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紅樓夢/第十三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話說小紅在平兒屋裡,每日與姐妹們閒玩說話兒。只因給賈芸親事說定,心已遂了,便毫無思慮,安然暢適,不過旬日之間,病已全好了。賈芸也有了娶親的日子了,平兒便撿了幾套衣裳,賞了四十兩銀子,又回了王夫人,王夫人亦賞了兩套衣裳,二十兩銀子。平兒又給了他些家常半舊的衣裳,給他裝了四個箱子,傳了林之孝家的進來,領他家去。林家的帶了小紅,到各處磕頭謝了,又辭別了眾姐妹,出門上車回家去了。

  過了兩日,馬府家人押送過嫁妝來了,十六副箱櫥,一百六十件桌炕椅杌,八十台古玩、瓶爐、茶酒器、帷幔等類。賈璉一面叫人搬過新房子裡去鋪設,一面叫人讓馬府家人到前邊款待酒飯,給了一百六十兩銀子賞封,並八對尺頭。那邊家人上來謝了酒飯賞賜回去。又有兩家陪房,領著四個丫頭到王夫人上房來磕頭參見,王夫人便吩咐教在新房子裡照應鋪設嫁妝器具,又吩咐教廚房裡添設分例,外加獎賞。到了次日,主才鋪設齊備,照奩簿檔冊查點清楚,請賈政等看過,裡邊方請王夫人等從左邊廂房開門過去,大家各處看了一遍,都仍回到王夫人上房裡來。

  王夫人道:「明兒蘭哥兒過禮的東西,你們都預備停當了麼?我還沒瞧見呢。」平兒道:「都停當了,在大嫂子屋裡呢。

  「因教秋紋到大奶奶那邊,把明兒過禮的首飾都拿過來。因又回王夫人道:「那些尺頭、衣裳等明兒擺齊了,再請太太看罷。

  「王夫人道:「也罷了,不要太累贅了。」說著,秋紋同了碧月、素雲三個人,捧了首飾過來。平兒便指與王夫人道:「這是金項圈,這是金珠首飾,共計一百件。額外是妝蟒四十匹,各色刻絲羽毛大呢洋縐線縐綢緞一百六十匹,四季衣服一百二十件。那就是折羊酒的銀子了。」王夫人點頭道:「頭裡寶玉給環兒兩處的東西都也差不多兒,就是這麼著也罷了。」

  到了次日,榮禧堂上鋪氈結彩,屏開孔雀,褥隱芙蓉。各公侯及工部、邢部官員並諸親友,俱來賀喜。外面是賈赦、賈政、賈珍、賈璉等迎送,內裡是邢夫人、王夫人、尤氏、李紈等接待。先派了林之孝等十名家人押著禮物,到傅同知家去。

  午後回來,那邊也是十名家人押了回禮,一齊到了榮禧堂上來叩首。這裡一面款待來人,打發賞賜,去後便打點宮燈、大轎起身。鼓樂執事前導,官銜牌上是:世襲一等將軍、世襲三品威烈將軍、丙辰科進士、工部郎中、江西糧道、御前侍衛龍禁尉、刑部主事,後面對馬引馬領著賈環騎馬親迎,另有八個家人跟馬在後,甚是熱鬧。

  掌燈時候,家人探馬報大轎已自馬府起身。原來擇定新貴人於酉時進門,賈璉拿起表來一看,見針已指到酉初一刻,便道:「是時候了。」家人們答應,齊在簷前雁翅站立伺候。不一時,賈環下馬進來,外面鼓樂喧闐,一對一對的宮燈引了大轎進來,抬至榮禧堂上,將轎夫、鼓樂全行撤去。裡邊家內女人用吹打細樂迎出,儐相請了新人出轎,兩個披紅喜娘攙扶著,與賈環並立,儐相贊禮,拜了天地,請賈赦邢夫人夫婦登堂受拜,又請賈政王夫人夫婦登堂,行禮已畢,送入洞房,揭去蓋頭。大家在花燭之下,爭看一番,雖無驚人之貌,也頗有幾分姿色。然後坐牀撒帳,又有合巹酒筵等儀,皆已行過。大家方才出來,仍到王夫人上房。

  這邊來了史湘雲,便拉了平兒、李紈在寶釵屋裡坐著,笑問道:「你們妯娌三個,看著這新人怎麼樣?」平兒道:「他低了頭,我在迎面總看不清楚,兩邊又擠住了,好像是有兩點兒雀斑似的。」李紈道:「我早就說有些兒像彩雲的模樣兒似的,今兒瞧了瞧,可不是他麼。」寶釵道:「卻乎有些像彩雲的模樣兒,這會子三爺倒弄了一對彩雲在屋裡了,妻妾同貌,倒也是少有的事呢!」史湘雲道:「你們別拉拉扯扯的,到底看著怎麼樣啊」寶釵道:「這會子總瞧的不十分清楚,只好拿彩雲論罷了。彩雲的模樣兒雖不能在上等,也不能在下等,只好在中等之上算罷了。」史湘雲道:「依你說便中等之上,你們妯娌三個比並起來呢?」李紈道:「我是老了不用說了,就是他們兩個,不是我替他說話,誰比誰強麼,都是不相上下的罷了。」平兒和寶釵笑道:「大嫂子這話很是,我們也是這麼說呢。」史湘雲道:「你們說話也沒一個兒爽爽直直的,都是這麼含著骨頭露著肉的話兒,可不要把人都悶死了呢。」

  寶釵笑道:「雲妹妹又著了急了,依你怎麼說呢?」湘雲道:「我是公道話,由你們愛聽不聽。頭一個數璉二嫂子,當初都說鳳姐姐風流俊俏,那裡比得上這會子的二嫂子呢。第二就數寶姐姐了。第三大嫂子說老還算不得老呢。第四才數到像彩雲的新婦呢。我說的公道不公道?」李紈便拉了平兒的手,笑道:「好個風流俊俏的美人兒,到底是我這孩子好,你可別要惱罷,才剛兒我說的話要算把你很委屈了呢。」平兒笑道:

  「史大妹妹,他慣會拿咱們老實人取笑兒開心,也只好由他說去罷了。」

  說著,外邊人請坐席,大家仍到王夫人這邊來了。這日沒甚外人,只擺了三席:上首兩席讓薛姨媽、李嬸娘坐了;下首一席讓薛寶琴坐,因是蘭哥兒媒人。史湘雲、邢岫煙、李紋、李綺、探春、巧姐兒並家中眾人,兩下分陪。

  過了次日,又是回九之期。恰值這日,乃是賈芸娶親。他家中請了賈薔、賈芹、賈藍、賈菌並幾個親友,也擺了幾席酒,娶了小紅過來。到了次日,小紅便向賈芸要那塊絹子。賈芸笑道:「那是咱們的媒人呢,你有的使就罷了,又要他做什麼呢?」小紅笑道:「你說我到你這裡來就換的麼。」賈芸道:「你那會子又說不到我這裡來,今兒怎麼又來了呢?」小紅笑道:

  「你還說呢,那一天小丫頭倒了茶出來,你還要望著人家混說,把我急的什麼似的了。」賈芸道:「我那一年在園子裡帶人種樹,撿了這塊絹子,原不知道是你的。這事是三四年了,後來知道是你掉的,我就把我的換了給你。咱們會了幾回,後來我不大到園子裡來,要想瞧你就瞧不著了。」小紅道:「我那會子心裡有話,不好對人說的,有誰知道呢?只好自己心裡熬煎,茶飯都懶得吃了,就弄出這個病來的。」賈芸笑道:「你這個病,到底是我給你醫好了的。你該給我好好兒的謝大夫呢。」

  小紅笑著啐了他一口,道:「我告訴了你心裡的話,你倒拿我取笑兒麼。」

  賈芸道:「玩兒罷了,我難道不許你拿我取笑兒的麼。咱們兩個人,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分什麼彼此呢,我記得去年我謀辦陵工,弄了些東西送璉二奶奶去,璉二奶奶不收,我還給了你些東西。後來我就總沒進去了,璉二奶奶也死了。我昨兒這件事,想來想去,想了兩夜通沒睡覺,還是求了這個璉二奶奶才辦妥了的。這個璉二奶奶比頭裡的強多了,人品、說話、行事都好,不像鳳嬸娘一味的利害。我昨兒這個事,要是頭裡的璉二奶奶,求著他是不中用的。」小紅道:「頭裡的二奶奶雖然利害,待我就好。那會子我在寶二爺屋裡,頭裡的二奶奶說我很好,要我過去,教我做他的乾女兒。我說奶奶錯了輩數,我媽才是奶奶的乾女兒

  呢。誰知這會子倒做了這個二奶奶的姪媳婦了,也是事有應該呢。昨兒奶奶叫我進去,調理了幾天,不教我伺候,說我是他的姪媳婦,拉了我的手,摸我身上,臊的我臉上好不好意思的。

  又賞了好些東西,真是少有的恩典。咱們明兒可別忘了他才好。

  「賈芸道:「可不是,明兒總要想個孝敬的道理出來。」由此夫妻十分恩愛,從前是兩地相思,今日是各遂心願,自與別的夫婦大不相同的了。

  卻說周姑爺在刑部做郎中,已經兩年多了。一日奉旨放了江西糧道,便忙著料理攜眷赴任。因賈政做過江西糧道,周姑爺這日便同了探春回來,一則辭行;二則要領賈政之教,規模典則,漕務弊端,條分縷晰,好仿照舊章,便不致隕越了。探春來到上房中,與眾人拜見做辭。眾人又與探春道喜。大家都說,路程不為太遠,不像從前遠隔重洋了。況且,三二年間仍舊調進京來,也未可知。

  大家正在說笑,只見賴大家的、林之孝家的兩個進來,因聽見了周姑爺放了糧道,便先上來給探春道了喜。然後回王夫人道:「太太前兒吩咐,教挑選進來伺候當差的女孩兒,現已挑選了十個,都是十一二歲、十二三歲的,請太太驗看。」王夫人點頭兒,賴大家的、林之孝家的便到門外領了十個女孩兒進來,見了王夫人磕了頭。

  王夫人逐一看過,因揀了兩個老實些的,問他道:「今年十幾歲了,父母是誰呢?」賴大家的回道:「這一個是鄭華的女孩兒,今年十三歲了。這一個是來喜的女孩兒,今年十二歲。

  「王夫人道:「這兩個,我留著使罷。」因向探春道:「你給我替他起個名字,才好使喚呢。」探春想了一想道:「這鄭華的女孩兒叫碧桃,那一個叫紅杏罷。」王夫人道:「這就很好,你索性把那幾個都給他起了名字,好上檔冊的。」探春道:「我也是順口兒胡講,還是寶姐姐你來說罷。」寶釵道:「三妹妹你說罷,這有什麼謙讓呢。」探春因說道:「這兩個給他叫紅梅、翠柳,這兩個給他叫翠雲、紫雲,這兩個給他叫繡琴、素琴,這兩個給他叫文鸞、彩鸞罷。」王夫人道:「這紅梅、翠柳派給你大嫂子屋裡,這翠雲、文鸞、彩鸞三個派給你璉二嫂子屋裡,這紫雲、繡琴、素琴三個派給你寶二嫂子屋裡。環哥兒屋裡有他媳婦跟來的玉簫、鳳簫、翠鸞、翠鳳四個,也夠使了,可以不必派他的了。」探春道:「我的兩三個丫頭也漸漸兒的大了,那裡雖然還有幾個,我都不大中意,將來也還要挑幾個呢。」

  說著,人回請示在那裡擺飯?王夫人道:「沒什麼外人,就在這裡擺罷。」當下探春至晚回家,過了兩日,就起身往江西赴任去了。這裡王夫人便把幾個年紀大的丫頭,彩明、麝月、秋紋、綺霞、碧月、素雲等俱放出去配人去了。

  再說薛蟠自香菱死後,屋內無人,每日閒遊浪蕩。因榮府接連有事,便常與馮紫英、賈薔、賈芸、賈芹一干人喝酒玩笑,閒時便非賭即嫖,無所不至。這時賈芸新婚,無事便不大過榮府來。賈薔、賈芹便來瞧薛蟠道:「薛大叔,你老人家在屋裡坐著,不悶的慌麼。咱們今兒還是到那裡逛逛去罷,省得白坐在家裡還悶出病來呢。」薛蟠道:「成日家在外頭逛,逛的都怪煩的了。怎麼想個好些兒地方逛去,才好呢。我是前兒在馮紫英家那裡碰湖,來了一天我只成了五六牌,倒輸了八個全葷飄兒。你說說,這是什麼手氣?到臨了兒才算了一算我共輸了八十九兩銀子,心裡很不舒服。這兩天就總沒出門,在家裡又實在悶的了不得。」賈薔道:「有什麼好地方兒可逛,大家也要想一想看。」薛蟠道:「我昨兒聽見人說,錦香院雲兒那裡新來了幾個媳婦很好。咱們今兒倒是在那裡看看去罷,要果然的好,咱們明兒就叫他們來喝酒,你說好不好?」賈芹道:「是啊,我昨兒也聽見人也是這麼說。薛大叔,咱們就走罷。」

  於是,三個人一路到錦香院來。

  到了院前,才剛進了門,就聽見後邊琵琶彈的響,有人在那裡唱呢。門上人說:「爺們請那邊坐罷,這裡頭有客呢。」

  薛蟠道:「裡頭有客麼,是誰呢?咱們且看看是個什麼人。」

  三人便直往裡走,門上人不敢阻攔。三人走到裡邊看時,只見雲兒同著一個媳婦在那裡彈唱呢。上面炕上坐著兩個人,一個是孫紹祖,一個不認得是誰。那孫紹祖見了他三人進來,便站起身來,說道:「我道是誰,原來是薛大哥。咱們好久沒會了,今兒來的好的很,咱們就一塊兒坐罷了。」薛蟠道:「我不知道是孫大哥,倒失迴避了。咱們今兒是打這兒過,進來看看的,我還和他們有事去呢。咱們兩便罷,改日再會。」孫紹祖道:

  「薛大哥既不肯賞臉,我來送你,看你們要是到那邊坐了,可就對不住咱們呢。」薛蟠道:「咱們幾時是這麼著的人嗎?果然有事,你也不必送。」說著,兩下蝦腰,三人出來了。

  賈薔道:「怎麼今兒偏偏兒的遇著這個混帳東西。」賈芹道:「我們進去了,他們人原請我們那邊坐的。薛大叔定要瞧他們去,要是不認得的人倒也罷了,偏又遇見他,倒弄得個下不來了。只好過一天咱們再來逛罷。這會子倒弄了個有興而來,敗興而返了。」薛蟠道:「除了他這裡,就沒處逛嗎?前兒蔣玉函來了,說他又領了一起檔子班兒來了,寓在小花枝巷裡頭,請我無事到他那裡坐坐去呢。今兒也不知道他在家不在家?咱們橫堅閒著,就往小花枝巷裡頭看看去,使得嗎?」賈薔道:

  「也好,小花枝巷的路也不多遠兒,轉兩三個彎子就是了。」

  於是,三人又轉到小花枝巷內,只見一家門首寫著:「三台小班寓」。三人便走進門去,恰值蔣玉函出來,見了三人忙笑道:「薛大爺同二位賈大爺請裡頭坐。」三人進到裡邊,小小客坐頗也收拾的精雅。三人坐下,底下沏上茶來。薛蟠道:

  「你今兒沒出門麼?」蔣玉函道:「昨兒在臨安伯府裡,今兒沒出門。」薛蟠道:「你來了有多少時了?我是前兒才知道的。

  「蔣玉函道:「我來了才得十來天呢。我頭裡聽見說,寶二爺怎麼出了家了麼,這是怎麼的道理,這會子可也有個信息兒沒有呢?」薛蟠歎道:「這都是稀罕的事,寶二爺那麼個人,誰知他一下子就出了家。頭裡我們柳二爺那麼個人,也是出了家了,可都不是奇事嗎。」這會子,也不知道他兩個人是在一塊兒呢,也不知他是各自乾各自的?竟一點兒音信都沒有。」

  蔣玉函道:「我聽見說寶二爺的奶奶就是大爺的妹子呢。

  這如今大爺可有了外甥兒沒有呢?」薛蟠道:「今年三月裡養了個外甥兒,叫桂哥兒。這會子漸漸兒的好玩兒了。你怎麼知道的這麼詳細呢?」蔣玉函道:「不瞞大爺說,我上年娶了親了。我原也不知道,誰知娶的就是寶二爺房裡的襲人。故此寶二爺的事,我都知道。我這如今在外頭各處做買賣,都留心訪察著,要是碰見了寶二爺,我總要勸他回家還俗呢。」薛蟠笑道:「我只知道襲人打發了出去,給了人家,原來就是你嗎。

  你可記得,那年子咱們在馮大爺家喝酒行令,你說是什麼『花氣襲人知晝暖』,我說你怎麼說出個寶貝來了,他們還不懂,我說『襲人』可不是寶貝是什麼呢?這會子,原來這個寶貝竟配了你了,你看著他是寶貝不是?」說著,哈哈的笑起來了,因說道:「我聽見你買了房子,說是又開了舖子了,你的事情也就很夠過了,又還領這班子做什麼呢?」蔣玉函道:「我買了幾間房子,是好久的話了。也置了一點子地,又開了一個舖子。那舖子裡頭都有伙計,我也不管那裡的事。左右閒著,所以又弄了幾個孩子們,出門到各處混混罷了。」

  薛蟠道:「我是前兒聽見你說了,今兒沒事閒逛,特來瞧瞧你們這裡的孩子們的。」蔣玉函道:「我叫他們出來,給爺們請安。」只見上來了三個粉妝玉琢的孩子,給三人打千兒請了安。薛蟠道:「一個個的都很好,叫什麼名字,十幾歲了?

  「蔣玉函道:「這個叫福兒,十五歲了,這個叫祿兒,也是十五歲了;這個叫壽兒,才十四歲。今兒是我備個小東,請三位爺們聽聽他們的嗓子,看怎麼樣?」薛蟠道:「怎麼又擾你嗎,這麼著,叫他們也不用包頭,就是隨身的衣服兒,只算唱個帽兒戲罷。」蔣玉函答應道:「薛大爺吩咐了,你們就這麼樣唱罷。」

  不一時,擺上果碟酒菜,福兒便上來給薛蟠斟酒,祿兒、壽兒便給賈薔、賈芹斟了酒。教師上來彈著弦子,三個孩子各拿了一把紙扇兒、一條手絹子,在席前扭捏著身子,兩頭走著,唱的聲嗓嬌媚可人,抑揚宛轉,真是遏雲繞樑之音。內中福兒更覺體態輕盈,面目俏麗,向著薛蟠丟了幾個飛眼兒,薛蟠大喜,點頭兒叫他過來,便重新敬酒,拜了阿媽。薛蟠大樂,賞了十兩銀子,賈薔、賈芹兩個人也賞了六兩銀子,三個孩子上來謝了。薛蟠還說:「明兒閒了,到我們家裡唱去。」蔣玉函道:「改日帶了他們,到阿媽府上來請安。」

  三人出了小花枝巷,一路回家。賈薔道:「咱們今兒興興頭頭兒的出門,就遇見孫紹祖這混帳東西,心裡頭很不舒服,想不到才剛兒還有這麼一樂,也算是不幸之幸了。正是什麼說的,『有意種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陰』了。明兒到底還要看看雲兒家裡新來的媳婦兒怎麼樣兒去。」薛蟠道:「你們明兒還是到我家裡來,咱們同去。」說著,各自分路回家去了。

  要知後文如何,再看下回分解。 


 第十二回 警幻仙詩和賈元妃 薛寶釵書寄林黛玉 ↑返回頂部 第十四回 花氏襲人錯認寶玉 椿齡鶴仙喜遇薔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