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懷詩五言八十二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詠懷詩五言八十二首
作者:阮籍 魏

第一首

夜中不能寐,起坐彈鳴琴。薄帷鑒明月,清風吹我。孤鴻號外野,鳥鳴北林。徘徊將何見,憂思獨傷心。

第二首[编辑]

二妃遊江濱,逍遙順風翔。交甫懷佩環,婉孌有芬芳。猗靡情歡愛,千載不相忘。傾城迷下蔡,容好結中腸。感激生憂思,萱草樹蘭房。膏沐為誰施,其雨怨朝陽。如何金石交,一旦更離傷。

第三首[编辑]

嘉樹下成蹊,東園桃與李。秋風吹飛藿,零落從此始。繁華有憔悴,堂上生荊杞。驅馬舍之去,去上西山趾。一身不自保,何況戀妻子。凝霜被野草,歲暮亦云已。

第四首[编辑]

天馬出西北,由來從東道。春秋非有托,富貴焉常保。清露被皋蘭,凝霜沾野草。朝為媚少年,夕暮成醜老。自非王子晉,誰能常美好。

第五首[编辑]

平生少年時,輕薄好弦歌。西遊咸陽中,趙李相經過。娛樂未終極,白日忽蹉跎。驅馬復來歸,反顧望三河。黃金百鎰盡,資用常苦多。北臨太行道,失路將如何。

第六首[编辑]

昔聞東陵瓜,近在青門外。連畛距阡陌,子母相鉤帶。五色曜朝日,嘉賓四面會。膏火自煎熬,多財為患害。布衣可終身,寵祿豈足賴。

第七首[编辑]

炎暑惟茲夏,三旬將欲移。芳樹垂綠葉,青雲自逶迤。四時更代謝,日月遞參差。徘徊空堂上,忉怛莫我知。願睹卒歡好,不見悲別離。

第八首[编辑]

灼灼西隤日,餘光照我衣。回風吹四壁,寒鳥相因依。周周尚銜羽,蛩蛩亦念饑。如何當路子,磬折忘所歸。豈為誇譽名,憔悴使心悲。寧與燕雀翔,不隨黃鵠飛。黃鵠遊四海,中路將安歸。

第九首[编辑]

步出上東門,北望首陽岑。下有採薇士,上有嘉樹林。良辰在何許,凝霜沾衣襟。寒風振山岡,玄雲起重陰。鳴鴈飛南征,鶗鴃發哀音。素質遊商聲,悽愴傷我心。

第十首[编辑]

北里多奇舞,濮上有微音。輕薄閒遊子,俯仰乍浮沉。方式從狹路,僶俛趨荒淫。焉見王子喬,乘雲翔鄧林。獨有延年術,可以慰我心。

第十一首[编辑]

湛湛長江水,上有楓樹林。皋蘭被徑路,青驪逝駸駸。遠望令人悲,春氣感我心。三楚多秀士,朝雲進荒淫。朱華振芬芳,高蔡相追尋。一為黃雀哀,淚下誰能禁。

第十二首[编辑]

昔日繁華子,安陵與龍陽。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輝光。悅懌若九春,磬折似秋霜。流盻發姿媚,言笑吐芬芳。攜手等歡愛,宿昔同衣裳。願為雙飛鳥,比翼共翱翔。丹青著明誓,永世不相忘。

第十三首[编辑]

登高臨四野,北望青山阿。松柏翳岡岑,飛鳥鳴相過。感慨懷辛酸,怨毒常苦多。李公悲東門,蘇子狹三河。求仁自得仁,豈復歎咨嗟。

第十四首[编辑]

開秋兆涼氣,蟋蟀鳴床帷。感物懷殷憂,悄悄令心悲。多言焉所告,繁辭將訴誰。微風吹羅袂,明月耀清暉。晨雞鳴高樹,命駕起旋歸。

第十五首[编辑]

昔年十四五,志尚好詩書。被褐懷珠玉,顏閔相與期。開軒臨四野,登高望所思。丘墓蔽山岡,萬代同一時。千秋萬歲後,榮名安所之。乃悟羨門子,噭噭令自嗤。

第十六首[编辑]

徘徊蓬池上,還顧望大樑。綠水揚洪波,曠野莽茫茫。走獸交橫馳,飛鳥相隨翔。是時鶉火中,日月正相望。朔風厲嚴寒,陰氣下微霜。羈旅無儔匹,俛仰懷哀傷。小人計其功,君子道其常。豈惜終憔悴,詠言著斯章。

第十七首[编辑]

獨坐空堂上,誰可與歡者。出門臨永路,不見行車馬。登高望九州,悠悠分曠野。孤鳥西北飛,離獸東南下。日暮思親友,晤言用自寫。

第十八首[编辑]

懸車在西南,羲和將欲傾。流光耀四海,忽忽至夕冥。朝為咸池暉,濛汜受其榮。豈知窮達士,一死不再生。視彼桃李花,誰能久熒熒。君子在何計,歎息未合併。瞻仰景山松,可以慰吾情。

第十九首[编辑]

西方有佳人,皎若白日光。被服纖羅衣,左右佩雙璜。修容耀姿美,順風振微芳。登高眺所思,舉袂當朝陽。寄顏雲霄閑,揮袖淩虛翔。飄颻恍惚中,流眄顧我傍。悅懌未交接,晤言用感傷。

第二十首[编辑]

楊朱泣歧路,墨子悲染絲。揖讓長離別,飄颻難與期。豈徒燕婉情,存亡誠有之。蕭索人所悲,禍釁不可辭。趙女媚中山,謙柔愈見欺。嗟嗟塗上士,何用自保持。

第二十一首[编辑]

于心懷寸陰,羲陽將欲冥。揮袂撫長劍,仰觀浮雲徵。雲間有玄鶴,抗志揚哀聲。一飛沖青天,曠世不再鳴。豈與鶉鷃遊,連翩戲中庭。

第二十二首[编辑]

夏后乘靈輿,夸父為鄧林。存亡從變化,日月有浮沉。鳳凰鳴參差,伶倫發其音。王子好簫管,世世相追尋。誰言不可見,青鳥明我心。

第二十三首[编辑]

東南有射山,汾水出其陽。六龍服氣輿,雲蓋切天綱。仙者四五人,逍遙晏蘭房。寢息一純和,呼噏成露霜。沐浴丹淵中,照耀日月光。豈安通靈台,遊瀁去高翔。

第二十四首[编辑]

殷憂令志結,怵惕常若驚。逍遙未終晏,朱華忽西傾。蟋蟀在戶牖,蟪蛄號中庭。心腸未相好,誰云亮我情。願為雲間鳥,千里一哀鳴。三芝延瀛洲,遠遊可長生。

第二十五首[编辑]

拔劍臨白刃,安能相中傷。但畏工言字,稱我三江旁。飛泉流玉山,懸車棲扶桑。日月徑千里,素風發微霜。勢路有窮達,咨嗟安可長。

第二十六首[编辑]

朝登洪坡顛,日夕望西山。荊棘被原野,群鳥飛翩翩。鸞鷖時棲宿,性命有自然。建木誰能近,射幹復嬋娟。不見林中葛,延蔓相勾連。

第二十七首[编辑]

周鄭天下交,街術當三河。妖冶閑都子,煥耀何芬葩。玄髮發朱顏,睇眄有光華。傾城思一顧,遺視來相誇。願為三春遊,朝陽忽蹉跎。盛衰在須臾,離別將如何。

第二十八首[编辑]

若花耀四海,扶桑翳瀛洲。日月經天塗,明暗不相讎。窮達自有常,得失又何求。豈效路上童,攜手共遨遊。陰陽有變化,誰云沉不浮。朱鱉躍飛泉,夜飛過吳洲。俛仰運天地,再撫四海流。系累名利場,駑駿同一輈。豈若遺耳目,升遐去殷憂。

第二十九首[编辑]

昔余遊大梁,登于黃華顛。共工宅玄冥,高臺造青天。幽荒邈悠悠,悽愴懷所憐。所憐者誰子,明察自照妍。應龍沈冀州,妖女不得眠。肆侈陵世俗,豈云永厥年。

第三十首[编辑]

驅車出門去,意欲遠征行。征行安所如,背棄誇與名。誇名不在己,但願適中情。單帷蔽皎日,高樹隔微聲。讒邪使交疏,浮雲令晝冥。嬿婉同衣裳,一顧傾人城。從容在一時,繁華不再榮。晨朝奄復暮,不見所歡形。黃鳥東南飛,寄言謝友生。

第三十一首[编辑]

駕言發魏都,南向望吹壹。簫管有遺音,梁王安在哉。戰士食糟糠,賢者處蒿萊。歌舞曲未終,秦兵已復來。夾林非吾有,朱宮生塵埃。軍敗華陽下,身竟為土灰。

第三十二首[编辑]

朝陽不再盛,白日忽西幽。去此若俯仰,如何似九秋。人生若塵露,天道邈悠悠。齊景升丘山,涕泗紛交流。孔聖臨長川,惜逝忽若浮。去者餘不及,來者吾不留。願登太華山,上與松子遊。漁父知世患,乘流泛輕舟。

第三十三首[编辑]

一日復一夕,一夕復一朝。顏色改平常,精神自損消。胸中懷湯火,變化故相招。萬事無窮極,知謀苦不饒。但恐須臾間,魂氣隨風飄。終身履薄冰,誰知我心焦。

第三十四首[编辑]

一日復一朝,一昏復一晨。容色改平常,精神自飄淪。臨觴多哀楚,思我故時人。對酒不能言,悽愴懷酸辛。願耕東皋陽,誰與守其真。愁苦在一時,高行傷微身。曲直何所為,龍蛇為我鄰。

第三十五首[编辑]

世務何繽紛,人道苦不遑。壯年以時逝,朝露待太陽。願攬羲和轡,白日不移光。天階路殊絕,雲漢邈無梁。濯發暘谷濱,遠遊昆嶽傍。登彼列仙岨,採此秋蘭芳。時路烏足爭,太極可翱翔。

第三十六首[编辑]

誰言萬事艱,逍遙可終生。臨堂翳華樹,悠悠念無形。彷徨思親友,倏忽復至冥。寄言東飛鳥,可用慰我情。

第三十七首[编辑]

嘉時在今辰,零雨灑塵埃。臨路望所思,日夕復不來。人情有感慨,蕩漾焉能排。揮涕懷哀傷,辛酸誰語哉。

第三十八首[编辑]

炎光延萬里,洪川蕩湍瀨。彎弓掛扶桑,長劍倚天外。泰山成砥礪,黃河為裳帶。視彼莊周子,榮枯何足賴。捐身棄中野,烏鳶作患害。豈若雄傑士,功名從此大。

第三十九首[编辑]

壯士何慷慨,志欲威八荒。驅車遠行役,受命念自忘。良弓挾烏號,明甲有精光。臨難不顧生,身死魂飛揚。豈為全軀士,效命爭戰場。忠為百世榮,義使令名彰。垂聲謝後世,氣節故有常。

第四十首[编辑]

混元生兩儀,四象運衡璣。曒日布炎精,素月垂景輝。晷度有昭回,哀哉人命微。飄若風塵逝,忽若慶雲晞。修齡適餘願,光寵非己威。安期步天路,松子與世違。焉得淩霄翼,飄颻登雲湄。嗟哉尼父志,何為居九夷。

第四十一首[编辑]

天網彌四野,六翮掩不舒。隨波紛綸客,泛泛若浮鳧。生命無期度,朝夕有不虞。列仙停修齡,養志在沖虛。飄颻雲日間,邈與世路殊。榮名非己寶,聲色焉足娛。採藥無旋返,神仙志不符。逼此良可惑,令我久躊躇。

第四十二首[编辑]

王業須良輔,建功俟英雄。元凱康哉美,多士頌聲隆。陰陽有舛錯,日月不當融。天時有否泰,人事多盈沖。園綺遯南嶽,伯陽隱西戎。保身念道真,寵耀焉足崇。人誰不善始,鮮能克厥終。休哉上世士,萬載垂清風。

第四十三首[编辑]

鴻鵠相隨飛,飛飛適荒裔。雙翮臨長風,須臾萬里逝。朝餐琅玕實,夕宿丹山際。抗身青雲中,網羅孰能制。豈與鄉曲士,攜手共言誓。

第四十四首[编辑]

儔物終始殊,修短各異方。琅玕生高山,芝英耀朱堂。熒熒桃李花,成蹊將夭傷。焉敢希千術,三春表微光。自非淩風樹,憔悴烏有常。

第四十五首[编辑]

幽蘭不可佩,朱草為誰榮。修竹隱山陰,射幹臨增城。葛藟延幽谷,綿綿瓜瓞生。樂極消靈神,哀深傷人情。竟知憂無益,豈若歸太清。

第四十六首[编辑]

鷽鳩飛桑榆,海鳥運天池。豈不識宏大,羽翼不相宜。招搖安可翔,不若棲樹枝。下集蓬艾間,上遊園圃籬。但爾亦自足,用子為追隨。

第四十七首[编辑]

生命辰安在,憂戚涕沾襟。高鳥翔山岡,燕雀棲下林。青雲蔽前庭,素琴淒我心。崇山有鳴鶴,豈可相追尋。

第四十八首[编辑]

鳴鳩嬉庭樹,焦明遊浮雲。焉見孤翔鳥,翩翩無匹群。死生自然理,消散何繽紛。

第四十九首[编辑]

步遊三衢旁,惆悵念所思。豈為今朝見,恍惚誠有之。澤中生喬松,萬世未可期。高鳥摩天飛,淩雲共遊嬉。豈有孤行士,垂涕悲故時。

第五十首[编辑]

清露為凝霜,華草成蒿萊。誰云君子賢,明達安可能。乘雲招松喬,呼噏永矣哉。

第五十一首[编辑]

丹心失恩澤,重德喪所宜。善言焉可長,慈惠未易施。不見南飛燕,羽翼正差池。高子怨新詩,三閭悼乖離。何為混沌氏,倏忽體貌隳。

第五十二首[编辑]

十日出暘谷,弭節馳萬里。經天耀四海,倏忽潛蒙泛。誰言焱炎久,遊沒何行俟。逝者豈長生,亦去荊與杞。千歲猶崇朝,一餐聊自已。是非得失間,焉足相譏理。計利知術窮,哀情遽能止。

第五十三首[编辑]

自然有成理,生死道無常。智巧萬端出,大要不易方。如何誇毘子,作色懷驕腸。乘軒驅良馬,憑几向膏粱。被服纖羅衣,深榭設閒房。不見日夕華,翩翩飛路旁。

第五十四首[编辑]

誇談快憤懣,情慵發煩心。西北登不周,東南望鄧林。曠野彌九州,崇山抗高岑。一餐度萬世,千歲再浮沈。誰云玉石同,淚下不可禁。

第五十五首[编辑]

人言願延年,延年欲焉之。黃鵠呼子安,千秋未可期。獨坐山巖中,惻愴懷所思。王子一何好,猗靡相攜持。悅懌猶今辰,計校在一時。置此明朝事,日夕將見期。

第五十六首[编辑]

貴賤在天命,窮達自有時。婉孌佞邪子,隨利來相欺。孤思損惠施,但為讒夫蚩。鶺鴒鳴雲中,載飛靡所期。焉知傾側士,一旦不可持。

第五十七首[编辑]

驚風振四野,回雲蔭堂隅。床帷為誰設,几杖為誰扶。雖非明君子,豈闇桑與榆。世有此聾聵,芒芒將焉如。翩翩從風飛,悠悠去故居。離麾玉山下,遺棄毀與譽。

第五十八首[编辑]

危冠切浮雲,長劍出天外。細故何足慮,高度跨一世。非子為我馭,逍遙遊荒裔。顧謝西王母,吾將從此逝。豈與蓬戶士,彈琴誦言誓。

第五十九首[编辑]

河上有丈人,緯蕭棄明珠。甘彼藜藿食,樂是蓬蒿廬。豈效繽紛子,良馬騁輕輿。朝生衢路旁,夕瘞橫術隅。歡笑不終宴,俛仰復欷歔。鑒茲二三者,憤懣從此舒。

第六十首[编辑]

儒者通六藝,立志不可干。違禮不為動,非法不肯言。渴飲清泉流,饑食併一簞。歲時無以祀,衣服常苦寒。屣履詠南風,縕袍笑華軒。通道守詩書,義不受一餐。烈烈褒貶辭,老氏用長歎。

第六十一首[编辑]

少年學擊刺,妙伎過曲城。英風截雲霓,超世發奇聲。揮劍臨沙漠,飲馬九野坰。旗幟何翩翩,但聞金鼓鳴。軍旅令人悲,烈烈有哀情。念我平常時,悔恨從此生。

第六十二首[编辑]

平晝整衣冠,思見客與賓。賓客者誰子,倏忽若飛塵。裳衣佩雲氣,言語究靈神。須臾相背棄,何時見斯人。

第六十三首[编辑]

多慮令志散,寂寞使心憂。翱翔觀陂澤,撫劍登輕舟。但願長閒暇,後歲復來遊。

第六十四首[编辑]

朝出上東門,遙望首陽基。松柏鬱森沉,鸝黃相與嬉。逍遙九曲間,徘徊欲何之。念我平居時,郁然思妖姬。

第六十五首[编辑]

王子十五年,遊衍伊洛濱。朱顏茂春華,辯慧懷清真。焉見浮丘公,舉手謝時人。輕蕩易恍惚,飄颻棄其身。飛飛鳴且翔,揮翼且酸辛。

第六十六首[编辑]

塞門不可出,海水焉可浮。朱明不相見,奄昧獨無侯。持瓜思東陵,黃雀誠獨羞。失勢在須臾,帶劍上吾丘。悼彼桑林子,涕下自交流。假乘汧渭間,鞍馬去行遊。

第六十七首[编辑]

洪生資制度,被服正有常。尊卑設次序,事物齊紀綱。容飾整顏色,磬折執圭璋。堂上置玄酒,室中盛稻粱。外厲貞素談,戶內滅芬芳。放口從衷出,復說道義方。委曲周旋儀,姿態愁我腸。

第六十八首[编辑]

北臨幹昧溪,西行遊少任。遙顧望天津,駘蕩樂我心。綺靡存亡門,一遊不再尋。儻遇晨風鳥,飛駕出南林。漭瀁淫光中,忽忽肆荒淫。休息晏清都,超世又誰禁。

第六十九首[编辑]

人知結交易,交友誠獨難。險路多疑惑,明珠未可干。彼求饗太牢,我欲併一餐。損益生怨毒,咄咄復何言。

第七十首[编辑]

有悲則有情,無悲亦無思。茍非嬰網罟,何必萬里畿。翔風拂重霄,慶雲招所晞。灰心寄枯宅,曷顧人間姿。始得忘我難,焉知嘿自遺。

第七十一首[编辑]

木槿榮丘墓,煌煌有光色。白日頹林中,翩翩零路側。蟋蟀吟戶牖,蟪蛄鳴荊棘。蜉蝣玩三朝,采采修羽翼。衣裳為誰施,俛仰自收拭。生命幾何時,慷慨各努力。

第七十二首[编辑]

修塗馳軒車,長川載輕舟。性命豈自然,勢路有所由。高名令志惑,重利使心憂。親昵懷反側,骨肉還相讎。更希毀珠玉,可用登遨遊。

第七十三首[编辑]

橫術有奇士,黃駿服其箱。朝起瀛洲野,日夕宿明光。再撫四海外,羽翼自飛揚。去置世上事,豈足愁我腸。一去長離絕,千歲復相望。

第七十四首[编辑]

猗歟上世士,恬淡志安貧。季葉道陵遲,馳騖紛垢塵。甯子豈不類,楊歌誰肯殉。棲棲非我偶,徨徨非己倫。咄嗟榮辱事,去來味道真。道真信可娛,清潔存精神。巢由抗高節,從此適河濱。

第七十五首[编辑]

梁東有芳草,一朝再三榮。色容豔姿美,光華耀傾城。豈為明哲士,妖蠱諂媚生。輕薄在一時,安知百世名。路端便娟子,但恐日月傾。焉見冥靈木,悠悠竟無形。

第七十六首[编辑]

秋駕安可學,東野窮路旁。綸深魚淵潛,矰設鳥高翔。泛泛乘輕舟,演漾靡所望。吹噓誰以益,江湖相捐忘。都冶難為顏,修容是我常。茲年在松喬,恍惚誠未央。

第七十七首[编辑]

咄嗟行至老,僶俛常苦憂。臨川羨洪波,同始異支流。百年何足言,但苦怨與讎。讎怨者誰子,耳目還相羞。聲色為胡越,人情自逼遒。招彼玄通士,去來歸羨遊。

第七十八首[编辑]

昔有神仙士,乃處射山阿。乘雲馭飛龍,噓歙嘰瓊華。可聞不可見,慷慨歎咨嗟。自傷非儔類,愁苦來相加。下學而上達,忽忽將如何。

第七十九首[编辑]

林中有奇鳥,自言是鳳凰。清朝飲醴泉,日夕棲山岡。高鳴徹九州,延頸望八荒。適逢商風起,羽翼自摧藏。一去崑崙西,何時復回翔。但恨處非位,愴恨使心傷。

第八十首[编辑]

出門望佳人,佳人豈在茲。三山招松喬,萬世誰與期。存亡有長短,慷慨將焉知。忽忽朝日隤,行行將何之。不見季秋草,摧折在今時。

第八十一首[编辑]

昔有神仙者,羨門及松喬。歙習九陽間,升遐嘰雲霄。人生樂長久,百年自言遼。白日隕隅谷,一夕不再朝。豈若遺世物,登明遂飄颻。

第八十二首[编辑]

墓前熒熒者,木槿耀朱華。榮好未終朝,連飆隕其葩。豈若西山草,琅玕與丹禾。垂影臨增城,餘光照九阿。甯微少年子,日夕難咨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