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紅樓夢/第三十七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話說當下繡琴、素琴兩個在鞦韆上打了一會下來,秋水、春山兩個看見了,便笑著也坐上畫板去,紫雲便也給他兩個推送起去。這兩個比繡琴、素琴打的更好,大家喝采。一回兩個人下來了,惜春在旁邊看著笑道:「你們都打的是坐鞦韆,有什麼好看呢?你看我打個立鞦韆你們看,好不好?」說著,便撩衣上前,站上畫板去,兩隻手挽住兩邊彩繩,也不用人推送,把腳蹬開,便漸漸兒的打了起來。平兒笑道:「今兒四姑娘怎麼這麼高興呢?」大家都說:「可不是麼,這也算是奇事了。」

  說著,只見惜春在上面越打越緊,直飛到半天裡去了。李紈道:

  「可惜四姑娘不肯穿豔麗衣服,只愛素靜,若有好顏色衣服打起鞦韆來,真是詩上說的『飄揚血色裙拖地,斷送玉容人上天『了。」大家都說:「可不是呢!」

  當下正在喝采,不防那鞦韆架上兩邊的彩繩忽然一齊斷了,把惜春連人連腳下的畫板,一齊拋了出去。因去的力猛,直拋出有四五丈遠,方才落了下來,「撲通」的一聲,卻落在沁芳橋的河中間。那河通著外潮,現今春水長了,也有兩丈多寬呢。

  惜春恰掉在中間,人便了沉下去,那畫板便飄在水面。當下眾人都大吃一驚,說聲「不好了」,連忙一齊跑至河邊看時,見人已沉下。紫鵑看見大哭,料想撈救起來也未必中用,姑娘死了,我還活著做什麼呢?因心裡一想,便拼命的也向河當中湧身一跳,「撲通」的一聲,也下去了。大家看見,叫說:「不好了,一個還沒去救呢,怎麼又下去一個,還了得了嗎?」

  當下王夫人等也聽見了,都嚇了一跳,連忙與眾人走過來看時,只見這些丫頭、婆子們都不能下水,大家都在那裡說要用竹子上頭綁了鉤兒去撈。探春喝道:「你們還不快些外頭去叫人去呢,只管在這裡混說些什麼!」底下婆子們答應了一聲,連忙的跑出去,叫外邊的人去了。寶釵道:「你們再去兩個,叫他們外頭的人快些進來,一面告訴老爺們,就請老爺們進來。

  兩個媳婦答應著,也跑了去了。

  不一時,只見園子外頭林之孝領了一起家人進來了。探春叫說:「你們是能下水的,便快著都下去罷,再遲了,就不中用了。」於是,林之孝便忙叫了十個人撩起衣服來,趕著從河邊一起下去。說著,外面賈璉、賈環也跑進來了,都喘吁吁的說道:「那是怎麼著了?」跑至河邊,見了眾人,便忙叫林之孝再添兩個人下去。林之孝答應,又叫了兩個人下去。

  那起先下去的人,早在水中撈著了惜春,四五個人撮著抬了上來,放在岸上,重新下水幫著又把紫鵑抬了上來。只見兩人週身是水,大家摸了摸全然冰冷,並無熱氣。寶釵道:「我記得書上說,溺死的人要用牛一頭,將人肚腹貼伏在牛背上,使頭垂向下,以便從口中出水,等水去盡,用皂角末吹進鼻孔,得嚏就活。倉猝不得有牛,則用鍋一口,反覆地下,以人腹對鍋底,頭亦垂下,可以出水。我想來鍋小不能如牛,牛又一時不能現成,不如用大缸一隻,反覆過來比鍋好多了。」大家都說:「這話很是,快就這麼辦!」於是,叫家人們去抬過兩隻大缸來,反覆在地,吩咐林之孝等且帶了家人們出去,等傳喚再來。探春便叫婆子和家人媳婦們,把惜春、紫鵑兩人抬了,翻過身來伏在缸上,肚腹貼著缸底,頭垂向下,又叫人將缸兩邊移動,口中果然淋出水來。李紈道:「好了,水出來了。」

  探春道:「我看來,只怕有些難救呢!」平兒道:「該打發人到東府裡給信去,就請了大嫂子過來呢。」寶釵道:「快傳人過去。」底下答應了一聲,早有人趕忙過去了。

  不一時,尤氏、胡氏都過來了,大家相見後,看見了惜春,尤氏便道:「四姑娘這是怎麼著了?我才剛兒聽見了,就嚇了我一跳。」李紈便告了他原故,尤氏道:「撈救遲了,只怕難得中用呢。」大家忙著看時,只見他兩人口中流出來的水已經不少,身已漸癟。大家商量著把地下鋪上裀褥,將兩人抬下缸來,仰面放在裀褥之上,用皂角末向鼻孔中吹了半天,全然不見有嚏。尤氏伸手向惜春胸前摸了一摸,已經冰冷,全無熱氣,因說道:「這已不能救了,何必枉費氣力呢。」王夫人便吩咐賈璉,去外面作速備辦兩副棺木,並一切衣衾之類,料理齊備。

  不一時,賈珍、賈蓉也都過來了,看見無救,便放聲大哭了一場。王夫人與探春等,大家也同著哭了一會。賈璉在外邊早辦了兩副上等杉木棺槨,帶領家人們抬了進來,並一切衣衾之類,各樣齊備。寶釵便叫丫頭、婆子們將惜春、紫鵑兩個抬進櫳翠庵去,替他週身換了衣服。只見他二人身上雖然冰冷,卻是其軟如綿,並不僵硬,兼且面色如生。裝殮停當,抬進棺去,把惜春停放櫳翠庵雲堂中間,因紫鵑係殉主而死,其義可嘉,便停於旁邊左側。除王夫人之外,俱在靈前上香,大家哭拜了一會。然後除尤氏、李紈等一班人之外,以下傅秋芳、巧姐等也都與紫鵑上香展拜。

  當下忙亂已畢,李紈道:「這鞦韆架子是新今豎立的不久,那彩繩如何得一齊都斷了呢,這可不就是詫事了麼?」寶釵道:

  「四姑娘近來行為給頭裡大不相同。正月裡放燈一請即至,今兒並沒人請他,自家便老早的來了。頭裡看見風箏上是妙玉向他說話,已經奇怪的很了,後來鞦韆他自家又要上去。你想,他早日可是打鞦韆的人麼?我們彼時原不好阻他的,又怎麼知道有繩斷的事呢?這繩原斷的古怪,可見他這鞦韆也打的古怪了。總言是他已經得了道力,不比從前,故藉此屍解昇天去了。

  況且,頭裡他曾向我說過,說是二十年之內他便先到芙蓉城中等我去了。你們細想想看,是不是?」探春道:「這卻不錯。

  頭裡二哥哥和柳二爺那一番事,也就奇的很了,我問他時,他說早知道了,原該是這麼著的。可見這會子二嫂子說他是屍解的話,一點兒也不錯了。」平兒道:「可憐這紫鵑,真是個好的。自從林姑娘死了,就跟了四姑娘情願出家。這會子四姑娘死了,他也就尋了死了,可不和當初鴛鴦姐姐是一樣的可敬麼!」大家點頭,又歎息了一會。

  到了次日,王夫人便叫人到饅頭庵裡去,請了八個姑子來,在櫳翠庵裡給惜春誦經。寶釵向李紈道:「四姑娘要是得道去了,還要這些姑子誦什麼經,懺悔什麼呢?要是不能得道,這些姑子有什麼武藝兒,聽他瞎胡鬧,白費了錢鈔還有限,到底有什麼益呢?」李紈道:「老太太喜歡這麼樣,也只好隨他念去罷了。」於是,八個姑子每日在櫳翠庵中,念了七七四十九天經懺。然後發送至鐵檻寺中停放,待等差人搬柩回至南京祖塋安葬,暫且不題。

  再說惜春在鞦韆架上繩斷之時,魂已出巧,看見妙玉明明在前招手。惜春連忙上前,說道:「妙師父,你等我一等。」

  妙玉笑道:「我在這裡等你呢,你快上來罷。」惜春連忙走至跟前,拉了妙玉的手道:妙師父,你可是從芙蓉城來的麼?」

  妙玉點頭,惜春道:「我們走罷了。」妙玉笑道:「我等了你來,你還要等他呢!」惜春道:「我還等誰啊?」妙玉道:「你看,那不是他來了麼。」惜春回頭看時,只見紫鵑忙忙的來了,看見惜春,忙叫道:「姑娘慢著些走,我來了。」惜春笑道:「原來你也來了,你這可認得妙師父了麼?」紫鵑忙給妙玉請安。妙玉道:「我在頭裡走,你們只跟著我來就是了。」

  於是,妙玉在前,惜春在中,紫鵑在後,三人一路行來,隱隱半雲半霧。走夠多時,只見前面一帶淡紅圍牆裡面,隱隱樓閣。

  惜春便問道:「妙師父,那前頭可是芙蓉城了麼?」妙玉笑道:

  「你只來過一回,怎麼就認得出來了麼?」說著,已到跟前,只見門外有許多黃巾力士,見了妙玉等來了,便都垂手站立。

  妙玉等進了南門,到了石頭牌坊跟前,只見警幻仙姑同了寶玉、迎春、鳳姐、黛玉、香菱、鴛鴦、尤二姐、尤三姐、可卿、晴雯、金釧、瑞珠都迎了出來。大家相見,便讓至花滿紅城殿上坐下。寶玉道:「妙師父來的好快啊!我打算你們該到,是時候了,才剛兒約齊了他們出來迎接,走到牌坊跟前,就有人來說你們到了。」妙玉道:「我是算著時候兒去的呢,且沒有什麼耽誤的事,可不就來的快了麼。」惜春便問寶玉道:「二哥哥,你到了這裡有幾年了?」寶玉道:「我來了好兩年了。

  我們這裡,這些日子天天盼你來呢。原來紫鵑姐姐也跟你來了。

  「紫鵑便與黛玉請安,黛玉忙拉著說道:「我們這有十多年沒見了,我知道你在四姑娘那裡,卻不防你們今兒一起來了。這可好的很了。」惜春又向可卿道:「這是小蓉大奶奶呀,怎麼我頭裡到這兒來,你說是第一情人,不是小蓉大奶奶,都不認我呢?」可卿笑道:「那會子,我原回過姑娘的,說還不是你來的時候呢,到了時候自然就知道了。這會子,該是姑娘來的時候了,故此我們打伙兒通來迎接姑娘了。」寶玉道:「我頭裡到這兒來過幾回呢,也都是這麼樣的。四妹妹,你可看見那對聯上說的:『前因後果須知親近不相逢』麼。」惜春又向迎春道:「二姐姐,你來的年代多了,可知道二姐夫的事麼?」

  寶玉道:「孫紹祖的事,誰不知道呢!你們只知道他殺了人償命的事,還不知道他在陰間變了豬去了呢!」惜春道:「我只聽見二哥哥和柳二爺救了薛大哥,又到襲人家裡頭去的事,至於孫紹祖變豬的事,二哥哥,你怎麼知道的呢?」寶玉便把老太太在地府林姑老爺任上的事,細細告訴了他一遍。惜春道:

  「原來老太太這會子倒在京城裡去了,鳳姐姐、鴛鴦姐姐都到地府裡去過一趟的。」鳳姐又問問家裡的事情。大家談了一會,迎春道:「四妹妹,你這會子初到,我且先和你去見見元妃姐姐去,回來再淡」惜春道:「原來元妃姐姐也在這裡呢!」

  於是,迎春領了惜春、紫鵑到了赤霞宮,去見了元妃。元妃道:「我們姊妹四人,此刻倒有三人聚於此處,也就很不寂寞了。現在你二姐姐一人獨居,你今既來了,便在這裡給他和紫鵑三人在一處住罷。這屋子就在前邊,那邊便是你寶二哥哥住,我們姊妹總在一塊兒,朝夕可以相見,何等不好呢!」惜春道:「臣妹蒙妙玉指引而來,未忍與之拋撇,竊恐辜負其情奈何?」元妃笑道:「妙玉與警幻同居,相隔不遠。既係同在此處之人,便無分爾我,即如王熙鳳、林黛玉、秦可卿、甄香菱等均與在生之時不同。此刻雖然未經得道,然已如入芝蘭之室,有久而不聞其香,與之俱化的景況了。我因為的是姊妹同居,正好序天倫之樂事耳。」於是,惜春上前謝恩後,便告辭出來,復到警幻宮中以及絳珠宮、「癡情」、「薄命」司內各處走了一回。至晚,回到迎春屋內同住。紫鵑道:「林姑娘那邊已有薛大奶奶和晴雯、金釧都在那裡,我又已經跟了姑娘多年,只好遵娘娘的旨,在這裡住了,早晚到林姑娘那邊請安去罷。」迎春道:「你這來的原故,誰還不知道麼?林姑娘他也斷乎不能怪你的罷了。」於是,到了次日,芙蓉城中公具了酒筵,在警幻宮中與惜春、紫鵑接風。

  席間說起賈母與賈夫人已經過去了半年了,我們耽延至今,俱未得前去請安。這會子,四姑娘也來了,我們打量也該也去的很了,不可再遲。警幻仙姑道:「你們也商量商量,是那幾位同去呢?」當下,眾人都說要去。警幻仙姑道:「據我看來,要去又何必都去呢?此刻先去幾位,來年再去幾位,輪充著每年都可以去得的。老太太那裡,年年有人過去請安,也不寂寞,這裡也不缺人照管,豈不兩全其美呢?」妙玉道:「我是此刻便可不去,四姑娘初到也可不必,都到來年再去罷。這會子,林姑娘自然是頭一個要去的,你們再商量幾個人同去就是了。

  此刻便不去,橫豎還有來年的,又何必擠在一塊兒呢!」鳳姐道:「二妹妹和四妹妹都到來年去罷,這會子鴛鴦姐姐是要去的,連我和林妹妹才三個人,還商量一兩個人同去才好。」晴雯、紫鵑道:「我們兩個跟了林姑娘去罷。」黛玉道:「紫鵑妹妹才來,且到下年去罷。倒是晴雯同了我們去也好。」於是,商量已定,又過了兩天,方才料理起身,前去吩咐仙女們備下兩輛雲車,收拾齊備。

  到了這日,大家都送至牌坊跟前,齊說:「到了都城隍府見了老太太、姑太太們都給我們轉稟請安罷。於是,鳳姐、鴛鴦坐了一輛雲車,黛玉、晴雯坐了一輛雲車,帶領八名仙女,簇擁而去。出了芙蓉城中,便取路向京城都城隍王府而來,暫且不題。

  再說賈母在都城隍府中,每日無事,或與賈夫人、夏金桂、張金哥等鬥牌,或叫班小戲兒來聽戲,或是說書的女先兒,或是八角鼓兒。有時盼望黛玉、鴛鴦、鳳姐等人,都不見到來。

  賈夫人道:「他們也該來了呢,恐怕有什麼事絆住了,也不可知。」賈母道:「他們那裡有什麼事呢?就像我久已想著要到家裡去看看,也是這麼著,到如今都還沒去呢,我可又有什麼忙處麼。今兒晚上,可一定要去了,叫司棋跟我去走一趟罷。

  「賈夫人道:「老太太只帶一個人去,不少麼?」賈母笑道:

  「這比不得到那裡赴席去,一個人就夠的很了。」賈夫人道:

  「吩咐外邊備一乘大轎,一乘小轎,二更天老太太到榮府裡去呢。」底下答應了,吩咐出去。

  到了二更天,司棋上來服侍賈母起身。賈夫人問:「轎子齊了麼?」司棋道:「已經伺候著了。」賈夫人與司棋扶了賈母,到內殿前來坐了大轎,司棋上了小橋,前面打了一對燈籠照著,轎夫抬出大殿,由中門而出。一路轉彎抹角,不一時早到了榮國府前,吩咐繞至後門,遠遠住轎。司棋下來攙了賈母,吩咐燈籠人役轎夫俱在此伺候,不用上來。潘又安已騎了馬趕了上來,便在外面照應燈轎伺候。

  賈母扶了司棋從後門進去,先到了大觀園內,順路走到稻香村來,進了李紈屋裡。賈母便道:「珠兒媳婦,你可認得我麼?」李紈從夢中睜眼一看,見了賈母便道:「是老祖宗麼。

  「便忙跪下請安。賈母笑著,忙拉他在身旁坐下,道:「你竟還認得我麼。」說著,司棋上來給李紈請安。李紈道:「你不是司棋麼,怎麼得和老祖宗在一塊兒的呢,是從那裡來的呢?

  「賈母笑道:「珠兒媳婦,我告訴你。我自從那年死了,就有焦大跟了我去,路上又收了鮑二家的。到了陰間,說是先要在城隍大人那裡過堂,焦大就找了城隍的書辦,和他商量,誰知那書辦叫馮淵,就是為買香菱被薛蟠打死了的。他說城隍府裡教他進去,細細問他,只怕少爺要出來親看呢。誰知那少爺就是珠兒,細問起來,城隍大人就是林姑老爺。姑太太也在那裡,因為無子,就把珠兒當了少爺。那時候,請了我們進了城隍府裡住著。司棋、潘又安夫婦都在林姑老爺那裡伺候。林姑老爺問起黛玉來,我說林丫頭已死了兩年了。姑老爺、姑太太說怎麼都沒見麼,這可那裡去了呢?差人四下尋訪,後來鳳丫頭和鴛鴦找我來了,才知道他們和林丫頭、迎丫頭、香菱、尤二姐、尤三姐都在芙蓉城裡,算是仙境地方呢。後來林姑老爺升了京城都城隍,我們一起出了地府,姑老爺上天陛見,我們便到芙蓉城去了一趟,這會子寶玉和柳二爺都在那裡呢。姑老爺陛見回來,我們便一同到京城都城隍王府裡來了。這會子離家不遠,我故此今兒回來瞧瞧你們的。家裡的一切事情,我都知道。現在你們蘭小子就很好,將來桂小子上來,更外榮耀。老爺現已升官,家業復興,我心裡就很歡喜。這會子環兒媳婦和蘭小子媳婦他們都認不得我,我也不去瞧他們了。」說著,便站起身來,李紈忙拉住道……要知他說些什麼,請看下回便見。 

 第三十六回 稻香村上已踏青游 榆蔭堂清明風箏會 ↑返回頂部 第三十八回 晴雯姐晝責善保婦 林黛玉夜會薛寶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