蜃說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嘗讀《漢·天文志》,載:「海旁蜃氣象樓臺。」初未之信。

庚寅季春,予避寇海濱。一日飯午,家僮走報怪事,曰:「海中忽起數山,皆昔未嘗有,父老觀之以為甚異。」予駭而出,會穎川主人走使邀予。既至,相攜登聚遠樓東望,第見滄溟浩渺中,矗如奇峰,聯如疊巘(一ㄢˇ)(yǎn),列如崒(ㄗㄨ/)(zú)岫(ㄒㄧㄡ\)(xiù),隱見不常,移時城郭堂榭,驟變欻(ㄏㄨ)(xū )起,如眾大之區,數十萬家,魚鱗相比,中有浮圖、老子之宮,三門嵯(ㄘㄨㄛ)(cuó)峨,鐘鼓樓翼其左右簷牙歷歷,極公輸巧不能過,又移時,或立如人,或站如獸,或列若旌旗之飾、甕盎之器,詭異萬千,且近晡(ㄅㄨ)(bū)冉冉漫滅,向之有者安在?而海自若也。

筆談紀登州海市事,往往類此,予因是始信。

噫嘻!秦之阿房,楚之章華,魏之銅雀,陳之臨春、結綺,突兀凌雲者何限,運去代遷,蕩為焦土,化為浮埃,是亦一蜃也,何暇論蜃之異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