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紀/2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五[编辑]

宋道宗乾道元年(金大定五年)[编辑]

西夏稱天盛十七年

春正月,遣武功大夫訛羅世、宣德郎高嶽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按《西夏書事》嶽官至樞密直學士,歷世通顯,至孫良惠為夏國相。)

三月,遣使如金賀萬春節。(《金史·交聘表》)夏五月,任得敬營西幹府。

得敬誌篡夏國,欲以仁孝處瓜、沙,己據靈、夏。於是役民夫十萬大築靈州城,以翔慶軍監軍司所為宮殿。盛夏溽暑,役者糜爛,怨聲四起。(《西夏書事》)

秋八月,遣使如金賀金主受尊號。(《金史·世宗本紀》)九月,金遣宿直將軍術虎蒲查來賀生日。(《金史·交聘表》)冬十一月,後罔氏卒。

罔氏內教謹嚴,宮中莫敢犯,仁孝諸善政多所讚成。至是疾卒,遺言以優禮大臣、勤治國事為囑。(《西夏書事》)

乾道二年(金大定六年)[编辑]

西夏稱天盛十八年

春正月,遣武功大夫高遵義、宣德郎安世等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

三月,使武功大夫曹公達、宣德郎孟伯達押進,知中興府趙衍如金賀萬春節。

金主詔:使人初見、朝辭,命於左掖門出入朝賀,賜宴由應天門東偏門出入,示禮敬也。(《金史·交聘表》及《禮志》)

復遣御史中丞李克勤、翰林學士焦景顏如金奏告,乞免索正隆末年所擄人口,金主始許之。(《金史·交聘表》)

破莊浪族吹折、密藏二門。並請於金滅隴逋、龐拜二門,金主不許。

正德中,金人以舊積石地與夏人,夏人謂之「祈安城」。有莊浪族,一曰吹折門,二曰密臧門,三日隴逋門,四曰龐拜門,雖屬夏國,叛服不常。至是,乃遣兵破滅吹折、密臧二門。其隴逋、龐拜二門與喬家族相鄰,遂歸結什角。結什角者,西蕃董氈曾孫,世昌之子也。金定陝西,世昌歸金,既而世昌為人所殺,金人執其人誅之,以世昌子鐵哥為都管。天盛十六年,宋人破洮州,鐵哥弟結什角與其母走入喬家族避之,喬家族首領與鄰族木波、隴逋、龐拜、丙離四族立結什角為長,號曰王子。結什角念金人為其父報仇,遂率四族附之。仁孝遣使如金,告莊浪族違命作亂,欲興兵剪除。金人不知隴逋、龐拜二門舊屬夏國,報以將檢會其地舊所隸屬,毋擅出兵。(《西夏書事》)

夏四月,金遣宿直將軍斜卯摑剌為橫賜使來。(《金史·交聘表》)秋七月,以賀義忠為御史中丞。

義忠以精敏稱,初授監察御史,行部所至,吏民肅然。仁孝知其賢,進中丞。(《西夏書事》)九月,金遣翰林待制移剌熙載來賀生日。(《金史·交聘表》)

冬十二月,遣御吏中丞賀義忠、翰林學士楊彥敬如金謝橫賜。(《金史·交聘表》)

乾道三年(金大定七年)[编辑]

西夏稱天盛十九年

春正月,遣武功大夫劉誌真、宣德郎李師白等如金賀正旦。

師白兩使金國,盡得其民風土俗,著《奉使日記》三卷。(《金史·交聘表》及《西夏書事》)三月,遣武功大夫任得仁、宣德郎李澄等如金賀萬春節。

得仁,得敬族弟。得敬攻破莊浪族,使得仁為賀節使,以覘金主喜怒。(《金史·交聘表》及《西夏書事》)立羅氏為後。

羅氏本中國人,陷沒於夏,入宮已數年,仁孝幸之,遂以為後。(《西夏書事》)九月,金遣宿直將軍唐括鶻魯來賀生日。(《金史·交聘表》)

十二月,遣殿前太尉芭裏昌祖、樞密都承旨趙衍如金,為中書相任得敬乞醫。

得敬專國政,欲分割夏國,恐金人見討,欲探之。乃因賀八年正旦,遣奏告使殿前太尉芭裏昌祖等,以仁孝章乞良醫為得敬治疾。(《金史·交聘表》及《西夏傳》)

乾道四年(金大定八年)[编辑]

西夏稱天盛二十年

春正月,遣武功大夫利守信、宣德郎李穆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二月,金遣醫保全郎王師道來。

金主令師道佩金牌以來,且諭曰:「如得敬病勢不可療,則勿治。如可治,期一月歸。」(《金史·西夏傳》)

三月,遣武功大夫咩布師道、宣德郎嚴立本等如金,賀萬春節。(《金史·交聘表》。按《西夏書事》立本言動有準繩,官至樞密直學士,進吏部尚書。)

夏四月,任得敬病有瘳,遣任得聰如金謝恩。

得敬亦附表進禮物,金主曰:「得敬自有定分,附表、禮物皆不可受。」並卻之。(《金史·西夏傳》)

九月,金遣引進使高希甫來賀生日。(《金史·世宗本紀》)

乾道五年(金大定九年)[编辑]

西夏稱天盛二十一年

春正月,遣武功大夫莊浪義顯、宣德郎劉裕等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二月,罷御史中丞熱辣公濟。

公濟骨鯁有風裁,見得敬專恣日甚,抗疏言:「得敬為國懿親,擅權寵,作威福,陰利國家有事以重己功,豈休戚與共之誼?請賜罷斥。」得敬怒甚,欲因事誅之。仁孝恐為所害,令致仕歸。得敬奸讒,舉朝多為折挫,敢與相是非詞氣不撓者,惟公濟與焦景顏、斡道衝而已。(《西夏書事》)

三月,遣武功大夫渾進忠、宣德郎王德昌等如金賀萬春節。(《金史·交聘表》)夏四月,太后任氏卒。

得敬持權,行多不法。太后屢戒不聽,日以盛滿為憂,至是卒。仁孝葬之如禮。(《西夏書事》)

五月,金遣宿直將軍完顏賽也為橫賜使來。(《金史·交聘表》)

秋九月,金遣宿直將仆散守忠來賀生日。(《金史·世宗本紀》。按《交聘表》作仆散忠)是歲,遣兵圍結什角不獲,擄其母歸。

結什角之母居於莊浪族中,至是結什角往省其母。偵知之,遂出兵圍結什角,招之使降,不從,率所部力戰,潰圍走。夏人斫斷其臂,虜其母歸,結什角尋以創死。(《西夏書事》)

築祈安城,金遣使來按視。

發兵四萬、役夫三萬築之。初,結什角屢獲宋牒人言,宋欲結夏國謀犯金境。金遣大理卿李昌圖、左司員外郎粘割斡特剌來按其事,且止毋築祈安城及處置喬家等族別立首領。仁孝報云:「祈安本積石舊城久廢,邊臣請設戍兵,鎮撫莊浪族,所以備盜,非有他也。」結什角以兵入境,以是殺之,不知為喬家族首領也。李昌圖等按視殺結什角之地,本在夏境。築祈安城巳畢工,皆罷歸,不得宋夏交通之狀。金乃於熙、秦迫近宋、夏衝要,量添戍兵。(《金史·粘割斡特剌傳》及《西夏書事》)

乾道六年(金大定十年)[编辑]

西夏稱乾祐元年

春正月,遣武功大夫劉誌直、宣德郎韓德容等如金賀正旦。

誌直,誌真弟,官翰林學士,工書法。西北有黃羊,誌直取其尾毫為筆,國中效之,遂以為法。(《金史·交聘表》及《西夏書事》。按錢氏大昕《跋薛尚功鍾鼎彝器款識》:西北之境有黃羊焉,相傳西夏有國時,嘗取其尾毫為筆,歲久亡其法,伯溫以意命工製之,館閣諸公多為賦詩,蓋色目之好事者。伯溫姓劉氏,名沙剌班,河西人。)

三月,遣武功大夫張兼善、宣德郎李師白等如金賀萬春節。丁丑,金詔:夏奏告使於閏五月十六就行在。(《金史·交聘表》。施國祁曰:「丁丑上當加五月。案閏五月十六即下文乙未日,在丁丑後十九日,此先於刻日者,蓋預知賜醫卻禮後夏國必有中變故也。行在即柳河川,為咸千路韓州柳河縣。奏急,故須就行在。」)

閏五月,仁孝分其國之半與任得敬。得敬國號楚。

初,仁孝嗣位,其臣屢作亂,得敬抗禦有功,遂相夏國二十餘年,陰蓄異志,欲圖夏國,誣殺宗親大臣,其勢漸逼,仁孝不能制。至是乃分西南路,及靈州羅龐嶺地與得敬自為國,國號楚。(《金史·西夏傳》。按此條,畢氏《通鑒》係於乾道四年。)

仁孝遣使如金,為得敬求封,金主不許。

得敬既分夏國,念不得大國之封,不足服眾。且前因謝醫進禮物於金不受,又難自請,乃脅仁孝遣左樞密使浪訛進忠、參知政事楊彥敬押進,翰林學士焦景顏等上表,為得敬求封。金主以問宰相,尚書令李石等曰:「事係彼國,我何預焉,不如因而許之。」金主曰:「有國之主,豈肯無故分國與人?此必權臣逼奪,非夏王本意。況夏國稱藩歲久,一旦逼於賊臣,朕為四海主,寧容此耶!若彼不能自正,則當以兵誅之,不可許也。」乃卻其貢物,賜仁孝詔曰:「自我國家戡定中原,懷柔西土,始則劃疆於乃父,繼而賜命於爾躬,恩厚一方,年垂三紀,藩臣之禮既務踐修,先業所傳亦當固守。今茲請命,事頗靡常,未知措意之由來,續當遣使以詢爾。所有貢物,已令發回。」(《金史·西夏傳》及《交聘表》)

秋七月,金遣尚書戶部郎中夾古阿裏補來賀生日。(《金史·交聘表》)八月,任得敬伏誅。

得敬始自求醫於金,附表進禮物,欲以嘗試世宗。既不可行,而求封又不可得,乃密通宋人求助。宋四川宣撫使虞允文,再使王公明以蠟丸書報得敬,約夾攻金人,為夏人所執。仁孝初以金人不與得敬,謀誅之,至是謀愈亟,乃於八月晦日以計誅得敬並其黨羽。(《金史·西夏傳》及《宋史·夏國傳》。按《宋史·夏國傳》:乾道四年,夏任得敬以謀篡伏誅。《金史·西夏傳》:大定十年,仁孝為得敬求封,金主賜詔諭之。二月晦日,仁孝誅得敬,上表謝。大定十年、宋乾道六年也,二史互異。《金世宗紀》:十年閏五月庚辰,夏國任得敬脅李仁孝上表,請分其國,詔不許。十二月癸巳,夏國誅任得敬,遣使來謝。《傳》、《紀》月日又不合。是時夏國遠宋近金,《金史》所紀似為可據,然以二月誅得敬,不應有五月請封之事,且以十二月奏聞,為時大遠。考薛氏《宋元通鑒》:記在是年八月,畢氏《續資治通鑒》亦同,茲從之。見《西夏書事》。)

冬十一月,仁孝以得敬既誅,乃遣殿前太尉芭裏昌祖、樞密直學士高嶽等如金,上表陳謝,並以所執宋人及蠟書上,金主慰諭之。

謝表曰:「得敬初受分土之後,曾遣使赴大朝代求封建,蒙詔書不為俞納。此朝廷憐愛之恩,夏國不勝感戴。夏國妄煩朝廷,冒求賊臣封建,深虧禮節。今既賊臣誅訖,大朝不用遣使詢問。得敬所封之地,與大朝熙、秦路接境,恐自封地以來別有生事,已根戡禁約,乞朝廷亦行禁約。」初,金主嘗問臣良弼:「每旦暮,日色皆赤,何也?」良弼曰:「旦而色赤,應在東,高麗當之。暮而色赤,應在西,夏國當之。願陛下修德以應天,則災變自弭矣。」未幾,高麗有趙位寵之難,而夏亦有得敬之亂,其言皆驗云。(《金史·西夏傳》、《交聘表》及《紇石烈良弼傳》)

乾道七年(金大定十一年)[编辑]

西夏稱乾祐二年

春正月,使武功大夫煞執直、宣德郎馬子才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三月,遣使如金賀萬春節。

故事:夏使如金,報至行省,金主遣接伴使與書表人迓於境上;入界,則先具驛程腰宿之須。始至京兆行省,翌日賜宴,至河南行省亦然,將至京,有內侍一人以油絹袱韜三銀盒,貯湯藥二十六品,逆於近境尉氏縣。時春雨泥濘,馬駝多病,金主命使人駐燕賓館,令獸醫護視,然後入。(《金史·交聘表》及《禮志》)

夏五月,以斡道衝為中書令。

道衝剛介直言,侃侃不撓,任得敬惡之,沉淪幾二十年,道衝處之澹然。仁孝重其節慨,至是擢中書令。百僚師式之。未幾,任為相。(《西夏書事》)

秋九月,金遣近侍局使劉充來賀生日。(《金史·交聘表》。按《世宗本紀》在八月,與遣使宋同日。《交聘表》作丁卯,又承三月下,誤。)冬十一月,任純忠伏誅。

初,隴逋四族都鈐轄趙師古頻掠祈安城,為結什角復仇。任得敬遣純忠率兵三萬鎮祈安。已聞得敬死,一夕亡去,匿於金之北境。邏者執以送隴逋族,師古得之,殺以祭結什角。(《西夏書事》)

乾道八年(金大定十二年)[编辑]

西夏稱乾祐三年

春正月,遣武功大夫嵬恧執忠、宣德郎劉昭等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按昭後官翰林學士,進樞密直學士、戶部侍郎。)

三月,遣武功大夫黨得敬、宣德郎田公懿如金賀萬春節。(《金史·交聘表》)

又遣殿前馬步軍太尉訛羅紹甫、樞密直學士呂子溫押進,匭匣使芭裏直信等如金,賀上尊號。(《金史·交聘表》)

夏四月,金遣宿直將軍唐括阿忽裏為橫賜使來。(《金史·交聘表》)

秋九月,金遣殿前右衛將軍粘割斡特剌來賀生日。(《金史·交聘表》)

冬十二月,遣殿前太尉罔榮忠、樞密直學士嚴立本等如金謝橫賜。(《金史·交聘表》)是歲,金罷保安、蘭州榷場。

金主謂宰相曰:「夏國以珠玉易我絲帛,是以無用易我有用也。」故有是命。(《金史·西夏傳》)

乾道九年(金大定十三年)[编辑]

西夏稱乾祐四年

春正月,遣武功大夫臥落紹昌、宣德郎張希道等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

三月,遣武功大夫芭裏安仁、宣德郎焦蹈等如金賀萬春節。(《金史·交聘表》。按此使銜名,與大定十四年全同。)夏四月,遣使貢於金。(《西夏事略》)

五月朔,日食於井。雲陰不見,群臣表賀,仁孝卻之。(《西夏書事》)

秋九月,金遣宿直將軍胡什賚來賀生日。(《金史·世宗本紀》。按《交聘表》作崇肅,乃涉十四年文。訛。《紀表》二十一年八月,胡什賚賀宋生日,宋《孝紀》作完顏實,或疑胡什賚即崇肅,一人二名,非也。此人不見於《宗室表》,與宗固子同名,乃別一人。見《金史詳校》。)

宋孝宗淳熙元年(金大定十四年)[编辑]

西夏稱乾祐五年

春正月,遣武功大夫煞進德、宣德郎李師旦如金賀正旦。

煞進德等與高麗使同至。高麗有三綱:一賀正,一謝遣使,一謝賜羊酒。夏惟賀正、謝遣而已。金主因進德等獻禮物十二床、馬二十匹、海東青五、細犬五,賜賚與高麗使等。(《西夏書事》)

三月,遣武功大夫芭裏安仁、宣德郎焦蹈等如金賀萬春節。(《金史·交聘表》。)

秋九月,金遣宿直將軍宗室崇肅來賀生日。(《金史·交聘表》)

淳熙二年(金大定十五年)[编辑]

西夏稱乾祐六年

春正月,遣武功大夫李嗣卿、宣德郎白慶嗣等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按嗣卿後知興慶府,擢殿前太尉。)

夏四月,金遣橫賜使來。(是歲,由正月至六月,《金史》缺文,使臣名無可考。)

秋九月,金遣符寶郎斜也和尚來賀生日。(《金史·交聘表》。按《世宗本紀》作斜卯和尚。)

冬十二月,遣中興尹訛羅紹甫、翰林學士王師信等如金謝橫賜。(《金史·交聘表》)

淳熙三年(金大定十六年)[编辑]

西夏稱乾祐七年

春正月,遣武功大夫嵬宰師憲、宣德郎宋弘等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三月,遣武功大夫骨勒文昌、宣德郎王禹珪如金賀萬春節。

因丙午朔日食,改用次日。(《金史·交聘表》及《世宗本紀》)秋七月,旱。蝗大起河西諸州,食稼殆盡。(《西夏書事》)

九月,金遣宿直將軍完顏覿古速來賀生日。(《金史·交聘表》)

淳熙四年(金大定十七年)[编辑]

西夏稱乾祐八年

春正月,遣武功大夫訛移德昌、宣德郎楊彥和等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按彥和,參知政事彥敬弟。)二月,金復禁綏德榷場。

金主以西遼耶律大石諸部不靖,恐與夏國交通,命陝西沿邊榷場只留一處,令所司嚴察奸細。於是,夏國綏德榷場也罷。(《金史·食貨志》)

三月,遣武功大夫芭裏慶祖、宣德郎梁宇等如金賀萬春節。(《金史·交聘表》。按慶祖,殿前太尉昌祖弟。宇,金吾衛上將軍元輔侄,歷官翰林學士,進御史大夫。)

秋九月,金遣尚書兵部郎中石抹忽土來賀生日。(《金史·交聘表》)冬十月,獻百頭帳於金。

仁孝深念世受厚恩,獻本國所造百頭帳。金主曰:「夏國貢獻自有方物,可卻之。」仁孝再以表上曰:「所進帳本非珍異,使人亦已到邊,若不蒙包納,則下國深誠無所展效,四方鄰國以為夏國不預大朝眷愛之數,將何以安?」乃許與正旦使同來。(《金史·西夏傳》)

十二月,遣東經略使蘇執禮如金橫進。(《金史·交聘表》)

淳熙五年(金大定十八年)[编辑]

西夏稱乾祐九年

春正月,遣武功大夫恧恧存忠、宣德郎武用和等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

三月,遣武功大夫嵬名仁顯、宣德郎趙崇道等如金賀萬春節。(《金史·交聘表》)

夏四月,金遣太子左讚善兼翰林修撰阿不罕德甫為橫賜使來。(《金史·交聘表》)秋九月,遣蒲魯合野攻金麟州,陷之。

蒲魯合野至宕遵源,有邛都部之酋名祿東賀者,密與合野通,約日內應。戊子,夏兵與戰,東賀從中叛應之,與夏兵首尾夾擊,金師大敗。城陷,夏兵毀其城,擄金帛、子女數萬而還。(《西夏書事》)

金遣侍御史完顏蒲魯虎來賀生日。(《金史·交聘表》)

冬十二月,使殿前太尉浪訛元智、翰林學士劉昭如金謝橫賜。(《金史·交聘表》)

淳熙六年(金大定十九年)[编辑]

西夏稱乾祐十年

春正月,使武功大夫張兼善、宣德郎張希聖等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

三月,使武功大夫來子敬、宣德郎梁介等如金賀萬春節。(《金史·交聘表》。按介後為秘書少監,歷官南院宣徽使。)

秋九月,金遣太子左衛率府率裴滿胡剌來賀生日。(《金史·交聘表》)

淳熙七年(金大定二十年)[编辑]

西夏稱乾祐十一年

春正月,使武功大夫安德信、宣德郎吳日休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

三月,使武功大夫罔進忠、宣德郎王禹玉如金賀萬春節。(《金史·交聘表》。按進忠後知興慶府,歷右樞密使。禹玉官翰林學士。)

秋九月,金遣少府監宗室賽補來賀生日。(《金史·交聘表》。按《世宗本紀》作少府少監。)冬十二月,遣御史中丞罔永德、樞密直學士劉昭為金奏告使。

金主詔有司,夏使入界,如遇當月小盡,限二十五日至都,二十七日朝見。(《金史·交聘表》)

淳熙八年(金大定二十一年)[编辑]

西夏稱乾祐十二年

春正月,使武功大夫謀寧好德、宣德郎郝處俊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是月,金復許置綏德軍榷場。

初,金既罷夏保安、蘭州榷場,金尚書復奏:「夏國與陝西邊民私相越境,盜竊財畜。奸人托名榷場貿易,得以往來,恐為邊患。使人入境與富商相易,亦可禁止。」於是,復罷綏德榷場,只存東勝、環州而已。仁孝表請復置蘭州、保安、綏德榷場如舊,並乞使人入界相易用物。金詔曰:「保安、蘭州地無絲枲,惟綏德建關市以通貨財,使副往來,聽留都亭貿易。」(《金史·世宗本紀》及《西夏傳》)

三月,使武功大夫蘇誌純、宣德郎康忠義等如金賀萬春節。(《金史·交聘表》)

夏四月,金遣滕王府長史把德固為橫賜使來。(《金史·交聘表》)

秋八月,金遣尚書吏部郎中奚胡失海來賀生日。(《金史·交聘表》)

淳熙九年(金大定二十二年)[编辑]

西夏稱乾祐十三年

春三月,遣使如金賀萬春節。(《金史·交聘表》。賀萬春節在是月辛未朔。《金史詳校》謂此前當加正月壬申朔,夏國使賀正旦。)

秋九月,金遣尚輦局使仆散曷速罕來賀生日。(《金史·交聘表》)

淳熙十年(金大定二十三年)[编辑]

西夏稱乾祐十四年

春正月,使武功大夫劉進忠、宣德郎李國安等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按國安後官翰林學士、刑部尚書。)三月,使武功大夫吳德昌、宣德郎劉思忠如金賀萬春節。

思忠,進忠弟,先後奉使不辱君命,國人以為榮。(《金史·交聘表》及《西夏書事》)秋八月,國相斡道衝卒。

斡道衝為相十餘年,家無私蓄,卒之日,書數床而已。仁孝圖其像,從祀學宮,俾郡縣遵行之。(《道園學古錄》有《道衝像讚》曰:「西夏之盛,禮事孔子。極其尊親,以帝廟祀。乃有儒臣,早究典謨。通經同文,教其國都。遂相其君,作服施采。顧瞻學宮,遺像斯在。國廢時遠,人鮮克知。壞宮改作,不聞金絲。不忘其親,存賢孫子。載圖丹青,取征良史。」)

九月,金遣宿直將軍完顏斜裏虎來賀生日。(《金史·交聘表》)

淳熙十一年(金大定二十四年)[编辑]

西夏稱乾祐十五年

春正月,遣武功大夫劉執中,宣德郎李昌輔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按昌輔後為樞密直學士)

二月,金遣器物局使宗室[B08A]為橫賜使來。(《金史·交聘表》)

三月,使武功大夫晁直信、宣德郎王庭彥等如金賀萬春節。(《金史·交聘表》)夏五月,仁孝以金主車駕幸上京,表請願遣使入賀。

金主曰:「往復萬里,暑雨泥濘,不須遣使。」(《金史·交聘表》)

秋八月,金遣侍御史遙裏特末哥來賀生日。(《金史·交聘表》)

冬十月,金主詔:上京地遠天寒,行人跋涉艱苦,夏國來歲賀正旦、生日、謝橫賜使,權止一年。(《金史·交聘表》)

淳熙十二年(金大定二十五年)[编辑]

西夏稱乾祐十六年

春二月,故遼國大石林牙來假道伐金,不許。

西遼主大石死,子孫相繼,西方諸部仍以大石名之。是時遣使至夏,假道伐金。中國諜者以聞,宋帝密詔利西都統製吳挺與製置使留正議之,已而不果。(《宋史·夏國傳》。按《孝宗本紀》大石假道在四月。)

冬十一月,使御史大夫李崇懿、中興尹米崇吉押進,匭匣使李嗣卿如金賀起居。(《金史,交聘表》)

==宋淳熙十三年(金大定二十六年)++

西夏稱乾祐十七年

春正月,使武功大夫麻骨進德、宣德郎劉光國如金賀正旦。

金主以宣孝太子薨未大燒飯(金喪祭名),詔權停三日,夏使與宋、高麗使各賜在館宴。(《金史·交聘表》)

三月,使武功大夫麻骨德懋、宣德郎王慶崇等如金賀萬春節。(《金史·交聘表》)

夏四月,宋都統吳挺使來結好。(《宋史·孝宗本紀》。按《夏國傳》十三年四月,復詔挺結夏國。當時論議可否及夏人從違,史皆失書。)

秋八月,金遣宿直將軍李達可來賀生日。(《金史·交聘表》)

==宋淳熙十四年(金大定二十七年)++

夏國稱乾祐十八年

春正月,使武功大夫嵬德昭、宣德郎索遵德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

三月,使武功大夫遇忠輔、宣德郎呂昌齡等如金賀萬春節。(《金史·交聘表》。按《西夏書事》:遇忠輔作野遇忠輔,恐誤。遇為西夏大族,後官左樞密使。)

秋九月,金遣武器署令斜卯阿土來賀生日。(《金史·交聘表》)

冬十二月,遣殿前太尉訛羅紹先、樞密直學士嚴立本如金謝橫賜。(《金史·交聘表》。按紹先,興慶尹紹甫兄也。)

淳熙十五年(金大定二十八年)[编辑]

西夏稱乾祐十九年

春正月,遣武功大夫麻奴紹文、宣德郎安惟敬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三月,遣武功大夫渾進忠、宣德郎鄧昌祖等如金賀萬春節。

金主御慶和殿受朝,賜群臣及三國人使宴,極歡。(《金史·交聘表》及《世宗本紀》)

秋九月,金遣鷹坊使崇夔來賀生日。(《金史·交聘表》)

淳熙十六年(金大定二十九年)[编辑]

西夏稱乾祐二十年

春正月,遣武功大夫紐尚德昌、宣德郎宇得賢如金賀正旦。

金主大漸,不能視朝,詔遣使還。(《金史·交聘表》及《世宗本紀》)

金主殂,皇太孫嗣位,是為章宗,遣使來報哀。(《金史·章宗本紀》)二月,宋帝傳位於太子惇,是為光宗。(《宋史·孝宗本紀》)三月,遣殿前太尉李元貞、翰林學士徐良如金陳慰。

金停夏使臣館內貿易。(《金史·交聘表》及《西夏傳》)

夏四月,遣進奉使御史中丞鄒顯忠、樞密直學士李國安如金致奠。(《金史·交聘表》)

五月,遣知中興府事乃令思敬、秘書少監梁介如金賀登位,知中興府事田周臣押進使。(《金史·交聘表》)六月,金移文報天壽節。

金主璟誕也。令於九月一日稱賀。(《金史·章宗本紀》。按《金史·禮志》大定二十九年三月,章宗在諒闇,右丞相襄言:「以正月十一日或三月十五日為聖節,定外國使人過界之期。」平章政事張汝霖、參知政事劉瑋、刑部尚書完顏居貞皆言不可。上初從之,既而竟用襄議,令有司移報,使明知聖誕之實,特改其期,以示優待行人之意。與《紀》稍異。)

秋九月朔,遣使如金賀天壽節。

使人嵬名彥、劉文慶。金以世宗喪,不受朝。(《金史·章宗本紀》及《交聘表》。惟《交聘表》作八月丙辰。)

金遣隆慶宮衛尉把思忠來賀生日(《金史·章宗本紀》)

宋光宗紹熙元年(金章宗明昌元年)[编辑]

西夏稱乾佑二十一年

春正月,遣武節大夫唐彥超、宣德郎楊彥直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

夏四月,金遣鷹坊使移刺寧為橫賜使來。(《金史·章宗本紀》)侵金嵐、石等州。

先是,夏使至金,許帶貨物與富商交易。大定中,使者輒市禁物,世宗令於都亭貿易,獲利漸少。及金主璟立,以夏國臣屬久,凡橫賜生日使,禮意頗倨。仁孝怒,以兵侵嵐、石等州,掠人、畜而還。(《西夏書事》)

秋八月,遣武節大夫拽稅守節、宣德郎張仲文如金賀天壽節。(《金史·交聘表》)遣知中興府罔進忠如金謝橫賜。(《金史·交聘表》)

九月,金遣武衛軍副都指揮使烏林答謀甲來賀生日。(《金史·章宗本紀》)

紹熙二年(金明昌二年)[编辑]

西夏稱乾祐二十二年

春正月,遣武節大夫王全忠、宣德郎張思義如金賀正旦。許夏使貿易三日。

乾祐二十年三月,金主曾停夏使館內貿易,至此乃復之也。(《金史·交聘表》及《西夏傳》)

金皇太后崩,遣左副都點檢畝等來報哀。(《金史·章宗本紀》)

三月,使左金吾衛正將軍李元膺、御史中丞高俊英為陳慰使,又使進奉使知中興府李嗣卿、樞密直學士永昌為奉奠使如金吊祭。(《金史·交聘表》)

夏五月,攻金鄜、坊州,陷之。又攻保安州。

金主娛情聲色,荒於政事,凡屬國使者至,羈遲不即見,有上章求去者。仁孝乘其間,遣兵破鄜、坊二州。至保安州,大掠而歸。(《西夏書事》)

秋八月,使武節大夫孰嵬英、宣德郎焦元昌如金賀天壽節。

金主以皇太后喪,不受朝。(《金史·交聘表》及《章宗本紀》。按《交聘表》:賀天壽節作八月丁丑朔。施氏《金史詳校》謂當從《本紀》作乙巳,蓋據使臣到闕日也,前後皆然,作丁丑朔,似太早。)

九月,金遣西上閤門使白琬來賀生日。(《金史·章宗本紀》)冬十一月,殺金邊將阿魯帶。

夏人肆牧於鎮戎之境,金邏卒逐之,夏人執邏卒而去。阿魯帶率兵來詰,夏廂官吳明契、信陵都、卜祥、徐餘立等伏兵三千於澗中,阿魯帶口中流矢死,取其弓甲而還。金索殺阿魯帶者,仁孝處以徒刑。金索之不已,乃殺明契等以謝,事乃解。(《金史·章宗本紀》及《西夏傳》)

是歲,金復許夏榷場如舊。(《金史·西夏傳》)

紹熙三年(金明昌三年)[编辑]

西夏稱乾祐二十三年

春正月,使武節大夫趙好德、宣德郎史從禮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

秋八月,使武節大夫罔敦信、宣德郎韓伯容如金賀天壽節。(《金史·交聘表》)

九月,金遣郊社署令唐括合達來賀生日。(《金史·章宗本紀》)

紹熙四年(金明昌四年)[编辑]

西夏稱乾祐二十四年

春正月,使武節大夫吳移遂良、宣德郎高崇德如金賀正旦。(《金史·交聘表》。按崇德後知興慶府,著政績,號為神明,見《西夏書事》。)

夏五月,金遣尚廄局使石抹貞為橫賜使來。(《金史·章宗本紀》)秋八月,遣武節大夫龐靜師德、宣德郎張崇師如金賀天壽節。

金主始御大安殿,受夏親王及百官朝賀。(《金史·交聘表》及《章宗本紀》)又遣御史中丞乃令思聰謝橫賜。(《金史·交聘表》)

九月,金遣西上閤門使大礐來賀生日。(《金史·章宗本紀》)

是月,仁孝薨,時二十日也,年七十,在位五十五年,改元大慶四年、人慶五年、天盛二十一年、乾祐二十四年(李氏《紀元編》作大慶五年、人慶五年、天盛二十二年、乾祐二十四年),諡曰聖德皇帝,廟號仁宗,葬壽陵。(《宋史·夏國傳》、《諸史拾遺》。按諸夏主改元當中朝何年,來傳多略而不言,獨敘仁孝事云:「紹興十年改元大慶,十三年改元人慶,十七年改元天盛,乾道四年改元乾祐,紹熙四年仁孝殂。」然則大慶實三年,人慶實四年,乾祐實二十六年,惟天盛二十一年不誤耳。《傳》所書在位之年較改元之年每多一數,蓋並嗣位之歲計之。錫章按:從錢說則應縮短大慶、人慶各一年,延長乾祐二年,與史四書改元合,而與總載年數不合。從李氏《紀元編》則與史載年數不合者三,僅人慶數相合,而以大慶紀元屬己未,人慶紀元屬甲子,天盛紀元屬己巳,乾祐紀元屬辛卯。考己未為紹興九年,甲子為紹興十四年,己巳為紹興十九年,辛卯為乾道七年,與史書改元亦不合。其他書記載亦有合有不合,總由西夏書缺有間,不能如遼、金之完整,可以對照排比,謹據《西夏書事》求合總載年數,而於史傳四書改元則不能盡符也。)

 卷二十四 ↑返回頂部 卷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