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書事/1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西夏書事
←上一卷 卷十二 下一卷→


景祐二年春正月,元昊改元廣運。或言「開運」乃石晉敗亡號,故改。

三月,遺匿名書於環州。

環州知州高繼嵩久任西土,以勇敢聞。元昊惡之,將其遺箭係以匿名文字,言繼嵩已投本國,置於延州境上,部署司以聞,繼嵩不自安,表乞還朝。右司諫韓琦曰:「繼嵩背義投西,元昊果忠於朝廷,則當密奏其事,何必以遺箭達其叛狀乎?其為反間無疑也。」仁宗命繼嵩勿離所治,元昊之計不行。

夏五月,太白犯填星。在輿鬼。殺妃衛慕氏。

衛慕,元昊舅氏女,幼孤,育於惠慈太后。當后被弑時,氏以大義責元昊,元昊盡誅其族,因氏懷妊,幽之別宮。及生子,野利氏譖其貌類他人,元昊怒,並子殺之。

秋七月,以兵入環慶。元昊使首領訛遇等率兵數入寇,環慶路部署司以聞。

冬十月,加中書令。

仁宗受尊號,加恩內外,遣內侍省都知馮從順至興州,進元昊中書令,元昊受之益倨。

十一月,自將攻西蕃,敗唃廝羅將安子羅。師還,潰於宗哥河。

唃廝羅居邈川,以論逋溫逋哥亂,集兵殺之,徙居青唐城。元昊知其衰困,出兵攻宗哥、帶星嶺諸城,進圍青唐。唃廝羅遣部將安子羅以兵十萬絕其後,元昊還兵與戰,晝夜角鬥至二百餘日,子羅方敗。時元昊糧匱,士卒饑死者眾,至宗哥河半渡,子羅潛使人決水淹之,大潰,還。

遣使入貢。

元昊雖反,猶歲遣人入貢,使者出入民間無禁。工部侍郎韓億請除館舍禮之,使官主貿易,立羈防,夏使始斂。

按:此夏使館市之始。

十二月,復攻西蕃,大敗於河湟。

元昊憤宗哥之潰,並兵臨河湟,唃廝羅知眾寡不敵,壁鄯州不出。元昊已渡河,插幟誌其淺,廝羅偵得之,潛使人移植深處。及戰,元昊潰歸,士卒視幟而渡,溺死者大半,所失輜鹵甚眾。廝羅數以奇計破夏兵,元昊遂不敢窺其境。

呂大防曰:「元昊既得甘、涼,遂有窺隴、蜀之志,緣唃氏中強,不敢復思進取,蓋有以撓其後也。」

按:唃廝羅以鹵獲來獻,朝議加廝羅節度使、樞密院,韓億以為「二虜皆藩臣,今不諭令解仇,乃因捷加賞,非所以御四夷也。」議遂寢。嗚呼!元昊寇府州,犯環慶,執朝廷命官,叛狀屢著,尚得謂之藩臣乎?今不因廝羅兵勢加之節鉞,使統諸蕃以披其背,及其退居曆精,夏勢猖獗,急而求之,無能為已。

景祐三年、元昊廣運二年春正月,還自西蕃,妃索氏有罪自殺。

索氏,元昊第二娶,素無寵。元昊攻唃廝羅兵敗,訛傳已死,索氏喜,日娛音樂,益自修容。及元昊還,懼罪自殺,元昊滅其家。

按:索氏畏懼自殺,元昊未之罪也。書「有罪」何?倫常之理不以夷狄殊,索氏聞夫死而喜,罪莫甚焉。

夏四月,羈天竺國進奉僧於夏州。

天竺入貢,東行經六月至大食國,又二月至西州,又三月至夏州。先是僧善稱等九人至京師,貢梵經、佛骨及銅牙菩薩像,留京三月,仁宗賜束帛遣還。抵夏州,元昊留於驛舍,求貝葉梵經不得,羈之,由是西域貢僧遂絕。

秋七月,攻回鶻,取瓜、沙、肅三州。

瓜、沙、肅諸州本唐歸義軍,向陷於回鶻。建隆中,節度使曹元忠以州內附,子孫世主軍事。元昊引兵攻之,求援於回鶻,不應,三州相繼沒。於是,元昊盡有河西之地。

按:河西舊屬月支,漢分酒泉、敦煌兩郡。黑山峙其東北,黃河繞其西南,地方二千餘里,川無蛇虺,澤無虎兕,誠羌戎之都會,屯守之要區也。曆南北朝為諸涼所據。唐大曆中,始陷吐蕃。宋初,回鶻得之,遂號富強。太祖時,沙州曹元忠雖舉地來歸,亦羈糜勿絕而已。元昊自涼州盡有其地,則控制伊西,平吞漠北,從此用兵中原,無後顧憂矣。

九月,定兵制。

西夏風氣強梗,居多耐寒暑忍饑渴,而性惡雨雪。其部族一家號一帳,小族數百帳,大者千餘帳。故制:年登十五為丁,每有戰鬥,隨族之大小出丁助陣。元昊立制:率二丁取正軍一人,每負擔一人為一抄。負擔者,隨軍雜役也。四丁為兩抄,餘號空丁。願隸正軍者,得射他丁為負擔,無則許射正軍疲弱者為之,故壯者得正軍為多。凡正軍給長生馬、駝各一,死則償之。團練使以上,帳一、弓一、箭五百、馬一、橐駝五,旗,鼓、槍、劍、棍、棒、粆袋、雨氈、渾脫、背索、鍬、斤斧、箭牌、鐵笊籬各一。刺史以下,無帳無旗鼓,人各橐駝一、箭三百、幕梁一。兵三人同一幕梁。幕梁,織毛為幕,而以木架之。有炮手二百人,號「潑喜」,陡立旋風炮於橐駝鞍,縱石如拳。得漢人勇者為前軍,號「撞令郎」。若脆怯無他技,令往守肅州,或遷河外耕作。合國內諸州計之,總兵五十餘萬。別立擒生軍十萬。興、靈之兵精練者二萬五千,別副以兵七萬為資擔。另選豪族善弓馬五千人迭直,號御園內六班直,分三蕃宿衛,月給米二石。每有事於西,則自東點集而西;於東,則自西點集而東;中路則東西皆集。遇敵則虛設寨帳,伏兵包敵後,以鐵騎為前軍,乘善馬,重甲,斫刺不入,用鉤索絞聯,雖死不墜。其兵凡三千,分十部,戰則先出突陣,陣亂則衝擊之。步兵挾騎以進,發兵則以銀牌召部長面受約束。晝則舉煙揚塵,夜則篝燈為候,出戰率用隻日,避晦日。齎糧不過一旬。戰則大將居後,或據高險。弓,皮弦;矢,柳竿;中之必貫甲。故所向無不破也。

立軍名。

唐制,節度使下刺史亦得掌兵。宋懲五代之弊,特設通判以蒞州政,其征調、征伐、進退軍將仍聽節度使表聞。德明復自置防禦使職。元昊地廣兵眾,因分左右廂立十二監軍司:曰左廂神勇,曰石州祥祐,曰宥州嘉寧,曰韋州靜塞,曰西壽保泰,曰卓羅和南,曰右廂朝順,曰甘州甘肅,曰瓜州西平,曰黑水鎮燕,曰白馬強鎮,曰黑山威福,諸軍並設都統軍、副統軍、監軍使一員,以貴戚豪右領其職,餘指揮使、教練使、左右侍禁官數十,不分蕃漢悉任之。

冬十月,攻蘭州諸羌,破之。築城於瓦川。

元昊既取河西地,遂有窺隴、蜀之志,恐吐蕃諸族為中國用,舉兵循阿幹河,盡破蘭州諸羌。南掠地至馬銜山,築城瓦川、凡川會,留兵鎮守,絕西蕃與中國相通路。

按:瓦川為西番要路,蘭州諸羌所借以通中國者,元昊作城戍守,於是唃廝羅諸族隔在塞外,聲勢不復相聯,書以惡之。

十二月,誘西蕃叛唃廝羅。

初,唃廝羅娶李立遵女,生二子:曰瞎氈,曰磨角氈。又娶喬氏,生子曰董氈。立遵死,李氏寵衰,斥為尼,錮之廓州,瞎氈等結母黨李巴全竊載其母出奔。瞎氈據河州,磨氈角據邈川,撫有其眾,廝羅不能制。元昊聞二子怨其父,陰以重賂間之,且誘諸酋歸附。有溫逋哥子一聲金龍,擁眾萬餘,叛附元昊,結為婚姻。廝羅勢蹙,更與喬氏西徙曆精城。

景祐四年、元昊大慶元年春正月,始製蕃書。改元。

元昊善繪畫,明律法,通蕃漢文字,能創制物。始嘗以己意造蕃書,令謨寧令野利仁榮演繹之,成十二卷。字形方整,體類八分,而畫頗重復,教國人用以紀事。群臣上表獻頌,遂改「廣運三年」為「大慶元年」。

按:西域書多異文,有驢唇書、蓮葉書、節分書、大秦書、馱乘書、孛牛書、樹葉書、起屍書、石旋書、覆書、天書、龍書、鳥音書,凡六十四種。元昊所造或亦類是。然自是以後,國中紀事,悉用蕃書,曆二百餘年,不復改正。夏史失傳,良由於此,書惜之也。

夏五月,升州郡,益邊防。

元昊既據夏、銀、綏、宥、靜、靈、鹽、會、勝、甘、涼、瓜、沙、肅諸州立國,而以石堡、洪門諸鎮升為洪、威、龍、定四州。又以肅州為蕃和郡;甘州為鎮夷郡,置宣化府。東盡黃河,西界玉門,南接蕭關,北控大漠,地方萬餘里。倚賀蘭山為固,料兵設險:以七萬人護衛興慶,五萬人鎮守西平,五萬人駐賀蘭山;左廂宥州路,以五萬人備鄜、延、麟、府;右廂甘州路,以三萬人備西蕃、回紇;自河南洪州、白豹、安、鹽州,至羅洛、天都、惟精山等處,以五萬人備環、慶、鎮戎軍;自河北至午臘蒻山,以七萬人備契丹。而禦邊善戰,尤倚山訛。山訛者,橫山羌,平夏兵不及也。

按:書西夏地理始此。

秋七月,更定禮樂。

夏州沿党項蕃俗,自赤辭臣唐,始習尊卑跽拜諸儀。而其音樂,尚以琵琶,擊缶為節。禧宗時,賜思恭鼓吹全部,部有三駕:大駕用一千五百三十人,法駕七百八十一人,小駕八百一十六人:俱以金鉦、節鼓、鼓、大鼓、小鼓、鐃鼓、羽葆鼓、中鳴、大橫吹、小橫吹、觱栗、桃皮、茄、笛為器。曆五代入宋,年隔百餘,而其音節悠揚,聲容清厲,猶有唐代遺風。迨德明內附,其禮文儀節,律度聲音,無不遵依宋制。元昊久視中國為不足法,謂野利仁榮曰:「王者制禮作樂,道在宜民。蕃俗以忠實為先,戰鬥為務,若唐宋之縟節繁音,吾無取焉。」於是,於吉凶、嘉賓、宗祀、燕享,裁禮之九拜為三拜,革樂之五音為一音,令於國中,有不遵者,族。

按:書西夏禮樂始此。

冬十一月,設蕃漢二字院。

元昊既製蕃書、遵為國字,凡國中藝文誥牒,盡易蕃書。於是,立蕃字、漢字二院。漢習正、草;蕃兼篆、隸。其秩與唐、宋翰林等。漢字掌中國往來表奏,中書漢字,旁以蕃書並列;蕃字掌西蕃、回鶻、張掖、交河一切文字,並用新制國字,仍以各國蕃字副之。以國字在諸字之右,故蕃字院特重。

寶元元年、夏大慶二年春正月,朔,日有食之。於是元昊僭謀益急。表請供佛五臺山。

元昊使人往來中國,熟悉邊臣因循之勢,久思攻取河東。是時,欲識進兵道路,表請供佛五臺,乞使臣引護,並給館券,仁宗從之。

夏四月,興平公主卒。

公主素與元昊不睦。先是,元昊遣使貢於契丹,不以病告。既卒,契丹主遣北院承旨耶律庶成持詔詰問。

按:此契丹、西夏開隙之始。異日幽州之師集而不發,其以此夫。

秋七月,盟諸蕃於賀蘭山,謀攻鄜延。

元昊入貢,路由鄜延,久謀取之,特以部下諸蕃向背不齊,未敢猝動。迨使人自五臺還,知河東備禦完固,悉會諸族豪酋於賀蘭山坡與之盟,各刺臂血和酒置骷髏中共飲之,約先攻鄜延,自德靖、塞門、赤城路三道並入。諸酋有諫者,輒殺之。兵將發,或言未建大號不足以服眾,乃復止。

九月,左廂監軍山遇內奔,至延州被執。

山遇名惟亮,元昊從父也。與弟惟永分掌左右廂兵,其從弟惟序亦親近用事。元昊數窺邊,山遇諫曰:「中國地大兵多,關中富饒,環慶,鄜延據諸邊險要,若此數路城池盡修攻守之備,我弓馬之技無所施,牛羊之貨無所售,一二年間必且坐困,不如安守藩臣,歲享賜遺之厚,國之福也。」元昊不聽,心惡其不從己,語惟序曰:「汝首山遇反,吾以山遇官爵與汝。不然,俱族滅矣。」惟序不忍,更以告山遇。山遇欲內降,惟永曰:「南朝無人,不知兀卒所為,將不信兄,兄必交困。」山遇曰:「事至此,不得已也。若南朝有福,則納我矣。」遣人持誥敕詣金明巡檢李士彬所,欲自將兵扼黃河南渡,發部落內屬,入告其母獨孤氏,母曰:「汝自為計。我年八十餘,不能從汝去,為汝累,當置我室中,縱火焚之。」山遇等涕泣如母言,挈其妻野利羅羅、子阿遇及親屬二十二人,以珍寶名馬內奔。是月,至保安軍。知軍朱吉以告知延州郭勸,勸與鈐轄李謂議,自德明納貢四十年,有內附者未嘗留,因遣山遇還。山遇不可,渭等疑其詐,令人執之,山遇與惟永、惟序等號哭稱冤,勸等不聽,命監押韓周將兵衛送於夏州。

按:山遇手掌西復軍政,其初至延州時,即言元昊精兵才八萬人,餘皆老弱不堪戰鬥,蓋深悉國中虛實者。若留以為西蕃屏翰,則用其手足,制其心腹,較之中朝將佐冒昧操戈,其效當不啻倍蓰。乃遣使執送,不特阻戎人向化之心,而宋室寡謀,早被元昊窺見一斑矣!

山遇還至宥州,殺之。

元昊恐山遇入漢,率師來討,自將兵出駐宥州,部署蕃族為禦敵計。會韓周送山遇至,與元昊見於鑷移坡。元昊衣錦袍、黃綿胡帽,不肯受,曰:「延州誘我叛臣,我今引兵問罪,當於知州廳前受之。」周說諭良久,始聽。遂集從騎射殺山遇父子,山遇有勇略,其死也,國人哀之。富弼曰:「西界地多帶山,馬能走險,瀚海彌遠,水泉不生。王旅徂征,軍需不給。窮討則遁匿,退保則襲追,以逗撓為困人之謀,以遲久為匱財之計。元昊悖此險阻,敢肆猖狂。復知先朝屢次兵征,終棄靈、夏,今其自負強盛,有逾往時,而為之羽翼者,又皆狡焉多謀,憤然思逞。山遇雖欲遏之,得乎?然其一心向化,為庸奴所敗,遂致身死族滅,遇亦窮矣!

冬十月,元昊稱帝,建國號「大夏」,改元「天授禮法延祚」。

元昊稱兀卒已數年,兀卒者,華言青天子,謂中國為黃天子也。至是,與野利仁榮、楊守素等謀稱帝號,於是月十一日築臺興慶府南,受冊即皇帝位,改大慶二年曰天授禮法延祚元年,以野利仁榮。嵬名守全、張陟、張絳、楊廓、徐敏宗、張文顯為中書、樞密、侍中等官,專主謀議;以楊守素、鍾鼎臣、嵬名聿榮、張延壽為官計、受納諸司,主文書;以野利旺榮、野利遇乞、成逋克成、賞都臥𡗀、如定多多馬、竇維吉分駐十二監軍司地,主兵馬;其餘拜授有差。

上諡號。

元昊令群臣奉冊諡祖保吉曰神武皇帝,廟號太祖;妣野利氏曰順成懿孝皇后;父德明曰光聖皇帝,廟號太宗;妣衛慕氏曰惠慈敦愛皇后。已,立妃野利氏為憲成皇后,子寧明為皇太子。

十一月,祀神西涼府,遂不遣賀郊人使。

元昊遣潘七布、昌裏馬乞點兵集蓬子山,自詣西涼府祀神。時,中國南郊。故事,諸蕃有貢。元昊因自帝,不復使賀。仁宗詔陝西、河東舊與元昊界互市者,所在禁絕之。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西夏書事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