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凱復活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袁世凱復活
作者:陈独秀
1916年12月1日
本作品收錄於《新青年/卷2

近來上海中西報紙,盛傳袁世凱未死之說。聞者鹹大驚異,而疑信參半。於是袁世凱果死與否之探討紛然以起。余則堅信袁世凱未死,且以此問題實無待探討之必要也。吾耳日聞袁世凱之宣言,吾目日見袁世凱之行事,奈何癡人果以為袁世凱之已死耶?

善哉先生孑民之言曰:

“袁氏之為人,蓋棺論定,似可無事苛求。雖然,袁氏之罪惡,非特個人之罪惡也。彼實代表吾國三種之舊社會:曰官僚,曰學究,曰方士。畏強抑弱,假公濟私,口蜜腹劍,窮奢極欲,所以表官僚之黑暗也。天壇祀帝,小學讀經,復冕旒之飾,行拜跪之儀,所以表學究之頑舊也。武廟宣誓,教會祈禱,相士貢諛,神方治疾,所以表方士之迂怪也。今袁氏去矣,而此三社會之流毒,果隨之以俱去乎?”(見第三號‘旅歐雜誌’)

由先生之說,即強謂肉體袁世凱已死,而精神之袁世凱固猶活潑潑地生存於吾國也。不第此也,即肉體之袁世凱,亦已復活。吾聞其語矣,吾見其人矣。其人之相貌,思想,言論,行為,無一非袁世凱,或謂為“袁世凱二世”。嗚呼!黃興蔡鍔死矣,而袁世凱復活,吾思民國,不禁悲從中來!

昔始皇帝創無限專制君主制,其子二世亡之。拿破侖一世破壞法蘭西共和,帝制自為,身敗名辱。其猶子拿破侖三世,仍明目張膽,蹈其覆轍。今墮地呱呱之中華民國,在朝之魔王袁世凱一世方死未死,而在野之瞀儒袁世凱二世方生,一何中外古今之史例巧合若斯也?

袁世凱二世酷肖袁世凱一世之點甚多:其身矮而胖也同。其口多髭須也同,其眸子不正,表示其心術也同。其風姿氣味,完全一市儈,無絲毫清明之氣也同。其自命為聖王,雄才大略也同。其貪財好色,老而不戒也同。其欲祭天尊孔以愚民也同。其愛冕旒喜拜跪也同。其尊信文武聖人,求神,治鬼,燒香,算命,蔔卦,看相也同。其主張復古,提倡禮教國粹也同。其左袒官僚,仇視民黨也同。其重尊卑階級,疾視平等人權平民政治也同。其迷信官權萬能,惡民權如蛇蠍也同。其主張高下從心之人治,惡法治害己也同。其主張小學讀經,以維持舊思想也同。其慫恿軍人,搖旗吶喊,通電擁護舊政教,排斥新人物也同。其口稱德義,而負友辜恩也同。其自居為中國第一老資格,而國人亦以第一老資格目之也同。其對門生部屬,有命令而無辯論也同。其主張荒謬,即上座黨徒亦反面攻之也同。其利用國民弱點,投合舊社會之心理,增上其種種罪惡,以自攫權勢也同。

先生謂袁世凱代表吾國三種舊社會,余謂此袁世凱二世則完全代表袁世凱,不獨代表過去之袁世凱,且制造未來之無數袁世凱。袁世凱之廢共和復帝制,乃惡果非惡因;乃枝葉之罪惡,非根本之罪惡。若夫別尊卑,重階級,主張人治,反對民權之思想之學說,實為制造專制帝王之根本惡因。吾國思想界不將此根本惡因鏟除凈盡,則有因必有果,無數廢共和國復帝制之袁世凱,當然接踵應運而生,毫不足怪。今袁世凱二世,竟明目張膽,為吾國思想界加造此根本惡因,其惡果可立而待也。

袁世凱二世!袁世凱未死!袁世凱復活!此聲也,不祥之聲也。吾何忍作此聲以擾國人之好夢?然黑越越中,實有老獪,呼之欲出。

嗚呼!歐洲自力抗自由新思潮之梅特涅失敗以來,文明進化,一日千裏。吾人狂奔追之,猶恐不及。乃袁世凱以特別國情之說,阻之五年,不使前進,國人不惜流血以除此障礙矣;不圖袁世凱二世,又以國粹禮教之說,阻吾前進,且強曳之逆向後行。國人將何以處之?法律上之平等人權,倫理上之獨立人格,學術上之破除迷信,思想自由:此三者為歐美文明進化之根本原因,而皆為尊重國粹國情之袁世凱一世二世所不許。長此暗黑,其何以求適二十世紀之生存?吾護國軍人,吾青年誌士,勿茍安,勿隨俗,其急以血刃鏟除此方死未死余毒未盡之袁世凱一世,方生未死逆焰方張之袁世凱二世,導吾可憐之同胞出黑暗而入光明!

一九一六,十二,一。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42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