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漢年紀/卷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 西漢年紀卷四
呂后
作者:王益之 南宋
卷五

高皇后呂氏,名雉,字娥姁。許于反。為人剛毅,佐高祖定天下,所誅大臣,多呂后力。呂后兄二人,皆為列將,從征伐,逮高祖而侯者三人。惠帝即位,尊呂后為太后。太后欲為重親,立帝姊魯元公主女為皇后,欲其生子,萬方,終無子,迺使陽為有身,取後宮美人子名之,殺其母,立所名子為太子。惠帝崩,太子立為皇帝,謁高廟。《高后紀》、《外戚傳》。 《考異》曰︰《五行志》載劉向之言曰︰「惠帝四年十月壬寅,太后立帝姊魯元公主女為皇后。其月乙亥,凌室災。明日,織室災。凌室所以供養飲食,織室所以奉宗廟衣服,與《春秋》御廪同義。天戒若曰,皇后亡奉宗廟之德,將絕祭祀。其後皇后無子,後宮美人有男,太后使皇后名之,而殺其母。惠帝崩,嗣子立,有怨言。太后廢之,更立呂氏子宏為少帝。」若如向言,則是先所立帝誠惠帝子,特非張后出耳。而《史記‧外戚世家》以為「詐取後宮人子為子。及孝惠崩,天下初定未久,繼嗣不明」。《漢書‧外戚傳》所載云云,荀《紀》、《通鑑》並從《史記》及《外戚傳》,今亦難以劉向之言便為更定。也上語皆取《漢書‧外戚傳》。太后臨朝稱制,大赦天下。《本紀》。

元年春正月,詔曰︰「孝惠皇帝欲除三族辠、妖言令,議未決而崩,今除之。」

二月,賜民爵,戶一級。初置孝弟力田二千石者一人。《漢書‧紀》。

夏四月,太后欲侯諸呂,迺先封高祖之功臣大中大夫張買為南宮侯,少府陽城延為梧侯,郎中令馮無擇為博成侯,齊丞相齊受為平定侯。乃封呂種為沛侯,釋之之子。呂平為扶柳侯,呂后姊子。呂產為郊侯,《史記‧表》、《紀》。建成康侯呂釋之卒,嗣子有罪,廢,立其弟呂祿徐廣曰︰「釋之少子。」為胡陵侯,續康侯後。《史記》。

是歲,太后聞御史大夫江邑侯趙堯高祖時定趙王如意之畫,乃抵堯罪。徐廣曰︰「呂后元年國除。」以廣阿侯任敖為御史大夫。敖,故沛獄吏,高祖嘗避吏,吏繋呂后,遇之不謹。敖素善高祖,怒擊傷主呂后吏,故以舊德用。《史記‧傳》。

二年冬十一月,呂肅王台薨,太子嘉代立為王。《史記‧紀》。

春正月,詔曰︰「高皇帝匡飭天下,諸有功者,皆受分扶問反。地為列侯,萬民大安,莫不受休德。朕思念至於久遠而功名不著,亡以尊大誼,施後世。今欲差次列侯功以定朝位,藏於高廟,世世勿絕,嗣子各襲其功位。其與列侯議定奏之。」丞相臣平言︰「謹與太尉臣勃、曲周侯臣商、潁陰侯臣嬰、安國侯臣陵等議,列侯幸得賜餐錢奉邑,應劭曰︰「諸侯四時皆得賜餐錢。」顏曰︰「餐錢,賜廚膳錢。奉邑,本所食邑。」陛下加惠,以定功次朝位,臣請藏高廟。」奏可。《漢書‧紀》。

乙卯,武都山崩,殺七百六十人,地震,至八月迺止。《五行志》。

是時,浮邱伯在長安,楚王交遣子郢客與申公俱卒業。《楚元王傳》。

齊王襄遣弟章入宿衛于漢。《高五王傳》。

初,蕭何薨,祿嗣侯,孝惠六年薨,亡後。是歲,太后封何夫人祿母同為酇侯。《功臣表》。 按︰此下當有三年事,原本缺。

四年夏四月丙申,封淮陽丞相呂勝為贅其侯,楚丞相呂更始為滕侯,呂忿為呂成侯,太中大夫呂它音駞。為俞 音輸。侯,舞陽侯樊噲夫人呂嬃為臨光侯。嬃用事顓權,大臣盡畏之。《史記‧表》、《紀》、《樊噲傳》。嬃常以陳平前為高帝謀執樊噲,數讒平曰︰「為丞相不治事,日飲醇酒,戲婦人。」平聞,日益甚。呂后聞之,私喜,面質呂嬃于平前,曰︰「鄙語曰︰『兒婦人口不可用。』顧君與我何如耳。無畏呂嬃之譖。」《王陵傳》。

五年秋九月,發河東、上黨騎屯北地,備匈奴。荀氏《漢紀》。

六年冬十月,太后以呂王嘉居處驕恣,廢之。《史記‧紀》。

齊人田生說大謁者張釋曰︰「太后欲立呂產為呂王,又重發之,今卿最幸,大臣所敬,何不風大臣以聞太后?太后必 喜。諸呂以王,萬戶侯亦卿之有。太后心欲之,而卿為内臣,不急發,恐禍及身矣。」釋大然之,乃風大臣語太后。太后朝,因問大臣,大臣請立呂產為呂王。太后賜釋千金,釋以其半進田生。田生弗受。《劉澤傳》。

夏四月,封呂肅王子通為錘侯。《史記‧年表》。

秩長陵令二千石。六月,城長陵。《漢書‧紀》。太后定令,輒有擅議宗廟者,棄市。《霍光傳》如淳註。

七年春二月,徙梁王恢為趙王,呂王產為梁王,梁王不之國,為帝太傅。立皇子平昌侯太為呂王,更名梁曰呂,呂 曰濟川。《史記‧紀》。田生復說大謁者張釋曰︰「呂產,王也,諸大臣未大服。今營陵侯澤,諸劉長,為大將軍,獨此尚觖望。今卿言太后,裂十餘縣王之。彼得王喜,于諸呂王益固矣。」釋入言。《劉澤傳》。

夏五月辛未,詔曰︰「昭靈夫人,太上皇妃也;武哀侯、高帝兄伯。宣夫人,高皇帝兄姊也。號謚不稱,其議 尊號。」丞相臣平等請尊昭靈夫人曰昭靈后,武哀侯曰武哀王,宣夫人曰昭哀后。《漢書‧紀》。

八年春三月,太后祓敷勿反。霸上。《五行志》。《後漢‧禮儀志》云︰「三月上巳,官民皆絜於東流水上,曰洗濯祓除,去宿垢疢,為大絜。」又《韓詩》曰︰「鄭國之俗,三月上巳之溱、洧兩水之上,祓除不祥。」漢祓霸水,亦斯義也。 按,《史記‧高后紀》、《五行志》︰「太后還過軹道,見物如蒼狗,撠太后掖。卜之,趙王如意為祟,遂病掖傷。」此處未載,疑原本有脫文。封張敖前姬兩子,侈為新都侯,壽為樂昌侯。及封中大謁者張釋為建陵侯,呂榮為祝兹侯。徐廣曰︰「呂后昆弟子。」諸中官宦者令丞皆為關内侯,食邑五百戶。見《史記‧本紀》。如淳曰︰「列侯出關就國,關内侯但爵其身,有加異者,與關内之邑,食其租稅也。《風俗通義》曰︰『秦時六國未平,將帥皆家關中,稱關内侯。』」

秋七月,太后病甚,迺令趙王呂祿為上將軍,軍北軍;呂王產居南軍。辛巳,太后崩。遺詔賜諸侯王各千金,將相列侯郎吏皆以秩賜金。大赦天下。《史記‧紀》。

《史記‧外戚世家》曰︰「孝惠帝崩,天下初定未久,繼嗣不明。于是貴外家王諸呂以為輔,而以呂祿女為少帝后,欲連固根本牢甚,然無益也。」
太史公贊曰︰「孝惠、高后之時,黎民得離戰國之苦,君臣俱欲休息乎無為,故惠帝垂拱,高后女主稱制,政不出房戶,天下晏然。刑罰罕用,罪人是希。民務稼穡,衣食滋殖。」

高后已葬,《關中記》曰︰「高祖陵在西,呂后陵在東。漢帝后同塋則為合葬,不合陵也。諸陵皆如此。」九月庚申旦,《考異》曰︰《史記》、《漢書》作「八月」。按,劉羲叟《長歷》︰「八月辛巳朔,後九月庚辰朔。」若八月小盡,則庚申乃前九月九日;若大盡,則為九月十日。御史大夫平陽侯窋見相國產計事。《考異》曰︰《史記》、《漢書》皆云平陽侯窋行御史大夫事。按,《表》高后四年御史大夫任敖免,窋已為御史大夫矣,至此豈得尚謂之「行御史大夫事」乎?恐非事實。今易之。丞相平迺召朱虛侯章佐太尉,太尉令章監軍門,令平陽侯告衛尉,毋入相國產殿門。呂產不知呂祿已去北軍,迺入未央宮,欲為亂。至殿門,弗得入,徘徊往來。平陽侯恐弗勝,馳語太尉,太尉尚恐不勝諸呂,未敢訟言誅之。迺遣朱虛侯,謂曰︰「急入宮衛帝。」朱虛侯請卒,太尉予卒千餘人,逐產,殺之郎中府吏廁中。辛酉,捕斬呂祿,而笞殺呂嬃。因誅樊伉,使人誅燕王呂通,而廢魯王偃及其子二侯。《史記‧紀》及《樊》、《張》二傳。置孝惠皇后于北宮。《外戚傳》。

太史公曰︰「呂太后立諸呂為王,陳平偽聼之。及呂太后崩,平與太尉勃合謀,卒誅諸呂,立文帝,平本謀也。」《陳平世家》。

先是,呂氏取漢所得先秦古文字,盜張良、韓信所次序兵法藏之。及呂氏敗,乃散在民間。《家語序》、《藝文志》。

壬戌,以帝太傅審食其復為左丞相,尋免。《史記‧紀》。辟陽侯于諸呂至深,所以全者,皆陸賈、平原君之力也。《朱建傳》。御史大夫曹窋坐不與大臣共誅呂祿等免,以淮南相北平侯張蒼代之。《史記‧張蒼傳。 《考異》曰︰《史記‧曹相國世家》云︰「窋高后時為御史大夫,孝文帝立,免為侯。」而《張蒼傳》載「高后崩,曹窋免,以淮南相張蒼為御史大夫。蒼與絳侯等共尊立孝文皇帝。」與《世家》不同。按,《史記‧大事記》、《漢書‧百官表》,張蒼拜御史大夫,并書於呂后八年,而孝文帝以是年後九月晦日己酉至長安,是日即位,夜拜宋昌為衛將軍,張武為郎中令,外此無除拜也。兼代邸上議時,已有御史大夫蒼名,則蒼之拜在文帝未立前明矣。《史記‧曹相國世家》所載為誤。建陵侯中大謁者張釋免侯。《恩澤侯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