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書事/2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西夏書事
←上一卷 卷二十二 下一卷→


宋神宗熙寧元年、夏乾道元年春正月,梁氏治國事。

秉常時年八歲,母恭肅章憲皇太后梁氏垂簾攝政。

按:《綱目》母後垂簾,書臨朝,書御殿,書稱制,恒也。此書「治國事」,何?夏戎狄小邦,不得與中國並也。自梁氏治事,而乾順母亦效尤焉;自梁氏幽秉常,而純佑母致廢立焉。牝雞司晨,有開必甚。直書「梁氏」,斥之也。

使其弟乙埋為國相。

梁氏悉以國政委乙埋,乙埋擢其子弟並居近要,於是諸梁權日甚。

按:拜官書「使」,罪私也。鄜延路索殺楊定者。

二月,以六宅使李崇貴、右侍禁韓道喜獻。

鄜延鎮撫使郭逵詗得殺楊定首領姓名為崇貴、道喜二人,移檄來索。道喜素與幸臣罔萌訛善,萌訛為二人謀於梁氏,佯使人至鄜延言,請斬境上以謝,逵不可。既而報曰:「已殺之矣。」逵以二人狀貌物色,遣使詰問。乙埋知不可隱,執兩人以獻。

三月,始遣使告哀。

自楊定死,賀中國登極及正旦使不更過界,諒祚卒,逾三月,始遣河北轉運使、刑部郎中薛宗道告哀。神宗問殺楊定事,宗道對曰:「殺人者已執送矣。」乃賜詔慰諭,並令上大首領數人姓名,當爵祿之,俟李崇貴至,即行冊禮。

按:諒祚卒四月始使告哀,慢中國並慢其故主矣。

夏四月,獻遺於遼。梁氏遣使告哀於遼,遼使吊祭,因表獻諒祚遺物。

五月,出兵爭篳篥城。

秦州僻在東南,距夏國差遠。東自儀州,南界生戶八王族抵水洛城,是為夏屬黨留族地。其西路自山外石門峽正南百里,由篳篥城轉三都谷,至安遠、伏羌寨。次西為乾川谷,在古渭州西北,約三百里至寧遠寨,亦合於伏羌。自夏兵累掠秦鳳,西邊熟戶被擾,神宗遣宰相韓琦知永興軍,經略陝西。琦議築篳篥古城,與古渭相犄角,以秦鳳副總管楊文廣董其役。女廣聲言城噴珠,率眾潛趨篳篥。比暮至其所,部分已定,遲明,夏兵大至,與文廣搏戰,不勝而退。臨行遺書文廣曰:「當白國主,以數萬精騎逐汝也。」

遣楊定子仲通還。

神宗以楊定死於邊事,聞有子沒於夏國,命郭逵遣使索之,梁氏遣仲通還。及李崇貴等至京師,神宗始知:定死,罪在定。乃薄責崇貴等,而削定官、沒仲通家賜。賜秉常詔,候誓表到日,即使行冊禮,所有歲賜,自冊典後並依舊例。

秋七月,攻甘谷城。

篳篥既城,神宗賜名甘谷。乙埋惡其控扼要害,潛兵襲之,與秦鳳都監張守約遇,分兩翼夾攻。守約以五百人逆戰,挺身立陣前,自節金鼓,發強弩注射,強酋戰死者數人,遂卻。

九月,集兵折薑會,知原州種古來攻,拒戰,不勝。

折薑會距環州永和寨一百二十里,本屬中國,自曩霄時據為和市處。乙埋屢爭甘谷城不克,點集諸監軍司屯其地。種古自原州帥師來擊,被殺者二千餘人。

冬十月,遼遣使冊為夏國王。梁氏尋使往貢,謝封冊。

十一月,求嵬名山,不得。

名山至京師,授左監門衛上將軍,賜姓名趙懷順。梁氏用其臣罔萌訛計,佯以景詢與中國易。郭逵曰:「詢,庸人也,於事何所輕重!若受之,則不得不還名山,自是蕃酋無復敢向化矣。」卒不果易。

十二月,戰於葫蘆河,敗績。

知渭州蔡挺築城定戎軍,為熙寧等寨,開地二千餘頃,募卒三千人為耕守計。乙埋遣兵壁葫蘆河爭之,挺出奇兵襲擊,皆驚潰,所屬洛勒緩等七族悉為官軍所破。

熙寧二年、夏乾道二年春正月,入貢請封。

二月,冊使來。

梁氏因中國逾年不行封冊,復使薛宗道齎表由延州入貢請之,神宗命河北轉運使韓縝至西驛,責問數犯邊不進奉故,宗道頓首謝罪。詔令先還,隨遣河南監使劉航持冊封秉常為夏國主。

遣使上書。

中國議者欲官夏之首領,鐫歲賜以為俸給,冀分其勢。郭逵曰:「彼既恭順朝廷,當布以大信,不宜誘之以利。」神宗不聽。梁氏不肯奉詔,遣臣都羅重進上書言:「上方以孝治天下,奈何使小國之臣叛其君哉?」

按:秉常初立,干戈屢見,宋室不行封冊,直待遣使哀請而後予之,洵得駕馭之道哉!然欲官其首領,分其國勢,是乘人之喪,為己利也。損中國威嚴,貽戎人口實,畫虎類狗,已見熙寧謀國之乖矣。

三月,上誓表,請以塞門等寨易綏州。

綏州去延州東路長寧寨四十里,失之則界內撫寧和市場及義合鎮茶山一帶人戶俱少藩籬。先是楊定死,中國議棄綏州。鎮撫使郭逵曰:「夏人既殺王官,而又棄綏不守,示弱已甚。且名山舉族來歸,當何以處?」已,梁氏上誓表,乞頒誓詔,因言綏州世守故地,請以塞門、安遠二寨相易。逵曰:「此商於六百里故智也,非先交二寨,不可與綏。」

夏四月,攻秦州,陷劉溝堡。

梁氏請綏州不得,又絕歲賜,遣兵犯秦州,破劉溝堡,殺守將範願及士卒不可勝計。

秋七月,復蕃儀。梁氏不樂用漢禮,偽為秉常表,請復本國舊蕃儀,神宗許之。

按:梁氏本中國人,不樂漢禮,喜用胡俗,倒行逆施甚矣!九月,犯慶州。

夏國與邊民私市,中國屢禁不止。是時,以受冊不謝,神宗詔:「自今有違者,經略司及官吏同罪。能告捕者賞之。」由是私販遂絕。梁氏以貨用缺乏,出兵攻慶州,大掠人戶而還。

冬十月,請定地界,不果。

先是,中國賜詔言:「綏州,交塞門、安遠二寨乃還。」梁氏遣幸臣罔萌訛納二寨,經略司使集賢校理趙卨往受之,且定地界,萌訛佯為不知,卨曰:「二寨之北,舊有三十六堡,且以長城嶺為界,西平王祥符中所移書固在也。」萌訛語塞,但言朝廷欲得二寨,地界非所約,卨曰:「若然,則塞門、安遠二牆墟耳,安用之!」遂罷。

始遣使入謝封冊。

神宗尋遣閤門祗候周永清押時服至宥州,受賜者不跪,永清責之,乃恐而跪。閏十二月,遣使如遼,求印綬。

遼自聖宗封李氏王爵,雖有西平、夏國之號,並未賜以印綬。梁氏用罔萌訛言,遣使求之,遼主不與。侵順安、黑水諸寨,圍綏德城。

趙卨以夏人渝盟,請築綏州,改名綏德城。梁乙埋先以親軍壯騎連侵順安、綏平、黑水等寨,不克。進圍綏德,攻十餘日,兵騎日益,定仙山煙火皆滿,諜者以告郭逵,逵曰:「殆將遁也,特以此張虛聲耳。」既而,兵果退。

熙寧三年、夏天賜禮盛國慶元年夏四月,遣兵築八堡於綏德城,延州官兵攻之,諸堡潰。

乙埋攻綏德不克,以兵二萬距城四里築八堡捍之。堡成,各留兵三百為守。郭逵遣監押燕達攻破二大堡,殺酋帥數人,移檄宥州曰:「夏國違誓詔,侵城漢界,其罪甚大。若能悔過,悉聽汝還;或不從,則誅無噍類。」於是餘堡戍卒悉潰歸。

五月,復築鬧訛堡,敗慶州將李復圭兵。

初,慶州荔原堡納夏國叛人,侵耕生地。梁氏遣將以十萬眾築鬧訛堡,距慶州界二十里,又築城十二盤,皆非漢地也。已,聞綏德八堡皆潰,亦止不築,以文申衙頭求罷,而兵役猶留境上。

復圭貪邊功,合蕃漢兵三千,令偏將李信等,授以方略,自荔原堡至瓠子嶺襲之。役者見兵至,嘩言:「我自修堡,不與漢爭。」信兵三犯之,乃曰:「汝真欲戰也?」始縱兩翼圍之,信等大敗。夏軍下令曰:「殺兵不殺將。」開圍一角,使信等逃還。復圭懼,欲自解,執信等斬之,復遣部將郭貴、內殿崇班林廣引兵西出邛州堡,深入十二盤,襲破欄浪、和市等寨,掠金湯城,夜過浦洛河,夏兵追之,廣揚聲選強弩列岸側,而潛卷甲遁。復圭是役僅殺老幼一二百人,梁氏由此蓄怨。

附:《宋史·郭逵傳》:「李復圭治慶州之敗,既斬李信、劉甫,又欲罪鄜延都巡檢使白玉。玉見逵托身後事,逵哀之,不遣,申救甚力,得免。已而,玉大捷於新寨,神宗謂逵曰:「白玉能以功補過,卿之力也。」考夏兵與玉戰新寨事,《紀》、《傳》不詳。

又,《林廣傳》:廣護中使臨邊,將及烏雞川,遽率眾遁山行。道遇熟羌以險告,廣不聽,夏人果伏兵於川,計不行而去。告者乃諜也。考《廣傳》:夏人伏兵在敗復圭後,而中使臨邊何事,傳不詳。

六月,西蕃董容來請婚,不果。

董容,董氈族弟,兩人素不睦。蕃僧結吳叱臘、康遵新羅結迎詣武勝軍,共立文法,圖並諸羌。遣使至夏國請婚,梁氏將許之,會中國招降其大酋撒四數人,結吳叱臘等約解法廢,婚議亦寢。

秋七月,慶州官兵襲金湯城,敗之於洛河川。

梁乙埋以金湯被掠,增兵戍之。復圭遣將李克忠、蕃官趙餘慶復率眾襲之,夏伏兵洛河川以待。戰甫合,突衝陣為二,官軍大敗。克忠歸路已斷,領殘眾東出鄜延,月餘始得達慶。

八月,大舉入環慶,攻大順城,殺鈐轄郭慶等。西蕃董氈發兵來侵,師乃退。

梁氏籍境內蕃眾七十以下、十五以上悉為兵,聲言齎百日糧,攻沿邊五路。偵環慶無備,於是月突分兵數道入冠,多者號三十萬,少者二十萬。犯大順城,副都總管楊遂以兵拒於大義寨,夏兵不得進。圍柔遠寨,守將林廣固守,戒士卒勿妄動。夜半,梁乙埋令焚積薪以亂其眾,廣屯守自若。已而,乙埋立營馬平川,大持攻具攻城,廣隨方捍禦,募死士夜出砟營,營中數擾。分攻荔原堡及淮安鎮,獲守烽卒張吉,驅至東谷寨,脅以兵,使呼城中曰:「淮安諸寨已破,宜速降。」吉反其辭曰:「努力!諸寨無虞,賊糧盡且退,毋庸降。」乙埋怒,殺之。轉攻西谷寨、業樂鎮,屯軍榆林,距慶州四十餘里,遊騎直至城下,陝右大震。巡檢姚兕等力距九日,郭慶與閤門祗候高敏、三班借職魏慶宗、秦勃等皆戰死,兵不退。西蕃保順節度使董氈乘虛率兵入夏國西境,大克獲。乙埋恐興、靈有失,率眾退還。

附:《宋史·折克行傳》:「夏人寇環慶,種諤拒之,詔河東出師為援,克行請往。諤使以兵三千護餉道,戰於葭蘆川,夏兵大敗,被斬者數百戶,降者千。」據《諤傳》,諤官未嘗任環慶,何以有拒夏人事,疑史有誤。

九月,侵懷寧寨。

延州,當三路之衝:西北金明寨,正北黑水寨,東北懷寧寨。而懷寧直橫山,其徑尤捷。乙埋遣兵距寨六十里築細浮圖寨,宿重兵守之。旋以三萬騎薄懷寧城,竟日不退。西路都巡檢賈翊與延州巡檢燕達將所部五百人躍馬奮擊,所向披靡,夏兵不勝而走。

冬十月,遣使請賀正,不得。

宥州諜保安軍關報賀正旦使將入境,判延州郭逵以聞,神宗詔逵以己意答曰:「屢次犯順,不敢收接。」

附:李氏《長編》:「是月庚午,判延州郭逵言:『破西界新修堡寨,有保捷軍士王青,以所獲首級與指揮使劉興易取金釵,請罪之。』」考夏人修何堡寨,逵以何時攻破,《宋史》紀、傳不載。

十一月,延州官軍襲金湯川,不攻而退。

延州右侍禁王文諒,即訛龐家奴,昭文館大學士韓絳宣撫陝西,愛其才,奏為指使。督蕃將趙餘慶討夏國,期會於金湯川之結明撒莊。文諒甫抵金湯,去結明尚二十里,見夏兵眾,引歸。餘慶至,不見文諒軍,亦退回。

十二月,掠鎮戎軍。

夏屬蕃部屢向鄜延、環慶兩路內投,梁氏惡之,令輕騎夜過邊濠犯鎮戎軍,殺掠三川寨、獨家堡。蕃戶巡檢趙普伏兵濠外,邀截歸路。夏騎還,遇之,戰不勝,失馬二十餘匹。

綏州監軍呂效忠帥師寇德順軍,敗死。

陝西諸路閑田數千頃,募人為弓箭手,每人給屋,貸口糧二石,半耕半戰,德順軍所募尤勁勇。效忠率萬騎侵渭州,攻德順,知軍事周永清出兵拒敵,效忠戰敗被獲。永清令勇士夜馳百里,搗效忠巢,俘斬復數千人。

復遣使入賀正旦,不至而還。

梁氏前請賀正不得,復遣罔萌訛詣延州,集賢校理趙卨請納其使,令邊吏設賞,用間離其心腹,因以招橫山之眾,此不戰而屈人兵也。神宗不許,詔以來年應賜夏國銀、絹,令宣撫使分貯四路安撫司處,以備犒賜夏屬來歸者,於是罔萌訛怏怏而回。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西夏書事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