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廣州工會之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评广州工会之争
作者:鄧中夏 1926年

1926年3月7日

中国的工会,要算广州和香港两处最多了。但是我们衡量某地工会运动之进步与不进步,决不在工会数量之多,而是在工会质量之好。苏联六百万工人,仅组织二十三个产业系统的工会,便是明证。假使工会失掉了为工人阶级谋利益与对资本制度下攻击的重要意义,虽多有何用处。不特无用,并且徒然引起工人本阶级的纠纷而受巨大的损害。广州工会与工会之争,就是最好的例子了。


广州工会之争,一年来不只发生一次了。先是机器工会与油业工会之争,次则集贤工会与海员工会之争,茶居工会与面粉工会之争,锦纶工会与织造工会之争,土木建筑与建道联合之争,目前又有集贤工会与同德工会之争,最近又有普贤工会与乐声工会之争,中山县还有终年未决的什么鲜鱼之争,果菜之争。……哎!太多了。但是工会是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作战的机关,何以广州工人阶级不用工会力量去打他们的敌人,而却用来打自己呢?这由于有以下的几种原因:


(一)广州工人因有政治的自由,可以自由组织工会,资本家无法摧残,既不能象北方一样用强硬手段对付工人,便不能不改换和软方法希望支配工人。所以资本家或是自己拿出钱来组织工会,收容一般不觉悟的工人,做他的走卒;或是收买工人中的腐败领袖,罗致一班不觉悟的工人组织工会,做他的保障。或有自己原本是一工人,且曾做过工会领袖,现在升格做了小资本家,仍然把持工会,资本家便与之深相结托,利用他做走狗。这类资本家及其走狗所组织的工会,当然是用来捣乱我们工人阶级的阵营的,是与我们工人阶级为自己利益所组织的真正工会作对的。这样,资产阶级的工会与工人阶级的工会,自然免不了发生冲突,发生争斗。比方某某工会进行工会统一运动,同业原应联合,这是天经地义,无可反对的,然而同业之某某工会却因此而发生纠纷,甚至杀伤数命。这正因一方面是工人自己的工会,一方面是资本家御用的工会,资本家知道工会统一了,工人势力愈扩大而团结了,对于他一定不利,所以他必拼命反对,甚至斗殴杀人,亦所不惜。这是广州发生工会之争的第一个原因。


(二)广州有许多工会并不是为了工人阶级的利益,而是为了领袖自己的荷包。因为广州产业尚不发达,工人找工极为困难,于是一般狡黠之徒,形同土霸,利用此点,以介绍职业为号召,吸收一班工人组织工会。介绍职业原来是很好的,是工会应有的职务,可是这班荷包主义者介绍职业,其唯一目的只在克扣工钱以自肥,这样,会员愈多,则克扣愈增,自然发生争夺会员的事情了。如某某两工会因争会员而致于械斗,杀伤三命,其实这两个工会职业大致相同,界限很难分清,依理合并为一,纠纷就可免去,然而他们并不如此着想,可见其居心何在了。尤其甚者,某某工会办一与工会同名之公司,承办包工,如不加入其工会,就不能做工。比方公司包来一种工作,原来工价可得十元,但是公司须克扣四元,并扣二元为行贿官吏之资,实际工人只得四元,然而工人为保全职业打算,明被克扣,亦只“哑子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再则该公司往往假借工人名义,要求雇主方面给以每项权利,实则完全鲸吞,工人分文未得,一方面侵蚀公款,一方面剥削工人。这种买卖,又何怪不争夺会员,要多多益善呢。有一次因其会员自动的改入某一进步的工会,该工会遂以罢工对待,罢工是对待资本家的,今乃对付工人阶级自己,真是上下古今罕见罕闻的奇谈了。这是广州发生工会之争的第二个原因。


(三)国民党中不容讳言有左右派之分,左派是真正帮助工人的,右派是代表资产阶级反对工人的,然而扶助工农是国民党党纲所明定,而且客观上近年工人阶级势力日益澎湃了,积极压迫,固所不许,消极反对,又无济于事。于是他们遂变计勾结几个腐败领袖或著名工贼,使为己助,这些领袖或工贼依靠右派政治的势力,乃敢行凶作恶。如某某两工会之争,就因有右派从中挑拨,乃至杀毙人命,主谋者得逍遥法外,就因有右派暗中庇护。又如某某两工会经年方决之争,亦因前时有右派在后指使。廖案发生以后,右派势力一落,以后广州工会或有一线的统一希望罢。这是广州发生工会之争的第三原因。


(四)广州工人本身亦少阶级觉悟,如果真有阶级觉悟,则上述三种原因,皆可以群众力量使其扑灭。但为什么广州工人没有阶级觉悟呢?因为广州新式产业工人很少,大多数都是手工业工人。手工业工人对于阶级之认识很难,他们的心理多半是小资产阶级的心理,他们的思想还未脱离封建时代宗法社会的思想。广东旧有械斗的风尚,他们受其熏染甚深。所以无论个人与个人之间,工会与工会之间,偶有意见不同,即便出于斗殴。他们以参加斗殴为快事,斗而胜,认为“占上风”,斗而败,认为“失面子”,然而他们失败了,却只自责无能,准备下次再来。所以资本家有一讥笑之语曰:“看呵!神圣打神圣”,原来工人的拳头是来打异阶级的敌人,广州工人却用来打同阶级的兄弟,又何怪招人之窃笑讥评呢。如某某两工会相约到瘦狗岭比赛一场,某某两工会申言到凤凰岗见过高下,都完全是古时械斗习性之表现。这是广州发生工会之争的第四原因。


有以上四种原因,广州工会之争所以特别的多了,这实在是广州工会运动中最可痛心的不幸事情。应如何免除此种不幸事情再发生呢?据我个人的意见,则以为只有从速组织广州工人代表大会之一法。广州工人代表会,仅有其名,实际只有执行委员会,而无代表大会。应按人数为比例,由工人自己选举若干代表,组织伟大的代表大会。此种代表大会每月开会一次,关于组织问题,统一问题,立案问题,纠纷问题,以及一切政治上经济上与工人阶级自己的问题,不要仰赖官厅或法律解决,工人阶级应有自决的精神。


原载《工人之路》特号第252、253、254期

署名:中夏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