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補/第十一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十回
萬鏡臺行者重歸
葛藟宮悟空自救
西遊補
第十一回
節卦宮門看帳目  愁峰頂上抖毫毛
作者:董說
第十二回
關雎殿唐僧墮淚
撥琵琶季女彈詞


  行者拜謝已畢,跳下樓來,又走到一個門前。門額上有個石板,刊著「節卦宮」三個大字。門楹上掛一條紫金繩,懸著一個碧玉雕成的節卦。兩扇門:一扇上畫水紋,一扇上畫河澤。兩旁又有一對雲浪箋春聯,其詞云:

    不出門,不出戶,險地險天。

    為少女,為口舌,節甘節苦。

  行者看罷,便要進去。忽頓住了腳,想想道:「青青世界有這等縛人紅線,不可胡行亂走。等我門前門後看看,打聽個消息,尋出老和尚罷了。」轉過牆門東首,有一斜牆,上貼著一張紙頭,上面寫著節卦宮木匠、石匠、雜匠工錢總帳:

    節卦正宮房子大小六十四間:木匠銀萬六千兩;石匠銀萬八千零一兩;雜匠銀五萬四千零六十兩七錢正。

    節之乾宮六十四間:前日小月王一個結義兄弟,三、四十歲還不上頭,還不做親,小月王替他討一個妻子,叫做「翠繩娘」,就在第三宮中做親。結親剛剛一夜,忽然相罵起來。小月王大怒,叫我進去重責五十板。此是眾匠害我。今除眾匠價銀各六倍,替我消悶。木匠只該五萬兩;石匠只該四萬兩;雜匠只該二十萬兩正。

    節之坤宮六十四間:木匠、石匠、雜匠如前。

    節之泰官白鶴屋四百六間:小月王獨讚芰菏小舍,增眾匠價銀,每人增五百兩。今該:木匠銀七百萬兩;石匠銀六百六十四兩;雜匠銀二百萬八千兩正。

    節之否宮小月王臥室一萬五千間空青屋:小月王要增一個鏡樓,只為近日又增出幾個世界。頭風世界分出一個小世界,叫做時文世界;菁萊世界中分出一個紅妝世界;蓮花世界中分出一個焚書世界;其餘新分出的小世界又不可勝記。困之困萬鏡樓中,藏不下了,只得又在這裡再造一所第二萬鏡樓臺。明日各匠進去起造,皆要用心,不宜唐突,自取罪累。先還舊價:木匠五百萬五千兩;石匠四千萬兩;雜匠一百八十萬兩八錢五分一厘正。

行者看得眼倦,後邊還有六十宮,只用一個「懷素看法」,一覽而盡了。

  當時行者看罷,心中害怕,道:「我老孫,天宮也見,蓬島也見,這樣六十四卦宮卻不曾見!六十四卦猶以為少,每卦之中又有六十四卦宮,六十四個六十四卦猶以為少,每一之卦中又有六十四卦。此等所在又不是一處,除了這裡,還有十二個哩!真是眼中難遇,夢裡奇逢!」登時使個計較,身上拔一把毫毛,放在口中,嚼得粉碎,叫:「變!」變做無數孫行者團團立轉。行者吩咐毫毛:「行者!逢著好看處,但定腳看看,即時回報,不許停留!」

  一班毫毛行者,跳的跳,舞的舞,逕往東西南北走了。

  行者方纔打發毫毛,自身閑步,忽然步到一個峰頂,叫做愁峰頂。抬頭見一小童,手中拿著一封書,一頭走,一頭嚷,道:「啐!吾家作頭好笑。天家大裡事,與你一人什麼相干,多生疑惑!又拿什麼書札到王四老官處去!別日的小可,今日下晝陳先生在我飲虹臺上搬戲飲酒,為你這樣細事,要我戲文也不看得!」

  行者聽得師父在飲虹臺上,便轉身尋去;又想一想,道:「萬一東走西走,走錯路頭,不如上前問那童兒一聲。」便叫:「小官人!」誰想那小童兒走走話話,他不曾抬頭看見行者,忽然見了行者,七竅紅流,驚仆不醒。行者笑道:「乖乖,你會做假人命哩!且看他手中是何書札?」急取出來,拆開看時,只見兩張黃糙紙上寫著:

      管十三宮總作頭沈敬南奉字

    王四老官臺下知悉:不肖承

    臺下暖目提拔做其作頭,不曾曉得賊頭賊累

    臺下抱悶。況且不肖名頭也要修潔者也,故數年動作而靜然乎。昨日俞作頭,忽然見不肖言之,他說六十四卦宮、三百篇宮、十八章宮闕了物件,共計百餘。

    小月王殿下大怒,明日要差

    王四老官去逐宮查點。不肖想

    臺下有片慈心者也,雖不囑,也必然照顧耳。猶恐此心不白,蒙冤百年;若得

    臺下善其始終,則感佩而終身者哉!

      眷侍教門生十三宮總作頭沈敬南百拜。

    王四老官老阿爹老先生大人(即案元)。

行者一心要尋師父,看罷之時,抖抖身子,喚轉毫毛。

  一個毫毛行者在山坡下飛趨上山,叫:「大聖,大聖!跑在這裡,要我尋了半日!」行者道:「你見些什麼來?」毫毛行者道:「我走到一個洞天,見隻白鹿說話。」登時又有兩個毫毛行者,揪頭髮,扯耳朵,打上山來,對了行者一齊跪下:這個毫毛行者又道那個毫毛行者吃多了一顆碧桃;那個毫毛行者又道這個毫毛行者攀多了一枝梅子。行者大喝一聲,三個毫毛行者一同跳上身來。歇歇,又有一班毫毛行者從東北方來:也有說好看;也有說不好看;也有說見一壁上寫著兩行字云:

    意隨流水行,卻向青山住;因見落花空,方悟春歸去。

也有說一枝繡球樹,每片葉上立一仙人,手執漁板,高聲獨唱,唱道:

    還我無物我,還我無我物:虛空作主人,物我皆為客。

一個毫毛行者說:「一洞天中雲色多是迴紋錦。」一個毫毛行者說:「一高臺多是沉水香造成。」一個毫毛行者說:「一個古莫洞天,閉門不納。」一個毫毛行者說:「綠竹洞天,黑洞洞怕走進去。」行者無心去聽,把身一扭,百千萬個毫毛行者,丁東響一齊跳上身來。

  行者拽腳便走。聽得身上毫毛叫:「大聖,不要走!我們還有個朋友未來。」行者方纔立定,只見西南上一個毫毛行者沉醉上山。行者問他到那裡去來,毫毛行者道:「我走到一個樓邊,樓中一個女子,年方二八,面似桃花;見我在他窗外,一把扯進窗裡,並肩坐了,灌得我爛醉如泥。」行者大惱,捏了拳頭,望著毫毛行者亂打亂罵,道:「你這狗才!略略放你走動,便去纏住情妖麼?」那毫毛行者哀哀啼哭,也只得跳上身來。當時行者收盡毫毛,走下愁峰。


  (收放心,一部大主意卻露在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