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世名言十二樓/1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覺世名言十二樓
◀上一回 第十六回 萃雅樓第二 保後件失去前件 結恩人遇著仇人 下一回▶


  金、劉二人等東樓起身之後,把取去的貨物開出一篇帳來,總算一算,恰好有千金之數。第二三日不好就去領價,直到五日之後,才送貨單上門。管家傳了進去,不多一會兒,就出來回復說:「老爺知道了。」金、劉二人曉得官府的心性比眾人不同,取貨取得急,發價發得緩,不是一次就有的,只得走了回去。

  過上三五日,又來領價。他回復的話仍照前番。從此以後,伙計二人輪班來取,或是三日一至,或是五日一來,莫說銀子不見一兩,清茶沒有一杯,連回復的說話也貴重不過,除「知道了」三字之外,不曾增出半句話來。心上思量道:「小錢不去,大錢不來,領官府的銀子,就像燒丹煉汞一般,畢竟得些銀母才變化得出,沒有空燒白煉之理。門上不用個紙包,他如何肯替你著力?」就稱出五兩銀子,送與管事家人,叫他用心傳稟,領出之後,還許抽分。只要數目不虧,就是加一扣除也情願。家人見他知竅,就露出本心話來,說:「這主銀子不是二位領得出的。聞得另有一位店官,生得又小又好,老爺但聞其名,未識其面,要把這宗貨物做了當頭,引他上門來相見的。

  只消此人一到,銀子就會出來。你們二位都是有竅的人,為什麼丟了鑰匙不拿來開鎖,倒用鐵絲去掭?萬一掭爵了簧,卻怎麼處?」二人聽了這些話,猶如大夢初醒,倒驚出一身汗來。

  走到旁邊去商議,說:「我們兩個反是弄巧成拙了!那日等他見一面,倒未必取貨回來。誰知道『貨』者,『禍』也。如今得了貨,就要丟了人;得了人,就要丟了貨。少不得有一樣要丟。還是丟貨的是,丟人的是?」想了一會,又發起狠來,道:

  「千金易得,美色難求。還是丟貨的是!」定了主意,過去回復管家說:「那位敝伙計還是個小孩子,乃舊家子弟,送在店中學生意的,從來不放出門,恐怕他父母計較。如今這主銀子,隨老爺發也得,不發也得,決不把別人家兒女拿來換銀子用。況且又是將本求利,應該得的。我們自今以後,再不來了。

  萬一有意外之事,偶然發了出來,只求你知會一聲,好待我們來取。」管家笑一笑道:「請問二位,你這銀子不領,寶店還要開麼?」二人道:「怎麼不開?」管家道:「何如!既在京師開店,如何惡識得當路之人?古語道得好:『窮不與富敵,賤不與貴爭。』你若不來領價,明明是仇恨他羞辱他了,這個主子可是仇恨得羞辱得的?他若要睡人妻子,這就怪你不得,自然拚了性命要拒絕他。如今所說的不過是一位朋友,就送上門來與他賞鑑賞鑒,也像古董書畫一般,弄壞了些也不十分減價,為什麼丟了上千銀子去換一杯醋吃?況且丟去之後還有別事出來,決不使你安穩。這樣有損無益的事,我勸你莫做。」

  二人聽到此處,就翻然自悔起來,道:「他講得極是。」回到家中,先對汝修哭了一場,然後說出傷心之語,要他同去領價。

  汝修斷然不肯,說:「烈女不更二夫,貞男豈易三主。除你二位之外,決不再去濫交一人。寧可把這些貨物算在我帳裡,決不去做無恥之事!」金、劉二人又把利害諫他,說:「你若不去,不但生意折本,連這店也難開,將來定有不測之禍。」汝修立意雖堅,當不得二人苦勸,只得勉強依從,隨了二人同去。

  管門的見了,喜歡不過,如飛進去傳稟。東樓就叫快傳進來。

  金、劉二友送進儀門,方才轉去。

  東樓見了汝修,把他渾身上下仔細一看,果然是北京城內第一個美童。心上一分歡喜,就問他道:「你是個韻友,我也是個趣人,為什麼別官都肯見,單單要迴避我?」汝修道:

  「實是無心偶出,怎麼敢迴避老爺。」東樓道:「我聞得你提琴簫管樣樣都精,又會葺理花木,收拾古董,至於燒香制茗之事,一發是你的本行,不消試驗的了。我在這書房裡面少一個做伴的人,要屈你常住此間,當做一房外妾,又省得我別請陪堂,極是一樁便事。你心上可情願麼?」汝修道:「父母年老,家計貧寒,要覓些微利養親,恐怕不能久離膝下。」東摟道:

  「我聞得你是孤身,並無父母,為什麼騙起我來?你的意思,不過同那兩個光棍相與熟了,一時撇他不下,所以托故推辭。難道我做官的人反不如兩個鋪戶?他請得你起,我倒沒有束脩麼?」汝修道:「那兩個是結義的朋友,同事的伙計,並沒有一毫苟且,老爺不要多疑。」東樓聽了這些話,明曉得是掩飾之詞,耳朵雖聽,心上一毫不理。還說」與他未曾到手,情義甚疏,他如何肯撇了舊人來親熱我?」就把他留在書房,一連宿了三夜。東樓素有男風之癖,北京城內不但有姿色的龍陽不曾漏網一個,就是下僚裡面頂冠束帶之人,若是青年有貌肯以身事上台的,他也要破格垂青,留在後庭相見。閱歷既多,自然知道好歹。看見汝修肌滑如油,臀白於雪,雖是兩夫之婦,竟與處子一般。所以心上愛他不過,定要相留。這三夜之中,不知費了幾許調停,指望把「溫柔軟款」四個字買他的身子過來。不想這位少年竟老辣不過,自恃心如鐵石,不怕你口墜天花。這般講來,他這般回復;那樣說去,他那樣推辭。

  東樓見說他不轉,只得權時打發。到第四日上,就把一應貨物取到面前,又從頭細閱一遍,揀最好的留下幾件,不中意的盡數發還。除貨價之外,又封十二兩銀子送他,做遮羞錢。

  汝修不好辭得,暫放袖中,到出門之際就送與他的家人,以見「恥食周栗」之意。回到店中,見了金、劉二友。滿面羞慚,只想要去尋死。金、劉再三勸慰,才得瓦全。

  從此以後看見東樓的轎子從店前經過,就趨避不遑,惟恐他進來纏擾。有時嚴府差人呼喚,只以病辭;等他喚過多遭,難以峻絕,就揀他出門的日子去空走一遭,好等門簿上記個名字。

  瞰亡往拜,分明以陽虎待之。

  東樓恨他不過,心上思量道:「我這樣一位顯者,心腹滿朝,何求不得?就是千金小姐、絕世佳人,我要娶她,也不敢回個『不』字,何況百姓裡面一個孤身無靠的龍陽!我要親熱他,他偏要冷落我。雖是光棍不好,預先鈞搭住他,所以不肯改適,卻也氣恨不過。少不得生個法子,弄他進來。只是一件:

  這樣標緻後生放在家裡,使姬妾們看見未免動心,就不做出事來,也要彼此相形,愈加見得我老醜。除非得個兩全之法,止受其益,不受其損,然後招他進來,實為長便。」想了一回,並沒有半點機謀。

  彼時有個用事的太監,姓沙,名玉成,一向與嚴氏父子表裡為奸、勢同狼狽的,甚得官家之寵。因他有痰濕病,早間入宮侍駕,一到已刻就回私宅調理,雖有內相之名,其實與外官無異。原是個清客出身,最喜栽培花竹,收藏古董。東摟雖務虛名,其實是個假清客,反不如他實實在行。

  一日,東樓過去相訪,見他收拾器玩,澆溉花卉,雖不是自家動手,卻不住地呼僮叱僕,口不絕聲,自家不以為煩。東樓聽了,倒替他吃力,就說:「這些事情原為取樂而設,若像如此費心,反是一樁苦事了。」沙太監道:「孩子沒用,不由你不費心。我尋了一世館僮,不曾遇著一個。嚴老爺府上若有勤力孩子,知道這些事的,肯見惠一個也好。」東樓聽了這句話,就觸起心頭之事,想個計較出來,回復他道:「敝衙的人,比府上更加不濟。近來北京城裡出了個清客少年,不但這些事情件件曉得,連琴棋簫管之類都是精妙不過的。有許多仕宦要圖在身邊做孩子,只是弄他不去,除非公公呼喚,他或者肯來,只是一件:此人情竇已開,他一心要弄婦人,就勉強留他,也不能長久;須是與公公一樣,也替他淨了下身,使他只想進來,不想出去,才是個長久之計。」沙太監道:「這有何難!待我弄個法子,去哄他進來。若肯淨身就罷,萬一不肯,待我把幾杯藥酒灌醉了他,輕輕割去此道,到醒來知覺的時節,他就不肯做太監,也長不出人道來了。」東樓大喜,叫他及早圖之,不要被人弄了去。臨行之際,又叮囑一句道:「公公自己用他,不消說得;萬一到百年以後用不著的時節,求你交還薦主,切不可送與別人。」沙太監道:「那何待說。我是個殘疾之人,知道有幾年過?做內相的料想沒有兒子,你竟來領去就是。」

  東樓設計之意原是為此,料他是個殘疾之人,沒有三年五載,身後自然歸我,落得假手於他,一來報了見卻之仇,二來做了可常之計。見他說著心事,就大笑起來。兩個弄盞傳杯,盡歡而別。

  到了次日,沙太監著人去喚汝修,說:「舊時買些盆景,原是你鋪中的,一向沒人剪剔,漸漸地繁冗了,央你這位小店官過去修葺修葺。宮裡的人又開出一篇帳來,大半是雲油香皂之類,要當面交付與你,好帶出來點貨。」金、劉二人聽了這句話,就連聲招攬,叫汝修快些進去。一來因他是個太監,就留汝修過宿也沒有什麼疑心;二來因為得罪東樓,怕他有懷恨之意,知道沙太監與他相好,萬一有事,也好做一枝救兵,所以招接不遑,惟恐服事不到。

  汝修跟進內府,見過沙太監,少不得敘敘寒暄,然後問他有何使令。沙太監道:「修理花卉與點貨入宮的話都是小事,只因一向慕你高名,不曾識面,要借此盤桓一番,以為後日相與之地。聞得你清課裡面極是留心,又且長於音律,是京師裡面第一個雅人,今日到此,件件都要相煩,切不可吝教,」汝修正有納交之意,巴不得借此進身,求他護法。不但不肯謙遜,又且極力誇張,惟恐說了一件不能,要塞他後來召見之路。沙太監聞之甚喜,就吩咐孩子把琵琶弦管笙蕭鼓板之屬,件件取到面前,擺下席來,叫他一面飲酒,一面敷陳技藝。汝修一一遵從,都竭盡生平之力。

  沙太監耳中聽了,心上思量說:「小嚴的言語果然不錯。這樣孩子,若不替他淨身,如何肯服事我?與他明說,料想不肯,不若便宜行事的是。」就對侍從之人眨一眨眼。侍從的換上藥酒,斟在他杯中。汝修吃了下去,不上一刻,漸漸地綿軟起來,垂頭欹頸,靠在交椅之上,做了個大睡不醒的陳摶。

  沙太監大笑一聲,就叫:「孩子們,快些動手!」原來未飲之先,把閹割的人都埋伏在假山背後,此時一喚,就到面前。

  先替他脫去褌衣,把人道捏在手上,輕輕一割,就丟下地來與獬豝狗兒吃了。等他流去些紅水,就把止血的末藥帶熱捂上,然後替他抹去猩紅,依舊穿上褲子,竟像不曾動撢得一般。

  汝修睡了半個時辰,忽然驚醒,還在藥氣未盡之時,但覺得身上有些痛楚,卻不知在哪一處。睜開眼來把沙太監相了一相,倒說:「晚生貪杯太過,放肆得緊,得罪於公公了。」沙太監道:「看你這光景,身子有些困乏,不若請到書房安歇了罷。」汝修道:「正要如此。」沙太監就喚侍從之人扶他進去。

  汝修才上牙牀,倒了就睡,總是藥氣未盡的緣故,正不知這個長覺睡到幾時才醒,醒後可覺無聊?看官們看到此時,可能夠硬了心腸,不替小店官疼痛否?

◀上一回 下一回▶
覺世名言十二樓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