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書事/0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西夏書事
全書始 凡例 下一卷→


一、霸國有史,晉唐以來,述作紛紛,載籍極博。宋有天下幾三百年,西夏、遼、金並雄西北,而遼、金有史,夏鮮專書。緣其地連沙磧,人半羌夷。元昊自造蕃書以紀國事,國亡之後,文義莫辨,遂至掌故失傳,宋、遼、金三史有附傳而弗詳。廣成謬輯是編,雖無當於參稽,或亦可以備殘缺焉。

一、梁蕭氏方等《三十國春秋》、魏崔氏鴻《十六國春秋》、宋劉氏恕《十國紀年》等書,皆分紀列傳,體擬正史。西夏事散見諸史者,不過朝貢、攻伐數大端,即曆朝《一統志》、陝甘新舊《通志》、綏靈寧夏各州衛志,自拓跋啟疆,職方失考,終夏之世,絕少人文。搜羅不易,紀傳為難。惟於立國之始終,傳祚之世數,以及夫朝政之理亂,主德之昏明,皆約而可稽,爰為件係條分,綱舉目附,名之曰「書事」。

一、繼遷立國,元昊稱尊,開國承家,幾與有宋相終始。而西夏之稱,亦始於宋,則書西夏當以宋為斷。然溯契丹者大基習宇,誌女真者盛始胡來。夏自思恭秉節,夏綏綿延五代,爵晉西平,擬之當時荊南、吳越諸國,無多讓也。首卷追述中和,蓋亦討本尋源之意。

一、朱子作《綱目》,凡正統未一天下,概不大書年號。明屠氏喬孫、項氏琳所訂《十六國春秋》,悉將晉、宋正統係年,蓋尊中國大一統,理固然也。李氏係出羌戎,稱臣唐宋,故自始迄終,悉以中國冠元。至元昊僭號,始書改元某年,備列年數於後。

一、《綱目》正統係年之下,分注僭國某年,所以別正偽、紀興亡也。西夏自繼遷請婚遼國,乾順受地金源,玉帛、干戈,紛紜錯雜,若不節注二國紀年,事難稽考。然俟互有關涉,方行附入,既便查核,亦免支離。

一、元托克托纂修三史,惟《金史》列傳年月稍詳,餘則敘事混朦,詮次頗難。

是編分年析月悉遵三史帝紀、夏國附傳,或遵王氏偁《東都事略》、李氏燾《通鑒長編》及薛氏應旂《宋元通鑒》、商氏輅《宋元續綱目》、王氏宗沐、徐氏乾學、畢氏沅《通鑒後編》、《續通鑒》諸書,其餘稗官紀載,時日不同,亦必前後不相矛盾方始甄錄。

一、以宋、遼、金書借敘夏事,最易喧賓奪主。篇中綱主西夏,目則參引諸史,間有刪節,乃以嚴主客之辨,非敢蹈割裂之愆。

一、古史體例,一代之主必著論讚。西夏統係,絕續者三:自思恭至彝昌而一絕,自仁福至繼捧而再絕,因其尚未成君,僅附總論。若繼遷建都西平,傳德明而封夏王,至元昊而稱國主,自可即其行事,述其生平,偶附小論。餘皆仿此。

一、史以傳言,亦以傳疑。是編於宋、遼、金事稍涉西夏靡不收羅。然有時地不詳及原委莫竟者,則於分條之後,或按時、或因事另立附例,概不混書,以示疑也。

一、史各有志,如天文、地理、職官、選舉、禮樂、兵刑,別類分門,務取該備。而霸史則雜見紀傳中,以彰一朝治亂。西夏典策云亡,其文志不少概見,因就管窺所及,略誌數條,姑存梗概,簡漏之譏,知所不免。

一、王氏偁《西夏事略》、劉氏溫潤《西夏須知》、孫氏巽《夏國樞要》及《夏臺事跡》諸書,言人人殊,較之正史,不無舛錯。至於前賢章奏、郡國圖經以及家乘、誌銘、叢談、野說見有不同,詞多相戾,竊附己意訂正之。然必詳溯根原,藉征確據,非敢憑空臆斷焉。

一、史文浩博,鑒體謹嚴,編輯諸家無不去復刪繁,期於簡核。夏事如爭城、爭地文略相同,賀節、賀正辭多不載,然亦正書附列,采綴靡遺,非故貪多務得,漫失剪裁,良因補罅訂亡,無敢疏略。

一、古來撰述,班固衍司馬氏之文,延壽節南、北史之要,已足自名一家。其有專事網羅,不資藍本,則亦文獻具在,任吾取攜。西夏去今,歲餘五百,舊籍流傳,率皆零繭棼絲,不入機杼,焉成經緯。書中所錄,根尋散佚,參合異同,雖然菅蒯並收,竊幸條流粗貫。後有作者,請以為盤盂之助。

一、宋元諸儒喜於論史,雖不能於聖賢作述深心吻合無間,然其講明切究亦能抉奧探微。是編文冗事雜,未免顯晦相參,竊於是非邪正之致,興亡得失之由,間綴數言,以免牴牾。倘博雅糾其繆而賜正之,則幸甚。

一、龍門作《史記》,班氏謂一人之精,文重思煩,其書多不齊一。矧廣成拘墟譾陋,愧乏三長。賴諸同志參考互訂,數載於茲,今幸觀厥成,謹登諸君姓氏,以見他山之助,俾益良多。

全書始 下一卷Arrow r.svg
西夏書事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