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磧山莊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西磧山莊記
作者:袁枚 清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12

江橙里先生得西磧山莊之次年,賦詩八章,走幣索予為記。余告之曰:「凡遊其地而不能忘者,心記之,勝於筆記之也。子遊山莊一稔矣,愛其形勝之奇,天施地設,非人所為,故常置諸心目。微子之請,方將書梗概當臥遊,而況受主人諈諉耶!」

莊在吳門鄧尉之西,舊號「逸園」。離城七十里,極蟹胥鮭稟之饒。入其門,古梅鋪棻,芳樹蓊蔚,曲澗巉巖,環廬而呈。所扁表者,有清暉閣,有九峰草廬,有釣雪槎,有鷗外春沙館,凡十餘處,皆各極其勝,而騰嘯臺為尤奇。臺袤夷畝許,西磧山從背起,接天蒼蒼然,面臨太湖,三萬六千頃之煙波,浮湧臺下。

余遊時,適主人程君外出,相傳園已售揚州江氏。俄而有持蘊火來置灶者,詢之,果江氏家僮。予素知程故高士,能詩,聞其棄園而駭。及聞橙里得之,復㛍㛍然喜。蓋橙里之才且賢,猶夫程君,而與予交尤狎於程君故也。因思古者楊憑之宅,白傅居之;蕭復之園,王縉居之。天於幽渺敻絕之境,往往鄭重愛惜,必畀諸克稱此居之人,轉不若朱門華堂之濫施而無所於靳也。

雖然,學問之道無窮,園亦然。程君治園之力盡矣,故棄園。橙里之力有餘,故得園。然則增榮益觀,又安知非天之為園計,而故乃捨舊而新是謀耶?經之營之,似亦橙里所不宜得已。園中亭榭無可改更,惟臺旁少屋,天風清寒,客難久留。得構數椽其間,觀魚龍出沒,與縹緲、莫釐二峰,朝夕拱揖,豈非置身天際哉!苟此室成,予雖衰,所不百捨重趼而再至者,有如此水!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