覽古四十二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覽古四十二首
(錄三十四首)
作者:楊維楨 元末明初
本作品收錄於《列朝詩集/甲前07下

晉師納天王,大義白日披。
尹固附孽子,奉籍奔蠻夷。
道逢秋郊婦,三歲爾為期。
三言尹固死,婦言如蓍龜。


出姜哭過市,呼天天實聞。
市人皆涕下,魯賊當誰兮。
出姜不歸魯,麟筆誅其君。


秦穆飲盜馬,楚莊忘絕纓。
齊景恩一木,觸槐有淫刑。
婧女告齊相,稱說辯且正。
明朝拔槐令,婧婦脫囚名。


單父七弦琴,為治務感興。
十金南門木,立令務必行。
單父有成言,夜漁若嚴刑。
南門能徙木,不能徙民情。
以此知巧信,不如拙而誠。


韓厥戮趙僕,不以私害公。
後人援此義,往往為逢蒙。
曲逆不背本,事主可移忠。
偉哉劉公論,呂布真難容。


應侯刻薄人,須賈得無死。
飛將殺霸陵,狼狠不足齒。
如何畫眉郎,五日殺掾史。


齊相善求治,議論人人殊。
蓋翁本黃老,一語蓋有餘。
諸儒不足聽,醉吏自足呼。
醉吏獄不擾,諸儒多詐狙。


恭儉漢天子,取士忌少年。
未應絳灌徒,庭中肯妨賢。
徒為宣室召,復有長沙遷。
不見馮都尉,龐眉竟誰憐。


田叔作魯相,王不敢遊田。
痛愧取民物,償以中府錢。
漢人重長者,長者豈非賢。


任安與田仁,同仕將軍門。
廝養惡齒馬,實坐貧失身。
發忿騎奴席,拔刃徒自分。
不會趙少府,何時別奴群。
乃知聖賢仕,端不與賤貧。


郭解本大俠,睚眥殺人威。
當其出邑屋,獨不殺倨夷。
屬吏脫踐更,卒感肉袒來。
此事實近道,可以俠少之。


漢廷古遺直,免官歸田園。
已聞御史奏,嚴李有飛言。
矯制獨無罪,加冠禮終存。
誰謂淮陽召,淮陽為寡恩。


出關棄繻子,南征笑狂生。
左右無黃髮,淫夫挾之行。
戮殺漢使者,君臣起大兵。
尉佗羈漢綬,何曾請長纓。


成都賣卜士,大易先天心。
弟子一區宅,桑榆有餘陰。
何為天祿閣,忘身幾陸沉。
門前載酒者,奇字時相尋。
為謝門前客,從今傳酒箴。


子陵江海客,本非沮溺倫。
仁義立奇論,豈果忘吾民。
狂奴作故態,飄然過富春。
客星犯帝座,太史奏天文。
故人信符讖,三公等浮雲。


武丁夢良弼,審象極冥搜。
光武思故人,物色在羊裘。
彭城有處士,君恩賁林丘。
股肱不為用,顏色徒相求。


董卓劫慈明,次以及伯喈。
子龍獨何人,啖笑卻啀啀。
高視梁碭上,片雲卷而懷。
古來高世士,塵埃豈能埋。


襄陽有高士,生產不曾治。
何以遺妻子,鹿門有深期。
籍籍齒牙論,龍鳳名諸兒。
諸葛拜床下,可是圯橋師。


孔公薦一鶚,義烈爭秋霜。
天心報知己,討賊尊天王。
漁陽操英憤,夫豈病悖狂。
營門三尺棁,殺氣披攙槍。


會稽嵇叔夜,才氣浩不群。
平生癖於鍛,餘好在琴尊。
不如一長嘯,攜琴學蘇門。
可憐《廣陵散》,奇弄今無聞。


汝南許文休,喪亂一駑士。
敢當諸葛拜,合受玄德鄙。
士論推指南,無乃失臧否。
乃知郡公曹,排擯有公是。


洛陽輕薄子,挾彈走春嬉。
結交金谷友,諂事賈午兒。
蔑棄慈母訓,乾沒不知幾。
感已賦閒居,猶以拙自悲。


彈琴戴安道,焦桐破奇聲。
蔚宗與文季,俱以琴自鳴。
天子不得屈,王公不能聆。
獨憐褚司徒,銀柱老齊伶。


我愛王懷祖,面壁受人罵。
不比少掾時,瞋目答米價。
褊中頓有容,坦之詎能過。
桓桓大將軍,漢業在出跨。


青青五柳宅,貧無三徑資。
去參建威幕,為貧良亦非。
彭澤八十日,胡為遽來歸。
乃知決然逝,非為鄉里兒。
首惡王休元,酒亦無所辭。
華軒欲載我,我心詎能違。


韓信卜母地,旁置萬人廬。
郭公卜鄰水,長洲偶成墟。
千秋揚子窆,投棄同江魚。
裸發何為者,厭魅開群愚。
孰借神丁火,焚卻青囊書。


郭黁精術數,知晉必亡秦。
逃秦遠歸晉,追兵殺亡臣。
洛陽牛背叟,讀書孝其親。
涼州未經破,先歸忽如神。
術人不靈己,哲士固全身。


騷雅去已久,宮體爭哇淫。
洛陽風一變,枳性隨人心。
鄉關思蕭瑟,作賦哀江南。
調入金釵臂,亡國有餘音。


鄭州跛男子,識者惟客師。
深沉有容量,不為同列知。
唾而戒其弟,俯世一何卑。
君看白水澗,沫額宣駑資。


姚家有裨將,腰佩雙青萍。
青萍夜脫匣,忽殺程務盈。
為書報殺床,伏劍隨自刑。
籲嗟古義士,豈復數荊卿。


厚施而薄望,郭解愧朱家。
大唐郭氏子,手劍寒奸邪。
賻金四十萬,主名不知誇。
結交豪俠場,此客實無加。


昨日滿頭花,堂上爭春妍。
今朝大風起,花落玉津園。
舊地易淮陝,取馘諧戍門。
可憐於期首,不謝永州魂。


東人送降款,西人納降城。
長沙李太守,誓死城下盟。
高樓一舉火,老稚同焦冥。


要離爇妻子,大盜空沽名。
峨峨南文山,光焰日月青。
婦義終一醮,臣道無改要。
寧戴一天死,不載二地生。
尚憐廣西地,有愧顏家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