髙第詘所素志辭焉後一

年以文奏御詔試玉堂賜及第東封轉大理評事從祀

汾陰遷丞賜緋衣銀魚出知湖之烏程以文正公當國

凡五載未嘗求代遷時吳越大水平泉行舟旣涸農盡

以失畔訟公按籍收判質悉履邑田書而揭之狡豪宿

𨼆摘以給下户失職者民樂興頌無復訴郡牧制置使

陳公堯叟薦充判官改殿中丞任終知開封縣旣省政

惡民物之薄且多貴人善田宅操勢威豪奪無吿一切

以法繩之皆帖帖俛首不敢相干犯因上書曰京師諸

夏本根宜爲化首今流風甚微臣竊恥之謹條七事以

聞遷太常博士三司户部判官是𡻕以諌議大夫充契

丹國信使將行太夫人寢疾公露奏牢辭未報夫人棄

平居廷議以名業北走不可易公哀慟感疾還上信幣

曰將死請遂改命終喪復除三司判官眀年轉尚書祠

部員外郎知眀州郡有湖號廣德古鍾水以漑旱唐季

壞漏不補披爲田公復而浚之防四百里自是境無凶

年郊慶緒階升朝奉大夫歸朝換度支充長寧接伴使

旣又判户部案召入考進士第復詔使契丹初出疆每

舎必作詩山漠之險易水薦之美惡備然盡任歸而集

上之人爭布誦出爲京西轉運使賜三品服就改兵部

又加直集賢院踰年移使河東兩河薦下旱蝗所在艱

食公案行屬部不專計利務以息民爲急汰穴兵罷非

業之作代之SKchar陳不能飼軍始廩者皆猖獗聚譟欲倉

爲變有期矣公遽往焉列校先馬首以訴徐語之曰國

之儲非久何以備凶若不食腐將誰食之爾見殍尸枕

藉道上曽不得是而生耶命拘而鞭之以語箝其帥卒

不敢動遷工部郎中籍田敘勲至上柱國移使陜西未

落洛守移來求粟賙其饑公計調二十萬斛輸焉寮不

可曰邊宜實之移中以自速固非謀也公曰臣民繫於

君無内外忍知其垂死亡不可奇贏賑之他日苟無餽

期不諉君以是遂定景祐二年正月十有二日得疾藥

禱徧及而不逮翌日夜漏下二刻終於位春秋四十九

嗚呼哀哉以先公之德之才天資誠敏而不遐其年頓

於中仕利不布天下使有志於時者嗟癎而隕涕也孤

舜元等慟踊泣血扶衞我公之靈輿歸上都考⻱筮得

寶元二年十月二十七日之吉葬於開封縣宰輔郷中

書村之先域舜欽幼嘗戲祖母之几下聞語公初能言

大令特愛之始令誦詩必自題之於果上踰時占數十

百篇果終不食八𡻕侍官穰下據鞍吟詠不廢編而置

於褚中大令密取視之駭其辭致前撫首而命以名又

用是以字之眀年罹大令喪至性過人號慟不絕聲行

路爲之哀傷公雅好觀書經史禪說手鈔者數千卷無

不盡誦所著計録三篇開談錄五卷次翰林志續文房

四譜并文集二十卷並藏於家公六居内外計未嘗建

言聚斂有語逸利者輒却之襟度軒闢不屑細務處事

若不施慮其間無不妙當所至必尉薦才器未始案吏

雖無狀者能使謹前無犯患性鍾孝友喪太夫人體形

瘠枯杖而後能興每臨必絶以弟叟久没銓調上書乞

徹官出之嫁三孤姪匱所有資送不足又舉倍息錢必

豐後已平居晏晏以圖史自愉雖家無宿儲終不及資

產事兄夀終水部郎中二弟宿終大理評事叟終溧陽

令夫人雅尚惇素不喜與遊侈者相從專以孝承嚴姑

禮弼先公二十有八𡻕封太原縣君眀年召見賜冠服

出入中掖進謁有規子舜元大理寺丞知開封府咸平

縣舜欽光禄主簿知長垣縣舜賓光禄主簿知太康縣

俱登進士第得以藝升不爲家羞者蓋積是訓厲使去

怠傲而自進立女三人長適大理評事雍扶次適太常

寺太祝韓維次幼孫十八淵渾注泂餘幼嗚呼昊天不

弔下此酷凶尚賓賓徇禮經以嗣祭爲大苟延喘息不

獲躬執杖履侍於九原已至於今矣忍復以鄙略不倫

之詞上識宰壤靜念古人述先或以爲孝況斯言不敢

誣傳可後信雖不足闡揚我先公之輝光庶盡人子之

志焉爾延此巨創綴之銘云

世之望兮於鑠嚴考清風再張兮立於稚妙學根源兮

不務剽造次之言兮卒蟠於道擢節義以貫中兮誠精

光而外照哀哉不隮髙齡兮神於何而能勞癉諸孤兮

攀靈基而莫劭號蒼蒼之髙兮曷余家之不造心膾膈

裂兮血下涂於野草岡隰外鞏兮浚渠旁繞哀哀我公

之靈兮寧此佳兆

   江寧府溧陽令蘇府君墓志銘并序

季父諱叟字蟠叟先大令之少子免乳而大令薨旣冠

猶褐衣大中祥符初授太廟齋郎𨕖岳州華容尉閬州

閬中主簿陜府平陸令杭州録事參軍江寧府溧陽令

所歷未嘗有過謫然數命少會知己者輒死竄不及薦

天聖末先公任兵部貟外郎嘗上書曰臣聞手足偏廢

是謂篤疾人生之苦莫此爲甚臣有𨼆痛顧切如之天

髙聽卑伏曁垂閔臣先父早以才業擢列近輔未及強

仕奄淪盛朝嘗有治民不令以遺札任子故臣之弟叟

冠爲白丁祥符行慶始補太廟齋郎自爾效官十有三

考蹉跌顏髮淚嗢寒餓賤位所束自拔無由毎一疚中

如伏沈瘵臣今幸以年績例當改秩欲乞以所奉新恩

囘授叟一京官伏望天皇厚□哀閔此懷以聞格遂罷

之溧陽任終貧不能族歸寓家京口入𨕖得疾力判試

不如格不得調氣益失衞結澀乗於胷胃不防飲濫於

膚絡之下血化而并旣亟舟沿還家而終享年四十五

景祐四年七月十日也嗟乎本朝執政子未有任銓

調者又何獨湮塞若是之久耶世皆悲憐之季父亦不

甚痛嘗語人曰天地氣數差變不可一其間才而厄於

無津則無可爲毎出門逢者十人八九不吾過一二愈

者烏足動哉故常放意杯酒不喜間𨵿於進取之地娶

周吳張三夫人皆無子女嫁陽翟主簿楊組以寳元二

年十月二十七日歸葬開封縣宰輔郷鳳池原先祖兆

下銘云

神之司禍福是宜吾先力善季父何奇仆於賤仕雖世

之遺嗣覆而夭豈神宜爲周號而冥其誰賴之噫吁已

而柰何乎哀思

   亡妻鄭氏墓志銘

蘇舜欽之妻滎陽鄭氏其父屯田郎中諱希甫母天水

縣君趙氏生十四年而天水夫人殁又三年父喪又三

年歸於我甲戌𡻕予登第授光禄主簿知亳州蒙城歸

寧長安是年冬十月堂帖促之官一日泣相語曰子其

攜三子以往願畱以待姑嫜言寖布家人皆諭之曰凡

仕無畱孥所以典闑中遂偕至官下才兩月皇天降禍

得先君之凶訃即日衰絰與之西走晝夜奔號登頓食

寢失節方妊以馬駭墜地者三傷左股焉起即強自支

不肯少休曰早得一慟於舅之柩前遂死無恨若或殞

滅重爲姑憂大甚爲不孝也三月十三日至於家是暮

產一子疾起所傷七日而逝時景祐二年三月十六也

哀哉堂有夀母室有乳穉藉以奉育遽失其助余時待

盡於苫次退而又哭於室中亦血氣者非勉徇於禮烏

能勝而至是耶間月火其櫬於萬年栖鳳原緘骨歸京

師以年月日從於先域子曰泌一女幼銘曰

奄然不起怛然此止

   内園使連州刺史知代州劉公墓志

公諱文質字士彬世占數於𠈃州保塞縣曾祖延不仕

祖昌後唐爲平州刺史幽薊田使者𠈃塞皇家之故

郷也翼祖皇帝之在民間昌陰知其非常歸以息女今

廟號簡穆皇后父審奇太祖創業之始倚以機事辟署

氾水𨵿令未幾卒今贈左千牛衞大將軍母張氏封清

河郡太夫人夫人出入中闈太宗嘗以郷黨之舊賜予

頗衆一日問其爲後者因以公名上之即特召爲供奉

官寄班祗候入備宿衞雅以清愼自持上頗信嚮焉每

外廷拜免必閒訪之公悉心謀論輒中旨時中人竇神

福侍上顧謂曰文質朕之親舊言論有足嘉者因以白

金百斤賜之至道初將命二浙按察民事進黜郡縣吏

數十人立得報可議者愜之歸授左藏庫副使後以久

任省闈上書願效死邊漠以報國寵上從容謂曰陪圖

議於中所報亦大庸非其人哉遂掩其奏不下踰年出

爲岢嵐軍使俄改麟府兵馬鈐轄戎人犯順兵宿塞下

前後俘馘甚衆獲馬畜鎧甲之𩔖慮一萬七千三百餘

凡賜金者三詔奬者五咸平中移知慶州權董涇原儀

渭四郡之兵時西虜竊入我境公蒐精甲兵百以乗其

鋒寮有礙詔縮忸不時給軍須者公乃竭私緡二十萬

以均分之士感慨増氣大破寇兵而還是𡻕充靈州清

逺軍監兵復與虜騎戰於枝子平逐之絕漠而去璽書

襃諭有錦袍上金帶之賜移典涇州爲師臣楊瓊之二

寇陷清逺以逗䘐謫南海遇恩放還起爲率府副率總

兩浙諸州兵甲移齊州封禪岱宗命引兵邏護岳下遷

禮賔副使石隰沿邊都廵檢使又換秦州兵馬鈐轄公

自負築版率梟銳士進小落門寨開邊逺甚詔書嘉之

移知代州境與胡近我軍之芻牧者多爲誘掠返稱亡

命東還以徼賞公原其情爲之上論報得貫珠死者數

百輩轉内園使知邠州佐節度曹瑋出環州界築𠈃障

十餘處聚勁卒以壓虜衝迄今不敢犯除使持節連州

刺史再知代郡天聖六年正月十六日寢疾終於位享

年六十四賜賻甚厚權厝於并之佛廟公作牧訓戎更

任者二十有四乗傳操命者又十二焉出處必盡風力

著績效他將爲多能以義斷物以惠役衆所賞賚不可

勝計輒施散未嘗理貲產性忠鯁嫉邪喜評刺無所避

詘當塗忌之故官不大進章聖帝嘗詢及𠈃塞之舊因

以簡穆事上聞又用宣祖太祖賜書函爲獻有詔編任

屬籍天禧中章聖初不豫公𢡆求賜對進議數刻大率

以愼任帷幄之臣爲意帝深嗟賞之今上在東宮凡五

以書賜今藏於家兄文裕終容州觀察使夫人李氏𠈃

順軍節度使溥之女封隴西縣君生於公族愼淑有儀

撫育諸子嫡孽無異心稟年不遐沒先於公子十五人

長曰涓早世曰湛侍禁閤門祗候曰渙屯田員外郎知

遼州曰渭蘇州吳江縣曰滬淳淵濬俱殿直曰汎沿漌

未仕曰沐泳泌源皆早卒女八人長適伊世昌次適髙

日宣次適田守德次適李智寶次適王宥次適王豐二

皆夭屯田君髙逺有識度嘗上疏乞莊獻后歸政由奉

禮部擢拜右正言慶之所叢爲時聞人今自遼陽拜章

賜吿之太原扶護公之靈輿歸京師以景祐五年八月

某日葬於雍丘縣百家邨之先域舉李夫人之櫬合祔

焉枉道出長垣求志於舜欽謹用筆以銘云

予嘗觀前史見王者之興其郷黨故人有起耕販而取

將相世十數不絶者蓋其遇之之異耳今公才且逢勲

舊較然不殊而位弗大擢以殁何哉此古人所以委之

於數也

   處士崔君墓志

博陵崔籍初命理獄於涼將改葬其先君以聞得報遂

來求志於舜欽先祖中令之夫人則駕部郎憲之女視

籍之先君則異母弟故能詳焉謹案君博學善談經術

魁曠豪爽人也年十八舉進士有司申籍其名上之中

令曁文正公丞相向公忠愍寇雷州雅與友善偕試於

庭中君文中格上指以年少時罷去其後中令連典貢

部君以親嫌不出應詔書羇遊山東十餘年再至都下

生平交游皆烜赫將相也徃徃託召終不肯一造其門

下又兩貢御前不中第執政憐之爲建言其輩數十百

人試以補武吏及期就席君感慨曰我素以卿弼自標

置一旦不偶返栖屑執筆求爲賤役不亦鄙乎乃廢卷

引去縱酒都市中極醉閒蕩徒步將出國南門方春大

臣賜宴苑中暮罷騶呼止君辟道側仰視之依然皆故

人也不覺涕泣霑下因呼自名曰老朽不得志去國決

不復仕矣諸公面之亟遣從吏謝以去已而私自嗟曰

吾道辟之是已今日不圖爲貴人氏所賤也遂行買田

築室於箕潁間窮堪輿圖緯風角推步佛氏道家書以

至筆墨圖畫方藥種藝之事畢精焉間引農樵共飲醉

輒酣歌起舞以自快絶不迹城市亦不道平昔所爲郷

人以處士名之如是數𡻕一夕無疾奄然逝矣年六十

有五時乾興元年秋八月也娶范魯公質之諸女早卒

今卜合葬於上都開封縣之某郷邨用景祐丙子冬十

二月日封君諱遵用字藏器銘云

交游皆至輔相而卒不齒一命亦其命歟晚節用術蓺

劇飲以收其心哀哉

   太常博士宋仲達墓銘

宋君仲達諱武也占太原籍祖縉不仕父韜以謀勇稱

劉崇竊奄并汾署爲通進使太平興國四年天王平晉

君未冠侍朝中都寓於雒窮困篤學以文名兩京間性

方介逺舉嫉非義與人交有失必面直之襟抱軒闢好

樹大節不顧當世常欲引手取卿相位景德元年舉進

士首河南薦書眀年登第授校書郎知江寧府溧陽縣

滿調相州觀察推官今吏部侍郎知樞密院太原王公

隨時任御史早與之遊復嘉其吏材白見改著作佐郎

知越州山陰踰年轉祕書知英州遷太常博士通判同

州同之郡將不謹法度其屬悉𡡾莫敢言君獨以理折

其衝不能遂行或先幾絶其孳萌以是事多沮逆少合

君亦悒悒不自喜未幾感疾終官下年五十有六有子

長矣郡將以事牽繫獄中私黠吏脅其嫠娶焉子聞之

號慟搶地遂以狂失心乃出之使逸去死於道義者竊

緘君之骨藏之佛廟後十餘年天章待制王公㳂以都

轉運使陜西樞密太原公別而屬之曰予生平交游與

宋仲達善不幸死之日其孥流離人所聞也交所以託

死生今仲達之骨旅而不兆我則媿焉敢仗髙義因此

行以求之且使寧魄九原示予不忘雅素也已而遇臨

晉主簿顏太初之官過郡訪得之遂以禮葬於同之某

縣某原君兩娶前弘農楊氏生一子亦卒君沒於天聖

三年夏六月葬於景祐三年秋七月辛卯前葬期太原

公自京師疏其族氏以函命能文者志其壙銘云

無子以似以藏以祭以直得交卒斂以義交乎無靦於

後世

   屯田郎滎陽鄭公墓志

公諱希甫字源眀其先帝乙元子微子啓之後武王封

之睢陽其本出焉厲王之子友宣王封之鄭子孫因王

命氏故又爲滎陽人於唐皆顯大照耀末世喪亂逃患

徃之巴蜀曽祖儀導江令祖遵勗斂州刺史父先壽奉

禮郎知蓬州伏虞縣以公累贈尚書郎母李氏封隴西

縣君初國兵西伐孟氏去國詔例遣來中都下遷湯陰

主簿遂占數焉公六𡻕就學十二失父鞠於伯氏年甫

十七業文有成郡吏薦之春官文入𠕋得李夫人之凶

訃徒跣號呼越宿至於家旣葬廬於墓側漁於菱易𩜹

具以爲祭如是者三十年咸平詔士爲郷族敦睦出中

進士甲第調尉建陽七月獲山寇四十有二人郡將髙

某連奏署爲司理參軍長樂郡二婦爭產連年不決外

臺移公鞫之一訊兩服姦僞大破廢免前官數人詔授

大理丞知吉州龍泉縣二年移知康州轉殿中丞將代

郡人上書畱借特授太常博士復領郡事歸出知安利

軍三年轉運使李士衡寇瑊第其治狀上之就換屯田

員外郎再任大中祥符八年夏四月暴雨十日不絕山

谼客水鍾河於河弗勝兼任湓曀橫逆大決於凝陽公

聞不俟駕自徃謀露坐風雨中三日夜課塞物輸積如

阜陵役卒夫獻力者數萬長茭巨犍剋期乃下湍泛不

定若將墊溺公奔其上立大呼曰皇天降災吏之無狀

也民何咎焉願以身障之激流及骭不動役民爭負薪

石鎭遏翼公登於陸遂成堅防水怒亦殺仆跌而死者

百餘人六月再決於魚池塞如之以功遷都官時宋亳

間積潦瀦民田數百千頃寇丞相準上公名詔以便宜

行相下鑿渠尾授於淮疏渫盡涸翊年得田號上上

由是改職方知澤州天禧末河潰東郡今相國張公士

遜知政事魯公宗道薦公知滑州一日行隄至台山水

齧南岸岸道崩磓而常之百餘尺不已公祭以一盛即

時浪折沙踊郡人頌公誠前官表城之東北隅以謀脩

障公曰二道翼引猛不可中挫當彌其端柔其性就深

故川使自習則庶可矣苟截奔衝以抑之沛然孰能禦

也乃徙表西北山下未幾郡寮以私相訟黜官徙公知

忻州公拜奏曰忻亦良郡恥乎力役未施而又以罪去

重貽上憂願竟其效而後之官朝廷業已除降璽書褒

而遣之後卒如公畫而河平忻之邑民武鍾者嘗遇惡

少五輩乞食焉弗與吿以日而誓殺之及期夜有他盜

過門鍾出詬且揮以刃不勝盜戕殺鍾及妻於室子踰

垣以逸白於官官徃擒惡少則亾矣得之別邑劾而具

獄上公下之反覆七旬不斷官吏牢以讓公曰吾徃以

五聽審一囚且無隘況於五者乎數日代郡得眞盜官

居三年入改屯田郎請老還漳州天聖五年夏五月十

日終於西伯里之私第享年七十二以眀年二月九日

葬於湯陰縣伯樂原從先兆也夫人趙氏封天水縣君

沒先於公兄文甫中進士第終衞州判官三子曰昂昆

昊一女歸於舜欽銘曰

鄭爲姓之著郎爲官之美少見稱於孝仕登最於治終

老故郷出處之分畢矣

   歙州黟縣令朱君墓志銘

沛國朱處仁表臣少從予遊長又同登進士第表臣宦

於楚予適越遇表臣喜語旣且泣曰僕將葬祖父於眞

有期矣敢以銘煩於君其毋拒予諾之表臣遂狀其世

維先君諱咸熙字某其先宣城人也曽祖訓唐末事李

氏至歙州刺史生景勲弘毅尚氣節陰知世將有變遂

徙其孥山東占營丘生𠈃衡少眀孔氏尚書太平興國

中登本科授冀州司理參軍再𨕖達州東郷主簿時賊

順騷兩川鄰城不守邑令呂棄印以逸主簿獨閉壁堅

守勢詘遇害時先君侍年才十三度不能力遂挺身脫

賊刃下日夜踔數舎冒沒於兇黨中變民居作蜀俚人

語諜知官軍至開州趣出主帥前泣曰我東郷主簿之

子不幸父以賊死而家有母妹在青州相去數千里不

能自通幸挈出死境使歸奉偏親以養惠施大矣帥哀

憐之使騎於後賊平道華之渭南逢呂令居焉語曰汝

父戕於難今汝幼又孤能至此以遇我天也山東道阻

當畱無徃必敎育使汝成而後行可乎從之呂令嘉其

謹強向學善視若諸子遂許以女妻之後六年同至都

下自論敕賜同學究出身時咸平三年冬十一月也還

家拜親喜極哀動乃侍奉赴調授濠州定逺主簿綿州

司法參軍博州司理濠州録事耀州淳化令五任十有

五年据法平直不撓未嘗過差然不肯悒納上官故無

有通薦者天禧三年秋罷官淳化因𩔖刑書主司爲奏

御求補法寺吏未報得疾踰年弗平勉授歙州黟縣令

夏五月舟至宋疾甚歎曰吾出險艱得官以庇族潔躬

奉法不敢以欺死固有命然子幼家無資何以奉母幸

外舅官於泗可亟徃以吾誠吿之言畢而逝時五月朔

也享年三十有九踰宿至泗遂稾葬於佛廟徒旅於眞

諸孤家白沙從呂舅之庇也夫人後君一年卒母李氏

後三年亦殁四子長即處仁泗州判官監楚州次處約

登進士甲科知南安軍上猶縣處中處厚皆天予見前

人罹禍患雖奴辱折屈苟活而不自羞卒能奮起以成

勲名蓋獨慮其亾軀耳長官幼齒而遂合此術嗚呼賢

哉向使如常童悲慕不能自引去徒血兇鋒於禍無所

轉則家君死難之節不表而朱氏之祀殄矣今二子皆

成名幹而有文采赫大門閭安可涯涘長官沒踰二十

年仁約以俸卜葬於眞州某縣某郷舉夫人以祔焉又

復東郷之魂以大王母李氏合葬於兆之北中與厚又

屬其旁以某年月日之吉也銘曰

東郷死官忠節較然君脫兇難可以孝言命狹禄小世

嗟其賢二子是似此其曰天葬得吉壤岡趨水旋濯濯

靈魄安此萬年

蘇學士文集卷第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