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昇經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西昇經
本作品收錄於:《重刊道藏輯要
Crystal Clear app reminders.png西昇經》註本
西昇經 (宋徽宗御註)


西升章第一[编辑]

老君西升,開道竺乾;號古先生,善入無為;不終不始,永存綿綿。

是以升就,道經歷關。關令尹喜見氣,齋待遇賓,為說道德,列以二篇。

告以道要,雲道自然;行者能得,聞者能言。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所以言者,以音相聞;是以故談,以言相然。

不知道者,以言相煩;不聞不言,不知所由然。

譬如知音者,識音以弦;心知其音,口不能傳;道深微妙,知者不言。

識音聲悲,抑音內惟,心令口言,言者不知。

道深章第二[编辑]

老君曰:

道深甚奧,虛無之淵;子雖聞道,心不微丹。所以然者何?書不盡言。

著經處文,學以相然;子當寶之,內念思惟;自然之道,不與子期。

喜則稽首再拜:敢問學之奈何。

善為章第三[编辑]

老君曰:

善為書術者,必綏其文;善論達其事者,必通其言。勉而勤之,得道矣。

為正無處,正自歸之;不受於邪,邪氣自去;所謂無為,道自然助。

不善於祠,鬼自避之;不勞於神,受命無期;無進無退,誰與為謀;為是致是,非自然哉。

喜則稽首:今聞命矣。

慎行章第四[编辑]

老君曰:

慎而行之,寶而懷之。吾將遠逝,不期自會。

尹喜受言誠深,則于關稱疾棄位,獨處空閒之室,恬淡思道,歸志守一,極虛本無,剖析乙密;覼縷妙言,內意不出;誦文萬過,精誠思徹;行真歸身,能通其玄;論無極之原,故能致神仙。

道象章第五[编辑]

老君曰:道象無形端,恍惚亡若存。譬如種木未生,不見枝葉根;合會地水火風,四時氣往緣;氣為生者地,聚合凝稍堅;味異行不等,甘苦辛鹹酸;氣行有多少,強弱果不均。同出異名色,各自生意因。

從是異性行,而有受形身;含養陰陽道,隨所倚為親;生道非一類,一切人非人;本出於虛無,感激生精神。

譬如起音者,掇弦手動傳;宮商角徵羽,口氣呼吸元。身口意為本,道出上首元;本靜在虛靜,故曰道自然;五音所動搖,遂與樂色連。

散陽以為明,布氣成六根;從是有生死,道遂散佈分;去本而就末,散樸以澆淳;道變示非常,欲使歸其真。

生道章第六[编辑]

老君曰:

告子生道本,示子之自然;至於萬物生,情行相結連。

如壞複成,如滅複生;以成五行,陰與陽並;輾轉變化,遂為物精。

吾思是道,本出窈冥;愚不別知,自謂適生;子無道眼,安知生靈。

天地人物,虛無囊盈;一從無生,同出異名;是亦本非,在所用正;所字非字,乃知其誠;當與明議,勿與愚爭。

子取正教,勿信邪聽。何以知邪?子為物傾。何以知愚?不察言情。為道問道,為經問經;問不本末,知愚冥冥;但知求福,不知罪嬰;但知養身,不知戮形。

嬰兒之姿,貴養厚敦;忽無就形,知非常生;無履大白,可令永存。

有何妙意,乃欲相傾;父子恩深,不是相聽,勿複噭慨,遠近笑人;掩惡揚善,君子所宗。

邪正章第七[编辑]

老君曰:

邪教正言,悉應自然;故有凶吉,應行種根;如有所受,種核見分。

道別於是,言有偽真;偽道養形,真道養神;真神通道,能亡能存;神能飛形,並能移山;形為灰土,其何識焉。

耳目聲色,為子留愆;鼻口所喜,香味是怨;身為惱本,痛癢寒溫;意為形思,愁毒憂煩;吾拘於身,知為大患;觀古視今,誰存形完;吾尚白首,衰老孰年?

吾本棄俗,厭離世間;抱元守一,過度神仙。

子未能守,但坐榮官;子能不動,神靈得安;子能捐欲,舉事能全;子能無為,知子志堅。

今為子說,露見敷陳;散析剖判,真偽別分;子當諦受,重道因勤。

道為明出,經為學先;授與能行,不擇富貧;教化與樂,非有疏親;取與能行,文與其人;學爾教爾,不失道真。

天地章第八[编辑]

老君曰:

天地與人物,本皆道之元;俱出於太素,虛元之始端;仿佛之精光,微妙之上玄。

譬如萬里坑,下有淡流泉;視之甚濁微,徹見底沙難;窈窈而冥冥,不知所由然;亦如終逝者,不見其靈魂;淳陰共和合,陽不能顯分。

過往與甫來,視譬以見前;尚不能了理,安能知亡存;譬如喑啞者,不能傳人言;為聾彈宮商,其人豈能聞;才辯有其智,受教如語傳;自謂通其情,情衷不能丹;是故失生本,安能知道元。

行道章第九[编辑]

老君曰:

子若行吾道,當知上慧源;知亦不獨生,皆須對因緣;各有行宿本,命祿之所聞;同道道得之,同德有德根;宿世不問學,今複與失鄰;是以故得失,不樂於道文。

貪欲利榮寵,受施念恩勤;更以財相厚,不哀下窶貧;必複多嗔恚,無所處定原;學不得明師,安能解疑難。

吾道如毫毛,誰當能明分;上世始以來,所更如沙塵;動則有載劫,自惟甚苦勤;吾學無所學,乃能明自然。

華要歸其實,莖葉如本根;為道歸祖首,以知元始端;子當無相啟,勿以有相關。

重告章第十[编辑]

老君曰:

吾重告子,子當諦受;道以無為上,德以仁為主;禮以義為謙,施以恩為友;惠以利為先,信以效為首。

偽世亦有之,雖有以相誘;是以知世薄,華飾以相拊;言出飛龍前,行在跛鱉後;仁義禮信廢,道德荒亡腐;不以道相稽,反以財相輔;譬如鑒中影,可見不可取;言如響中應,風聲豈可聚;偽世教如此,如是迷來久。

天下之人物,誰獨為常主;迷迷以相傳,輾轉相授與;邪偽來入真,虛無象如有;自偽不別真,為貪利往守;非常正複亡,癡盲持自咎;如木自出火,還複自燒腐。

聖人之辭章第十一[编辑]

老君曰:

聖人之辭云:道當以法觀,如有所生者,故曰為自然。眼見心為動,口則為心言;鼻為通風氣,鼻口風氣門;喘息為宅命,身壽立息端;譬如穀草木,四時氣往緣;氣別生者死,增減嬴病勤。

以是生死有,不如無為安;無為無所行,何緣有咎愆;子不貪身形,不與有為怨。五行不相克,萬物悉可全;萬物無有常,成者不久完;三光無明冥,天地常昭然。

觀諸章第十二[编辑]

老君曰:

觀諸次為道,存神於想思;道氣和三光,念身中所治;仿佛象夢寐,神明忽往來;淡泊志無為,念思有想意;自謂定無欲,不知持念異;或氣尚粗盛,自知尚多事;事興則形動,動則外通謀;謀思危之首,危者將不久;不久將欲衰,衰者將不壽。

以身觀聲名,物事難可聚;以名聲稱號,必為是所誘;皆坐於貪欲,貪欲為殃咎;貪者為大病,習貪來已久;合會微漸滋,非針艾所愈。

還身意所欲,清靜而自守;大聖之所行,不慕人所主;有常可使無,無常可使有。

經戒章第十三[编辑]

老君曰:

經戒所言,法義所推;赫赫興盛,不如微妙;實不如虛,數不如希;邪多卒驗,急不如遲;興者必廢,盛者必衰。

聖人絕智,而為無所為,言無所言,行無所施,孰能知此。

偶不如奇,多不如寡。孰賢難隨,孰仁難可。其義少依。

能知無知,道之樞機。

空虛滅無,何用仙飛。大道曠蕩,無不制圍。子能明之,所是反非;經言審諦,孰之能追。

深妙章第十四[编辑]

老君曰:

道言深妙,經誡乙密。天地物類,生皆從一。子能明之,為知虛實;子若不照,顯之不別。子志于有,無為所疾;為有所嬰,億載無畢。

道言微深,子未能別;撮取於略,戒慎勿失。

先捐諸欲,勿令意逸;閒居靜處,精思齋室;丹書萬卷,不如守一。

經非不達,中有虛實;言有必無,子未能別;言無必有,子未能決;但當按行,次來次滅。

道有真偽,福有凶吉;罪有公私,明有纖密;占往知來,不如樸質。

虛無章第十五[编辑]

老君曰:

虛無生自然,自然生道,道生一,一生天地,天地生萬物。

萬物抱一而成,得微妙氣化。人有長久之寶,不能守也;而益欲尊榮者,是謂去本生天地之道也。

恍惚章第十六[编辑]

老君曰:

虛無恍惚道之根,萬物共本道之元,在己不忘我默焉。

生置章第十七[编辑]

老君曰:生我於虛,置我於無。生我者神,殺我者心。夫心意者,我之所患也。我即無心,我何知乎。念我未生時,無有身也。直以精氣聚血成我身耳。我身乃神之車也,神之舍也,神之主也。主人安靜,神即居之。躁動,神即去之。

是以聖人無常心者,欲歸初始,反未生也。

人未生時,豈有身乎。無身當何憂乎,當何欲哉。故外其身,存其神者,精耀留也。道德一合,與道通也。

為道章第十八[编辑]

老君曰:古之為道者,莫不由自然,故其道常然矣。強然之,即不然矣。夫何故哉,以其有思念,故與道反矣。

是以橐籥之器,在其用者,虛實有無,方圓大小,長短廣狹,聽人所為,不與人爭。善人在於天下,譬如橐籥乎。非與萬物交爭,其德常歸焉。以其虛空,無欲故也。

欲者,凶害之根;無者,天地之原。莫知其根,莫知其原。聖人者,去欲入無以輔身也。

是以善吾道者,即一物中,知天盡神,致命造玄。學之徇異名析同實,得之契同實忘異名。

色身章第十九[编辑]

老君曰:

人皆以聲色滋味為上樂,不知聲色滋味禍之太樸。故聖人不欲,以歸無欲也。

道虛章第二十[编辑]

老君曰:

道者,虛無之物。若虛而為實,無而為有也。

天者受一氣,蕩蕩而致清,氣下化生於萬物,而形各異焉。

是以聖人知道德混沌玄妙同也,亦知天地清靜皆守一也。故與天地同心而無知,與道同身而無體,而後天道盛矣。以制志意而還思慮者也,去而不可逐,留而不可遣。遠者出於無極之外,不能窮也;近在於己,人不見之。

是以君子終日不視不聽,不言不食,內知而抱玄。夫欲視亦無所見,欲聽亦無所聞,欲言亦無所道,欲食亦無所味。淡薄寂哉,不可得而味也,複歸於無物。若常能清靜無為,氣自複也。返於未生而無身也,無為養身,形體全也。天地充實,常保年也。

哀人章第二十一[编辑]

老君曰:

人哀人,不如哀身。哀身不如愛神,愛神不如含神,含神不如守身,守身長久,長存也。

神生章第二十二[编辑]

老君曰:

神生形,形成神。形不得神不能自生,神不得形不能自成。形神合同,更相生,更相成。神常愛人,人不愛神。故絕聖棄智,歸無知也。

常安章第二十三[编辑]

老君曰:

聖人常安,與天地俱安而鬼神通。眾人皆安其所不安,即不安矣。

蓋天道減盈滿,補虛空,毀強盛,益衰弱,損思慮,歸童蒙,塞邪智。聖人之朴也,是以天下尚孝,可謂養母。常能愛母,身乃長久。

身心章第二十四[编辑]

老君曰:

身之虛也,而萬物至;心之無也,而和氣歸。

故善養身者,藏身於身而不出也,藏人於人而不見也。

故君子之治,必先死于國;既死不亡,其國盛也;民不敢散,更複充也。

若能知常,施行反也;眾人歡樂,用生生也。動而失之,壽命竭也。

夫天下,大物哉,甚綿綿也,冥冥混沌不可知也。知之者去之,欲之者離之,近之者遠之。

是以聖人非托于天下,亦非托於鬼神,亦非托於萬物。常以虛為身,亦以無為心。此兩者,同謂無身之身,無心之心。可謂守神,守神玄通,是謂道同。

無思章第二十五[编辑]

老君曰:

智士無思慮之變,常空虛無為恬靜,修其形體,而萬物育焉。

變者貪天下之珍,以快其情。然後兵革四起,禍生於內,國動亂者,而民勞疲也。

夫國以民為本,民勞去者,國立廢矣。所謂出其無極之寶,入賊利斧戟也。是以聖人無為無事,欲安其國民也。故曰:子能知一,萬事畢;無心德留,而鬼神伏矣。

我命章第二十六[编辑]

老君曰:

我命在我,不屬天地。我不視不聽不知,神不出身,與道同久。

吾與天地分一氣而治,自守根本也。

非效眾人行善,非行仁義,非行忠信,非行恭敬,非行愛欲,萬物即利來。常淡泊無為,大道歸也。故神人無光,聖人無名。

兵者章第二十七[编辑]

老君曰:

夫兵者,天下之大凶事也。非國之寶,寶之者而不用也。用之者,動有亡國失民之患也。

是以聖人懷微妙,抱質樸,而不敢有為與天下交爭焉。雖有猛獸,不能據也;雖有蜂蠆蟲蛇,不能螫也;雖有兵刃,不能害也。

柔弱章第二十八[编辑]

老君曰:

天下柔弱,莫過於氣,氣莫柔弱於道。道之所以柔弱者,包裹天地,貫穿萬物。夫柔之生剛,弱之生強,而天下莫能知其根本所以從生者乎。

是故有以無為母,無以虛為母,虛以道為母。自然者,道之根本也。

民之章第二十九[编辑]

老君曰:

民之所以輕命早終者,民自令之耳。非天地毀鬼神害,以其有知,以其形動故也。

是故無有生有,無形生形,何況於成事而敗之乎。

人欲長久,斷情去欲,心意以索,命為反歸之,形神合同,固能長久。

天下章第三十[编辑]

老君曰:

人雖在天下,令意莫在天下;人雖在國,令意莫在國;人雖在鄉,令意莫在鄉;人雖在家,令意莫在家;神雖在身,令神莫在身;是謂道人。

意微章第三十一[编辑]

老君曰:

患生不意,禍生絲微。善生於惡,利生於害;大生於小,難生於易;高生於下,遠生於近;外生於內,貴生於賤;動生於安;盛生於衰;陰生於陽。是故有無之相生,虛實之相成。是以有歸有,無歸無也。

在道章第三十二[编辑]

老君曰:

人在道中,道在人中;魚在水中,水在魚中;道去人死,水幹魚終。

故聖人自知反歸未生,捐棄驕奢,絕除憂思。是故形隱神留,天下歸焉。無為無事,國實民富,保道畜常,是謂玄同。

有國章第三十三[编辑]

老君曰:

有國者,其根深也。天地覆載,萬物畜養。金玉重寶,不積留也。

夫外天地者有天地,外其身者而壽命存也。是以君子善人之所不善,喜人之所不喜,樂人之所不樂,為人之所不為,信人之所不信,行人之所不行,是以道德備矣。

皆有章第三十四[编辑]

老君曰:

道非獨在我,萬物皆有之。萬物不自知,道自居之。

眾人皆得神而生,不自知神自生也。君有德施于百姓,百姓不自知受君之德也。

是故聖人藏神于內,魄不出也。守其母,其子全。而民熾盛,保其國也。玄虛積充,壽命長也。

人能圖知天地萬物,而不自知其所由生反命歸本,是大不知也。

治身章第三十五[编辑]

老君曰:

治身之道,先隱天地,靜居萬物之始。夫聖人通玄元,混氣思,以守其身。俗人以情愛貪欲,以守其身。此兩者,同有物而守其身,其道德各異焉。

道德章第三十六[编辑]

老君曰:

道德天地,水火萬物,高山深淵,各有所歸之。夫道非欲於虛,虛自歸之;德非欲於神,神自歸之;天非欲清,清自歸之;地非欲濁,濁自歸之;濕非欲于水,水自歸之;燥非欲於火,火自歸之;萬物非欲見其形,形自見之;高山大澤非欲飛鳥虎狼,飛鳥虎狼自來歸之;深淵河海非欲魚鱉蛟龍,魚鱉蛟龍自來歸之。人能虛空無為,非欲於道,道自歸之。由此觀之,物性豈非自然哉。

善惡章第三十七[编辑]

老君曰:

百姓行善者,我不知也;行惡者,我不知也;行忠信者,我不知也。是以積善,善氣至;積惡,惡氣至。是以聖人言:我懷天下之始,複守天下之母,而萬物益宗,以活其身。吾意常不知,安能知彼行善惡焉。積善神明輔成,天道猶祐于善人。

寂寞第三十八章[编辑]

老君曰:

吾道淡泊寂。意死者生,靜而複命也。生生積浸潤,滋酌留滯。玄冒沾洽,元氣包之。其根益深,乃四固。中無心,故能致萬物精華。無極之物,自然來歸之。以其空虛無欲故也。

戒示章第三十九[编辑]

老君曰:

喜,吾重告爾:古先生者,吾之身也。今將返神,還乎無名。絕身滅有,綿綿長存。吾今逝矣,亦返一原。

忽焉不見。斯須,館舍光炎,五色玄黃。喜出中庭,叩頭曰:

願神人複一見,授以一要,得以守元。

即仰睹,懸身坐空中,去地數十丈,其狀金人,存亡恍惚,老少無常,曰:

吾重誡爾,爾其守焉。除垢止念,靜心守一。眾垢除,萬事畢,吾道之要也。

誡竟複隱。喜不知所之,泣涕追慕,退官托疾,棄念守一,萬事畢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