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庭集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蘭庭集 巻上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六
  蘭庭集        别集類五
  提要
  等謹按蘭庭集二巻明謝晉撰晉字孔昭吳縣人工山水嘗自戲稱為謝叠山其名明詩綜作晉而集末贈盛啟東一首乃自題葵丘謝縉又附見沈大本詩一首題作寄謝一縉殆一人而兩名者耶集中有承天門謝恩值雨詩則明初嘗以布衣應徵者巻首有汝南周傳浚儀張肯二序張肯稱晉詩二百餘篇而此集所存乃不下四五百篇考張序作於永樂甲申而集末有永樂丁酉十月既望之作丁酉上距甲申凡十四載積詩之多宜其過于張序所云矣周傳謂姑蘇之詩莫盛于楊孟載髙季迪而孔昭得二君之㫖趣張肯謂其得性情之正而深于學問雖稱許不無稍過然其雅秀俊逸要亦足自成一家固不徒以繪事傳也乾隆四十一年十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  陸 費 墀











  蘭庭集原序
  詩自國風以降言選者稱漢魏言律者獨稱唐而已為選而不宗漢魏非選也為律而不宗唐非律也選豈易言哉自梁昭明太子選漢魏以來諸傑作者成集而詩以選稱矣律亦豈易言哉自唐諸作者因時所尚分為五言七言皆以對偶切實音韻諧協者中其律而詩以律稱矣則欲學詩者舎古人奚取法哉然後人擬之者不失之陳則失之淺調格似矣而音響則未然也音響似矣而意趣則未易及也由古及今以詩名家者幾何人哉姑蘇自我朝以來文運與時大興以詩鳴者則有髙君季迪楊君孟載為尤二君之詩言選則入於漢魏言律則入于唐音響調格宛然相合而意趣或有過之雖識者莫能辨其異也余友謝孔昭氏自少即嗜詩得二君之旨趣故其為詩不茍必擬於古人調格似矣而音響之不入者不作也音響似矣而意趣之不佳者不作也不作則已作則必欲如古人焉是將駸駸乎漢魏唐者也今編其槀分為選詩律詩絶句凡若干首屬余為序余豈知詩者哉然聞志於古者志古人也詩而逼於漢魏唐之作則雖以今之詩為漢魏唐之詩可也詩而不能效古其如古人何哉孔昭有志於古而用意若此蘇人翕然稱之則蘇人以詩名家而不絶者將不繫於孔昭乎愧余非能詩者不足以知之姑叙所聞於簡以塞其請云癸未嵗七月既望汝南周傳叙
  書云詩言志心之所之之謂志詩者言其心之所之者也在心為志發言為詩有諸内而形諸外也心之所之之不同而其詩亦有憂抑傷感憤怨悲戚喜樂和悦之異觀其詩則知其所志矣故窮夫出婦逐臣逆旅必多憂抑傷感憤怨悲戚之言騷人勝士富翁貴客必多和悦喜樂之語非才之優劣而詩之不同也心之所之之不同也觀其志則知其人矣雖然世道有升降風氣有盛衰而其詩亦因而隨之者有矣其言之喜樂和悦者大抵多盛世之音也其不然者則其人有大過人而不繫於時者也又豈可一於心之所之而然乎嗚呼詩之言志有不同如是耶詩之言志雖不同然其同者則同乎得其性情之正也詩而不得其性情之正則不足以言詩矣欲得其性情之正非學問之功其不可得乎詩而得性情之正斯可以言詩矣余少也亦嘗執筆而學言也由其志之卑陋而又無學問之功其所言惡能得其性情之正哉今觀夫謝君孔昭之詩凡二百餘篇其憂抑傷感憤怨悲戚而不傷也喜樂而不流也英英乎其風韻也翩翩乎其英俊也皜皜乎其潔白也而又皆得其性情之正噫非有學問之功者其能然乎余方自愧有不可企及之歎而又命余叙其篇目余非能詩者將何所言乎姑書詩之言志者以為叙云永樂元年五月十日浚儀張肯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