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書/卷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 蠻書
卷五 六𧸘
卷六 

𧸘者,州之名號也。韋齊休《雲南行記》有十𧸘,字作此𧸘字。案:「𧸘」字,原本誤作「臉」,今從《一統志》改正。又韋齊休《雲南行記》「七」字原本誤作「大」書,今亦改正。

大和、陽苴咩謂之陽𧸘,大厘謂之史𧸘,邆川謂之賧𧸘,蒙舍謂之蒙舍𧸘,白崖謂之勃弄𧸘(案:標題稱六𧸘,第十卷亦有六𧸘之文,此所別乃止五𧸘,疑後龍口一城當亦為一𧸘,系傳寫誤脫一句也)。雲南、柘東、永昌、寧北、鎮西及開南、銀生等七城則有大軍將領之,亦稱節度。貞元十年,掠吐蕃,鐵橋城,今稱鐵橋節度,其餘鎮皆分隸焉(案:自「雲南柘東」至「皆分隸焉」五十二字,與六崄文不相屬,疑為第六篇「雲南城鎮」條下之文,錯簡於此)

大和城、大厘城、陽苴咩城,本皆河蠻所居之地也。開元二十五年,蒙歸義逐河蠻,奪據大和城。後數月,又襲破苴咩盛羅皮,取大厘城,仍築龍口城為保障。閣羅鳳多由大和、大厘、邆川來往。蒙歸義男等初立大和城,以為不安,遂改創陽苴咩城。

大和城,北去陽苴咩城一十五里。巷陌皆壘石為之,高丈餘,連延數里不斷。城中有大牌,閣羅清平官王蠻利之文(案:《舊唐書》閣羅鳳得西瀘令鄭回,甚愛重之,更名「蠻利」,後為清平官。此云「王蠻利」者,疑即其人也)。論阻絕皇化之由,受制西戎之意。

龍口城,閣羅鳳所築。榮抱玷蒼南麓數里,城門臨洱水下。河上橋長百餘步,過橋分三路:直南蒙舍路,向西永昌路,向東白崖城路。

大厘城,南去陽苴洋城四十里,北去龍口城二十五里,邑居人戶尤眾盛,羅皮多在此城。並陽苴咩並邆川,今並南詔往來所居也。家室共守,五處如一。東南十餘里有舍利水城,在洱河中流島上。四面臨水,夏月最清涼,南詔常於此城避暑。

陽苴咩城,南詔大衙門,上重樓,左右又有階道,高二丈餘。甃以青石為蹬。樓前方二三里,南北城門相對。太和來往通衢也。從樓下門行三百步至第二重門,門屋五間,兩行門樓相對,各有榜,並清平官、大軍將、六曹長宅也。入第二重門行二百餘步,至第三重門。門列戟,上有重樓。入門是屏墻,又行一百餘步至大廳,階高丈餘。重屋制如蛛網,架空無柱。兩邊皆有門樓,下臨清池。大廳後小廳,小廳後即南詔宅也。客館在門樓外東南二里。僅前有亭,亭臨方池,周回七里,水深數丈,魚鱉悉有。

邆川城,舊邆川也,南去龍口城十五里。初望父部落居之,後浪穹詔豐咩襲而奪之。豐咩孫鐸望與南詔戰敗,退保劍川南,遂有城。城依山足,東距瀘水,北有泥沙。自閣羅鳳及異牟尋皆填固增修,最為名邑。東北有史郎川,又東祿諾品川,又北俄坤。

蒙舍川,羅盛已上之地。舊為蒙舍州,去龍口城一日程。當五詔俱存,而蒙舍北有蒙巂詔,即楊瓜州也,同在一川,地氣有瘴,肥沃宜禾稻。又有大池,周回數十里,多魚及淩芡之屬。川中水東南與勃弄川合流。南有籠磨些川。凡邆川河,蒙舍謂之川賧。然邑落人眾,蔬果水淩之味,則蒙舍為尤殷。

渠斂趙,本河東州也。西巖有石和城。烏蠻謂之「土山坡陀」者,謂此州城及大和城俱在陂陀山上故也。州中列樹夾道為交流,村邑連甍,溝塍彌望。大族有王、楊、李、趙四姓,皆白蠻也。云是沮蒲州人,遷涉至此,因以名州焉。東北至毛郎川,又東北至賓居湯,又北至越析川,磨些詔故地也。

白崖城在勃弄川,天寶中附於忠、城、陽等五州之城也。依山為城,高十丈,四面皆引水環流,惟開南北兩門。南隅是舊城,周回二里。東北隅新城,大曆七年閣羅鳳新築也。周回四里。城北門外有慈竹叢,大如人脛,高百尺餘。地內有閣羅鳳所造大廳,修廊曲廳,廳後院橙枳青翠,俯臨北墉。舊城內有池方三百餘步,池中有樓舍,云貯甲仗。川東西二十餘里,南北百餘里。清平官已下,官給分田,悉在。南詔親屬亦住此城傍。其南二十里有蠻子城,閣羅鳳庶弟誠節母子舊居也。正南去開南城十一日程。

 卷四 ↑返回頂部 卷六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