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壓迫民族之前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被压迫民族之前途
作者:陳獨秀
1942年5月13日
本作品收录于《陳獨秀的最後見解

被压迫民族是資本帝國主義的產物,被压迫的勞動者爲他生產商品,被压迫的落後民族爲他推銷商品和生產原料,這是資本帝國主義的兩个支柱。


被压迫的民族反抗資本帝國主義的压迫,以至走到戰爭,都是天經地義,無可非難,這样爲民族自由而戰的大斗爭,無論爲何人所領導,民族中一切進步分子都應該擁護;因爲不但爲資產階級所領導,即令是封建王公所領導的民族解放戰爭,也有打擊資本帝國主義的進步意義。


但是這一斗爭若是限制在民族範圍以内,其前途如何呢?


第一,自國内言之,活的實際經驗告诉我們:戰爭对於民族落後性,不但不能减少,而且是增加,政治思想、学术思想因此向後转且不論,单就經济而言,在持久戰爭中,不可避免的封锁及通貨膨胀,因爲沒有社會制裁,政治上的组织又薄弱,很容易爲贪官、奸商和地主造成囤积居奇大发其國難财之千载一時的机會,因此陷前方浴血抗戰的將士和後方刻苦力作的平民受饥寒困苦,你若主张用不很和平的手段去掉這种现象,便有人大喊:這是超出了民族斗爭的範圍,破坏了一致对外的民族陣綫;并且實際也真超出了民族斗爭的範圍,然而這种现象不去掉,正是民族戰爭的致命伤,而又不是宣传劝告或政府一纸禁令所能去掉的,這便怎样办?


第二,自國際言之,在各派帝國主義互相爭夺殖民地及落後國市場极端尖锐化的今天,甘地认爲一民族不能依赖强國的帮助而得到自由,這是百分之百的真理,可是沒有别的强國的帮助,也不能脱离眼前的强國之压迫;并且有些强國不管你依赖不依赖它會强來帮助,這也是百分之百的真理。於是尼赫鲁沒有出路了,他和甘地或者微有不同,即不主张拒绝美國之帮助,美國勢力如進了印度,我們知道它对於殖民地的态度,不但好过德意日,并且好过英國,菲律宾便是榜样,然而菲律宾并不算是一个獨立的民族國家。如果印度人以民族獨立的理由(這理由当然十分正当)排去英國勢力,另换一个新主人日本,那便更糟了;甘地和尼赫鲁無論如何强调宣言印度受外人压迫時代已經过去,然而他們内心也未必认爲他們自己的力量真能赶走英國,同時又擊退日本和德國;結果不过是照旧屈服在新主人的統治之下,继续执行不合作運動而已。這又怎样办?


所以我认爲在資本帝國主義的现世界,任何弱小的民族,若企圖关起门來,靠自己一个民族的力量,排除一切帝國主義之侵入,以實现這种孤立的民族政策,是沒有前途的。它的唯一前途,只有和全世界被压迫的勞動者,被压迫的落後民族結合在一起,推翻一切帝國主義,以分工互助的國際社會主義新世界,代替商品买卖的國際資本主義旧世界,民族問題便自然解决了。


对於我這一见解,或者有人提出兩种駁論:一是說,落後民族如何谈得上社會主義,又如何能够和别國的勞動者及别的弱小民族結合在一起?一是說,社會主義是否包含民族解放問題?


提出第一种駁論的人,是被旧的民族观点蒙住了眼睛,看不出將來國際化的新趋勢,落後民族自己的經济条件,当然谈不上社會主義,即資本主義如何发展也谈不上。在今天,落後民族無論要发展資本主義或社會主義,都非依赖先進國家不可,只要不是民族夸大狂的人,便能够认识這种命運。近百年來,資本帝國主義的殖民政策,已經打破了各落後民族的万里长城,此次大戰後,各派帝國主義的統治形式,將由殖民政策,转化爲更集中的更有机性的國際集团,所谓大西洋宪法,所谓太平洋宪章,如此等等,便是這一集团運動之開始。如果有一个領導國際集团的社會主義國家出现於納粹失敗後的德國,先進國和落後國不久便會融成一个社會主義的联邦;即在資本帝國主義領導的國際集团之内,落後國將被吸引着强迫着和領導國全面合作,即此不平等的合作,也能给集团圈内的各落後民族和領導國的勞動人民互相結合的机會,這便是帝國主義强盗自己造成推翻自己的被压迫者大結合,沒有任何民族主義的英雄能够阻止這一國際集团化的新趋勢,而且被压迫的民族,也只有善於适應這一國際新趋勢,將來才有前途。


提出第二种駁論的人,是被第二國際的理論弄迷惑了,第二國際只企圖在資本統制之下,從事改良運動,所以不曾計及被压迫民族解放問題,因爲它是資本帝國主義支柱之一。真正社會主義運動,是要根本推翻國際資本帝國主義的統制,所以自第一國際以來,『解放被压迫的勞動人民』和『解放被压迫的民族』是這一運動的兩面大旗。社會主義革命一成功,只要不中途變質,他是不能日久和商品貨币制度及國家制度并立的,到此時还有什么被压迫民族存在呢?這不仅仅是一种理論,而且有俄國十月革命的經驗,十月革命是全俄绝大多数人民集合在共產黨『解放勞動者』、『解放农民』、『解放小民族』三大旗帜之下成功的;革命胜利後,三样都一一實现了,并非是俄國共產黨的空头支票,并且对外國把帝俄時代被压迫國的不平等条约自動的宣告废除,把它在被压迫國家的特殊權利如租界,領事裁判權等,一一宣告放弃了。所以当時全世界勞動人民,全世界的被压迫民族,都看着莫斯科是全世界被压迫者的灯塔,是全世界革命運動的总参謀部。如果有人根据近來蘇联对於日本戰爭及此次大戰之初对於波蘭及希特勒之政策,而怀疑到社會主義國家对於被压迫民族解放斗爭的态度,這乃是他自己不明了!有班人低毁我們所擁護的前期蘇联,和有班人所吹拍我們所痛惜的後期蘇联,大大不同,前期蘇联是站在世界革命的立場,後期蘇联则站在俄國民族利益的立場。自蘇联領導者,因爲西歐革命之顿挫,乃中途變節,放弃了以世界革命爲中心的政策,代之以俄國民族利益爲中心的政策,各國头脑清醒的人,乃日渐由怀疑而失望,直到现在,人們对於蘇联虽然内心还怀着若干希望,而在實際上只得认爲它是世界列强之一而已,若要硬說它是社會主義國家,便未免糟塌了社會主義!假使俄國仍旧艰苦的守着当年國際社會主義的立場,中日戰爭一開始,它便應該以全力援助中國,這就是說,不應該和英美同样站在事外援助中國,而應該以領導中國对日抗戰爲它自己的责任,并且應該出兵参加戰爭,拚着蘇联和中华民族共存亡,這才是國際社會主義的态度,這才是領導國的态度!如果是這样,日本便沒有那么容易占領上海和南京;至迟在张鼓峰事變发生時它不再和日本妥協,武汉也决不會陷落;中俄一直共同抗戰到今日本便無力横行南洋,蹂瞒非律宾、馬來、爪哇、缅甸,這一大群弱小民族了!当納粹軍隊進攻波蘭時,蘇联若仍旧站在國際社會主義的立場,便不會和希特勒妥協,便不會把代表民主主義,領導被压迫被侵略民族向法西斯蒂進攻這一伟大事业,說成爲他人在火中取栗,更不會伙同法西斯蒂瓜分波蘭!這時英法比联軍还未崩演,希特勒并未曾认爲能够在东西兩戰場同時得到胜利,孤立的波蘭失敗後,东戰場沒有問題了,希特勒才有力量擊溃英法比联軍,才有力量征服挪威、荷蘭、丹麦、南斯拉夫、希腊這一大群小國!


单就俄國前後立場不同其結果也不同這一串历史故事,已足够說明國際社會主義和被压迫民族的关系了。


俄國在歐洲,畢竟也是一个比較落後的民族,她的全民族政策之後果如何呢?她爲俄國安全計,以向法西斯蒂妥協代替了向法西斯蒂進攻,其結果俄德戰爭不開始於希特勒在歐洲孤立之時,而開始於希特勒擊敗了歐洲各國之後,俄國不但向法西斯蒂妥協的代價之半个波蘭和波罗的海三小國仍爲希特勒所有,連歐俄的大部分土地人民也都淪陷於法西斯蒂軍隊之手;若沒有英美的援助,莫斯科也未必守到今天。她爲俄國安全計,始終避免和日本開戰,連中國共產黨都因此被人加以『游而不擊』的惡名,其結果,明天日本仍會協同希特勒夾攻俄國,陷俄國民族於不很安全的地位,那時將不能得到中國有力的聲援,因爲她已坐視中國被日本削弱了。所以任何落後民族,若以民族政策自限,必至陷於孤立(民族政策實際上就是孤立政策)而沒有前途,就是蘇俄也不能例外。

〔一九四二〕三十一年五月十三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42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