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蓮社小引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西方蓮社小引
作者:錢謙益 明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81

愈光上人,梵行精嚴,住持畿南之永聖寺,海內學士大夫過斯地者,靡不停驂解鞍,參禮扣擊,信宿而後去。丁丑初夏,余被急徵,抵新城,去上人所居不一舍,有感於杜子美宿大雲寺讚公房之事,申旦不寐,枕上成四詩。及抵寺,而上人已赴碧雲講席,洞門深院,梵放鍾殘。詠子美「沃野塵沙」之句,與其徒佇立久之,徘徊悒怏而去。所作四詩,不復繕寫,亦不復省記為何語矣。戊寅秋,余解獄南歸,上人順世已逾年。枉道出高陽,不復過高橋拜上人影堂,殊以為恨。今年,其上首弟子龍埜訪余山中,奉上人遺命,將糾合宰官居士,結西方蓮社於寺中,請余一言以為唱導。嗟夫!斯寺也,當神京之要路,居扶風之上遊。馬足塵飛,車輪霧合。當其戒徒御,騁暐軒,綸閣闕員,延英促對,往往望招提而掉臂,聽梵唄而攢眉。一旦權失寵衰,時移物換,漢相憂養牛之賜,秦市思逐兔之遊。政事堂中,覽州圖而悸悼;夕陽亭畔,仰藥碗以流連。當斯時也,顧欲羨山寺之高眠,聽禪堂之粥鼓,其可得乎?若乃刀兵劫起,刑獄政煩。白骨青磷,猶入深閨之夢;單衣葦席,半為通籍之人。嗟玉石之俱焚,感蕙芝之互歎。丁茲殺運,哀我生民。不空門之歸也,不樂邦之往也,將安往乎?將安歸乎?愈光運無緣之慈,流宿因於沒世;龍埜發廣大之願,傳遺缽於師門。唱此勝緣,共延法侶。將使天涯道路,轉盼西方。宦海風波,回頭彼岸。春明門外,無非覺路津梁;王舍城中,盡是華嚴樓閣。不獨同登寶筏,受佛敕於再來;抑可長護金輪,報國恩於無盡。余也菰蘆長物,草土餘生。以是因緣,遙為讚歎。欲懺鋃鐺之業債,聊舒筆墨之光明。常寂光中,知上善必為印可;塵沙劫裏,仗諸佛共賜證明云爾。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