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州學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 李覯
< 古文觀止

袁州州學記    李 覯

  皇帝二十有三年,制詔州縣立學。惟時守令,有哲有愚。有屈力殫慮,祗順德意;有假官借師,苟具文書。或連數城,亡誦弦聲。倡而不和,教尼不行。

  三十有二年,范陽祖無澤袁州。始至,進諸生,知學宮闕狀。大懼人材放失,儒效闊疎,無以稱上旨。通判穎川,聞而是之,議以克合。相舊夫子廟,陿隘不足改為,乃營治之東。厥土燥剛,厥位面陽,厥材孔良,殿堂門廡,黝堊丹漆,舉以法,故生師有舍,庖廩有次,百爾器備,竝手偕作。工善吏勤,晨夜展力,越明年成,舍菜且有日。盱江李覯諗於衆曰:「惟四代之學,考諸經可見已。以山西鏖六國,欲帝萬世,氏一呼,而關門不守,武夫健將,賣降恐後,何邪?《詩》、《書》之道廢,人惟見利,而不聞義焉耳。孝武乘豐富,世祖出戎行,皆孳孳學術,俗化之厚,延於。草茅危言者,折首而不悔;功烈震主者,聞命而釋兵;羣雄相視,不敢去臣位,尚數十年。教道之結人心如此。

  今代遭聖神,爾得聖君,俾爾由庠序,踐古人之迹。天下治,則譚禮樂以陶吾民;一有不幸,尤當仗大節,為臣死忠,為子死孝。使人有所賴,且有所法。是惟朝家教學之意。若其弄筆墨以徼利達而已,豈徒二三子之羞,抑亦為國者之憂。」


註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