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使吳公白雪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觀察使吳公白雪墓誌銘
作者:譚友夏 明
本作品收錄於《鵠灣文草/卷7

吳公白雪,天啟甲子卒於寧夏。既輿櫬歸家,五年,二子寅、驥將以崇禎二年正月二十三日,葬公於北郭香稻園。園,公所營也,其中綠筿幽石、水榭煙路,皆公平日耽玩徙倚之地。又其北為三一庵,舊為東林寺,公少與李少參長叔讀書處。兩君先後通籍。公湖州歸,葺之,燈火青熒,煙水空冥,公魂魄必往來是中,卜吉固宜矣。而二子以其狀乞銘於元春。

記公家居日,予常過公貝閣,愛其天機鏗宏,道心超忽,固嘗以公為韻人也;而讀其狀,想其居官,又不得以一韻而掩之。乃作誌曰:

公諱文企,字幼如,白雪其號,又號厔庵老人,又號絮庵。毛恭人孕公時,從兄方伯公文佳舉於鄉,旗至而公生,故小字旗生。其先世自三吳徙吾竟陵。曾祖諱瓊,祖諱政潮。父諱鏜,贈公也。贈公有四子,而公為季。贈公早歿,伯兄文炳督之學。辛卯鄉舉第二人,戊戌成進士。

初除南戶部主事,即矯然以清節自治。往榷武林北新關,公慨然曰:「簹為虎,官為狼,商不可為也。」澄心察之,度其利病所在,而一以商為命,於是減纖雜稅三千金。有翼簹而虎者,抵於法,除其蟊殆盡。少塚宰史公歎曰:「亭亭哉斯人乎!」疏薦之。

後六年,出守寧波,曰:「吾今日東海太守,惟知有法耳。」定海邑為防汛駐節之地,郡城閫常虛其地以貯戎馬,豪者奪之為市肆,而輸金賂守,號公用錢。吏抱牘進,公叱之:「豈有是乎?」撤其屋。即相國家奴不得庇。蓋沈相國,郡人也,又公座主。先是,守令以折腰見,公曰不可,入而揖,揖而請氈下拜,相國答拜。有橫於市者,相國家奴也,民訟相國,公械繫之,朱書其上:訟相國者罪勿赦!一郡人見械上書相國無所諱,莫不股栗失色。郡中以濱海防倭,有水陸兵餉數十萬金,向飽人腹,不得問。公身自支算,秋毫不受人漁,務使國家兵餉出於實用而後已。大司馬青雷薛公作《撫戎碑》載其事,曰:「安得九邊皆若人乎,豈憂南倭北虜哉!」

歲丁未,上計畢,取道還家,觴毛恭人八十,再赴郡。尋丁母憂去職,家居五年,始補郡,得湖州。湖州與四明壤相接,清栗之聲,達於境外。舊多寇盜,出沒千流萬嶼中,聞公至,皆解去。予嘗過吳興,郡人譽之不容口。韓太史求仲導予尋公故跡,由桑苧園上鸛鶴亭,因謁白雪祠。祠塑公像,予不覺失笑,何其似使君甚也。因為予談在郡臥治、琴書悠悠,當置公顏清臣、柳文暢間。會太守秩滿,遷江西副使,去郡。郡齋有石一片,宋元豐間物,公從林薄中出之,笑曰:「太守落落如此石,石應太守將去。」遂歸里,與石相對,擲饒南節不赴。

偃卬八年,始起家秦中,修兵關西。嘗署守道、苑馬兩印,一以考核虛實,約身束下,墨吏皆望風而避。蠹有根穴,不盡搜剔不快。由是平涼、固原之間,兵餉皆有紀經。平涼宗室萬家,祿餼不均,不以時給,常聚族而嘩。公曰:「此非宗人嘩也,在我而已。」裒益之,去其害,宗人以悅。

未幾,調寧夏兵糧,兼督學政。寧夏古朔方地,虜在籬落間,叛服荒忽不常,賓兔、宰僧、松柏、黃台吉十有三種,其部落款貢效順,獨銀定黠不服者三十年。降夷或欲窺邊,則用為口實。公移寧夏後,是時有一老胡,棄家薰修,胡人宗信之,號為佛僧,即兵事亦谘焉。佛僧教銀定降,邊吏具以聞,督撫臣請於上,報可,乃以公出塞平虜。銀酋初嘩,議賞不合,公持之力,命撤去款宴,即草檄飭兵以待。酋見公不可奪,乃意絀,公於是登撫夷台,宣命受降。是日貢名馬數千蹄,乃給文錦、金錢、牛酒勞之,酋皆羅拜呼萬歲去。公在寧夏,修敵樓,易戰馬,造石閘百餘里,不為一切衰世苟且之計,賀蘭細柳,聳然改觀。巡按高公曰:「民失一寇,軍得一韓。」非虛語也。忽夢有幡幢鼓吹來迎者,覺而異之,有頃,端坐而逝。

公為人清通靈警,妙整風格,而臨事先發制奸,迎見逆決,尤其所長。每到官,輒呼吏胥問年久近,年深者輒罷之。吏胥自言無罪,不當罷,公笑遣之曰:「戀戀公家,即汝罪也。」

公清冽固其天性,然亦由嶔崎成之。官吳越時,家人舟舶往來,凡粳秫旨畜,皆自家中潛齎到廨;僮婢閑暇,日從署後園刈草攀枝為薪,不時時向外采給,民皆駭服,私相謂曰:「吳府君不食脯膾猶可也,無薪何以炊?世固有清廉吏,能令釜自熱者乎?」其忍情邁俗,不令人測,皆此類也。所著有《絮庵慚錄》、《讀書大義》、《耳鳴集》,藏於家。

公以嘉靖甲子九月初六日生,以天啟甲子八月初六日卒,得年六十有一。嗣子寅、驥,皆諸生。寅樸雅,能繼其志;驥有俊才,從予遊。初公艱嗣息,一日夢贈公謂曰:「無憂也,有子考,視其足,則著重屐。沒以二子為後。」始知考,寅小字也,屐、驥音類,夢竟驗。

譚子曰:吾邑自魯振之祭酒後,德業名實,相踵不絕。而公於其間,具勝因,標佳事,有錫杖胡床之思、古鼎奇字之好,可謂韻矣,紀之亦足以傳。然觀公關西款塞,恩威相輔,非但人不敢以韻盡公,即公亦若恥以文士廉吏盡,而思以宗澤、種世衡之奇抱,一施用於當世者,予猶愧其未足以盡公,是宜銘。銘曰:

俊合道,巧中理,典兩郡,心如水。倚長劍,拭髹几,黠者服,降者喜。旄頭落,馬驚起,緋衣迎,長吉死。獨樂園,通德里,我作銘,公瘞此,似吳天,煙月美。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