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六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 卷第三十七
宋 真德秀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三十八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卷第三十七

 書

  上皇子書

八月吉日持服真謹齋沐裁書再拜獻于皇

子國公竊㐲田里恭暏六月丙寅詔書茂建

親賢爲國上嗣蓋自少陽虚位以來天下喁喁

之望在於國公有日矣聖上深惟至計大臣翼

而成之於是其議遂决自畿甸之近以至于海

隅荒陬之逺自羣工庶列以至于屯營百萬之

衆自戴白之叟 -- 臾 ?以至於髫齓童孺之無知莫不

𭭕欣鼓舞幸平治之有期或至於感且泣也竊

嘗思之皇子國公英明聦叡之賢恭敬温文之

徳得之於天而成之以學者固不可及然而足

迹弗離於宫庭交游不過於僚寀精神心術之

運言動操修之實兩宫知之可也外廷士大夫

何自知之士大夫知之可也兒童走卒何自知

之都城知之可也四方萬里何自知之吁此正

中庸所謂微之𩔰誠之不可揜者固如此也方

國公自修於深宫之時亦豈蘄乎人之知㢤及

儲位一虚大計未定皇枝帝胃集于闕下者無

慮以十数而朝廷之士議於朝曰無如國公也

學校之士議於學曰無如國公也其它𥝠議竊

語亦莫不然彼其平時與國公聲迹不相聞利

害不相及非蒙𥝠惠覬後福者而其情乃爾旣

而恩命之錫果不庸釋焉以此見人心至公之

理雖天亦不能違之也然而兩宫之所以𢌿付

國公與夫天下軍民之所期於國公者蓋甚重

而弗輕矣而今而後學問必益進於前徳業必

益充於前然後足以饜天人之心塞中外之望

國公其不可不深勉乎此也然則其道将安出

㢤蔽之以一言曰誠而巳矣夫誠之爲道可以

參天地贊化育其功用大矣然求其用力之地

不過曰無妄也不欺也悠乆不息也盡此三者

而誠之體具矣何謂無妄純乎眞實而不𮦀以

虚僞是也何謂不欺戒謹其所不睹恐懼其𠩄

不聞是也何謂不息終始帷一時乃日新是也

此三者有一之未至焉則去誠逺矣姑舉其槪

言之如實奢而文之以儉實𭧂而揜之以仁所

樂者䛕侫而外爲納諫之名所爱者姦邪而繆

爲敬賢之貌此妄也非誠也修敕於大廷廣衆

之中而放肆於深居燕間之地矯揉於親近君

子之際而發露於昵比小人之時此欺也非誠

也敬畏未㡬而慢忽⿰糹⿱𢆶匹之儉約未㡬而奢泰隨

之勤怠之靡常𭧂寒之不一凡此者皆非誠也

易曰鳴鶴在隂其子和之言其應之速也詩曰

鼓鍾于宮聲聞于外言其實之易彰也意念少

差則觀感立異豈不甚可畏㢤伏惟國公旣以

是得之於先某願復以是持之於後其孝也必

誠於孝其忠也必誠於忠親賢以誠而喜佞之

𥝠不參其間好學以誠而燕游之樂不干其慮

進侍两宫其誠固如此退處𥝠室其誠亦如此

出對賓僚其誠固如此入親近習其誠亦如此

不惟勉強於一時抑且安行於悠乆不惟克謹

於其始抑且弗渝於夫如是則學問日以

光明徳業日以充大循是而徃雖優入聖域可

也天人之心愈孚中外之望彌愜而聖上之所

以爲天下得人者亦有光於尭舜矣國公其可

不深勉乎此㢤又嘗考之先聖贊易於乾曰君

子以自強不息謂其體天之剛健也於坤曰君

子以厚徳載物謂其法地之愽厚也不體乎乾

無以宰萬物不法乎坤無以容萬物汎觀古昔

凡過於剛者爲亢爲𭧂爲強明自任偏於柔者

爲闇爲懦爲優游不斷雖其失不同而其害治

一也廼者竊聞開府之初明敏如神事至立斷

威令振舉羣下肅然此誠剛徳之著見者而

之愚則願於厚徳載物之義復詳玩而深體焉

蓋剛之與柔貴於迭用而不貴於偏勝故也聖

上温恭慈仁若純任柔道者至於正權臣之誅

絶仇虜之聘英威赫然上嫓孝宗今兹國本之

建獨岀神斷其視仁祖復同一轍然則聖上之

徳可謂適剛柔之中矣惟國公味先聖賛易之

㣲言法聖上執中之全徳以剛明果斷爲本以

含洪寛大爲用渾渾乎如元氣而舒慘之運弗

偏温温乎如良玉而廉劌之形弗露此尤羣情

之所矚望者也抑某復有獻焉𫝊曰天職生䨱

地職形載謂其各有所職也夫天地之大而猶

以職言它可知矣故SKchar𭣄權綱者人君之職也

進賢退不肖者宰相之職也國公任兼臣子所

職果何事㢤盡視膳問安之敬以承兩宫温清

之歡盡修身進徳之誠以副兩宫眷𠋣之重此

國公之職也至於政事之弛張人材之用舍此

大臣之職而非國公之事也國公研精問學其

於前代政洽之得失用人之是非不可不深求

不可不熟講若夫見諸行事則有位焉有時焉

不得而越也易之道處之不當其位行之不適

其時則雖正而有悔乾之爲卦初則曰勿用二

則曰在田三則曰夕惕四則曰自試此以位與

時言之也如使處三而自試則躁矣處二而勿

用則乖矣以國公所處之位而揆諸乾之六爻

正乾乾夕惕之日也乾乾者何兢業之謂也夕

惕者何戒懼之謂也若昔聖人雖履至尊成至

治猶必以兢惕自處而不敢一日安况於國公

居九三之位而當九三之時則其寅恭祇畏宜

若何而可也伏惟深窮大易之㫖而審於自處

焉豈惟一身之福實宗社元元之福也昔范文

正公仲淹居其親之憂上書政府凡數千言識

者以爲平生所藴盡在乎此某之不材何敢妄

希前哲故自衘恤以來屏居山林時事一不桂

口獨念昔者SKchar數府僚㝡辱恩遇懐不能巳輙

以平生所聞於師女者效其千慮之一而不自

知其僣焉于瀆崇嚴下情無任恐懼之至不

SKchar

  上皇子書

謹齋沭裁書百拜獻于皇子少保國公閣下

嘗聞非所當言而言謂之出位所當言而不

言謂之尸位出位不可也尸位其可乎𡚒自

諸生本無他枝公朝過聽躐置清華粤自朱邸

肇𨳩肆求講席豈無鴻儒足副𨺚委顧淺陋

乃在選中蚤夜以思常有望輕責重之懼皇子

英姿玉𥙿従善如流凡所䦕陳了無難色自是

而尊所聞行所知豈直可限量計烏得不以

逢榮自喜然黽勉效職有日于兹而末能仰裨

於進修隨事納忠寸心誠切而常若莫施其愛

於是又有𨼆憂焉某之憂非過計也千金

之家有子必敎苟受其托猶思無負况帝子乎

宗社之所闗係君相之所𠋣望中外之所傾屬

此豈細事其事鉅故其責重其責重故其憂深

職思其憂者也寧過愚𠂻以干冐犯之誅不

忍循黙以詒曠瘝之咎蓋嘗熟思以為切於皇

子之躬行者有三一曰盡孝敬二曰勤學問三

曰辨淑慝敢條陳之何謂盡孝敬昔文王爲世

子也朝于王季日三雞初鳴至寝門外問内侍

之御者曰今日安否何如内侍曰安世子乃喜

日中又至亦如之及暮又至亦如之夫其心乎

愛親無斯湏敢離是不當以禮文觀也是當於

禮文之外思其所謂翼翼小心不敢怠皇者則

得之矣愚不知皇子所以躬行乎此者能如世

子之翼翼否乎朔望常儀尚多闕踈晨昏至情

未必孚洽一月之内侍君親者凢㡬一歳之内

侍君親者凢㡬若此者皇子兢兢自省之日也

子曰爲人子者止於孝又曰所求於子以事父

能也道本非難行反而求之是誠在我惟皇

子玩誠身恱親之㫖謹先意承志之思念兹在

兹無有間㫁則庻㡬可以言孝敬矣何謂勤學

問古者世子之學也春誦夏弦秋學禮冬讀書

而又學干戈學羽籥無非修内治外之事夫其

心乎務學殆無暇時是不當以誦說觀也是當

於誦說之外求其所謂禮樂交修養成徳性則

得之矣愚不知皇子所以躬行乎此者如世子

之養徳否乎勸講有時㡬如SKchar禮假故無節鄰

於養安騖外之事此觀書孰多奉道之念此崇

儒孰重若此者恐未得爲皇子進修之益也子

曰學如不及猶恐失之又曰徳之不修學之不

講聞義不能徙見不善不能改是吾憂也學無

止法雖天縦生知猶且汲汲惟皇子探大易問

辨之義味大學正心之說是講是䆒無有作輟

則庶㡬可以言學問矣何謂辨淑慝古者世子

之生也師傳明孝仁禮義以道習之逐去邪人

不使見惡行蓋欲其見正事聞正言行正道也

愚不知朝夕趨走于皇子之後先果皆正人與

俱乎書曰任賢勿貳去邪勿疑何者爲賢何者

爲邪則賢否所冝辨賢當親邪當斥則去

取所冝决夫然後謂之明執狐疑之心來䜛賊

之口持不㫁之意開群枉之門明者顧如是乎

且外邸之設正在得人衛翼之嚴非以處邪慝

之流也惟忠孝可以禔身惟恭儉可以長世惟

制節謹度可以保社稷是必賢有識者䏻知之

嘉祐中神宗以皇子伴讀王陶入侍陶因讀舜

本紀言舜孝友事上大愛慕之則帝之孝敬本

岀於所徃始聽講讀尋繹指義至日昃内侍言

恐饑當食神宗曰聽讀方樂豈覺飢耶則帝之

學問又根於所好然司馬光于時上䟽猶謂皇

子雖姿性聰明端慤難移然左右前後侍御僕

SKchar有邪佞雜處其間誘之以非禮導之以非

義納之以謟諛濟之以詐僞則雖有碩儒爲之

師𫝊終無益也乞專委伴讀官紏舉邪佞即時

斥逐不令在側蓋嘗取其䟽而讀之殆與三王

教世子相表裏眞萬世之龜鑑今皇子天姿素

髙自䏻洞照邪正繹一齊衆楚之言鑒一𭧂十

寒之失祛羽冠側𡡾之惑息仙書茺忽之蔽毋

牽𥝠好毋徇物情毋以何意而親毋以逆耳而

踈公是公非毋疑毋貳持此定力養此聖功是

亦古世子而巳矣某前三者之說實躬行之大

端若此其未節細故不暇枚舉皇子而能行此

三者則心虚而善易入誠存而樂自充必容納

讜論必祗畏清議喜怒必中節而不失於躁言

語必中度而不流於誕眞積力乆從容中道聖

賢事業夫豈其難顔淵曰舜何人也予何人也

有爲者亦若是孟子曰孶孳爲善者舜之徒也

孳孳爲利者跖之徒也欲知舜與跖之兮利與

善之間也間者謂相去特毫𨤲耳然則一念其

可不重於用歟用於盡孝敬則孝敬形於事君

親矣用於勤學問則學問愽而智識明矣用於

親君子逺小人則君子道長而小人道消矣先

儒以三年天道爲小成朱邸肇開亦旣三年此

徳業將成之候當思今日之徳業視徃日進否

爲何如今年之徳業視往年進否爲何若退自

觀省熟自檢飭則學非徒學矣區區朴忠非

曰規皇子也愛皇子之深而望皇子之切也皇

子矝其朴忠寘諸坐側徳日以進業日以修可

以幸宗社可以答君相可以愜中外而庻㡬

乎迯尸位之責一SKchar以朴爲迂以忠爲訐藐藐

其聽又從而尤之則可以納印綬而去矣夫

子曰知我罪我其惟春秋惟皇子𠩄采不SKchar

  上皇子書

昨者熏沐裁書躬趨屛下塵獻以冩區區朴

忠愛𦔳之情𥝠謂皇子明善誠身之餘必能

照愚忠屈意垂聴今旣三𪧐乃知前書所謂羽

冠側𡡾之惑昔之巳斥者今復言歸矣職在

𭄿誦恐負君相𨺚委爲之陽然跼蹐無指切謂

貴爲元子與凢人殊其趨嚮知識自應卓然特

異上焉者性資天成無瑕可指如水未氷如空

未雲如玉未琢如鑑未塵充而大之優入聖域

可也次焉者一念慮之或未純一言動之SKchar

差聞過若日月之更遷善如江河之决持是心

而徃殆庶㡬乎乃若公是公非規拂之巳聞明

知明蹈省悟之不及又從而爲之辭曰非子之

心也是雖凡人猶所不爲而謂趨嚮知識之特

異者爲之乎且所謂羽冠側𡡾者本不知其何

如人然自肇建朱邸外議籍籍所以汨吾清明

駁吾真粹者亦不少矣使前日之去是則今日

之取非使前日畏清議而屏邪慝爲出於定見

則今日犯清議而納邪慝爲無定力人常患於

過事之不知皇子則嘗爲疑似之問質之講官

矣人嘗患於忠規之不聞則力以公是非之

言啓皇子之聽矣貌從而心違陽可而隂否

妄意皇子决不爲是也今車輿倐至旁觀側目

羙玉成瑕有識短氣堂堂朱邸納兹左道異端

之流果何爲者耶書曰不矝細行終累大徳自

兹恐誕謾之說日聞孝仁禮義之敎日晦不但

扵不矜細行而巳使其可以率意爲之則清議

不足畏講官不必設縦肆日熟平旦真粹清明

之氣駟奔電游而不可收君相謂何宗社謂何

天下謂何皇子而聞斯言及今改轍不俟終日

猶之可也若曰一月之留未害自今有虧令聞

噬臍何益此某所以不避䙝瀆之誅再伸一喙

冀皇子庻㡬改之於萬一也不然去就之機

决矣伏楮不勝惓惓


西山先生眞文忠公文集卷第三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