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品/卷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中 詩品
卷下
作者:鍾嶸
中國南北朝時期詩歌批評著作。原名《詩評》,後來改名為《詩品》。

漢令史班固漢孝廉酈炎漢上計趙壹[编辑]

孟堅才流,而老於掌故。觀其《詠史》,有感歎之詞。文勝讬詠靈芝,懷寄不淺。元叔散憤蘭蕙,指斥囊錢。苦言切句,良亦勤矣。斯人也,而有斯困,悲夫!

魏武帝魏明帝[编辑]

曹公古直,甚有悲涼之句。叡不如丕,亦稱三祖。

魏白馬王彪魏文學徐幹[编辑]

白馬與陳思答贈,偉長與公幹往復,雖曰“以莛叩鐘”,亦能閒雅矣。

魏倉曹屬阮瑀晉頓邱太守歐陽建晉文學應璩晉中書令嵇含晉河南太守阮偘晉侍中嵇紹晉黃門棗據[编辑]

元瑜、堅石七君詩,並平典,不失古體。大檢似,而二嵇微優矣。

晉中書張載晉司隸傅玄晉太僕傅咸晉侍中繆襲晉散騎常侍夏侯湛[编辑]

孟陽詩,乃遠慚厥弟,而近超兩傅。長、虞父子,繁富可嘉。孝沖雖曰後進,見重安仁。熙伯《挽歌》,唯以造哀爾。

晉驃騎王濟晉征南將軍杜預晉廷尉孫綽晉徵士許詢[编辑]

永嘉以來,清虛在俗。王武子輩詩,貴道家之言。爰洎江表,玄風尚備。真長、仲祖、桓、庾諸公猶相襲。世稱孫、許,彌善恬淡之詞。

晉徵士戴逵晉東陽太守殷仲文[编辑]

安道詩雖嫩弱,有清上之句,裁長補短,袁彥伯之亞乎?逵子顒,亦有一時之譽。晉、宋之際,殆無詩乎!義熙中,以謝益壽、殷仲文為華綺之冠,殷不競矣。

宋尚書令傅亮[编辑]

季友文,余常忽而不察。今沈特進撰詩,載其數首,亦複平美。

宋記室何長瑜羊曜璠宋詹事范曄[编辑]

才難,信矣!以康樂與羊、何若此,而□令辭,殆不足奇。乃不稱其才,亦為鮮舉矣。

宋孝武帝宋南平王鑠宋建平王宏[编辑]

孝武詩,雕文織綵,過為精密,為二藩希慕,見稱輕巧矣。

宋光祿謝莊[编辑]

希逸詩,氣候清雅,不逮於范、袁。然興屬閒長,良無鄙促也。

宋御史蘇寶生宋中書令史陵修之宋典祠令任曇緒宋越騎戴興[编辑]

蘇、陵、任、戴,並著篇章,亦為搢紳之所嗟詠。人非文才是愈,甚可嘉焉。

宋監典事區惠恭[编辑]

惠恭本胡人,為顏師伯幹。顏為詩筆,輒偷定之。後造《獨樂賦》,語侵給主,被斥。及大將軍修北第,差充作長。時謝惠連兼記室參軍,惠恭時往共安陵嘲調。末作《雙枕詩》以示謝。謝曰:“君誠能,恐人未重。且可以為謝法曹造。”遺大將軍。見之賞歎,以錦二端賜謝。謝辭曰:“此詩,公作長所制,請以錦賜之。”

齊惠休上人齊道猷上人齊釋寶月[编辑]

惠休淫靡,情過其才。世遂匹之鮑照,恐商、周矣。羊曜璠云:“是顏公忌照之文,故立休、鮑之論。”庾、帛二胡,亦有清句。《行路難》是東陽柴廓所造。寶月嘗憩其家,會廓亡,因竊而有之。廓子賚手本出都,欲訟此事,乃厚賂止之。

齊高帝齊征北將軍張永齊太尉王文憲[编辑]

齊高帝詩,詞藻意深,無所云少。張景雲雖謝文體,頗有古意。至如王師文憲,既經國圖遠,或忽是雕蟲。

齊黃門謝超宗齊潯陽太守丘靈鞠齊給事中郎劉祥齊司徒長史檀超齊正員郎鍾憲齊[编辑]

諸暨令顏則齊秀才顧則心[编辑]

檀氾謝七君,並祖襲顏延,欣欣不倦,得士大夫之雅致乎!余從祖正員嘗云:“大明、泰始中,鮑、休美文,殊已動俗,惟此諸人,傅顏氾陸體。用固執不移,顏諸暨最荷家聲。”

齊參軍毛伯成齊朝請吳邁遠齊朝請許瑤之[编辑]

伯成文不全佳,亦多惆悵。吳善於風人答贈。許長於短句詠物。湯休謂遠云:“我詩可為汝詩父。”以訪謝光祿,云:“不然爾,湯可為庶兄。”

齊鮑令暉齊韓蘭英[编辑]

令暉歌詩,往往斷絕清巧,擬古尤勝,唯百原淫矣。照嘗答孝武云:“臣妹才自亞於左芬,臣才不及太沖爾。”蘭英綺密,甚有名篇。又善談笑,齊武謂韓云:“借使二媛生於上葉,則玉階之賦,紈素之辭,未詎多也。”

齊司徒長史張融齊詹事孔稚珪[编辑]

思光紆緩誕放,縱有乖文體,然亦捷疾豐饒,差不局促。德璋生於封溪,而文為雕飾,青於藍矣。

齊甯朔將軍王融齊中庶子劉繪[编辑]

元長、士章,並有盛才。詞美英淨,至於五言之作,幾乎尺有所短。譬應變將略,非武侯所長,未足以貶臥龍。

齊僕射江祏[编辑]

詩猗猗清潤,弟祀明靡可懷。

齊記室王巾齊綏遠太守卞彬齊端溪令卞錄[编辑]

王巾、二卞詩,並愛奇嶄絕。慕袁彥伯之風。雖不宏綽,而文體剿淨,去平美遠矣。

齊諸暨令袁嘏[编辑]

嘏詩平平耳,多自謂能。嘗語徐太尉云:“我詩有生氣,須人捉著。不爾,便飛去。”

齊雍州刺史張欣泰梁中書郎範縝[编辑]

欣泰、子真,並希古勝文,鄙薄俗制,賞心流亮,不失雅宗。

梁秀才陸厥[编辑]

觀厥文緯,具識丈夫之情狀。自製未優,非言之失也。

梁常侍虞羲梁建陽令江洪[编辑]

子陽詩奇句清拔,謝朓常嗟頌之。洪雖無多,亦能自迥出。

梁步兵鮑行卿梁晉陵令孫察[编辑]

行卿少年,甚擅風謠之美。察最幽微,而感賞至到耳。

PD-icon.svg 本南北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