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虛至德真經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衝虛至德真經序
作者:盧重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61

劉向云:「列子者,鄭人也,與鄭穆公同時,蓋有道者也。其學本於黃帝、老子,號曰道家。道家者,秉要執本,清虛無為,及其理身接物,務崇不競,合於六經。而《穆王》、《湯問》二篇,迂誕恢詭,非君子之言也。至於《力命篇》一推分命,《楊子篇》唯貴放逸,二義乖背,不似一家之書,然各有所明,亦頗有可觀者。且多寓言,與莊周相類,故太史公司馬遷不為列傳。」張湛序云:「其書大略明群有以至虛為宗,萬品以終滅為驗,神慧以凝寂常全,想念以著物自喪,生覺與化夢等情,巨細不限一域,窮達無假智力,理身貴於肆任順性,則所之皆適,水火可蹈,忘懷則無幽不照,此其旨也。然所明往往與佛經相參,大歸同於《老》、《莊》。」重元以為黃老論道久矣,代無曉之者,鹹以情智辯其真宗。則所諭雖多,同歸於不了;所詮雖眾,但詳其糟粕。莫不以大道元遠,遙指於太虛之中;道體精微,妙絕於言詮之表。遂使真宗幽翳,空傳於文字;至理虛無,但存其言說。曾不知道之自我,假言以為詮;得意忘言,離言以求證。徒以是非生滅之思慮,因情動用之俗心,矜彼道華,求名喪實。我開元聖文神武皇帝知道為生本,至德非言,廣招四方,傍詢萬宇,冀有達於元理,將欲濟於含生。小臣無知,偶慕斯疲乏,再承聖旨,重考微言,謹尋列子之書,輒詮注其宗要。竊懷知此,非欲指南,儻默契於希夷,猶元珠於象罔,是所願也,非敢望焉。論曰:

夫生者何耶?神與形會也,死者何耶?神與形離也。形有生死,神無死生。故《老子》曰:「穀神不死,死而不亡者壽也。」然此之死生,但約形而說耳,若於神用,都無死生。神本虛元,契真者為性;形本質礙,受染者為情,至人忘情,歸性則近道,凡迷矜性。殉情則喪真,是故隳支黜聰,道者之恒性,貪生惡死,在物之常情。不矜愛以損生,不祈名而棄寶。故《莊子》曰:「為善無近名,為惡無近刑。緣督以為經,可以養生,可以盡年也。」代人以不求於名,則縱心為惡,此又失之遠矣。何則?人笑亦笑,人號亦號,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複安得為不善耶?是知神為生主,形報神功。神有濟物之功,形有尊崇之報;神有害物之用,報有賤陋之形。故神運無窮,形有修短,報盡則為死,功著則別生。亦由清白者遷榮,貪殘者降黜。約位而說也,形不變則位殊;約神而辯也,神不易而形改。至人了知其道,故有而真。真神無形。」心智為用,用有染淨,凡聖所以分,在染溺者則為凡,居清淨者則為道,道無形質,但離其情,豈求之於冥漠之中,辯之於恍惚之外耳?故《老子》曰:「吾道甚易知,甚易行,而不能知,不能行。」其故何也?代人但約形以為生,不知神者為生;主約氣以為死,不知神者為氣。根係形則有情,迷神則失道。封有惑本,溺喪忘歸,聖人嗟其滯執之如此也,乃歎夫知道者不易逢矣。故曰:「千里一賢,猶如比肩;萬代有知,不殊朝暮」者,惜之深矣。豈不然耶?儻因此論以用心,去情智以歸本,損之又損,為於無為,然後觀列子之書,斯亦思過之半矣。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