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中國問題的關鍵是廢除二十一條款--在上海太平洋社歡宴美國議員團的演說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解決中國問題的關鍵是廢除二十一條款--在上海太平洋社歡宴美國議員團的演說
作者:孫中山

一九二零年八月五日

中國現在是在極端混亂的狀態裏頭。這三年之間南北打仗,現在南邊又分為雲南、廣西兩部,在北邊也就最近有直隸、安徽兩派的戰爭。中國自古以來,再沒有這樣混亂的了。這個情形,似乎由壞變到更壞,卒之弄到許多國民絕了想出解決中國問題方法的希望為止。


然而在我相信,這問題如果循著正路走去,一定有解決法找得出的。要解決中國問題,須先曉得三層:

(一)這個不是純然關於外國人的問題。二十年前,中國當八國聯軍佔領北京的時候,隨著他們喜歡怎樣處置,幾幾乎瓜分了去了。有許多國贊成立刻瓜分中國,但是當時美國國務員約翰海發出一件通函到各國②,從此這個問題就打消了。若使現在的中國問題仍舊純然關於外國人,那外國政治家們立刻可以想出一個解決法。 ① 是日,前美國駐華公使芮恩施率領議員團抵上海訪問,當晚太平洋社在禮查西飯店舉行歡迎宴會,約三百人出席。 ② 約翰海(John Milton Hay)今譯海約翰,美國國務卿。他於一八九九年九月和十一月分別照會歐洲五國及日本政府,提出在中國實行“門戶開放政策”。

(二)這個問題又不是純然關於中國人的問題。中國人常常自己弄妥關於中國人自己的問題,不要他人幹預。他們可以把那獨裁的政體變做民國,而且一切關於內政的問題,中國人自己可以解決得了。

(三)這個問題是複合的問題,不專關於中國人,又不專關於外國人,實在是兩個混合起來的,所以頂難解決。一定要先把種種情形研究清楚,才能找出解決法。如果你看定了這個問題的性質,那找解決這個問題的關鍵,倒是很簡單的。


我已經看出了如何才能夠停止中國現在的混亂。這個問題解決的關鍵,就是廢除二十一條款。如果這二十一條款能夠廢除,就再沒有混亂了。


二十一條款之歷史:

二十一條款是什麼東西呢?許多人都想著以為這單純是日本蠶食中國的。如果真是這樣,那不過很簡單的一個問題。因為一個統一的中國,盡可以對抗日本的壓迫。然而,實在這個條款是由中國人起的。袁世凱有意承認日本這些特權,作為日本幫袁世凱做中國皇帝的代價。當初日本還是逡巡猶豫,不敢提出這麼激烈的條款。當時日本的外務大臣加籐高明男爵,預先留心查察袁氏是否可以答應,等到他看清袁氏願意答應之後,他就要求袁氏絕對守秘密,在日本未提出以前不許洩漏這個條款的內容。及至提出了以後,新聞洩漏了出來,中國人、外國人各方面紛紛起來反對,就是袁氏自己的人也反對起來。袁氏於是乎告訴日本政府,叫他始終堅持,遇有必要的時候就出兵來顯一顯武力。日本聽了袁氏的策畫,就派兵到中國來。當時日本人民都攻擊日本政府這種無名舉動,那日本首相就聲明,這只是滿、鮮駐屯軍期將滿,所以政府派兵去交代。這個完全是飾詞,因為這些兵是在所要的期間兩個月前派出去的。但是日本首相就以此壓止了國中的反對。


然而在中國,袁世凱就把日本派兵當做直接威嚇,他好叫中國人相信他,除非答應了二十一條款,不然日本就用武力。此種頂深的密謀,從來公眾沒有曉得的。卻是除了了解這種事實以外,要尋中國問題的正當解決法,真是困難。


當時,日本輿論以為這個是日本政府外交上大失態,所以加籐外務大臣逼著要辭職。

中國全部的人雖然一致反對這件事,袁世凱卻命令他的首相、現做北京總統的徐世昌,和他的外交總長陸徵祥,簽訂了硬把二十一條款壓在中國上頭的協定。等到二十一條款成為已成事實,日本人民也不再責備政府了。

二十一條款的效果:

這二十一條款所決定的,差不多完全把中國主權讓給日本了。在這種協定底下,中國就要成了日本的附屬國、日本的陪臣國,恰和日本從前在高麗所用方法一樣。

二十一條款簽押以後,日本軍閥和政治家就起手整理他東三省和中國其他地方上面的優越權。此時日本政府看清了他們可以用外交來征服中國。於是乎英國只管有很可以注目的努力,來拿中國加進協商國裏頭去;日本卻禁止中國,不許他參加世界大戰爭。


美國參戰:

世界上的事情忽然變了,美國和德國絕交,並且請中國照他的樣子做去。許多中國的有識者,都說這是從日本手裏頭救出中國來的唯一道路了。北京政府決定了跟隨美國之後,不多幾天,上海的日本總領事①跑來找我,傳一個消息給我,說他的政府要要求中國和日本連起來,而且對德宣戰。我問他,日本政府為什麼忽然間在這件事上變更政策?他不能夠滿足答覆我。我就立刻十分耽心,曉得日本這種新動作是有一個陰險的事情藏在裏頭。我告訴日本總領事說:“我贊成日本維持中國中立的老政策,但是要用我的十二分力量,來反對日本把中國放在日本保護底下來參戰的新計畫。”


我那時看出日本不能希望單拿外交來征服中國,就在請中國參戰這個表面名稱裏頭,打算著用軍事統轄來征服中國了。我曉得這是沒有救的,因為所有協商側正國刁的國家都要中國參戰的。所以,他們不知不覺就幫了日本在中國上面得了軍事的統轄。

我所能夠走的只有一條路,就是把中國拉開做兩半。那北京政府已是因為盲從日本,給他縛住了。我就在廣州建立一個政府,果然能夠牽制著日本軍閥的計畫。日本政府隨著段祺瑞的意思,供給餉械,想打滅我們南邊。我們雖然拿著很缺乏的軍裝,而且內中不一致(因為南方軍閥常常聽北京來的指揮),然而還能夠做到成一個要顧慮的抵抗。等到戰鬥起了以後,南方軍閥看見輿論主張太強,逼著也要走到我們這一邊來了。


世界事情又一變:

歐洲大戰忽然間完了。五強國連日本也在內,遞一個共同勸告書到南北兩政府去,勸告速成國內平和,那就中國可以作為一個統-國家,派代表到巴黎和會去。經過若幹猶豫之後,兩邊政府的議和代表派出到上海來了,和議開了。

   ①  即有吉明。 


在這當中,日本軍閥已經想出了征服中國的成案,就是用中國的軍閥來征服中國。於是製造出兩個軍閥頭子來:在北京的軍閥頭子是段祺瑞,另外又做一個軍閥頭子在奉天。這個奉天軍閥頭子張作霖得了日本的幫助,所以能夠擴張他的勢力,現在已經有三十萬兵。段祺瑞所管的兵約有十萬。於是乎中國的兵力就在日本的統轄底下。當和議開的時候,我主張恢復合法國會,容他行使法律上職權。因為照約法,一切外國條約要經國會批准才有效力。我曉得這合法國會是不會批准二十一條款的。我的目的就是用國會的行動來廢除二十一條款。北邊不肯答應恢復國會,撤回北方代表,自然上海和會從此而止了。


此後不久,段祺瑞起首對我接頭,他說南北戰爭就是他和我的戰爭,其餘南北他種軍隊都是中立的。他求我提出可以做平和協定基礎的條件。我提給他第一個條件,就是廢除所有對日密約。關於這一件,我和段祺瑞由個人代表來交換意見。將近一年,到底段氏允了我的條件,答應廢除軍事協約。於是我和我的同僚商量,發一個宣言,聲明我們準備照從前一樣的條件做基礎,來重開上海和會。當時,段氏就拿個人名義方式覆一個電,又由邊防處發一個通電,宣言軍事協約作廢。從此引起最近的北方紛亂,結局成為段氏的失敗。


段氏是被兩種勢力打破的,一種是吳佩孚做頭領的排日勢力,一種是張作霖做首領的親日勢力。吳佩孚是有全國輿論和外國的力量幫助的。許多人都以為段氏一打倒,這個情勢總好一點。然而現在我們看清了,這是由不好走到更不好去。正是跳離了熱鍋,跳進了火爐。我的用日本所練的邊防軍來打日本的計畫,自從段氏失敗以後,就消滅了。


不論現在有什麼商量在這裡進行,我們對於留存二十一條款的提件萬不承認。二十一條款和軍事協約是日本制的最強韌的鐵鎖練,來綁中國手腳的。實行二十一條款之統一的中國,就是日本把中國整個征服去了。我們革命黨一定打到一個人不剩,或者二十一條款廢除了才歇手。中國的大混亂是二十一條款做成的,如果廢除了他,就中國統一馬上可以實現。


把這複雜的問題詳細研究過之後,我們曉得這個不是單純的中國人問題,也不是單純的外國人問題。所以要各種力量都並合起來做工夫,連中國人、連日本人中間的民主分子都要算進去,幫助廢除二十一條款。


用筆比用劍還有力,這是約翰海的通函能夠防止瓜分中國所已經證出的。我相信你們有名譽的團體,跟著我所指出的方向發出好議論,也一定一樣有力。所以我請你們議員團員幫忙解決這中國問題。


你們不久要到日本做客了,我相信你們可以用你們做人客的好力量,倡導廢除二十一條款。這就是解決中國問題的唯一方法了。


據《中國問題之解決--孫中山先生在美國議員團歡迎席上演說》,連載一九二O年八月七、八日上海《民國日報》第二版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