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補/第十六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十五回
三更月玄奘點將
五色旗大聖神搖
西遊補
第十六回
虛空尊者呼猿夢  大聖歸來日半山
作者:董說


  行者一時難忍,現出大鬧天宮三頭六臂法身,空中亂打。背後一人高呼:「悟空不悟空,悟幻不悟幻了!」行者回頭轉來,便問:「你是哪一國的將士,敢來見我?」抬頭只見一座蓮臺,坐著一個尊者,又叫:「孫悟空,此時還不醒麼?」行者方纔住棒,便問:「尊者,你是何人?」尊者道:「我是虛空主人,見你住在假天地久了,特來喚你。你的真師父,如今餓壞哩!」

  行者有些醒路,恍然往事皆迷,一心耐定,更不回頭,只是拜懇:「主人,祈求指教!」虛空主人道:「你方纔在鯖魚氣裡,被他纏住。」行者便問:「鯖魚是何等妖精,能造乾坤世界?」虛空主人道:「天地初開,清者歸於上,濁者歸於下;有一種半清半濁歸於中,是為人類;有一種大半清小半濁歸於花果山,即生悟空;有一種大半濁小半清歸於小月洞,即生鯖魚。鯖魚與悟空同年同月同日同時出世,只是悟空屬正;鯖魚屬邪,神通廣大,卻勝悟空十倍。他的身子又生得忒大,頭枕崑崙山,腳踏幽迷國。如今,實部天地狹小,權住在幻部中,自號『青青世界』。」

  行者道:「何為幻部?實部?」主人道:「造化有三部:一無幻部,一幻部,一實部。」即說偈曰:

  也無春男女,乃是鯖魚根。

  也無新天子,乃是鯖魚能。

  也無青竹帚,乃是鯖魚名。

  也無將軍詔,乃是鯖魚文。

  也無鑿天斧,乃是鯖魚形。

  也無小月王,乃是鯖魚精。

  也無萬鏡樓,乃是鯖魚成。

  也無鏡中人,乃是鯖魚身。

  也無頭風世,乃是鯖魚興。

  也無綠珠樓,乃是鯖魚心。

  也無楚項羽,乃是鯖魚魂。

  也無虞美人,乃是鯖魚昏。

  也無閻羅王,乃是鯖魚境。

  也無古人世,乃是鯖魚成。

  也無未來世,乃是鯖魚凝。

  也無節卦帳,乃是鯖魚宮。

  也無唐相公,乃是鯖魚弄。

  也無歌舞態,乃是鯖魚性。

  也無翠孃啼,乃是鯖魚盡。

  也無點將臺,乃是鯖魚動。

  也無蜜王戰,乃是鯖魚鬨。

  也無鯖魚者,乃是行者情。

說罷,狂風大作,把行者吹入舊時山路。忽然望見牡丹樹上,日色還未動哩。

  卻說真唐僧春睡醒來,看見眼前男女,早已散了,心中歡喜,只是不見了悟空。叫醒悟能、悟淨,問:「悟空那裡去了?」悟淨道:「不知。」八戒道:「不知。」忽見東南上木叉領一個白面和尚,駕朵祥雲,翩然而下,叫:「唐長老,你收著新徒弟,大聖就來也。」

  慌得唐僧滾地下拜。木叉道:「觀音菩薩念你西方上辛苦,又送一個小徒弟在此。只他年紀不多,要求長老照顧照顧。菩薩已取他法名,叫做『悟青』。菩薩說,悟青雖是長老第四個徒弟,卻要排在悟空之下,悟能之上,湊成『空青能淨』四字。」唐僧領了菩薩法旨,收了徒弟,送上木叉不題。

  原來鯖魚精迷惑心猿,只為要吃唐僧之肉,故此一邊纏住大聖,一邊假做小和尚模樣哄弄唐僧;那知大聖又被虛空尊者喚醒,正是:

    妖邪用盡千般計,心正從來不怕魔。

  卻說行者在半空中走來,見師父身邊坐看一個小和尚,妖氛萬丈;他便曉得是鯖魚精變化,耳朵中取出棒來,沒頭沒腦打將下去,一個小和尚忽然變作鯖魚屍首,口中放出紅光。行者以目送之,但見紅光裡面又現出一座樓臺,樓中立著一個楚伯王,高叫:「虞美人請了!」一道紅光逕奔東南而去。

  唐僧便叫:「悟空,餓死我也!」行者聽得,慌忙回轉,把師父唱個大喏,將前事從頭到尾備說一遍。

  原來唐僧見悟空不來,心中焦急;來的時節,又打殺了新來徒弟,勃然大怒;正要責他幾句,忽見新徒弟是個鯖魚屍首,早已曉得行者是個好意,新徒弟是個妖精。當時又見行者說得如此利害,方纔回嗔作喜道:「徒弟,辛苦也!」八戒道:「悟空去耍子是辛苦,我們受辛苦,師父倒要說耍子哩!」

  唐僧喝住八戒,便問:「悟空,你在青青世界過了幾日,吾這裡如何只有一個時辰?」行者道:「心迷時不迷。」唐僧道:「不知心長還是時長?」行者道:「心短是佛,時短是魔。」沙僧道:「妖魔掃盡,世界清空。師兄,你如今仍往前村化飯,等師父靜心坐一回,好走西路。」行者道:「說得是。」向前便走。

  走了百餘步,突然撞著山神土地,行者喝道:「好慢人啞!我前日要尋你問一件事情,念了咒子,你們只是不來,天下有這樣大土地?快快伸孤拐來,打了一百再講!」土地道:「方纔大聖爺爺被情魔攝入天外,小神力量有限,那能走到天外來磕頭?願大聖將功折罪!」

  行者道:「你有什麼功呢?」土地道:「豬八戒老爺耳朵裡花團,是小神親手取出來的。」

  行者便喝退土地,一心化飯。急忙跳在空中,看見那邊有個桃花畔,一條煙線從樹林中隱隱透起;登時按落雲頭,近前觀看,果然是一好人家。行者跑入裡面,正要尋人化飯,忽然走到一個靜舍,靜舍中間坐著一個師長,聚幾個學徒,在那裡講書。你道講那一句書?正講著一句:「範圍天地而不過。」


  (一部《西遊補》,總是鯖魚世界;結處纔見是大作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